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十五章 烟波江上使人愁

第十五章 烟波江上使人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万历四十七年,三月,南京,温府。

    温家正堂之中,温体仁夫妇坐在主位,长子绍仪、长女子怡、次女子言分坐两旁。兄妹三人瞧着父母二人赌气,皆是沉默无言,温绍仪更是如坐针毡、噤若寒蝉,一时整个大堂鸦雀无声。

    忽然,门外孩童的嬉戏声清楚得传来,只听一阵“看我降龙十八掌、小心我一阳指、还是瞧我的九阴白骨爪吧”的嘈杂声,就知道必是子怡、子言的儿子在嬉戏胡闹,模仿的正是沈重的《射雕英雄传》。温子怡偷瞥了父母一眼,见他们有些不耐烦,忙快步走出门口,对着外面喝到:“都滚了去园子玩耍,再扰人清静,仔细家法。”于是一片孩子的尖叫和笑声,渐渐远去了。

    温子怡刚回身进门,就听见父亲怒道:“都是你糊涂,当年让你在湖州老家持家教子,你却弄出这些麻烦,如今引得温家成了笑谈。”温夫人委屈道:“老爷说得好偏,当年是老爷叫了老大来南京读书,才惹了那些风流债。若不是为了温家的名声,妾身岂能那般狠心。”温体仁气道:“你倒是有理,老夫听子怡传话,那孩子说寒冬腊月,何不遣人送回,何不在外安置,何尝没有道理,你的见识竟不如一个孩子,怎么不是你糊涂。”温夫人更是生气,怒道:“当时,老大马上就要和孙家完婚,这正室还没进门,先养了外宅,就是温家的体统。再说老大要科举走仕途,他在南京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妾身不快刀斩乱麻,坏了他日后的名声前程,老爷届时还不是怪我。”

    温绍仪听得父母为自己当年旧事争吵,心中惭愧,便当中跪了,说道:“都是儿子当年不成器,请父亲母亲责罚儿子吧,千万别为了儿子的不孝伤了夫妻情分,气坏了身子。”温体仁冷笑道:“你现在倒是孝顺知礼,若不是你当年胡闹、贪恋美色,如何有今日的纠纷。”温绍仪听父亲责备,更是惶恐,不敢分辨,只得不停磕头谢罪。

    温夫人见儿子老大不小,没了颜面磕头自责,心中可怜不忍,便柔声说道:“老爷也无须生气,不过是年少风流、少年荒唐,何必为一低贱女子责他。若不是那孩子著书扬名,当年旧事早已过去。如今虽有些麻烦,若是处理得当,没准还是段风流佳话。”温体仁怒道:“他若是和寻常女子也就罢了,可他是和名冠秦淮的沈娘子。如今翻出旧事,就不是少年荒唐,而是负心薄幸、绝情毁诺的无耻之辈。没见他如今只敢躲在家中,不跟出门见人。”

    温夫人苦恼地对温子怡问道:“你见了那孩子几次,瞧着可有动摇,你可有什么法子?”温子怡苦笑道:“他倒是不恨咱们,就是和女儿相处也是亲近,只是为芸娘的心结,怕是难解了。”温夫人生气道:“我瞧着这孩子的书,学问、文笔、诗词都是好的,难道不想科举做官。你再去告诉他,若不回温家,怕是一辈子也难遂大志,入不了仕途。”温子怡继续苦笑,摇头回道:“那孩子一副云淡风轻、名流隐士的心性,没有半点走仕途的心思。”温夫人不甘地道:“那就让人拿了你爹的名帖,找那诸暨县,想个法子逼他在诸暨难住,勾着躲到温家再说。”温子怡更是苦恼,哭笑不得地说:“如今可不是只有诸暨县瞧着爹爹的面子护着他,听说他的书入了万岁爷和郑娘娘的眼,说是怜他孤苦无依,爱他才华横溢,南京、宁波的太监也暗地帮衬,怕是诸暨县也无可奈何。”

    温夫人疑惑地回头对温体仁说道:“妾身也知道那孩子的文笔才气都是好的,可这小说终是不入流的小道,何谈得上才华横溢,竟是宫里都看上了。”温体仁苦笑道:“你们妇人只看那些武夫争强斗狠、男女情爱,却不知这书里隐含着对天文地理、春秋大义、经济民生、军略武备的见解。尤其是最后一卷,竟是隐晦纵谈辽东大局,引得朝中文武议论纷纷,或褒或贬,人人为之侧目。昨日与我向来不和的李大人还冷笑讥讽,说温家有后,十四年山中望月,三千里辽东观兵。”温夫人不明所以,问道:“听着像是夸赞,只是内中有何歹意,让老爷不痛快。”温体仁苦笑道:“前一句是讥讽老大旧事,让那孩子一个人在山野挣扎求生了十四年,也是讥讽温家后人好高骛远,不学无术,后一句完全是讽刺小小年纪,无学无识,竟敢谈论辽东军略。反正不是好话,若是辽东大胜,怕是李大人明天还有话说。”

    众人正在说话,忽然温家次子绍华快步走了进来,一头大汗,进门就急道:“父亲,南京兵部议论纷纷,谣言四起,说是辽东败了。”温家五口一时面面相觑,竟是让那黄口小儿料中了么。温夫人突然起身,喊道:“老大,去备船,老太婆子和你们都去,祖母、父亲叔叔,再加上两个姑姑一齐把那个小子绑了回来。百善孝为先,哪有他不认祖宗的道理。”

    温绍仪起身下去安排,温子怡瞧着兄弟远去的背影,想着沈芸娘十年的期盼,想着她怨了十年的那句无情应悔太糊涂,已是痴了,高高在上的温家终是如了芸娘的意,后悔当初太糊涂吗。

    沈重自是不知道温家的打算,他已经忙得忘乎所以、不辨东南西北了。自从《射雕英雄传》一炮而红,沈重当然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就明朝那点精神娱乐怎能挡得住现代娱乐的杀伤力,在分段式营销的刺激下,翠儿几个数钱数到手软。于是,里通卖国的鲜儿把刘老头招了来,那银钱就去了一半儿还多。沈重幽怨之下,不敢再留着钱财招狼,大手一挥把沈家园林里里外外重新布置了一遍,然后鲜儿幽怨了,捧着账本泪眼迷离地告诉沈重,没钱了。瞧着鲜儿这败家丫头的沮丧,还有良乡村整整一个月绝了上门蹭饭打秋风的习惯,沈重得意地狠心截留了第二期银两,开始了糟蹋曹雪芹石头记和王扶林导演、王立平大师红楼梦的大业。

    吃饱喝足,养了几个月的良乡村在沈重的威逼利诱下,再一次忙碌起来。两岸搭建了长弧形回音壁,墙壁皆是磨砖对缝砌成圆润光滑,墙头都是琉璃瓦,并在回音壁后移植了大量的树木、山石进行美化。又将水榭庭廊整体改造,平台加高加厚,下面铺设了大量的竹筒和空木桶,以增强扩音传音的效果。平台后方修建了可拆卸可更换的背景墙,又重金请了画匠,在良乡村的配合下,做了几十面剧情需要的大幅背景图画。最后,在沈重变态地验收过程中,良乡村老少都瘦了一圈。

    同时,沈重又从十来个名气不大的戏班,选了清秀的买了二十来个开始话剧的排练。又专门从周围几个县,买了上百个年华不再、苦熬生活的歌姬和琴娘,购置了众多古筝、二胡、锣鼓、笛箫,还熬了十几个通宵,按着西方和少数民族乐器的式样,利用现有的工艺雇乐器工匠制作了胡笳、马头琴、小号、大提琴等一批乐器,当然也求了吴权公公的手下,在宁波的西方商人那里买了一些。

    女人,全都是女人,四十岁的,三十岁的,二十岁的,十几岁的,一个男人。沈重在小芝翠儿她们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目光下,开始了昏头昏脑地排练。话剧演练还能说得过去,合唱独唱总是改不了戏曲唱腔和青楼靡靡之音,而多种乐器的协奏更是乱七八糟。沈重哭了,向着老天呐喊,我没妄想改变大明朝,我只想改变一个小舞台都不行吗。在几个月的磨合后,在许多许多挫败后,在沈重就要精神崩溃后,在那些歌姬琴娘快要把对沈重的感恩变成仇恨后,万历四十六年的春节,红楼梦排练成功。

    温家和吴家的船,在半路上巧遇后会和了,一起前行。河道中的大船和画舫密密麻麻都是朝着一个方向,不下百条。看着从下游而上的长长船队,吴家母女感叹之余,却不好在温家人面前表达,两家女眷挤在一起,为沈重而去却没有以沈重为话题,有时不免难受。女孩子的偶尔失语,就能让众人尴尬,忍受了一天后,两家终于还是分开坐船。

    这天早上,温老太太和吴家母女刚一抵达,就远远迷醉于慈芸苑的秀美,陶醉间,就听见一猥琐的声音:“这位公子,小的是这慈芸苑附近良乡村的人,对这一片水域非常熟悉。今日船多人多,若无好位置,不免观看休息都不甚方便。小的一早就排了位置,公子若是有意,只需十两两银子,小的领您过去如何。”吴家也就罢了,温子怡听了却是底气十足地掀了窗帘看去,不是见了几次的胡木匠是谁,便没好气的说道:“那小子穷疯了不成,连这银子也赚,待我见了去问他。”胡木匠一见是温家大姑奶奶,哪里还敢要钱,忙点头哈腰地求饶:“原来是温大姑奶奶,小的有眼无珠,没瞧见是您的船,小的这就领您过去,马上就要开演了,耽误了不好。你就当没瞧见我,重哥是为了黑心高价卖书,才白演给大家观看,小的心没他黑,只想着弄点银子,您可千万别说,回头重哥钱赚少了,生起气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温子怡笑道:“你这便宜老丈人还怕他不成,缺银子不会找他要,弄这些乱七八糟的营生。”胡木匠苦着脸答道:“姑奶奶您是不知道,他在您面前不显,对我们就是另一幅嘴脸。自从刘叔厚着脸皮弄了他的银子,重哥这几个月就是凶神恶煞,把全村老少折腾地没过一天好日子。从早到晚给他忙活也就算了,好歹不是外人,可是他挑三拣四地骂我们手艺不行,光前面的台子就返工了十几回,如今我们都是躲着他走。想着前阵子光吃他的亏了,这就趁机弄回点银子找补,小的命苦,啊,不,命好遇到大姑奶奶的船,这伺候好了立了功劳,回头也好见他。”

    邻船的吴家母女听得直笑,一路想象和议论着沈重的种种传闻,都是云雾缭绕、模糊不清,潜意识里不免认定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想不到靠近了之后,第一次实实在在的认识从这个村夫嘴里道来,竟是如此有趣。

    温子怡也是哭笑不得,那个清风一样的孩子,能如此贪婪不堪吗。便对胡木匠说道:“前头带路,邻船也是一起的,摆在一起。”胡木匠苦着脸将两艘船带到凭着老丈人身份弄到的位置,当然为了心里平衡,把王铁匠的位置也占了。王铁匠看见两条大船,高兴得帮着停放好,偷偷向胡木匠竖着大拇指,问道:“眼光不错,这两条大船必是富贵人家的,弄了多少银钱,快拿出来分了。”胡木匠心里平衡地说道:“温大姑奶奶的船,有本事你去收钱。”

    沈重自是不知道,自己那个便宜的老丈人胡木匠,已经将自己在温家和吴家的认识中,从天上坠到人间。他正得意地拿着个木头喇叭,在后台指挥着。

    “各组检查服装、道具、乐器、……”

    “报告导演,一组准备完毕,背景全部按顺序到位;”

    “报告导演,二组准备完毕,一至四场道具已经按照顺序到位;”

    “报告导演,演员就位;”

    “报告导演,演员二至四场服装准备完毕;”

    “报告导演,合唱团完毕;”

    “报告导演,乐团准备完毕;”

    ……………………

    “好,现在大家看着剧本、乐谱、流程安排,从第一场开始模拟,用嘴汇报。”沈大导演心满意足、牛气冲天地指挥着大明朝第一娱乐天团,十分地嚣张得意。

    这是话剧吗,这是歌剧吗,这是艺术吗,不,这都是钱,沈重得意地想着。等全部检查稳妥之后,沈重露出头看了看外面江面上,密密麻麻的船只画舫,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明朝第一部划时代,集结了曹雪芹、王扶林、王立平、沈重等几位大师的集体智慧,话剧、歌剧、协奏乐团于一体的史诗级爱情大戏,红楼梦,就要上演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