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这个主神有点懒 > 第135章 还是梦

第135章 还是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开我。”

    ‘是阿叶的过去啊?这次又是什么呢?’御坂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明白这是麻仓叶的过去记忆,于是穿过围观的人群,想要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麻仓叶那七、八岁的模样,以及那他手上紧紧抓住的钱包,御坂猜测道,‘是还没有遇到银狐之前的事情吧。’

    此时的麻仓叶因为新手偷东西的缘故,所以很快就被人抓了个现行,而抓住他的则是一个长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此时正用着严厉,但又透露着一丝不忍的神色望着他,不难看出他对于被自己抓到的小偷的年龄感到一阵心疼。

    “我叫你放开我。”挣扎了数次,却发现自己正被对方死死抓住,用尽全力也无法挣脱开来的麻仓叶大声的对着那个青年咆哮道。

    “你爸妈没教过你偷东西是不对的吗?”青年看着他那咬牙切齿,理直气壮,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偷窃行为而感到可耻的模样,眉心紧皱的大声质问道。

    “关你屁事啊。”被眼前这个没有任何关联的青年责问,麻仓叶不屑的恶言相向。

    “你...”

    本以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会令麻仓叶的态度有所改变,或者会听从自己的教育。但没有想到他不仅毫无悔改、害怕之意,反而变本加厉的怒骂自己,看着他这幅模样,原本紧皱的眉心更加的靠拢,都快要合成一条直线了。

    就在他想要严厉的呵斥麻仓叶时,一个中年人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被对方这样抓着手的青年脸上双眼诧异的望着那个中年人,并不是因为他这样捉住自己感到生气,而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好啦好啦。小王。他只是一个孩子,不要总是那么认真吧。”

    中年人将青年的手从捉住麻仓叶的手臂那里松开,然后将手放伸到麻仓叶的面前,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示意他将刚刚偷到的钱包拿回来。看着中年人的笑脸,麻仓叶不甘心的将钱包递给了他。

    接过钱包的中年人将其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两张小面额的钞票,递给麻仓叶。看着眼前的钞票,他眉头微微一凝,疑惑的望向他,“拿去买糖吃吧。”看着他那不明所以的眼神,中年人笑了笑说道。

    “...谢谢。”麻仓叶将钱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后对着他说道。说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人群。

    人群因为主要角色离开后,中年人也没有想过要报警处理而慢慢散去,“就这样让他离开?老杜,你没搞错吧。”从人群里面传来小王的声音,很明显,他对于同伴老杜的行为感到不满。

    “难道你还想要怎么样呢?他只是一个孩子。”

    “就因为他是一个孩子所以才更加要.......”

    由于距离越来越远,所以麻仓叶没有听清楚他们两人之后的对话,导致御坂也没有清楚。但从小王的态度不难猜测他想要和麻仓叶的家长见面,并告知他们刚刚的事情。让他的父母趁着他还小,好好管教一下,否则将来面临的不再是几句呵斥,而是法律的制裁。

    看着麻仓叶那走回去的背影,然后转头看了看正被老杜说服的小王,‘他们两人,对阿叶很重要吧?’

    麻仓叶印象深刻的记忆,他都会记得一清二楚,例如银狐、那个老人、自己的弟弟,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会非常完美的呈现出来。但对于那些记忆不深刻的事情,他就会非常模糊,就像她昨晚看到的那些一段一段的模糊记忆,就连声音也断断续续,如果不是还认得麻仓叶的声音,恐怕她会误以为自己正在做噩梦呢。

    深知这点的她看着老杜和小王,在明白他们两人在麻仓叶的心目中占据绝对重要的地位,同时也好奇他们和麻仓叶会有怎么样的过去。

    带着老杜给自己的那点零钱,麻仓叶带着一大堆烦恼和无奈的走回家。在临走进家门前,原本愁眉苦脸的他,立刻变成满脸堆笑的模样。

    “回来啦。哥哥。”叶浩看着满脸笑容的哥哥,指着桌子上面的一个盒子,盒子里面装有一块花边的圆形饼,指着它兴奋的对着他说道,“这是学校的老师请学生们吃的月饼哦。”

    “月饼?那是什么?”看着桌面上的月饼,麻仓叶走了过去,不解的问道。

    “月饼是我国久负盛名的传统小吃之一,中秋节节日食俗。月饼圆又圆,又是合家分吃,象征着团圆和睦的意思。”叶浩自豪的解释从老师那里听到的关于吃月饼的习俗和它所代表的意义。

    “就是一种饼干咯。”

    “才不是呢。月饼就是月饼,才不是饼干呢。”看着麻仓叶完全没有理解自己刚刚所讲的那些话的意义,叶浩大声的斥道,“这是象征着一家人永不分离的意思啦。”

    “哦。我们两人都永不分离啊。”麻仓叶从厨房里面倒了两杯水,放在桌面上,点头表示自己理解,然后两人开始吃起了月饼。

    ‘一家人都永不分离吗?真是两个笨蛋啊。’看着正在开心的吃着月饼的两人,御坂惆怅的看着他们那溢满笑容的脸,知道他们两人在未来因为自己没有将意思完全挑明,只是单纯的为了对方着想而导致完全分离的她不禁的感慨道。

    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麻仓叶按照以往那样送叶浩上学去,然后就前往另一个地方。毕竟昨天的那个地方,他最近恐怕都不能过去,被人围观过的他可能已经被人们记住了。

    不过好在这个时代的讯息传达的很慢,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所以人们打工上班大多数是在同一区域。这也让深知转换战略地点原则的麻仓叶提供了不暴露身份的主要因素。

    步行了将近三个多小时以及搭了一个小时的顺风车,才来到另一个地方,麻仓叶就开始观察行走的路人,以及总结了一下昨天自己为什么会被现场抓到的经验。

    ‘还真是有耐心呢。’看着麻仓叶在这里观察了五个多小时,还没有放弃寻找目标的他,御坂不由得一阵叹息,‘明明是这么有耐心,为什么会在那时候如此急躁呢?’想起麻仓叶进入学园都市时的场景,那时候的他可是一言不合就直接威吓关卡的警备员。

    ‘该不会是获得强大力量而渐渐失去耐心呢?亦或者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变的烦躁,就连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呢?’不知道他是被此世之恶所影响的御坂,胡乱猜测到。

    就在御坂胡乱猜测麻仓叶什么时候失去耐心变得暴躁的时候,麻仓叶已经将目光集中在一个独自一人行走,双手拿着一大堆刚刚从菜市场里面买完的菜,着急的赶着路的大叔。

    在锁定猎物后,他就慢慢的跟在对方的身后,双眼紧盯着他那放在后面裤袋里面的钱包,寻找没有人留意自己,没有在乎自己的那一刻才出手将他的钱包偷偷顺走,而那人也没有发觉,而是继续赶着路。

    钱包得逞的麻仓叶立刻躲在角落里面,将里面的钱包打开,里面放着好几张面额不同的钞票,将其中一张面额中等的钞票拿出,夹在内裤里,然后抄近道追上刚刚被自己偷走钱包的人。

    “叔叔...叔叔...”麻仓叶在后面不断地跑着,并叫喊着对方。

    大概是听到有人叫喊自己,那大叔停了下来,转头一望,发现有一个小孩子正在跑向自己这边,“怎么了呢?小弟弟。”看着跑到自己面前,正弯曲着身体,双手抵在膝盖上面,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解的问道。

    麻仓叶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将手上的钱包递到大叔的面前,气喘吁吁的问道,“这...这是您的钱包吧?”

    “呃?”看着麻仓叶手上的钱包,大叔将手上的袋子放下,然后摸了摸自己后面的裤袋,发现自己的钱包确实不见了,于是将他手上的钱包拿过来,打开看了一下,“没错,这是我的钱包。什么时候弄丢的啊?”在确认这是自己的钱包后,大惊失色的说道。

    “刚刚我在菜市场那里捡到的。由于之前我经常看到您在菜市场里出没,偶尔也看到您的钱包。所以再捡到的时候,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想要问问这是不是您的。”麻仓叶指着他刚刚跑过来的路程,然后绘声绘色的述说着自己为什么会跑过来的原因。

    “您看看有没有损失什么?”

    看着捡到钱包,还帮助自己送过来而汗流满面的麻仓叶,大叔大致查看钱包里面的钱,然后摇头道,“没有任何损失。非常谢谢你呢,小弟弟。”并向着麻仓叶道谢,同时也拿出一张小面额的钱给他,“这些钱你就拿去买点饮料喝吧。”

    “谢谢你。”麻仓叶将钱收下后,满脸笑意的对着大叔道谢,然后就转身离开,而大叔将钱包收好,把袋子拿起,然后高兴地离开。

    ‘这...真是善于把握人心呢。’看着麻仓叶离去的背影,以及那个被他窃取钱包,现在正一脸开怀回家的人,在心里对于他这种竟然敢将偷窃的钱包还给对方,还让他当着自己的面检查钱包的心理感到震惊。

    正常人的心理是很难相信一个小偷会将到手的钱包之拿走其中一张,然后将剩下的还给对方,而且还让他提醒他检查有没有丢失财物。

    同时也让御坂明白刚刚他并不是单纯的寻找目标,而是顺便勘察地形,预判这里的人们对于小偷的戒心,还有就是在想着如何面对他所提问出来的问题。

    ‘不过这也正是银狐看中他的原因吧。’

    明白如果麻仓叶没有将钱还回去的话,对于那个人而言说不定会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这甚至可能是他这个月的饭菜钱,也有可能是他这个月的生活费,当然也有可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但从那大叔刚刚的面色来看,这个几率非常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这个主神有点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肥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宅并收藏这个主神有点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