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50章 疯狗村遗址 (4)

第50章 疯狗村遗址 (4)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嘎苗师父说:“依我的看法,抚仙湖里发生的异象的确与丢失供品有关。这是他失职,也是我做师父的责任。这样吧,待会儿我去宗堂里开坛作法告慰祖先,请他们代向湖神求情。宽限我这徒儿几日,叫他把人和东西统统寻回来。要是到时候找不回杨姑娘和信物,我这个当师父的第一个把脑袋卸下来以平天怒。”

    德高望重的嘎苗师父发了毒誓,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说个“不”

    字。白眼翁知道师父已经尽力,他立刻跪在众人面前,以天地起誓,三日之内寻不回珠子,他就自毁双目做个有眼无珠的废人。疯狗村素来是个平静的地方,相亲邻里就跟一家人似的,从未出过如此血腥的要命官司。这一眨眼的工夫,伤的伤死的死,还有两位地位尊贵的神巫当场立下了毒誓,所有人无不屏息自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张大仙最先打破了沉默。他笑着说:“小道在外行走多年,这样的怪物怪事见的不算少数。要我说,各位大可不必惊慌,一切皆有定数。”

    用今天眼光来看,他这番话是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废话,可放在当时,老百姓就偏好信这个白胡子老道士,觉得够权威。刚好早先那几个民防队的人也在,他们指着地上的水猴子说:“这怪物害了我们兄弟的性命,留它做什么,剁碎了喂狗!”

    这话一出,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疯狗村是个偏僻地方,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大的娱乐活动,了不起是谁家娶媳妇生娃娃唱一台大戏而已。“杀怪物的头”这话题一听就带劲儿,很快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妇女小孩都被动员了起来,敲锣打鼓将只剩下半条命的白毛猴子拖上了广场上的戏台。村长原本想要阻止大伙,但他儿子受了重伤,根本没有心情跟着其他人搅和。于是就将现场交给了嘎苗和民防队,自己先行去医疗所探望贝大海的伤势。

    这头村民们将白毛猴子连同渔网吊在了戏台子上,而后又把家里养的猛狗牵了出来,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分得一干二净。白眼翁在旁边看着,心里泛起了一阵恶寒,这不干不净地就叫家狗吃了,万一食物中毒,那疯狗村以后可就要改名叫死狗村了。

    收拾完了白毛水怪,嘎苗师父向张大仙道了谢,而后语重心长地将白眼翁叫到了边上:“湖中生异,只怕全和定海珠有关。据说此珠能够镇邪避祸。这才刚丢,湖里边就出了白毛僵尸。我看这事拖不得。”

    白眼翁问他湖底下是不是还藏了别的东西。嘎苗老人沉吟了一下,说道:“滇王墓的传说并非虚构,而是确有此事。只是情况比较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够交代清楚的。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非要下水,务必要准备三口棺材用作开路的法器。”

    “棺材?”白眼翁从未听说过此事,他又想再追问两句。但嘎苗老人话已至此:“我做了大半辈子的神巫,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懂个七七八八。这滇王墓的事情,从前几辈神巫起就有研究,只是那玩意儿与我们村子无害亦无益,便没有多作探究。现下湖底生变,若是日后它成了祸害,你千万要记得毁掉。”说完他又交代白眼翁去准备祭祖的法器摆设。随后便先行去了宗堂处理场地问题。

    此时的白眼翁不敢有半点怠慢,立刻去官楼里收拾施法的家伙。

    张大仙表示想要一同去见识见识。白眼翁不好意思拒绝,但也声明苗家的官楼分东西,东官楼是村长家的,西官楼是神巫家的。这两座楼外人是轻易进不得的,就算张大仙于他有救命之恩也只能在二道门外头转转,内院说什么都不能带他参观。张大仙说尊重少数民族的习俗,一定不乱闯。这俩忘年交便一同去了嘎苗老人的官楼中取法器。

    在苗人的习俗里祭祖告神不但要黄纸红符,还需制备一些通神的物件,一般来说大多是死者用过的东西。但神巫通告祖先,一律使的是虫蛊。这西官楼是疯狗村中的重地,里头只住神巫与他的接班人,外人很难窥探到楼中布置,所以外界多有传说,这西官楼里头藏满了毒虫药蛊。神巫不吃饭,都是靠吞虫子过活,这才练就了一身趋虫下蛊的本事。这些坊间传闻自然可笑至极,但其中有一部分还是有些可信性的。就拿白眼翁住的地方来说,除了日常生活用品来说,大部分地方都用来堆置养蛊的玻璃缸。这些毒虫猛蚁在旁人看来狰狞可怖,却是神巫们用以救人祈福的良药。白眼翁将师父要用的通灵虫小心翼翼地引入了巴掌大的圆形小瓮之中,再以红布将小瓮包了个结实,接着又将师父点了名的法器一一打包,最后统统塞进了包里。

    他扛着包袱来到院子里,看见张大仙正在研究一株花草:“我这里收拾好了。大仙你逛完了?”

    张大仙直起腰来,见他背了一包东西就想上前帮忙,白眼翁摆手说:“不碍事,师父还等着我呢,咱们走吧,去宗堂。”

    张大仙恋恋不舍地与他离开了西官楼,路上说道:“我游历各地,对这些民俗怪力之事很有兴趣。此番进了苗地,想研究一下蛊物,一直没有机会,等这件事结束了。你我可要好好聊一聊。”

    “这事你找我师父就对了,别看我学了十来年,其实大多不通。”

    白眼翁叹息道,“要不是这样,何来丢了贡物?”

    张大仙自知戳了人家的伤心处,急忙换了话题,与白眼翁谈起了大孤岛之外的世界。听得他两眼放光,表示如果这趟有命回来,一定要随张大仙出去走一走看看外边的世界。两人一路闲话很快就到了宗堂,却见门口人声鼎沸,里里外外被围得水泄不通。

    白眼翁开始还当是村民们凑热闹,赶来瞧神巫作法。不想村长忽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一把抓住白眼翁结巴道:“不见了,宗堂,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你说清楚一点儿。”白眼翁只当自己听错了。可大伙一看见他来了,像见了救星一样,纷纷围了上来,七姑八婆各个拉着他喊救命。

    村长颤颤巍巍地指着人群后边的建筑说:“不见了,整个宗堂都不见了。你师父,师父也在里边……”

    乍听之下,一栋祖宗祠堂凭空消失简直是疯子才会说出来的话,可大伙围了一圈,各个都说不见了。真叫白眼翁有些不知所措。他一听师父也在里边,立刻拨开人群冲到了宗堂门口。

    一看见宗堂,他整个人都傻了眼,背在肩头的包袱都掉了。张大仙年纪大了,好不容易才挤过了人墙跑到白眼翁边上,饶是他见多了世面,也忍不住“啊”了一声。

    只见原本屹立在村子中央广厦青砖的宗祠堂,此刻只剩四角的围柱与天顶健在,房屋中央凭空汪出来一潭深不见底的碧水,如同一个大澡堂子。而祠堂里原先供奉的牌位灵牌,还有座椅板凳全都不见了,如同被这一滩碧波吸进去一样。

    白眼翁的第一反应就是祠堂淹水了,可好端端地哪来这么许多湖水?这里既不是井眼也不是河道口,那些水如同从地下凭空渗出来的一样。这诡异的现象让白眼翁无所适从。他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忙问:“我师父呢?他不是在宗堂里边准备法事吗?”

    村长皱着一张老脸,恨不得挤出一朵菊花来:“嘎苗师父也不见了,他进门之后一直没有动静。我们担心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推开,谁知道,谁知道……作孽啊,这是祖宗们发怒要惩罚我们……”

    白眼翁自然不信这一套,他丢下法器蹲到水边伸手去摸,像是要确定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给我拿绳子来,越长越好。”他一说话,立刻有村人去取了织网用的编织线。白眼翁在绳子一头拴了一块儿大石头,而后将石头丢进了水中,那卷尼龙线少说也有三十四米长,绳子不断地往水中沉,好半天也不见停。随着绳子渐渐告短,他心头也越发慌张。最终一整卷绳子全都被大石头拽入了水中。

    村人看到这一幕无不震惊,已经有人在传说这是通到地府里的黄泉水,疯狗村就要完蛋了。白眼翁身为神巫也无法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唯一确定的就是一切都与丢失定海珠有关,难道真是湖神发怒了,要毁了疯狗村?他不信,又叫人去准备潜水用的器械,打算下到这潭碧水里去一探究竟。张大仙说这水底必定有蹊跷,他要一同前往。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推开了人群走到了白眼翁身边。他一看,原来是贝大海。贝大海身上缠着纱布,裹着一件外套嚷着说要一同去。

    他爹劝他说:“哎呀,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闹个啥,神巫要去就由他去,你身上有伤,怎么能下水?”

    贝大海去意已决,他指着张大仙说:“我欠他俩一条命呢!再说了,我是贝家的儿子,不能叫外人抢了先。”

    白眼翁心说刚在船上倒不见你有这等觉悟,现在当着全村人的面反知道装英雄。他冷笑了一声,说:“潜水用的装备,村里多的是。

    贝少爷你想去没人拦着。只是,我不喜欢有人拖后腿。你一会儿下去了,可别跟着我。”

    贝大海瞪了他一眼,拍拍胸口:“我是为了村子做事,不像你这个坏胚。我已经叫人去小孤岛上找杨柳他们了,等找着了,自然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样。”

    白眼翁懒得跟他解释。他伸展了筋骨,背起渔民专用的水下呼吸肺,一个猛子扎进了那一潭深不见底的碧水。张大仙与贝大海紧随其后也都下了水。这碧潭看似清澈见底,下去才知道这底下是别有洞天。白眼翁沉了十来米左右就看见一张木头桌子飘在水中,他游过去一看,居然是祠堂里红木桌。张大仙跟到他边上,见了桌子忍不住比画了起来,问他是不是祠堂里的东西。白眼翁点点头,心中喜忧参半,他喜的是祠堂果真如他所想,是陷入了水底。可又不禁为师父的安危担忧起来。这少说也有半个多钟头的时间了,嘎苗老人没有携带潜水器械,要如何在水下呼吸,会不会已经……想到此处,他急忙打住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此时贝大海从另一面游了过来,他指着远处不停地招手,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领他们去看。白眼翁与张大仙对视了一眼便朝着贝大海的方向游了过去。他越游心中越是疑惑,这潭水的实际面积比他想的要大得多,至少从他所在的角度来看,远不止祠堂这么大,难道疯狗村底下真有一个地下湖?

    他们游到贝大海面前,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远远地看见在碧潭深处有一处通光的小点。白眼翁立刻想到那可能是一个水下通道,只是不知道能通向何方。当时的潜水器械相当粗糙,当地渔人潜水捕珠多半靠的是自身的技巧,一口气憋下去,再加上水肺能潜上半个多钟头。白眼翁他们几个都不是专业选手,此刻已经在水下待了十来分钟,再撑下去很可能会出危险。

    贝大海身上带伤,张大仙年事已高,白眼翁拍了拍胸口表示自己先下去探一探,叫他们二人先行上去换气。那两个明白水底下的事情不容耽搁,于是向白眼翁抱拳一拜,随后就转身朝着水面浮了上去。

    白眼翁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劲,向着水下的亮点潜了进去。

    他又游了十来分钟,终于见到了亮光的真面目。那是一个巨大洞窟,也不知道通向何处,洞口有明显的人工痕迹。他犹豫了一下,水肺中的氧气可能不够他再折回去了,于是决定先进到洞里去赌一赌,没想到还真叫他赌对了。那个洞窟里头居然是一处用天然溶洞改建的石室,石室两壁的洞壁上刻有朱砂描红的篆体大字,顶端绘有神仙百兽的壁画,看上去如梦似幻,仿佛回到了古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