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34章 白眼翁

第34章 白眼翁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回头一看,正是许久不见的Shirley杨,她穿着一身冲锋衣,头发高高地揪在后脑勺上,手里握着一柄手枪。

    “我一听见枪声就赶回来了,声音那么密吓死我了。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她光顾着跟我说话,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蒋书记。后者咳嗽了好几声,这才吸引了Shirley杨的注意。她一看见蒋书记心中就明白了七八成,知道我和四眼在月苗寨受了困,刚和书记逃了出来。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连累了你。”她握住蒋书记的手充满歉意地晃了一下,而后再度询问起我们的情况。我将在阳山遇到的事情给他们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了一番,听得大伙目瞪口呆。期间我不时向四眼使眼色,要他配合,不过大律师没有半点表示,全靠我一个人自说自话。

    等他们把要问的都问了,我总算有时间静下来,听Shirley杨说一说她和胖子是如何大闹月苗寨的事情。胖子扛起从苗人那里缴获的军火,高唱胜利会师的红歌,一派慷慨激昂的先驱模样。自从南京一别之后,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们,虽谈不上生离死别,但那种感觉就好比少吃了一顿饭、少喝了一口,反正就是浑身不对劲。胖子没听我感慨完就拍大腿说:“坏了!你这是老婆奴的早期并发症啊,老胡,你这辈子可算是完蛋了,彻底栽在杨参谋的星条旗下了。”

    Shirley杨笑了一下,她看了看蒋书记,然后慢慢向我讲起分别之后的经历。他们两人离开南京之后,一路南下到达了云南的省会城市昆明。两人在当地的民俗馆调查了一番,对云南地区的施蛊习俗进行了大致的了解,随后就马不停蹄地进了江城。

    “我们原本以为,像白眼翁这么出名的人物,应当各个都知道。

    没想到整个江城县居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这个名字。我仔细一想,‘白眼翁’不过是一个诨名,我们手头也没有他的照片,无名无姓的实在很难调查。天无绝人之路,后来我们总算在一家酒楼里打听到了一点儿风声。一位月苗寨的猎户透露说他曾经听寨里土司提过这么个人,好像是个用‘药’的。我们当时很激动,也顾不上等你们,第二天一早就跟着猎户进了山。一连走了三四天。这才到了月苗寨。”

    胖子嫌Shirley杨讲得慢,他急于表现自己在土司家的光荣事迹,接过话头说:“咱们到了月苗寨之后,先碰上的就是这个老蒋。我跟他谈了几句,发现是个不错的老同志,根正苗红的挺像那么回事儿,就劳烦他引荐去找那个什么土司。老实说啊,依我的意思,那个什么土司早该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中美都要搞通婚了是不是?”

    我让他别扯话题,继续说土司家的事。他“哦”了一声,又说昨天晚上在土司家吃饭,席间双方聊得还挺欢,直到Shirley杨提到想要找白眼翁的话题。老土司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没看见那色儿,吓死个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那是要尸变呢!”胖子嘟囔了一下,“我看情形不对就拉着杨参谋撤了,两人一合计就策划了一个夜袭土司宅的方案。当然了,计划大部分是我决定的,老杨同志只负责局部细节,比如进去之后如何逼土司开口。”

    蒋书记听着我们的对话,不时地发出抽泣和惊叹,搞不清是想夸咱们还是骂咱们,既然分不清楚,我全当他是在致敬。

    “后来呢?你们两个造反派怎么把人家房子点了?”我一向不赞成扰民,即使是杀狼土司这种硬充大尾巴狼的刁民。

    “形势所逼,绝对是形势所逼。这要换成是老胡你,指不定就把人家炸没了,动静比我还大。”胖子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放火烧屋的罪魁祸首是我一般。

    Shirley杨拍拍他,对我说道:“我们挖进了土司大宅,原本只是打算乘夜将土司绑了盘问几句,不想却听到土司与他儿子的对话。你猜怎么着,他果然知道白眼翁的下落,只是不知缘何要对外人隐瞒。

    他那个儿子与我们一样好奇,就问他白眼翁是什么人。土司说得很隐晦,只说那是一个瞎老头,几十年前从抚仙湖上逃出来的,原本是疯狗村的神巫。我本想继续听下去,谁知道这个胖子,他一个喷嚏把我们给交待出去……”

    “这可不能怨我,”胖子见我们都在看他,立刻为自己辩解,“打洞要花力气吧?出了力气总要流汗吧?晚上冷,风一吹,喷嚏自己就来了,不受控制啊!我也是没办法。”

    “好了好了,总之你一看暴露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追出来的土司儿子给打了,对不对?”

    “这个,是他先动的手。我完全是出于正当防卫,不信你可以问杨参谋,是不是,是不是那个孙子先拔的枪?”

    “你有理,全世界的真理都掌握在你手里。”我朝胖子比画了一个大拇指,又问,“那干吗还要烧人家房子,连累到乡亲们怎么办?”

    “这个不能怪他,火是我放的。”Shirley杨挺起胸膛站了出来,“当时对方人太多,大宅里一下子冒出来十几条枪,我们只好挟持了土司父子退回主宅。我趁乱放了一把火,扰乱了民兵队的视线,这才有机会逃了出来。”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仓促之间两人逃出了月苗寨,尚未来得及弄清楚抚仙湖的位置,却叫民兵队追得漫山遍野地跑。最后不得不绕回月苗寨避难,这才遇上了我们几个刚从泄洪口里逃出来的难兄难弟。

    听完他们的描述我大致了解了昨夜的情况,土司大动干戈要抓他们,肯定不只因为自己的儿子挨了揍那么简单。我问蒋书记当年疯狗村可有幸存下来的人。他回忆了一番说:“我到江城的时候,这事已经过去好一段日子了,从坊间传闻来看,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全都消失不见了。”

    我说:“看来这个白眼翁是疯狗村里唯一的幸存者,杀狼土司并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存在。照理说,疯狗村月苗寨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两码事。他为什么要掩饰白眼翁的存在,居然还为此大动干戈,对一个政府工作人员下手?我看土司与白眼翁,甚至是疯狗村之间一定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联系。”

    按照原本的计划,我们只是来云南寻找白眼翁,向他请教圆形虫的事情,想借此寻获一点儿神秘老头的线索。不料一波未平,一浪又起。倒叫我们牵扯出一桩解放前的迷案。胖子他们并不知道抚仙湖的传说,听名字只当那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旅游景点。当我把抚仙湖闹僵尸的传说,以及疯狗村凭空消失的故事告诉他们之后,两个人立马来了精神。尤以胖子最为亢奋:“哎,这么大的事。你说那村子是咋弄的?湖底下是不是有古墓啊!我来之前可听说了,古滇王的墓到现在还没个着落,你说有没有可能……”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冥器?咱们不是说好了,金盆洗手封铲封符了吗?哎,等等,你脖子上挂的那是什么,我怎么看着眼熟……好小子!你又把摸金符挂上了!”我追着胖子要打,他反击道,“我就那么点个人爱好,君子不夺人所爱。胡八一,你要是再这么婆婆妈妈小心胖爷跟你翻脸,把你插队时候,跟隔壁村小花的那点故事都抖出来。再说了,你那块我不是还给你了,你敢说你没带?哎,你看,Shirley杨站起来,嘿嘿。”

    “好了好了,也不看地方。我看你们两个凑在一起,除了瞎胡闹就没半点正事。”Shirley杨将我拦下,劝说道,“咱们眼下,先要突破包围圈,杀到外面去。下一步才是寻找抚仙湖白眼翁的下落。”

    我说这个你放心,有老木头画的地图,找抚仙湖不是难事。至于那些野鸡兵就更不是问题了,打游击战是我军的优势项目。这期间四眼一直没有说话,我问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他推了一下眼镜说:“我在想马帮的人,他们去抚仙湖找杨二皮,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还有那个杀千刀的杨二皮,他不是因为中了毒蛊被人要挟送货去抚仙湖吗?那地方早就荒废了,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除了白眼翁当地再无他人,又联想起白老头的职业……

    难道对杨二皮下手的人,居然是他?

    四眼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儿,他面色严肃,不无担忧道:“薛二爷并未说与白眼翁交熟。我们对此人了解不多,只是一相情愿地以为,他是个老学究、老研究员。可从土司那里听来的消息看,这个白眼翁原本是疯狗村的巫师,又是僵尸事件唯一的幸存者。算算年纪也有一把老骨头了。你们难道不觉得,一切都很吻合?”

    我心头一惊,知道他想什么。这个假设太过大胆,以至于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Shirley杨眼神一变,尖声道:“他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神秘老头!”

    想不到绕了一圈,我们居然回到了原点,我一时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将队伍立刻开往抚仙湖。好在Shirley杨和四眼都有冷静过人的分析能力,他们一把拽住我说这事急不得。

    “这有啥好等的。真要是那个老王八,他妈的,老子一屁股坐死他!”胖子在印加神庙吃过老头的亏,一直记恨在心。眼下听说仇人就在抚仙湖,恨不得插了翅膀飞过去啃下他几块肉才过瘾。

    四眼解释说:“我们对这个白眼翁并不了解,现在仅仅是几条模糊的线索,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和竹竿子一起行凶的神秘人。你这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找上门去,万一不是,那不是给人家看笑话嘛!即便真是他,对方手段高明,又善于使蛊,我们如果不做好完全的准备,那就等于羊入虎口——自寻死路,送上门去给人家宰。”

    蒋书记不知道我们在美国的遭遇,只当我们是去寻仇。他嘴里念着阿弥陀佛,手中画着十字。我说你这是拜的哪家神仙。他哼了一声:“我们党员都是无神论者,早知道你们是去处理私人恩怨,我何苦跟着你们钻林子。有这个时间,我早就到隔壁寨里求援了。”

    “你这话可不厚道。”我拍了拍蒋书记的肩膀,“要是没有我们,你连月苗寨都出不了,还能上哪求救去,再者说谁告诉你我们是去寻仇?我找那位白眼翁不过是探讨一点儿学术知识,专业的东西,书记你既然什么都不懂,那更应该谦虚,少在那边瞎掺和。”

    蒋书记将信将疑,我只好拍着胸脯向毛主席保证自己的清白。

    “现在扯这些都是白搭。”胖子啃了一口干粮,转头问我,“走了这么久,离抚仙湖还有多远?”

    我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刚才光顾着跟大伙交流信息,居然没注意脚下的路程。这会儿拿起地图一看,顿时傻眼了:“我肏,咱们到了!”

    “啊?扯淡了吧!”胖子夺过我手中的地图,上下翻转,“咱们走了两个小时的路,已经到了?那这个抚仙湖未免也太近了点吧。简直就是月苗寨的郊区嘛!”

    为了确定没有走错路,我特意选了一棵高大的树木攀爬上去,只上到半米高处,就看见远处波光粼粼,一道碧深的湖水在阳光的反射下,赫然映入眼眶,深深地刺伤了我的眼睛。我转身跳下树,激动地告诉大家:“抚仙湖就在眼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