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九章 红袖添香乱心绪

第九章 红袖添香乱心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南自古出美女,更何况是西施的故乡。

    三位与沈重年岁相当,浅笑轻盈、羞中带喜、朴实无华的美少女,坐在灯下静静地等着沈重说话。沈重瞧着三人沉默着欲语还羞的样子,心里却只有一抹诡笑,刘老头儿的诡笑,这刘王胡利益共同体的政治手段如此熟悉,心知自己必是又被刘老头儿算计了,那老爷子的险恶用心沈重想想就一目了然。该死的老刘头儿手段居然如此下作,可是……我喜欢,于是沈重便嘿嘿傻笑起来,笑得三女一时皆花容失色、毛骨悚然。

    而此时手段下作、心地阴险的刘大师,正精神抖擞地走在夜色中,神清气爽得仿佛年轻了十岁,胡木匠和王铁匠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愁眉苦脸地叹着气。刘大师不时回头望向沈家,心中窃喜着,这少年大才终究不是池中之物,定会一飞冲天,俺老刘的火眼金睛不会瞧错。不趁着这时候将沈重与良乡村三姓绑得紧紧的那是犯傻。哪个少年不爱风流,一个你忍得住,良乡村刘王胡三家一家送你一个,瞧你接得住吗。得意中又鄙夷得斜瞥着胡木匠和王铁匠,瞧不上这俩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老夫不是也搭上个孙女,等日后良乡村上下和你们闺女过上好日子,你们定会佩服老夫的不要脸……不,运筹帷幄,评书上都是这么说得,想到这里不由得抚着胡须哈哈大笑。

    听见刘老头得意,王铁匠上前苦着脸问道:“刘叔,咱这样合适吗?会不会惹怒那小子,再说传出去咱良乡村的名声也不好听啊。”

    刘老头怒其不争地摇着头数落道:“惹怒谁,就重哥那小子,真是好笑,我给你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坯子,你生个气给我看看。再说,哪个大富之家没个三妻四妾的,你情我愿的事情有啥丢人。你不过是瞧着重哥当下落魄,心疼闺女,等他富贵了你上杆子去求都不够格。咱们良乡村穷了这么些年,也没个出息的,这手艺人到哪儿也低人一等,天天让人欺负都不敢有半点怨言,好容易碰上这个有前程的,不立时绑紧还成?”

    胡木匠一旁插话道:“刘叔说得是有道理,否则我和老王也不会同意不是,就是那三个丫头也都问了,虽不说话但都是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就是那小子一脸富贵相,怕是相不中咱良乡村的闺女,做不得妻日后受委屈。”

    刘老头儿摸着额头,气道:“就咱们这连庄户人家都不算的把式,你还指着能八抬大轿正经把闺女嫁入豪门当媳妇不成。当不得妻就当妾,当不得妾就当丫头,反正那三个丫头自己也愿意,重哥又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哼,咱们这沈家日后的穷亲戚那是当定了,他想撕掰开都不行。”

    胡木匠点点头,又说道:“叔,我兄弟家那个小芝,瞧着怕是心也在重哥身上了,不如让她也去如何?”

    刘老头怒道:“小芝在咱良乡村是个出类拔萃的,刘王两家的小子们哪个不惦记,再给了沈重岂不是招了村里后生的恨,反而疏远。再说,你胡家已有了小翠儿,你若要小芝,就让小翠儿回来,否则还再搭一个小芝不成。老头子已经不要脸,一家一个丫头贴了出去,难不成一送两双。咱良乡村是三姓和那小子结个亲,不是低三下四求着上门为奴!”

    胡木匠缩缩头不敢再言语,倒是和王铁匠做着日后富贵的白日梦,想到没准哪天就是和县太爷也能搭句话,两人一起发出窃窃的笑声。

    “三姓结亲,前程富贵?”沈重捂着脑袋痛苦地蹲了下去**着:“原以为老刘头儿最多想再从我这里榨些挣钱的路子,倒没想到他老奸巨猾地想得还真远。”翠儿唾道:“刘爷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不许这样说他”沈重站起身悲愤地看着小翠儿,怒道:“他就是老奸巨猾,怎么不能说他”小翠儿见沈重生气懊悔地样子,缩了缩头,懦弱地道:“他……他……也是好意。”

    “好意!我最烦这样的好意!只会在良乡村一亩半分地上谋划,想当然自以为高明。若是真得算得精、算得准也还罢了,我就将计就计心安理得地一个一个把你们都吃掉,可我做不到他期望的那些前程富贵,叫我怎好意思对你们下手。这都送到眼前了,却要退回去,你们能理解我的痛苦吗?”翠儿三人听到沈重要吃掉自己,不由又羞又喜,可对于他所说的啥痛苦就听不明白了,便一起对着沈重摇头,摇完头又怕沈重生气,便又一齐假装明白的点头。

    沈重瞧着她们装模作样却又善解人意的样子,倒是给气笑了,说道:“你们听我慢慢说,刘老头儿,不,刘爷爷想着我和良乡村三姓人家亲上加亲,日后有个富贵日子,才让你们留下,对吧?”见三女一齐点头表示明白,就接着说道:“本来我和良乡村就很亲近了,为啥还要多此一举,留下你们三人呢?”环儿说道:“我爹爹说,刘爷爷说了,人心易变,你日后定能大富大贵的,我们若是……若是……那个啥,你瞧着我们的面上,日后定能提携全村父老,就给良乡村找了个靠山,以后县里的官差和大户里长,就不敢随意欺负我们了。”沈重瞧着环儿红着脸,声音越来越小,倒是勇敢的把话讲完了,心里好笑,继续说道:“好,就是这个意思。可是你们知道,除了这片山地,我这里就剩下二两银子了么,你们从哪里能看出来我富贵。再说,我的身世你们也知道。有母无父,属于身份不清不白的人,按朝廷规定是不能参加科举的,如何能贵,怎么护佑全村。这既是做不到,如何厚着脸皮留下你们。否则,就算是刘爷爷的美人计,嗯,就是美人计,我也先将计就计,吃了你们再说。”

    沈重平日里儒雅温润、谦和有礼,除了前些时日忙得昏天黑地,脾气才坏了些,在翠儿三人眼里,一直认定他是少年君子的模样。如今看着沈重气急败坏、厚颜无耻的嘴脸倒是让三人好笑,想是让刘爷爷给气坏了,都吃吃地笑着。她们哪里知道,这才是沈重的真实面目,来自另一个年代的沈重,是非道德羞耻这六个字他全认得,可他自己却是一点全无、半点欠奉。一个在后世可以毕恭毕敬听着领导的训斥,心里一边腹诽着领导全家老少;一个在后世可以为牛气冲天的客人热心地嘘寒问暖,一边在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私下使坏;一个在后世可以风度翩翩的对美女呵护备至,心里其实在琢磨着如何将其弄上床去;一个在今世装了十四年纯善少年,一招就将汤家母子变成了本县的臭大粪,这样的人如何能是好人。当然,人都具备两面性,而沈重的两面性不是好和坏,而是实实在在的天使和魔鬼。他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但你若是侵害到他,他立刻变成睚眦必报的小人,若是不能马上报仇雪恨,他就会隐忍寻找你的破绽,直到有踩死你的一天;他重情重义,但是对无关的人却冷漠无情;他爱好一切美好的事物,但若是敌人所爱,他可以毫不怜惜地毁灭美好。云淡风轻,与世无争,放情于山水逍遥一生的沈重是真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出手就致人死地的沈重也是真的。只是最近实在是累坏了,今天实在是让刘老头儿气坏了,瞧着三位江南小美人心甘情愿的立在身旁,却因为和良乡村父老的亲近牵绊下不得手,实在是郁闷坏了,于是前世无权无势的习惯性容忍,今世沈芸娘清华风度地熏陶下,被压抑的本性破土而出,显露了出来。

    看见沈重苦恼的样子,似是听懂了沈重的苦衷,小翠儿柔声说道:“我爹说,原是为了全村的富贵,你若是帮着他们学会安身立命的法子,也算是……也算是……做到了,我……我……就……好和爹爹……交代了”鲜儿也忙着点头接口道:“我过惯了穷日子,我会种地、采茶、做饭、洗衣,只要安安稳稳的,就是穷些也……不怕的。”环儿也急急表态道:“我也是,我其实饭量很小很小,每天只吃一点点就饱了,花不了多少钱,我娘早教会我过日子了,能给你省很多钱的。”沈重瞧着她们一副革命者的姿态,没好气地说道:“我快要饿死了,吃饭。明天开始想着挣钱的法子,饿不死你们!”说完,坐到桌前大口开始吃饭,把饭食当做刘老头儿,一口口恶狠狠地消灭掉。看见翠儿三人一旁偷笑,不由心里发热,想着要不要摧残一下自己年幼的身躯,欺负欺负小妹妹,可实在是不忍下手啊,到底是禽兽还是禽兽不如呢,这实在是个有趣头疼的大问题。

    男人的身边若是多了美丽、顺从的女人,无论爱还是不爱,无论爱得多还是爱得少,都会被融化成温暖。沈重现在的心就是暖暖的,心里的魔鬼在温暖面前后退了,只留下一支触角,等待机会再次露出狰狞。于是邪恶的沈重变成了坏坏的沈重,拉拉翠儿的小手,摸摸鲜儿的脸蛋,捏捏环儿的耳朵,一边讲着禽兽不如的故事,一边欣赏着又惊又喜,又羞又怒的神态,在纯真烂漫的美丽间不停变换,尤其是那还未吃惊地张开嘴,眉目间便涌出些许怒气,马上又羞红了脸,随后低头窃喜的刹那,更是让沈重迷醉,乐此不疲,直到身后突然敞开的门,吹来四月的寒风和冰冷的伤心。

    小芝泪如细雨,滴个不停。神情清淡,不是恨,不是怒,不是怨,只是伤心。甚至不是伤心,而是不明的决心。小芝回头默默离去,翠儿怜惜地看着小芝,推着傻傻的沈重跟了出去。翠儿不知道沈重会如何面对小芝,只是祈祷千万别是随意从容,别是云淡风轻,别是温柔如水。

    沈重随着小芝慢慢下山,走到江边,也不说话,就是柔和地看着她,既不自责也不怜悯,只是看着。在沈重的目光下,小芝依然忧伤,泪眼中却涌出笑意,就在沈重的眼前,顽皮得一件一件解下衣衫,裸露出美丽的清芳,缓缓投入冰凉的江水中沐浴。

    沈重也不说话,也不阻止,就是一动不动站立着。满天星辰之下,清风轻轻拂过,四处蛙鸣一片,沈重就这样从容随意,云淡风轻,温柔似水地瞧着银色月光下,泛着点点闪亮清澈的江水中,那一团美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