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 > 撒旦的仆人(2)辛

撒旦的仆人(2)辛

作者:天使和野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德比郡。亚姆村。

    看着那湛蓝天空下,无数灰黑色建筑矗立的村庄,天韵隐约从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还有一股清淡的,香甜的,迷人的——黑暗的味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瘟疫村吗?那个‘辛’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

    两天前。天韵在君昊事务所中,果然找到了有关祭司“辛”的资料。君昊追踪了此人多年,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犯罪证据,不过却一直掌握着他的行踪。

    而天韵特意去寻君昊,除了为更好地把控这场游戏格局外,更是为了获知“辛”如今的所在。

    只是未想,这个祭司“辛”却跑到了这么个偏僻怪异的村庄来。

    …………

    “一个人都没有么?”游走在空旷的村庄内,除了那愈发浓重的死亡气息,天韵竟是寻不到一丝生气。

    “难道都死了不成?”心下这般想着。这座村庄,几经瘟疫肆虐,却是固执地自我封闭。表面看,自然是村庄的人,为了防止疫病蔓延,故而牺牲了自己。但转念一想,这世间难道真会有那么多人不怕死吗?

    只怕,这些封闭于村庄内,死于瘟疫的人中,并非是全然自愿。

    故而,在这里,天韵除了能够闻到死亡的味道,还隐约听到不少怨灵的低吼声。

    走在村庄的主干道上,四周涌动的死亡气息如轻纱薄雾般飘渺着。不远处的绿色荒原上,一棵硕大的枯树旁,无数座灰色的墓碑东倒西歪。

    走近些,渐渐看见一栋土黄色的低矮房屋出现在那些墓碑的后方。这座低矮的房屋,是典型的十七世纪建筑风格,古老而陈旧。而在低矮房屋的右侧,是一栋三层的灰黑色塔楼。

    天韵顿时停下了脚步。抬眼向那座塔楼望去。

    在那里,隐约飘散出几股虚弱的生命气息。还有一种,极为好闻的、香甜的——黑暗味道。

    ***********

    亚姆村。鬼塔。

    数百年来,瘟疫肆虐的这座小村庄,作为禁锢那些妄图逃离村庄居民的塔楼,无数生命在此饮恨而亡。

    死后的怨灵们不愿就此堕入地狱,带着憎恨与怨念,长期游荡在塔楼的周围。

    走入塔楼的第一刻,天韵便看到了那漂浮在半空中的无数个怨灵,那些扭曲的狰狞的面孔,那些空洞的灰白的眼瞳。在他们的身上,天韵读到了仇恨和怨念,还有无比的寂寞和悲凉。

    怨灵们见到天韵时,都尖叫着围拢了过来,却又再度惊恐地四散而开,只敢在她的周围缓慢漂浮着,惊惧又疑惑地打量着这个突然闯入鬼塔的美丽女子。

    天韵并不感到害怕,也不讨厌这些看起来面目可怖的怨灵。她只觉得他们的可怜和可悲。忽然很希望做些什么,能够让这些可怜的灵魂得到最终的安宁。

    塔楼总共有三层,沿着满布灰尘的阶梯蜿蜒而上,在第二层的四个角落,天韵看见了四间灰暗的牢笼。停下脚步,仔细地看向那些牢笼。除了墙壁上凌乱的怪异的刻痕,以及血迹书写的黑色文字外,别无其他。

    而在她踏上第三层阶梯的最后一格时,抬眼间,终于见到了那个记忆中的祭司——辛。

    ************

    踏着阴冷的风,随着心中的指引来到这个偏僻的村庄。辛自己也并不清楚,为何会攀上这座满是怨灵的黑色鬼塔。

    当发现牢笼中那些奄奄一息的人类时,禁不住皱了眉,却不愿去干涉他人的生死。

    已经不记得究竟活了多少年月,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依旧眷恋这人世。仿佛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某个人的出现。

    “救救我!……救救我……!”牢笼内的女子嘶声力竭得喊叫着,攀着铁杆的手指枯瘦如柴。那深陷的眼眶中,灰色的眼里全是绝望和不甘,仅有一丝的企盼,渴望着眼前人的救赎!

    然而,辛却只是默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人类为何惧怕死亡。在他看来,死亡不过只是轮回中的一个节点。灵魂终会归入灵界,恶人会被拖入地狱,而善者则可步入天堂。但最后,无论是地狱还是天堂,依旧不过是轮回中的一环罢了。

    “求求你!……放我们出去吧!”另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爬到了牢笼边,用力地拉扯着铁杆,“我们没有病!没有!!”

    辛依旧没有动静。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牢笼中的男男女女,径自立于一旁,便是闭上了眼。

    …………

    半个月。

    算到今日。他已经整整在这座鬼塔,呆了足有半个月之久。

    这半个月来,他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无论牢笼内的人如何苦苦哀求,他都恍若未闻。

    他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呆在这里。只是,内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指引着他,告诉他,要在这里静静地等候。

    ……

    如今已到了下午时分。并不耀眼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那道月白色的身影之上,恍若为这如神祗般的人,披上了一层淡金色的纱衣。

    在这座偏僻的小村庄中,几乎少有人在。纵使有人,也是躲在屋中,平静或绝望地等候着死神的降临。抑或是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鬼塔周围的怨灵,一如既往的,毫无目的地飘荡在周围。除了偶有几只,会因抵挡不住那香甜滋味的诱惑,妄图靠近那明知是危险的月白色身影,却最终被那银白色的光晕所摄,不敢再欺近半步。

    而辛,却恍若与世隔绝,依旧如同一座雕塑般,安静地矗立着。

    牢笼内的人们,早已丧失了呼喊的力气,也不再祈求这个莫名闯入鬼塔的怪人,来拯救自己那可悲的生命。他们只是用绝望的、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视着眼前那如同雕塑一般的怪人。仿佛要将心中所有的怨恨,都转为对这个见死不救的家伙的诅咒和怨念!

    突然间,辛猛然睁开了双眼。

    一声声凄厉的低吼声响起,如同野兽的哀鸣。

    周围的怨灵骚动了起来。上下翻飞着,逐一朝着塔外涌去。

    ——是谁?

    如雕塑般的身影,终于动了。看向那群骚动着蜂拥而出的怨灵,微皱了眉,向前跨了两步,依窗向外望去。

    远远的,透过那如烟雾般的死亡气息,在那条白色砂石铺就而成的道路之上,一个金发黑衣的年轻女子,正缓步走来。女子的神色极其淡漠,身上散发着一股极为熟悉的,香甜的——气息。

    ——这股灵魂的味道……为何如此熟悉?

    不解。疑惑。

    辛静静地注视着那名女子,看着她一步步绕过那遍布墓碑的荒原,径直朝着鬼塔的方向而来。

    而那股熟悉的、香甜气息,渐渐弥漫在空气中,越发——浓烈。

    ***********

    当再一次看见这个带着诡异面具的男子时,天韵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

    她依稀记得,那些围拢在法庭外的人群,那一声声激昂的怒吼声。在她走出法庭的那一刻,眼前充斥着那些面红耳赤的人们——他们尖叫着、怒骂着、诅咒着!大喊着“恶魔!魔鬼!怪物!”诸如此类的话。

    她也同样记得,在那一群激昂失控的人群中,唯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始终——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天韵不清楚他是谁。但却能够清晰地记起他那张诡异的黑色面具。哪怕是那面具上的刻文和凸起,都无比清晰。当天韵因那道金色目光的注视而倍感疑惑时,在众人的怒骂和推搡中,天韵听到有人高呼着“祭司万岁!辛大人万岁!”,并听见有人高声说道:“辛大人,替我们杀了这个可恶的魔鬼吧!”

    …………

    并不遥远的记忆,模糊而清晰着。

    看着那依旧带着诡异黑色面具的男子,一双金色的眼瞳静默地注视着她,仿佛能够看穿一切般,令人心悸。

    ……

    “辛?”天韵试探性地问道。

    男子轻点了下头。看着天韵周身围绕着的无数怨灵,金色的眸光里闪过一道茫然,继而是难以名状的、噬人的、狂热?!

    “天韵?”极为深沉的男中音,丝丝动听入耳。然而,这一声呼唤,却让天韵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如此熟悉的声音,却又如此的陌生。

    不解。茫然。

    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天韵突然很想知道,那张诡异的黑色面具之下,是怎样的一张容颜?

    “不用奇怪,我为何会知道你的身份。”淡笑。动听的声音。带着令人沉溺的温柔。

    如同幻影一般。眨眼间,天韵便发现那原本离她一米开外的黑色面具,已近在咫尺。

    俯身凑近她的发,鼻尖轻轻一吸,金色的目光,染了几分陶醉。

    “你那灵魂的味道,我是永生永世,也无法忘记的。”

    天韵微微皱眉,自然而然向后退了一步。

    但辛却如影随形般,始终立于天韵的眼前。他垂眼看着她,嘴角浮现了一抹淡笑。“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来借我的手,助你修炼成魔?”

    震惊。不解。天韵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想要看清他内心深处隐藏的情绪。

    然而,当目光与那金色相撞时,天韵整个人都仿佛被深深吸入了无尽的漩涡之中。不仅未能读到对方的半分情绪,自身的理智竟险些混乱。

    “不用猜。你猜不到,也看不透。”辛缓缓的说着,“因为,我本身都未能猜到,也未能看透。”

    天韵避开了那令人不安的金色目光,紧紧抓着胸前的十字架吊坠,神思渐清。

    “你不是人类?”

    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而存在。似乎,只是因为,我还不能死。”

    天韵依旧疑惑而茫然。她只知道“辛”是一个印度教的祭司。她本以为,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借着宗教的名义,肆意践踏生命。

    然而,他却又不是。

    “你愿意帮我?”天韵不解地看着辛。

    “是。”

    “为什么?”天韵越发疑惑起来,“当年,分明是你带着众多教徒,想要逼迫法庭定我的罪!”

    “我也不知道。”辛摇了摇头,道:“我只按我的本心做事。当初,我的本心告诉我,要害你。而如今,我的本心又告诉我,要帮你。”

    “本心?”天韵无法理解辛的话。不过,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无谓原因是什么,都好。

    深吸了口气,看向旁边牢笼内那些奄奄一息的人们,拧眉道:“这些人,快死了?”

    “应该吧。”辛并未转眼去看牢笼里的那些人。

    “见死不救可不好。”天韵看着那些离死神不远的可怜的人们,心下忽生出些许不忍。

    “生死由命。”辛的语气淡漠,“你既希望修炼成魔,如何还会多出这些恻隐之心来?”话音方落地,便是挥手向半空中一抓,继而一道银色光辉自他掌间散开,如涟漪般扩散至周围空间。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些被关押在牢笼中的男男女女,忽的肉身如烈火焚烧般,由白便红,继而一片黑色席卷,最终化作了一堆灰烬!

    而本应归入灵界的数十灵魂,以及那些围绕在鬼塔内的怨灵们,逐一被那道银白色光辉生生圈住,抓到了面前。

    “虽然这些灵魂的黑暗力量不足以道,但总比没有来的好。”

    天韵惊愕地看着辛。看着眼前那被银色光圈圈住的灵魂和怨灵,却只是呆立在原地,没有动作。

    “咦——?”一声如金属摩擦般的怪异声响擦过耳际。

    银色光圈震颤了起来。继而一道黑影破空落在了眼前。

    “使魔?灵妖?”黑影下,黑色的衣袍无风而动,露出那惨白的指节,背后硕大的黑色镰刀闪着凌厉的光。灰白色的眼如狼般扫过天韵的脸庞,继而落在她胸前,苍白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外和窃喜。“竟还有魔界神器?嘻嘻嘻……真是太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使和野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使和野猫并收藏时间吞噬者死亡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