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49章 疯狗村遗址 (3)

第49章 疯狗村遗址 (3)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总在甲板上看,也瞧不出名堂。”张大仙点起火折子,指着半掩的船舱说,“咱们先下去看看,我听着声音好像是从里头传上来的。”

    白眼翁点点头,他一把推开贝大海,举起雪亮的匕首慢慢地挑开了舱门。说来也怪,船舱外头明明有明晃晃的日头,可一进到仓里边四周立刻变得一片漆黑。船舱里头的窗户跟糊了厚厚的牛皮纸一样,透不进半点光。白眼翁不仅奇怪,他先前被绑在船舱里的时候有这么黑吗?挠墙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黑暗中传来,张大仙举着火折子跟在后头给他照明,两人都不敢轻易出声。那个贝大海躲在门板后头,大概是被船上这种诡异气氛吓到了,不敢继续胡说八道。白眼翁咽了一口唾沫,重重地喘了一口气,随即猫手猫脚地摸进了船舱。一进到这个四方形的建筑里头,“嘎吱嘎吱”的声音就更响了,听着听着就觉得其中还带有一丝丝的喘息声,就好像濒死的人在拼命抓紧最后一口呼吸一样。白眼翁见火折子不够亮,就准备去摸挂在栏杆上的油灯。他记得有一盏灯就挂在绑他的柱子上,于是便拉着张大仙上前去点灯。

    贝大海一个人蹲在门口好不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进还是退,倒是张大仙比较厚道,叫他在门口“望风”,给了一个台阶叫他下。

    白眼翁很看不起那个仗势欺人的村长儿子,他从张大仙手中接过火折子,探手去取挂在围柱上的灯,不想一伸手就摸到一样毛茸茸的东西,还有一股黏黏的感觉。他像触了电一样,立刻将手抽了回来,拿火折子凑近了一看,只见原本应当挂灯的地方,此刻却钉着一颗血淋淋的大狗头。在漆黑的船舱里猛然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就是白眼翁也忍不住一阵恶心。张大仙走上前来看了一眼问他说:“这是你们村里的狗?”

    “这个块头的狗,只能是我们岛上的。这一只恐怕是先前被拖进水的。”白眼翁将火折子递给了张大仙,随后伸出双臂用力一拔,将反钉在铁钉上的狗头取了下来。动物的头骨本是身体上最坚硬的部分,也不知道这颗狗头是如何被钉上去的,后脑上叫大铁钉穿了个透。他这一拔不但喷了一地的血,还有一些又黏又滑的东西从狗头后面流了出来。张大仙皱了一下眉说:“看来那东西很有可能还在船上,它在向我们示威,大家务必要小心。”

    白眼翁回头看了一眼,摇头道:“这里可没有什么大家了,只剩你、我。”他指着空荡荡的门口说,“那个浑蛋已经跑了。”

    原来是贝大海方才在舱门口见到了死狗的头颅被吓得不辞而别。

    白眼翁心说那个没出息的蠢货跑了也好,省得拖后腿。随后他又在围柱四周找了一圈,总算了找到了那盏苦命的煤油灯,但外面的罩子早就裂了。“凑合用吧!”他将煤油灯捡了起来,信手塞给了张大仙。张大仙伸出手来,很快将灯接了过去却半天不见动静。

    白眼翁冲着朦胧的火光问他怎么不亮灯,岂料肩膀上忽然一沉。

    张大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哪来的灯?”

    白眼翁几乎要跳起来,他本能地反手一扯,将身后的人从黑暗中甩了出来。那人料不到白眼翁反应如此激烈,根本没作准备,“哎呀”

    一声被丢了个狗吃屎,而原本亮着的那团微光也在瞬间熄灭了。白眼翁急忙蹲下身去查看,只见张大仙倒在地上。他喘着大气,捂住了脑袋怒道:“你这是干什么!”

    白眼翁捡起快要熄灭的火折子结巴道:“我,我刚才……你不是在我旁边,还把油灯拿走了,怎么又跑到我身后去了?”

    “油灯?”张大仙的表情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扭曲,“你,你刚才不是跟我要了火折子?我还一直奇怪,你抢它干吗?”

    白眼翁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将张大仙扶了起来,沉声说:“这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像是为了验证他的话,那阵刺耳的挠墙声又响了起来,还间隙伴随着一阵尖利的笑声。

    白眼翁望了一眼船舱外边喊道:“贝大海,是不是你在捣鬼!”这船上一共就他们三个人,贝大海方才离开谁都没有看见,谁知道他是不是趁乱跑了进来,想要伺机吓唬他们。张大仙说:“不会是他,没这么大的胆子。我问你,方才你有没有看清对方的脸?”

    白眼翁摇摇头:“没有,那个人动作非常快,嗖得一下就接过去了。我只当你是给我点灯,根本没留意。”

    张大仙说:“我本来站在你身边,后来有一道影子晃了过去,我一扭头,火折子就被夺走了。我还当成是你要用火……”他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起来,“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挠墙声,怎么四面八方全都是。难道来的不止一只?”

    “很有可能,我们在湖里的时候少说也遇上了七八只。真要是它们也不为怪。只是船舱就这么小,总共也就七八平方米,它们能躲在哪里?”说完这话,他就走到门边,咣当一声,将门给反锁了。

    “刚才在水里,它们有优势,现在上了陆地可由不得它们。待会儿逮了活的,送到城里去交给博物馆宰了做标本。”

    他嘴上虽这么一喊心里其实一点儿底都没有,无非就是给自己壮胆。张大仙却不然,他资历深,又是个戴冠的道士,对这些牛鬼蛇神的把戏自然比白眼翁熟悉上百倍。于是就分析说:“抚仙湖水深山高呈葫芦型,又是一个老君炼丹的风水局,本不应该有污秽之物。我看昨夜山河变色,湖面上有瘴气升腾,恐怕是水底出了问题,有什么东西坏了此地风水。”

    白眼翁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又联想起自己弄丢了用来供奉湖神的定海珠,一下子恍然大悟。恐怕抚仙湖生异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犯下大错,丢了定海珠。他原本就对神队成员失踪一事自责不已,眼下见整个村子都要受到牵连,一下子气急攻心,眼前一片昏暗。

    张大仙并不知道白眼翁丢了定海珠的事情,他只是单纯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见白眼翁忽然摇晃起来还以为他身体不适。

    “我不碍事。不瞒您说,这事都因我而起。我,我昨晚不该丢下他们的。”

    张大仙并没有多问,他安慰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藏在船上的晦物逮住,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白眼翁知道这件事与外人解释很难说明白,只好打起了精神,准备与张大仙一同先搜查船舱。

    张大仙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已经烧到了尽头,连吹了几口气,火光却越发的羸弱。这个船舱虽然小,可里头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物件,什么渔网、渔叉、竹筐、水箱都是平日里渔夫们用惯了的捕鱼器械。白眼翁越找越急,眼看这最后一丝火光就要熄灭了。张大仙说这样找不是个办法,咱们还是先回村子里去,找些照明的器械来。正说着,一声惨叫穿透了木板门从对面传来。白眼翁大惊,他认得这是贝大海的声音,这小子不是早跑了吗,怎么此刻会突然叫了起来,难不成是遇到了危险?两人不敢等,寻着贝大海的呼救声冲出了狭小的船舱,可这渔船总共就屁大点地方,出了门一望到底,却到处都找不到贝大海的身影。

    “在那里!船头,船头下面有人!”眼尖的白眼翁一下子就看见船头的栏杆上吊着一只人手。他飞扑上去,只见贝大海大半个身子都挂在船外,只剩两只手攀住了围栏。贝大海一见有人来了,立刻大声呼救:“快救我,救我。”他说着向下看了一眼,就听“滋滋”两声怪响,一只长满白毛的“人”手从他腰间探了出来。白眼翁单脚跨在围栏上,一眼就看见了一只白色的水猴子正往贝大海身上攀。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近距离里,看清楚这东西的真面目。传说中的水猴子与普通猴子并无半点相似,长马脸,佝偻背,还有一双与人类极为相似的双手。它身长大概与五六岁的孩童相似,浑身散发着一股腐臭的腥味,眼睛上有一层茧膜,在强光下,似乎看不清东西。只知道抱住了贝大海的腰腹,不断地向下拉扯。白眼翁死命拉住了贝大海,张大仙见此情景大喝了一声,也冲上前来抓住了贝大海的另一只手。三个人都明白,要是叫这畜生拖进水里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所以不敢有丝毫松懈。贝大海的肩头破了一个大洞,想来正是叫那白毛畜生给啃了一口。他不停地摆动腿脚,想要将那东西甩出去。无奈白毛水怪的爪子上带有倒钩,它扣住了贝大海死活不肯松,很快贝大海的腰间也渗出了鲜血。

    “管不了啦,你拉住他。我下去收拾那个畜生!”眼见人就要被拖下水去,白眼翁索性松开了双手,将脚边的绳子往桅杆上一拴,叼起匕首滑下了船头。贝大海被钩住了皮肉,疼得嘴角直抽搐。那只白毛水怪见有人要下来与他抢晚饭,龇起嘴牙,抽出一只爪子挠向白眼翁。白头翁抱着绳子轻轻一荡晃过了要钩皮带肉的利爪。贝大海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水猴子在抽爪的瞬间,带去了他一大片皮肉。他疼得几乎昏死过去,不断地叫骂,看样子也是怕到了极点,有点怒火中烧的意思。白眼翁哪有心思去管他死活,他两脚登住了船身,一手绕绳稳住了身体,而后反手握起匕首朝着水猴子的颈脖狠狠地插了上去。

    因为悬挂在半空中,他这一下很难控制力道,一刀过后根本掌握不了平衡,径直朝贝大海身上撞了过去。

    “好在老天有眼,我那一刀正中靶心,生生地捅进了那畜生的背脊。它吃疼之下,狂叫了一声,那声音又尖又锋,如同一把刀子割得人心头发麻。当时我与贝大海撞到了一块儿,那畜生眼看就要扑上来。我哪敢松手,握住刀子的手打着战,又是一捅一划,只把那畜生半侧的身体都掀出一块儿天窗来才停手。”

    而后他与张大仙合力将受伤的贝大海拉了上来。那只叫白眼翁捅穿了的水猴子尚未断气,它身体里流出尽是些绿色的脓水,腥臭无比。白眼翁将它摔在甲板上,然后又取了渔网缠了个结实,一路拖回了村中。

    这个时候村中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好多人聚在村头上,在等着他们回来。有几个穿开裆裤的孩子,远远地看见白眼翁就开始欢呼。贝村长领着大伙迎出了村子,他被贝大海浑身的伤口吓了一大跳,急忙叫人将儿子抬去了医疗所。嘎苗老人拄着拐杖来到了渔网边上,这个时候水猴子还没有断气。白眼翁踹了它一脚,向大伙解释道:“这畜生不光在水里头凶,还想跟进村来。大海叫它啃了两口,估计要躺一段日子了。”村里的百姓都没见过这种浑身长白毛的动物,纷纷围上前观看。

    村长听说这是湖里的东西,建议说要放生,白眼翁第一个不同意。他说:“这东西是个祸害,现在放虎归山留后患,日后倒霉的还是我们。”

    “你这个混账东西,”村长抄起手杖一棍砸在他背上,“弄丢了定海珠,惹恼了湖神才会派这些虾兵蟹将来找疯狗村的晦气,连大海都叫你给拖累了。你还有什么脸说话,我打死你,打死你!”他说着又狠砸了数下,最后还是嘎苗师父与张大仙一同说情,才勉强拦下了村长的追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