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三十一回:暗夜幽光

第一百三十一回:暗夜幽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

    麒零把马车的窗帘撩起来,探出头去张望着,周围已经不再是鳞次栉比的城市中心建筑群,相反,茂盛的古木在道路两边密集生长,此刻,车队正沿着通往近郊的古老石板路面行进。︾,..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麒零坐回车厢内,看着天束幽花问。

    “我家啊。”

    “你不是很有钱吗?怎么会住在这么荒郊野外的地方啊?感觉都有点像我们福泽镇了。你不是郡主吗,郡主应该住在市中心吧?我觉得驿站那周围就特别繁华……”麒零看着道路两边古木环绕郁郁葱葱的样子,嘟囔着。

    “所以说,你就是乡下人见识。谁告诉你有钱人要住市中心的?有钱有势的人,都恨不得和普通老百姓隔绝开来,自己划出一块地界,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这才够气派。你懂吗?”天束幽花哼了一声,冲麒零翻了个白眼。

    “哦……”麒零挠挠自己的小辫子,“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是很懂。”

    刚说完,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吧。”天束幽花冲麒零歪了歪头,示意他下车。

    一架四阶高的木质台阶被两名士兵抬着放到了马车的车门前面,然后他们恭敬地站在马车门边上,将车门掀起来,用支架撑好。

    麒零跟着天束幽花,弯腰低头,从车厢内走出来。

    四五棵看起来已经有几百年树龄的橡木,装点着郡王府的前门。一座宏伟的院墙出现在面前,院墙背后,隐约可以看见一座巨大的宫殿建筑掩映在茂密的绿色植被之中。两扇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宽广的中央庭院出现在麒零眼前。

    大门口站立着两行士兵,他们穿着整齐的制服,暗蓝色粗绒显得低调但华贵,他们的肩膀上都用金色丝线刺绣着一只小小的双翅鹰的图案。

    天束幽花的衣服上也有这样的图形,麒零猜想着,这应该是天束幽花的族徽吧。

    空气里有一股非常稀薄淡然的香气,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有一点像松香柏燃烧后发出的气味。

    “你闻到了吗?有一种香味……是这些树散发的气味吗?”麒零有点紧张地跟在天束幽花身后,他被眼前的阵仗吓得有点慌乱,于是找点话题,想让自己放松一点。

    “不是,是石头。”天束幽花一边淡淡地回答他,一边往大门口走去。

    “石头?什么石头?”麒零有点蒙。

    “修建围墙和宫殿用的石材,是这些石头,发出的香味。”

    “你们竟然在石头上洒香水?!这也太浪费了吧,搞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每天都有人专门负责围着院墙洒香水吗,就像给植物浇水那样?”麒零忍不住在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不用洒什么香水。这些石头天然就自带香气,整个郡王府大部分的建筑基本上都使用了这种叫作‘金松石’的石材。”天束幽花走到大门边上,抬起手指了指门边的石墙,“你看见那些镶嵌在石头里面的像是松柏树叶的金色放射状丝线了吗?看起来就像是有很多金色的树叶被凝固在了石头里,这些金色的物质是一种非常芬芳的矿物,可以持久地散发出高雅却又不至于浓郁到低劣的气味。皇室家族的大部分宫殿,基本都是以金松石建造的。在雷恩城,只有郡王府使用了金松石,但是在格兰尔特,有很多的建筑,都是以金松石修建的。”

    “真厉害啊……”麒零瞪大了眼睛看着乳白色石材里那些若隐若现的金丝,“这种石料一定很贵吧?”

    “金松石基本上是不在市面上出售的,我也不知道它贵还是不贵。一来金松石的产量非常稀少,供不应求;二来,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用金松石来修建居所的,基本上,大家都默认这种石材是皇室的象征,没有皇族血缘的人用这种石头来造院子,是会被杀头的。”

    “啊……”麒零缩回正在抚摸着金松石的手,有点被吓到了。他不敢再多说话,只能紧紧地跟着幽花朝庭院内走去。

    巨大的内庭院里,各种植物都经过精心修剪,巧妙布局。各种鲜花沿路盛放,护城河波光粼粼,河水清澈见底,麒零从石桥上看下去,都能看到鹅卵石间游动嬉戏的红鱼。河水环绕着整个郡王府,潺潺的水声听上去像是美妙的音乐。

    沿路经过很多拱门、石廊、大大小小的雕塑,走了小半天,才走完这个宽阔的前庭。

    一座恢宏的石材建筑出现在麒零的面前,迎面而来的金松石香味更加清晰而雅致。

    “原来你家这么大啊,比驿站的房间都还要多!这么多房子,你住得过来吗?”

    “我只住我自己那间,其他房间平日都基本空着,谁爱住谁住,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有些房间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你们真浪费。”

    “这叫气派和身份,你懂个屁。”天束幽花睨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不,这叫浪费!”麒零痛心疾首地摇头,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在福泽小镇上的那间小小的卧房……

    两个人说着,走上了大门口的台阶。

    手持长矛的士兵恭敬地行礼,然后两人将沉重的大门缓缓推开。

    一个二十几米挑高的空旷前厅,出现在麒零的面前。麒零东张西望,眼花缭乱地跟着天束幽花走了进去,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要么……要么我还是不进去了吧。”麒零走了几步之后,低下头,看到自己满是泥浆的鞋子和湿漉漉的脏衣服,忍不住朝后退了几步,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上,清晰地留着自己的两个泥脚印,麒零有些尴尬,“你家有点太干净了,我这一身……我还是回驿站等银尘吧,万一他回来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你别看他平时冷冷的,其实也是个急性子。我怕他生气呢。幽花,我……我能问你借一点钱吗?银尘之前付的房费已经用完了,我……”

    “驿站那边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如果银尘回来找你的话,他们会立刻通知我的,也会告诉银尘,你和我在一起,你就别瞎担心了。”

    “你有点厉害……你不是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吗?什么时候抽时间去和驿站那边打点好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是郡主,郡主很多事情,都是不用自己亲自做的,明白吗?”

    “……算你厉害。”麒零叹了口气。

    “不过,有件事情,是必须自己亲自做的。”天束幽花转身看了看麒零。

    “什么事啊?”

    “吃饭。”

    “我其实不是很饿……”麒零双眼转动着,心不在焉地四处看着。

    天束幽花微笑地看着麒零:“是吗?”

    麒零也微笑地看着天束幽花:“是呀。”

    “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樱花冰镇馅点心、南瓜蜂蜜饼、用香肉汁浸泡过后用微火烤得半熟的小羊排,还有冻蜂蜜红宝石雪籽酒,厨房里还在烧一锅鲜美的鲟鱼汤,汤里面的配料是最新鲜的银芽和鲜衣甜草根,还有松软的黑麦烤焦的黄油面包配金线草蜜,对了,你喜欢吃水果吗?他们准备了窄叶小金葡萄、鲁尔港蜜瓜、红珊瑚覆盆子……”

    麒零的肚子终于发出了“咕噜”的一声,他的脸垮了,眉毛耷拉着,乖乖认怂。

    天束幽花露出“我赢了”的笑容,然后转身朝偏厅走去。

    满桌的白银器皿,此刻已经基本上被横扫一空。

    麒零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瘫倒在椅子上。

    天束幽花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微笑着,仿佛刚刚享受了一顿美味佳肴的是自己一样。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一贯冷漠刻薄的面容,此刻看起来就是一副温柔少女的模样。

    她拿过一个白银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滚滚的麦香气味飘荡在房间里。

    “幽花,这个房间是你们专门用来吃饭的吗?”麒零看着自己面前十几米的石头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银器,“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应该很热闹吧?我从小到大,都是自己在厨房的角落里吃饭,有时候,吃到一半,就被叫出去收盘子了……”

    “不热闹,这个房间只有我们家族的人才在这里吃饭,其他人都不允许在这里用餐。”

    “你们家族几个人啊?”

    “你说郡王府里面吗?”天束幽花把头低低地埋在杯口里,喝着麦茶,热气把她的睫毛蒸得有点湿湿的,“就我自己。”

    “一个人吃饭,很寂寞的。”麒零看着幽花,“我以后陪你吃饭吧,人多吃饭才香呢。”

    “你吃饱了吗?”天束幽花放下杯子,问他。

    “饱了,有点太饱了……我要暂时瘫一会儿,我此刻行动力已经降低到极点了,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在地板上横倒一会儿。”麒零深呼吸着,感觉自己的肚子要炸了。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饱饭了。

    “既然吃好了,那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吧。”

    “啥?!”麒零猛地坐起来,动作太过迅速,以至于打了个尴尬的饱嗝,“我就是吃了你一顿饭而已,你就要我脱衣服,天束幽花,我麒零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陪你吃饭可以,陪睡觉,绝对不行!”麒零抓紧自己的领口,一脸严肃。

    天束幽花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她眉毛一拧,声音听起来尖了八度:“谁要你陪睡觉啊!你想得倒美,做梦去吧你!我让你脱衣服,是让你去把自己好好洗一洗,你整个人都臭了好吗?!”

    麒零松了口气,坐直了身体,悻悻地说:“臭了?这不可能,我们镇上好多女孩子都喜欢和我玩,她们说我闻起来就像是——”

    “你少废话,快把衣服脱下来给我。”

    “这衣服是银尘送给我的,我不能给你……”麒零用力地摇头。

    “谁要你这破烂衣服啊!我让人拿去洗干净,缝补好了之后会还给你的!你看看你这衣服、这斗篷,又是泥又是洞的,就这么在郡王府走来走去,像什么样子。”天束幽花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跟我过来。”

    热气蒸腾的地底石室内,麒零**着身体,半泡在乳白色的硫黄温泉里。

    这里是郡王府地下的一个浴室,利用地底穿行而过的地热泉改造而成,粗狂的石壁没有经过太多雕琢,保留着原始的岩石机理,只在洞穴需要承重的几处地方,竖立起了几根粗大的石柱。

    洞穴正中是一个精心雕刻出的石头浴池,和四周粗糙的岩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浴池四周和底部都是用一种看起来特别细腻但实际上密布着非常细小颗粒的石材修砌而成,石头有一种磨砂的感觉,因此,虽然看起来非常光滑,但是踩上去却非常稳健,不会滑倒。

    浴池旁边的台阶上,摆放着几个水晶瓶子,里面盛放着各种香味的沐浴香料。

    厚厚的提线植绒浴巾,整齐地叠放在一边。

    然而,麒零却完全没有心思享受这些精致。

    他的眼睛里也像是被水蒸气晕染了一样,蒙蒙眬眬的。

    苍雪之牙被他放出来,乖乖地趴在浴池边上陪着他。

    “你说,银尘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他还会回来找我吗?”

    苍雪之牙听不懂麒零的话,只是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他。麒零苦笑了一下,抬起手,揉了揉它毛茸茸的耳朵,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只不过是在自己询问自己罢了,然而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苍雪之牙感觉到麒零的伤感,于是它伸过头,用它的脸轻轻地在麒零的脖子上蹭了蹭。它的嘴巴里发出温柔的低声,像是在安慰他。

    麒零拍了拍苍雪之牙,叹了口气,然后把整个身子沉到了水面之下。

    苍雪之牙看着不断冒泡的水面,伸出它厚厚的爪子,小心地抓了抓水面,发出轻轻的“呜呜”声来。

    “把主人房里面,那套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取下来,给地底浴室正在沐浴的那位客人送过去。”天束幽花对一个侍女说道。

    “啊?!”侍女有些惊讶,“那套衣服是用来给您的……”

    “别废话,赶快送过去!”天束幽花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她冲侍女瞪了瞪眼睛,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月光柔柔地笼罩着郡主府。

    金松石的香味仿佛一层薄纱,笼罩着整个辽阔的庄园。

    天束幽花坐在梳妆台前面,轻轻摘下自己头发上的配饰,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红红的,像是喝多了蜂蜜酒的样子。她有点害羞地把目光移开,然后,她就突然看见了镜子里,阳台敞开的落地窗突然轻轻地打开了,有点像被风吹开的样子,但是又很奇怪。长长的窗纱被风卷起,像是飘荡的鬼魂。

    天束幽花警惕地起身,冰弓瞬间在她手上幻化成形,她慢慢地朝阳台走去,清冷的夜风吹着她发烫的面孔。

    皎洁的月色下,辽阔的庭院一览无余,四下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异常。

    她稍微松了口气,退回房间,她把两扇落地窗门拉上,关好,把窗栓紧紧锁上。

    她吹灭了卧室了几盏主灯,房间变得幽暗起来。她走回梳妆台前,拿起一个小小的照明的灯盏,朝床边上走去准备睡觉,刚刚走了两步,幽幽的烛光就在她前方的黑暗里,照出了一张清晰的人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