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二十六回:等待与绝望

第一百二十六回:等待与绝望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北之森】

    吉尔伽美什从空气里显影出来,棋子已经将他从远处直接越过了庞大得如同山脉般的宽恕,来到了更靠近北之森边缘的地方,准确地说,应该是更靠近了此刻还没有明显加入战局意愿的亚斯蓝魂兽的巅峰──自由。

    吉尔伽美什回过头,看见空气里出现一阵透明涟漪,漆拉黑色的长袍在空气里幻化而出。他沉默着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旁边的山壁处,他伸出手,一朵崭新的冰晶莲花悄然绽放在那里。

    漆拉抬起手,轻轻按住自己的肋骨。他等待着吉尔伽美什将他们笼罩进透明的水晶球里。

    然而,吉尔伽美什只是看着他,淡淡地微笑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漆拉静静地望着吉尔伽美什,等待着,最后,他眼睛里的光芒熄灭下去,像是被雨淋熄的灯火,他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如果感觉有任何不对劲的话,不要冲动,这枚棋子会带你返回。”漆拉抬起头,看着吉尔伽美仕,等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一句非常简单的话,但是对他而言,看起来却像是斩断自己一条胳膊一样痛苦。

    吉尔伽美什的面容柔软下来,他低声说:“不用担心我,你快回去吧。他们需要你,自由对魂力变化非常敏感,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对它来说,可不是件开心的事情。”说完,他顿了顿,语气稍微有些变化,“你在这里,我反倒更危险,不是吗?”

    漆拉看了看吉尔伽美什,没有多说什么,伸手触摸那朵晶莹的冰雪莲花,他微微有些哽咽地,留下了最后一句:“你保重。”

    吉尔伽美什看着漆拉的身影再次消失之后,转身慢慢地朝前面的峡谷走去。

    他的笑容依然温暖如同春日里带着彩虹光晕的日光,脚步缓慢,镇定自若,感觉像在自己花园里悠然散步,但实际上,在每一步的前进中,吉尔伽美什都在精准而又微妙地调整着自己的身体姿势,同时以一种难以觉察的幅度,一点一点地小心翼翼地调动起自己的魂力了。

    走出十几步之后,他就在空气里捕捉到了前方传来的若隐若现魂力。

    那是来自半沉睡状态的自由的魂力,并且很明显是刻意隐藏之下的魂力,强度极其微小,像是有人在千米之外的昏暗森林里微弱地呼吸着——除了特蕾娅之外,一般的王爵根本无法感知。但是,吉尔伽美什微笑着,皱了皱眉毛,有点苦笑的样子,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这下可有点麻烦了啊。”

    因为,他刚刚捕捉到的那几丝空气里飘动着的仿佛蛛丝般微弱难寻的魂力,其精纯程度完全超越了他的预想,就像是最纯净的液态黄金丝线一般,以绝对均匀的速度在空气里由远而近地传递过来。这种对魂力的控制,有点像……

    “有点像我啊……”吉尔伽美什轻轻笑着,“真难想象如果你全面觉醒该是什么样子啊……”

    吉尔伽美什迈出去的一只脚突然停在了空气里,他的脚悬在空中,迟迟没有踏下去。

    此刻,他脚下的土壤里,仿佛破土嫩芽般温柔地开出了一小束一小束的晶莹冰花,一朵接一朵小小的冰花缓慢而轻盈地开放着,在他的面前凝结出一条银白闪亮的细线来。

    他明白,这是来自自由无声的警告——

    “越线者死。”

    吉尔伽美什收回悬在空中的脚,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进。

    他停在冰线的后面,抬起头,朝前方望去。

    此刻身处的地方,正是山谷最狭窄之处,继续往前的话就走入壶口,深入谷腹般越来越宽广起来。视野在前方豁然开朗,一望无际的雪原上,无数参天大树高耸入云,仿佛存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粗壮云杉、红松、冷松……一株株极北之地特有的针叶树木拔地而起。厚厚的积雪一团一团地堆积在交错的树冠枝杈上,像是在半空中铺了一床软绵绵的白被。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沉重的静谧,偶尔有零星的雪片,带着光晕从树冠的缝隙里飘落下来,仿佛羽毛般缓慢地飞舞在树与树的间隙。

    吉尔伽美什微笑着,轻轻地弯腰鞠了一躬,他抬起头,目光望着森林深处,嘴角的笑意仿佛一片溪面上顷刻间就会融化的薄冰,若有似无。他的瞳孔一紧,身上的金色刻纹浮现出来,然后又一闪即逝,像是温柔萤火般亮了一下就飞快熄灭了。

    一缕同样弱不可辨的魂力,从他的身上扩散出来,涟漪般朝森林的深处匀速扩散开去。这同样是一股液态黄金般精纯的魂力,来自这个国度里魂术界的另一座巅峰。

    吉尔伽美什心里清楚,作为两股几乎同等级的对峙力量,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一场后果难以估计的灾难。他安静地站在原地,不卑不亢地等待着,他维持着礼貌的姿势,同时身上的王者霸气依然如同光环般笼罩着他。

    他散发出的这股魂力,是对刚刚自由的一种回应,或者说,是一种实力的证明。他用一种礼貌但同时毫不畏惧的方式,向自由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我不为宣战而来,但是我也并不畏惧,你可以根据我的魂力,来判断是否与我对战。”

    时间在这样近乎凝滞的对峙里流逝着,吉尔伽美什就像是站立在白色柔光里的一座雕塑,一动不动,除了风偶尔吹动他金色的发丝,他整个人如同静止在时间之外。

    “嗡──”

    “嗡──”

    终于。

    空气里轻轻地、缓慢地传来几声仿佛蝴蝶振翅般微弱的弦音。

    吉尔伽美什抬起他低垂的眼眸,金黄色的睫毛在光线里闪烁出羽毛般的柔软质感,他的笑意温柔而高贵。

    他看着前方正在朝自己缓慢走来的亚斯蓝历史上排名第一的魂兽──自由。

    它停在离自己几米开外的一株横倒下来的巨大红松树干上,天空垂直而下的几束光线,在它小小的身躯上,投出几个游弋的光斑,它全身雪白如同银丝般的皮毛,衬着周围洁白的积雪,看起来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一只小巧而又温柔的猫,此刻正趴在褐色的粗大树干上,用它温驯而乖巧的冰蓝色眸子轻轻地望着吉尔伽美什。

    它静静地打量了一会儿面前的这个人,然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用极其轻盈的步子,慢慢地朝吉尔伽美什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它的瞳孔太过清澈,像是由天下最美的蓝宝石雕刻而成。它的面容完全就是一只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却有点像一只鹿,又有一点像龙……它一直定定地望着吉尔伽美什,目光湿漉漉的,大大的冰蓝色眸子看起来温驯而又甜美,仿佛一个淘气的宠物,正在冲自己的主人撒娇着走来。

    但是,吉尔伽美什知道,在它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的过程里,它一直都在反复衡量与评估着自己的魂力,但是因为他们彼此的魂力都如同深不见底的汪洋,它不断地靠近,却依然没有测出准确的上限,所以,它持续地靠近着,没有任何行动——只要有一个短暂的瞬间,一个电光石火的瞬间,自由能够肯定吉尔伽美什的魂力低于自己的话,他相信,自由一定会发动瞬间致命的攻击,顷刻间爆炸的伤害绝对足够将他的性命一秒钟收割。

    吉尔伽美什依然微笑着,低下头目光温柔地看着已经快要靠近自己脚边的自由。

    当它停留在吉尔伽美什脚边的时候,整个天地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样。他们彼此看起来都温柔安静,但是,平静的表象之下,是骇人的滔天巨浪。此刻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有可能导致一场天崩地裂的魂力爆炸。

    终于,在彼此对峙了几乎一分钟之后,自由轻轻地眯起眼睛,仰起它毛茸茸的可爱小脸,歪过头在吉尔伽美什的脚上蹭了蹭,然后继续朝前面走过去了。

    吉尔伽美什松了口气,他发现,自己的额头已经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如释重负地笑了,脸上凝重的僵硬微笑,此刻才真正如同春天的花瓣般舒展开来。他转过头,准备走回峡谷。既然自由已经选择不再参战,那么自己只需要专心对付宽恕就好。

    当吉尔伽美什转过身时,他的笑容像是结冰般冻结在他的嘴角。他的脸色看起来如同被寒冬的罡风吹割着,呈现出一种冰冷的死灰色。

    前方离自己不远处的自由,此刻已经不知不觉间,站在了返程棋子的那朵冰雕莲花旁边。它转过身来看着吉尔伽美什,大大的冰蓝色眼眸,已经全部变为了闪烁的金黄。它瞳孔里一道金光快速一闪,下一刻,它身后峡谷的地面上,一道数米厚的冰墙,仿佛一座小山般从地面轰然爆炸而出,瞬间耸立入云,把整个峡谷的入口完全封死——也同时,把那朵脆弱的棋子,彻底隔绝在了冰墙的另外一边。

    自由回过头来,眼神依然乖巧温驯,它张开嘴,仿佛撒娇一般轻轻地“喵”了一声,空气里几道快得几乎看不见的金色光芒一闪而过。

    吉尔伽美什的身躯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高高抛起,往森林深处重重地摔落而去。

    天空中洒落几股滚烫的鲜血,溅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触目惊心的猩红冰花四处绽放。

    自由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轻盈地朝吉尔伽美什走去。(www..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