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五十八章 何如一笑凯歌还(三)

第五十八章 何如一笑凯歌还(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的正是八音,来的正是镶黄旗!

    八音突破摩天岭后,麾下三千五百铁骑,只剩下不到三千匹瘦马,逃入辽阳北方的山林修整。八音选调了百人,凑足了一人三马,疾驰北方向父汗传信。可一路都是定边军,一路都是李秉成和陈策的援军,再加上马力不足,终是落在了定边军后面,未能及时送达军情。

    当镶黄旗恢复两日后,大军南下,准备等主力破了沈阳攻击辽阳时,再给予辽阳守军致命一击,好配合父汗一举攻占辽阳。不想今日麾下哨探,于辽阳北面五里处,发现了正在掘河的定边军。八音闻之骇然,想到这必是沈重又要发动水攻,准备偷袭辽阳外的建州大军,立即挥师而来,准备痛击定边军。

    两千五百骑为前锋主力,千名步卒随后追赶,八音望着太子河畔的明军阵列,拔刀高呼:“不与定边军游斗,他们火器厉害,随我冒死直冲定边军阵列,将没了战马的定边军一举击溃,誓报辽南败逃的耻辱。杀!”

    陈策等人看着杀来的八旗铁骑,迅速奔向军阵准备指挥抵抗,川浙将领一边奔跑一边回头打量沈大人,心中比八音还要骇然,这哪里是人,分明是神是鬼,竟然洞彻先机,料敌无误如此。

    沈重也傻傻地看着冲来得铁流,喃喃自语道:“老子是神还是乌鸦嘴,这也能猜中。”

    七千川浙男儿轰然而动,大鸳鸯阵在太子河畔的平地上横向铺开,杀气腾腾地等着八旗铁骑,同时也做好了此生最后一战的准备。

    陈策奔回军阵,看着铁骑横流,摇头暗叹,若是鞑子铁骑与自己游斗,以骑射攻击,恐怕这七千好汉就要交代在这太子河畔了,但愿吴天武的定边军骑兵,快些到来,否则万事皆空。

    一里,三百步,二百步,一百步,五十步,箭矢如约而来,向川浙军怒射而去,不时有明军将校中箭摔倒。每个鸳鸯阵中的两名盾牌手皆高举着盾牌,不顾自己的生死,护住身后的同袍,等着鞑子变向,等着鞑子一轮又一轮的箭雨。

    可是没有!五十步一轮,三十五步一轮,二十步一轮,然后箭雨停止,鞑子铁骑冲进了川浙军的鸳鸯阵中。戚家军的鸳鸯阵立即发动,将冲阵的鞑子铁骑尽数卷了进去,开始了有组织的杀戮。

    铁狼笙舞动间,将骑兵打下马来,刀斧手上前就枭首而回,后续鞑子冲来,补充了定边军火药的火铳手开火,将两个鞑子打倒。其他鞑子的兵器狠狠砍向明军,盾牌手立即抢前将鞑子的攻势挡住,铁狼笙又横扫过去,刀斧手和火铳手攻击不断,将鞑子杀得死伤一片。

    一个小队如同一条浑身是刺的蟒蛇,千百个小队一齐发动,如同巨大的死神,挥舞着索命的镰刀,将冲阵的鞑子卷入一片血肉狼藉之中。鞑子铁骑横冲直撞,浙兵鸳鸯阵有序转动,白杆兵六百人阵列而杀,将鞑子的锋芒打折打弯,砸碎砸烂。

    沈重瞧着鞑子的领军女将,又细细观察了鞑子的瘦马,还有远处奔来准备死战的鞑子步卒,忽然嘻嘻坏笑,指着八音挪揄道:“可怜的小娘子,你以为是没了马的定边军,谁知一脚踢到了川浙铁军。哎,碰到定边军那些杂碎,你已是命苦,碰到了川浙铁军,那就是苦上加苦,把川浙军当成定边军,那不就是苦水送中药汤,没有最苦,只有更苦么。”

    笑罢的沈重回身下令:“升定边军军旗,传令陈策、童仲揆、戚金和秦民屏,高呼定边军威武!”

    “钦赐定边军”的大旗冉冉升起,得令后不明所以的陈策等人坚决执行军令,一时间“我定边军威武”的口号响彻四野,别扭的川浙男儿只好将心中不平之气,向鞑子狠狠发泄。

    哈季兰的队伍被戚家军瞬间切断,哈季兰领着二百余骑向阵中冲去,一路被明军前后左右有序杀伤,阵型已是越来越单薄。哈季兰咬牙继续攻击,连连冲破十余道拦阻,向阵中的大股明军杀去,想来其中必有定边军主帅沈重。

    哈季兰双腿一夹,纵马冲阵,将两个拦阻的明军撞飞,未等举刀攻击,一把铁钩就对着自己挥来。哈季兰侧身让过,举刀就剁,谁知那明军毫不躲闪,掉过尾部的圆环就凶狠砸来。哈季兰无奈,只好用刀磕飞明军奇怪的兵器,纵马向前继续杀去,谁知两侧的奇怪武器不停向自己挥舞,一时间抵挡躲避,弄了个手忙脚乱。

    一个川兵忽然飞身扑上,根本不理会哈季兰的大刀,手中的砍刀直接向哈季兰挥去,竟是不要命的同归于尽。哈季兰连忙用刀封挡,余光看见左侧又一个明军扑来,大刀抡圆了直接剁下。哈季兰无可躲避,只好翻身下马,让过必死一击,大刀舞动了一圈,想要逼退围上来的明军。可是一个明军用身子硬抗,手中的大刀和其他同袍的武器一齐指向哈季兰。

    哈季兰连忙翻滚,躲过了明军的围攻,忽然腰部被人抱住,一口白牙咬向自己的咽喉。哈季兰手肘向后一磕,那明军口吐鲜血,可是血盆大口毫不迟疑,一口咬断了哈季兰的喉结。哈季兰的脖子立即喷出血线,头脑开始模糊,嘴里喃喃问道:“定边军,什么时候,也敢拼命了?”

    数百个定边军倒下去,数百骑镶黄旗勇士殒命,八音瞧出了不对。看着阵列奇怪、军阵森严有序的明军,如此陌生如此悍勇,八音醒悟过来,自己面对的是比定边军更加善于厮杀的铁军。

    八音回头喝道:“情况不对,格图肯,撤兵!”

    鞑子的号角响起,镶黄旗铁骑纷纷回身就走,向明军阵外冲去。只是进来容易,出去却难,戚家军远近攻击,白杆兵以命搏命,将鞑子铁骑杀得横尸一片,伤亡惨重。尤其是攻入大阵的鞑子步卒,没了战马的冲撞,又跑得气喘吁吁,体力不足,瞬间就横死小半儿。

    八音放开马速,口中不停下令,或冲阵或合流或侧击,将戚家军的军阵冲得大乱,领着残兵败将逃向阵外。戚金不甘地看着就要冲阵而走的鞑子,若不是麾下士卒体力不支,如何能让鞑子来去自如。

    八音大军刚刚冲出明军奇怪的军阵,便高声下令:“回头再战,明军体力不支,用骑射攻击,不可近战!”

    还未等铁骑掉头,北面尘烟滚滚,万马奔腾,不知道多少明军铁骑挥师杀来,正是来与沈重会合的吴天武部。中央是李晟,两侧是铁毅和吴天武,瞬间而至,一下子将镶黄旗拦腰截断,火铳鸣响,手雷轰炸,马刀挥舞,镶黄旗非死即伤。

    八音高喝:“撤!向辽阳,给父汗报信!”

    幸存的一千五百骑随着八音向南逃窜,而吴天武部得势不让人,追着镶黄旗步卒就大砍大杀,两里内一路尸骨。

    当最后一个镶黄旗步卒倒下,当最后一个溃散的镶黄旗步卒逃入山林,当八音率领麾下千余骑与定边军拉开距离,身后的明军被阴暗的沈大人逼着,齐声高喝:“八音娘子听仔细,沈重相公爱死你!铁骑洪流谁先至,辽阳城下比高低!吾今率军从此去,须弥岛上观风雨。万水千山总是情,再点红烛春宵叙!”

    呼声才落,笑声又起,然后就听轰然一声,拦阻太子河的石坝崩溃塌陷,滚滚洪水一涌而出,向辽阳怒吼着沸腾而去。

    八音气得脸色苍白,忽然喷出一口鲜血,伏在马上晕了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