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十四章 浑河浊浪水淹城

第十四章 浑河浊浪水淹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瓦子沟全歼景顾勒一千精骑之后,沈重挥师向北,一路上纵横驰骋,为恶作孽,将数百里人间天地化作地狱坟场。

    凡是可以牧马的草地,一律烧成黑土;凡是田地庄稼,一律焚烧殆尽;凡是村族部落,一律烧杀抢掠,化为断壁残垣;凡是水井、水源,一律扔进人畜腐烂的死尸污染;凡是山林和森林,一律浇上猛火油,在上风头点燃就跑,任由冲天的大火吞噬万千生机、遮蔽最恶的痕迹。

    十天,黑山白水在哭泣,风光秀丽的山川在哀嚎,千里土地上空,尽是滚滚浓烟和如雪花般飘荡的灰烬,仿佛人间末世。

    终于被惊动了的天命汗,发出命汤古代和莽古尔泰从抚顺关回军北上支援的命令,而受到斥责面上无光的八音格格铁骑四出,千里搜寻敌踪。

    此时此刻,沈重带着骑兵营的坏种们,已经在赫图阿拉西北方向的浑河上,正惬意地游泳洗澡。

    吴天武歪歪扭扭走了过来,忽然腿一软,摔倒在浑河南岸人工开凿的池塘里,水花飞溅,水花落在漂浮于平静水面闭目养神的沈重一脸。

    沈重用手抹掉脸上的水珠,回头怒道:“你皮痒痒了,是不是挖河不累,用不用再给你加点量?”

    吴天武哭诉道:“大人,末将真不是故意的,末将是来向您汇报的,不小心滑倒,不,累倒在水里,请大人见谅,高抬贵手放末将一回,末将实在没有力气了。”

    沈重消了气,重新飘起来闭上眼睛,随口问道:“可是挖得了?”

    吴天武解开衣衫,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好一会儿才露出头来,喷出一口水汽,只觉得周身爽快,燥热不见。回头谄媚着对沈重说道:“大人,别人都是轮换着挖,只有末将从头挖到尾,您这气该消得差不多了吧?”

    沈重哼道:“下不为例,这河挖得如何了?”

    吴天武如释重负,急忙狗腿子似得给沈重身上泼些河水,嘴里殷勤回道:“大人妙算,浑河两岸都挖开了宽宽的河道分流,果然再堵住浑河十分容易。如今拦河堤坝都已经建好,都是粗大木箱笼着石头打底,上面铺满了巨木,又用藤蔓困了草叶一一塞紧了缝隙,刚才填埋了分流河道,在南岸备好了泄水口,浑河已经开始蓄水了。如今水量正足,周围堤坝垒得虽高,怕是半天就能蓄满,末将怕误伤了监军大人,特来请大人穿衣上岸,一会儿开闸放水,咱就上马跑路。”

    沈重满意地起身,一边上岸穿衣,一边说道:“这回办得不错,命令全军收拾休息,坐等水漫堤坝,就放水逃遁。”

    很快,浑河北岸便到处都是欢声笑语,纷纷光溜溜爬出浑河,开始了河边野炊。处处篝火上,架着抢来的肥羊,烤得香气四溢,围坐的士卒吹牛挖苦之声源源不绝。尤其是终于脱离了苦海的吴天武,切下一支羊腿,跟在沈重屁股后面使劲地献着殷勤小心,再无半点军人风骨。

    汤古代和莽古尔泰的一万铁骑,从西南向东北,奔着老寨方向已是搜寻了两天,竟是没见一个明军踪影,仇深似海、咬牙不语的上万骑兵,散成扇形,一边四处疯狂搜寻,一边垂泪看着处处燃烧的村落和山林,在烟雾笼罩中不时传来咳嗽之声。

    莽古尔泰怒目圆睁,不时捶打着胸膛生气,汤古代也是连连叹气,心疼着被毁的家园。蒸腾的水汽冲破天际,滚滚而上,空气中湿气极重,黏在汗水淋淋的身上异常难受。

    汤古代仰头看看天,回头对莽古尔泰说道:“老五,怕是要下大雨,不如先休息避雨,再行赶路如何?”

    莽古尔泰怒道:“四哥,您瞅瞅哪里还有避雨的地方,树林都是光秃秃的,最高的也就黑漆漆半截树桩,村舍全被焚毁,反正都是淋雨,不如加快速度,非要搜出那些无耻的明国蛮子不可,到时候一个个扒皮抽筋,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正说着,忽然前方哨探打马飞报:“报两位贝勒爷,奴才在浑河下游附近,发现敌踪,请贝勒爷定夺。”

    汤古代忙问:“多少人马,具体位置如何,速速报来。”

    那哨探回道:“尊两位贝勒爷军令,不敢打草惊蛇,只是远远吊着,被他们发现立即故作不支逃走,以防他们发现咱的大军逼近,因此不明详细。”

    莽古尔泰狞笑道:“可算露了行踪,等着苦求哀嚎吧,四哥,未知他们在浑河哪边,不如你我分兵包抄,将他们一网打尽如何。”

    汤古代也是恶狠狠点头,说道:“你率军渡过浑河,从河北攻击,我自领军顺着河南攻击。八音说这些明国蛮子狡猾奸诈、谨慎怕死,万一打草惊蛇,便逼他们向东逃窜,或是逼他们南下沈阳,东面有八音,南面有父汗,唯有西面草原,他们都是骑兵,追起来麻烦。只要他们逃不到草原,无论走那一条,都是死路。”

    莽古尔泰狞笑道:“就是走了草原,万里之地方向不辨,又没有向导,再说还有喀尔喀部拦着,也是死路,就是费点力气罢了。”

    说完高声下令:“正蓝旗的勇士跟我走,不许说话,不许马叫,向北越过浑河,歼灭无耻的明国蛮子。”

    汤古代也是发令:“其余人随我跟在五贝勒大军后面,待五贝勒过河后,从浑河两岸一齐发动包抄,若是能围住则歼灭,否则就把他们向南向东撵。”

    上万铁骑一齐开动,带起了虎虎风云,激起了漫天杀机,天上乌云压得更低,暴雨已是不远了。

    沈重收到哨探回报,立即下令开拔,众将也不质疑监军大人的军令,监军大人稍有危机感就远遁千里的毛病,一个个自是领会极深。

    沈重高声叫道:“就要炸开浑河之水,瞧这天气怕是暴雨将至,都记住,用油纸将手雷和火箭包好,就是水淹死你都不许湿了咱们的保命利器。吴天武为前锋,王福为后卫,李晟在左,田大壮在右,我率蒋海山为中,时时联系,不可离开一里,先向东北直扑赫图阿拉,然后变向回鸦鹘关,视敌情变换再定行止。若遇小股敌军就直接冲杀,遇敌兵大部,则反向远遁。一人三匹马,轮流换乘,未安全前绝不停留。”

    李晟疑惑道:“大人,只是小股哨探,远遁即可,有必要这样如临大敌么?”

    沈重冷笑道:“蛮子已经急眼了,若是偶遇哨探,必然上来死缠不放,为大军拖延时间。可是刚才那股哨探一触即走,必是怕露了虚实,后面一定跟着大军,我料必是汤古代和莽古尔泰从抚顺关开来的援军,怕吓走了咱们。王福,点火,出发。”

    王福领命,士卒点燃长长的引线,连滚带爬的跑回来上了马,沈重竟是看都不看,下令就走。刚跑出五百步开外,就听见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回身只见白浪滔天、汹涌澎湃,顺着地势向南扑去,浩浩荡荡的浑河江水,无可阻挡,一泻千里。

    王福摇头哀叹沈大人作孽,兴高采烈跟在大军后面,风驰电掣而去。

    正在奋力静默行军的莽古尔泰,忽听一声巨响,正在疑惑,就见滚滚波涛迎面奔来,骇然之下号令回头,于是铁骑瞬间乱糟糟由后军变前军。刚启动不久,浑河水就到了,只见一片白线追逐着黑潮,却是越来越近。天空一个炸雷,忽然瓢泼大雨倾倒而下,天地间黑暗如夜,上下水势联成一体,终于彻底疯狂的洪水发起神威,将黑潮尾部卷了进去。

    莽古尔泰大军越行越快,马蹄嘶叫,人声鼎沸,哀嚎遍野,眼看就要抢得一丝生机,却迎面碰上了汤古代大军。两军交汇挤成一团,一方夺命踩踏,一方惶恐疑惑,一方亮出武器砍杀,一方询问抵抗,然后一片汪洋覆盖下来,将上万勇士冲了个七零八落,死伤狼藉。

    好在地势平稳,沸腾的浑河不甘心停滞,涛涛巨浪冲开无数缺口,洪流汹涌不断涌出,夹杂着雨势横扫平原山丘,直奔赫图阿拉而去。莽古尔泰抱住马脖子死死不放,高声大喊:“抱住马,别松手,没有马的拉住手,定能保命!”

    莽古尔泰身边的人急忙抱住马,或是人,也是同声高喊:“抱住人,抱住马,别被冲翻就死不了。”当声浪越来越高,幸存者惊慌失措地团在一起,随波逐流,只是在翻江倒海的天地威力之下,不知多少团变成了搂抱在一起的死尸。

    大军越冲越远,洪水逐渐收敛了狰狞面孔,将身子在平原丘陵中化为一片一人深的汪洋大河,载着无数死人和半死人,向老家赫图阿拉而去。黑幕之下,电闪雷鸣,暴雨不歇,哭嚎一片。

    赫图阿拉老城外,已是一片汪洋湖泊,除了外城八旗住所和内城奴酋所在,城外的部族尽数泡在水中。沈重炸开河口的位置本来就是要水淹赫图阿拉,只是没想到,意外将汤古代和莽古尔泰一并装了进来,收获了更大的战果。

    城外民居、工匠区全部被洪水摧毁,无数人被水冲走,难以预料的伤亡损失。景顾勒所部不见音讯,八音就隐隐觉得不对,急忙将手下一千铁骑向东放了出去寻找明军,此时只得指挥剩下的千余勇士,又发动了城内八旗家属,一同打捞城外的老弱民众。只是洪水猝然攻击而至,当时百姓大多又都在屋外抢收着被大雨淋湿的财物,洪水压顶之下,尸体漂浮无数。此时天色黑沉如夜,又下着瓢泼大雨,火把燃烧困难,除了靠近城墙的地方,远处竟是难以下手救援。

    忽然手下兵卒指着捞出的一具尸身,骇然大叫:“格格,这不是老寨留守的人,是随大汗出征的巴彦,和奴才从小一起长大,奴才认识他。”

    八音听了遥望着西南方向,想着挥军北上的四哥和五哥,浑身一冷,无力跌坐于地,被视为不让男儿、武勇善战的八音格格,竟是放声大哭。

    沈重一千四百人,四千匹战马,如射出的怒箭,飞快远离浑河洪水,在北面急急奔行。等到大雨如注,也不肯停下片刻,人手一支涂了油脂的火把,下马跋涉而行。

    吴天武一边开路,一边大喝:“各乘报数,不得少了一名兄弟!”

    “第一乘全在!”

    “第二乘全在!”

    “第三乘全在!”

    “朱德胜!你他娘的在哪儿?”

    “李百户,这呢,小的刚才摔了一跤,嘴里都是泥水,说不的话。”

    “奶奶的,千户大人,第四乘全在!”

    吴天武笑道:“好,全是好样的,前面第一乘,用伞护住火把,千万别灭了,给全冲弟兄指路。各个乘的百户,随时给弟兄们点数,千万别丢下一个。第四乘,招呼左后右的友军跟上,千万别失了联系,都给老子精神点,听到没有?”

    “尊千户大人军令,拉着手,谁脱手了立即大喊,小心脚底下。”

    “都是监军大人瞎折腾,我那羊腿刚刚咬了一口,真是不甘心啊。”

    “闭嘴,小心让沈大人听见,看看吴千户,就知道你的下场有多惨。”

    “这是什么事儿啊,一路烧杀抢掠,玩火玩水,最后把自己也玩进去了,这黑灯瞎火,又是大雨,一步三滑,如何是人过的日子。”

    “你叫个屁,咱们再惨,能惨得过那些鞑子不成,老实走你的路吧。”

    “那倒是,哎,咱是不是这就回辽阳啊,出来水火都玩过了,妇孺老幼也宰杀了些,却不痛快,就是小瓦子沟那一仗算是过了点瘾,咱回去咋吹牛啊。”

    “就吹吹咱们怎么折腾,没听见吴千户的话么,沈大人不爽,就使劲折腾出气,咱们就是帮他折腾的,这动静不算小了,还不够吹?。”

    ……………………

    ……………………

    大雨初歇,天色放亮,大军再次点数后,挥师奔行,认真落实着沈大人远遁逃跑的战术,一刻不停,将奴酋援军和赫图阿拉渐渐甩在了后面,越行越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