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20章 诡丝 (1)

第20章 诡丝 (1)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公岭上不擎天下不柱地,好端端走道的人,怎么可能无故消失。我从不信鬼神之说,就喝令杨二皮那群人冷静,不许推嚷。阿铁叔在前边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对杨二皮说:“咱们现在的位置,想跑都没地方去。你让他们把手牵起来,先待在原地别动,我上前头看看情况。”

    他们一听我这办法,纷纷点头,三三两两将手一牵,然后席地而坐。我让四眼看着点杨二皮,然后带着查木去前边找阿铁叔商量对策。马帮众人此刻也心神不宁,大家靠成一排,谁都不愿意贸然落单。阿铁叔坐在崖边,叼着大烟袋,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香菱见我来了,忙招手:“你们后边怎么回事儿,是不是……”

    我点点头,走到阿铁叔边上。他慢慢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这种事情,我走了一辈子道,还是头一遭赶上。真晦气。”

    香菱急红了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咱们上路之前,三酒五谷,各处的山神河神都供过了,这,这眼睁睁的,人就没了。”

    “你们亲眼看见人不见的?”

    “这哪能啊,都是没注意的时候,一眨眼,人就不见了。”香菱说,“断不会是落下去的,石头摔下去还要有个响,人又不是木头,还不会喊嘛!”

    一个养马人建议说赶紧折回山下,找神巫驱邪。阿铁叔大喝一声:“走个,事情还没弄清楚,小六子,白给了啊!他妈的,老子行得正走得直,我倒要看看,是哪来的野鬼敢叼我的人马?”

    他这一说,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我看了看左右,问他:“马匹呢?光丢人了,马和骡子都在?”

    阿铁叔也好像想起了什么,他起身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儿就陆续有口哨声回应。

    “东西都在,只有人少了。小六和尾巴上的人都不见了。”阿铁叔这一行出来,总共十人。一下子就少了三个,此刻只剩他、香菱、查木以及四个养马的大汉,损失不可谓不惨痛。

    我看了看黑夜中的雷公岭,分析道:“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的。要么下去了,要么,就是跑到上头去了。”

    “上面?”香菱抬头看了看天,“我们离山腰索道还有百十来米的距离,上头除了横生在外的树枝,什么都看不见。哪有人会自己走着走着,跑到天上去的。胡大哥,你别瞎说了。”

    阿铁叔皱了皱眉头,将大手一拍:“要是不上也不下,难道,是山石开口,吃人了?”

    他一说完,整个队伍都安静了,原本靠在山壁上的人,像见了鬼一样,各个将背脊挪得远远的。生怕背后的山石当真生出一张巨口,将他们吞没。我走到山壁面前,用手摸了一下,山石粗糙的触觉一下子传了过来,再拿脚踹了几下,硬邦邦的,也不像有什么机关软肋暗藏其中。

    天寒夜凉,我们被挂在山腰间,转眼十来分钟过去了,整个队伍没有挪动半分,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要裂。阿铁叔冷着脸对众人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才屁大的风浪,一个个摆出一张死人脸,是要给谁看!”他指着头顶上的天,怒道,“离索道还有没多远的路,是爷们儿的都给我爬起来,走!”

    他这一声吼,如雷霆贯耳,一下子把人的魂都震住了。马帮余众纷纷露出了如梦初醒的神情,站起身来吆喝“快赶路”、“怕个”之类的话语。香菱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她拍手对大家说道:“山上有异,也敌不过我们齐力断金,大家把手拉起来,前后连成一纵,兄弟们相互帮衬,咱们先上索道再说。”

    站在后面的杨二皮也下了命令,他叫那几个手下,仿效马帮的做法,用绳子将彼此拴在一块儿,拦腰处打上了死结。我劝杨二皮:“咱们手头没有登山镐之类的器具,你的人这样一连,万一稍有别差,摔一个下去,那损失可就大了。”

    “黄口小儿,我呸!”杨二皮狞笑一声,“老子这是防止逃兵。”

    我说:“都火烧眉毛了,你还非逼着他们跟你走,我就真不明白,你那几箱子里装的是黄金还是玛瑙,连命都不要了?”

    杨二皮的脸狠狠地抽了一下,许久才吐出一句:“就是要命,才非做不可!”说完,也没解释一下,兀自领队去了。

    我心里琢磨着他这句话有什么深刻的含意,被四眼推了一下,他问我咱们怎么办。我看了看眼下的形势,肯定是不能跟杨二皮手下那帮泼皮小无赖绑在一块儿。不过此时我心里头还有另一个想法正在酝酿。四眼见我不说,闷声道:“老胡,你是不是又在琢磨那些不靠谱的事?”

    “哪能啊,难道我在秦老师你眼里,一直不够牢靠?”

    “哼哼,别当我看不出来,你想查下去对不对?”

    “啧啧啧,秦老师远见。”

    秦四眼轻蔑地笑了一声,指着前后说道:“我猜想,马匹和货物一直都很安全,是因为重量的关系。这马加上货,少不得三百靠上。

    而一个成年人,最多也就二百斤的样子。现在大伙都连在一块儿,如果我们假设中的‘未知物’要搞突然袭击,那它的目标,必定是落单的人……”

    我笑了笑,大律师这股眼力劲儿,果真毒辣,一下子就被他道破了我那点小九九。我告诉他说:“大墓疑冢,我下过不少,凭空消失的把戏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可在野外还是第一遭。这山上又没有虎豹,也未见什么奇异的肉食类植物,更不可能藏有机关销器。不瞒你说,我现在满脑子的疑惑,非要把他们消失的原因找出来不可。”

    四眼挥挥手:“狗改不了吃屎,待会儿你要是丢了,看其他人还会不会好奇。”被他这样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四眼说他也满心猫抓,想要一探究竟。于是我俩偷偷地慢下了速度,渐渐地就落到了杨二皮他们后面。我回头看了看身后,黑黢黢的山道,超过五步的距离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四眼举着探照灯看着渐远的队伍说:“咱们现在算是垫底的人物了。这要是再不出点什么状况,那可对不起刚才丢的兄弟。”

    我没有出声,独自要了一个火把,默默地注视着四周的环境。我们从江城出来,并没有特意准备防身器械。我身上唯一揣着的就是一把德国军刀,这还是刘秃在亚马孙丛林里给我留下的东西。本来想还给王少做个念想,可人家王大少倍儿矫情,瞪着眼说不要,瞧他那两眼红的,我估计他别过身的时候肯定在抹眼泪。不过既然人家开口,我也不好强塞,再说,这把匕首的确是好钢好刃,德国鬼子别的本事没有,那股子踏实劲却叫人不服不行。我抽出短靴中的匕首,夜色下,寒光淬溅,一看就知道此物没少见过红。这时,我眼前忽然花了一下,像有什么东西晃过去一样。开始的时候,并为在意,只当是飞蛾之类的虫子要来扑我手中的光亮,可伸出手在眼前连抓了两三下,还是有东西,像雾一样遮在眼前。我猛地意识到不对劲,浑身一紧,不敢乱动。四眼本来走在我前头,见我一直没声音,急忙回过头来。

    他一看见我,整个人都朝后退了一步,然后举起探照灯朝我慢慢靠近,他说:“老胡,别乱动。”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儿上了,维持着刚才的姿势,问他看见什么了。

    “你肩膀上,有东西。”四眼咬了下牙,声线抖了几下,最后努力保持着镇定,朝我微微一笑,“千万别往左看。”

    我心说去你妈的,你那个笑法,跟见了鬼一样,这到底是想安慰人,还是打算吓死老子。可骂归骂,意见还是要听的,我僵着脖子,虽然心里很急,不知道自己肩头到底歇了哪家阎王,精神上丝毫不敢松懈,万一动出人命来,那死得可就太冤了。四眼抽吸了一下鼻头,我问他到底看见什么玩意儿了,他盯着我肩头说:“丝,越来越粗的丝。”

    丝就是丝,正因为细才叫做丝,你那“越来越粗”是什么意思?

    我对他眨眼表示不理解。他跟着摇头:“我也不知道,从刚才开始,你肩膀上,就多了一道丝,从天上垂下来的,现在越变越粗了……”

    我心想难道刚才在我眼前晃动的透明物体就是这些诡异的丝?

    自然界里,能吐丝结茧的东西并不多见。真要说起来,当然首数蜘蛛。我大骇:“该不是又掉进盘丝洞了吧!”老子上辈子做了哪门子的冤孽,天天跟八条腿的节肢动物作斗争,都快成四害专家了。我按捺住心头的恐惧,缓缓抬起右手,将火光朝自己肩头靠去。四眼朝我偷偷地比了一个大拇指,他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甭管你是蜘蛛还是母猪,一把火下去,多结实的蛛丝也该断了吧!

    因为害怕被缠住脖子,我不敢擅自扭头去看,只能凭着四眼的表情去判断自己身后的状况有多糟。他脸色发白、眉头紧锁,一副老子随时都可能慷慨就义的神情,使我不得不相信,麻烦大了。火把在靠近我头部的地方,呼呼地燃烧着,我甚至能闻到自己头发被烧焦的煳味。四眼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我心中满是不解,火把都快贴到我耳朵边儿了,别说是蜘蛛丝,这就是钢丝铁线也该融下去几分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