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七十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三)

第七十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千海匪,张牙却不舞爪,横行却不祸害,本着有待商榷的秋毫无犯精神,一路疾行直奔平壤。

    所谓有待商榷,也不过就是经过村落,友好地开几枪,然后嘻嘻哈哈看着鸡飞狗跳、四散奔逃的朝鲜百姓乐子,路过城池,热情地放两炮,最后对自己炮兵的本事品头论足一番,再冲战战兢兢的守城大军挥手告别。

    蒋海山亲率五千铁甲步卒,杀气腾腾,阵列而行,和海匪始终保持着两里距离,既不奋起直追,也不犹豫滞后。五千男儿一路豪气万丈,向围观的朝鲜军民热烈欢呼,山呼海啸的口号响彻四野,听得朝鲜军民既感动、又恐惧。

    看到前方一群出迎的朝鲜官员,蒋海山得意地大手一挥,三军跟打了鸡血一般,齐声呼喝:“援朝抗倭!得谁杀谁!”

    崔忠孝远远看着二次来访的蒋海山,心中不由叫苦,可是王命在身,职责在肩,也只得硬着头皮,领着各级官员,上前相迎。

    看着蒋海山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崔忠孝先是止住了脚步,低头拼命回忆亡父的音容,然后坚决地抬起头,露出一张形似亲近惊喜的笑脸,对蒋海山一躬到底,起身时已是热泪盈眶。

    蒋海山急忙翻身下马,上前疾走两步,一把搂住崔忠孝,用力拍着他的后背,哈哈大笑间,双手扶住崔忠孝的肩膀,使劲儿亲热摇晃,似乎要将久违的感情,一次发泄个痛快。

    崔忠孝急忙抓住蒋海山的双手,然后忍住晕头转向的蒙圈,对蒋海山深情问道:“数月不见蒋指挥使,想煞吾也!”

    蒋海山抽回大手,然后用力拍向崔忠孝,嘴里大声笑道:“老子也是!”

    崔忠孝挥手隔开蒋海山的大手,忍着胳膊的剧痛笑道:“什么风将大人吹来下国,怎么不提前吩咐一声,下官也好为大人摆宴接风。”

    蒋海山对着崔忠孝的胸口,连续熟不拘礼般锤击,嘴里哈哈笑道:“你我何等情义,何须如此多礼?老子听说倭寇骚扰朝鲜近海,意图偷袭而入,抢掠藩国。当时闻听此信,老子义愤填膺,救朝鲜就是救大明,保朝鲜就是保家园,立即尽起水师,横渡大海,万里前来支援。”

    崔忠孝左遮右挡,不时吸溜一声,感激问道:“大人高义,下国君臣不胜感激,只是不知结果如何,怎么大人率铁军忽然登陆至此?”

    蒋海山伸手搂住崔忠孝,一个猛劲儿将之转向大海方向,满面怒容道:“海盗猖獗,竟敢偷袭清津港,好在与我水师连番大战不支,便登陆逃窜。可惜为了朝鲜安全,我麾下大将赵德龙以下八十九名豪杰,尽数阵亡,真让老子痛不欲生、伤心若狂啊。”

    崔忠孝深吸一口气,顶着蒋海山铁一般的胳膊,然后唏嘘道:“真英雄义士也,下国必有所报,绝不使战死的豪杰受到委屈。蒋大人,海匪如今何在?”

    蒋海山一个猛子,又将崔忠孝甩向平壤方向,指着前方大怒道:“就在前方两里,正向平壤方向而去。”

    崔忠孝捂着脖子哀嚎道:“即是如此,大人为何不追击歼灭,反而始终两里跟随?”

    蒋海山右手一用力,将崔忠孝拽至军前,伸手取过一个士卒的砍刀,对着崔忠孝就劈了过去。崔忠孝吓得魂飞天外,闭目等死,谁知半晌知觉仍在,痛感全无,便睁开双眼,只见蒋海山一刀砍在一块儿巨石上,恨恨不已。

    蒋海山对着崔忠孝叹道:“如今定边军缺煤少铁,钢刀都成了铁片子,连石头都劈不开,如何还能杀敌?为减少伤亡,只得虚张声势,跟在海匪身后,意欲以空城计吓走对方。”

    崔忠孝大怒,你彼其娘之的,你手里拿的要是铁片子,那我朝鲜,甚至建奴手里的钢刀又算是什么?还拿钢刀要劈开巨石,你彼其娘之的就是用开山巨斧,也彼其娘之的砍不断巨石好不好。知道你定边军此来,必是为了茂山铁矿和平安北道的煤炭,可也用不着扯这么离谱的借口吧?

    崔忠孝哈哈一笑,对蒋指挥使咬牙切齿道:“这么说,前面三千人非是定边军,而是人人可以诛之的海匪?”

    蒋海山回手将钢刀扔出,擦着崔忠孝的白脸,扔还给士卒后点头说道:“正是!”

    崔忠孝抬手抹去冷汗,傲然道:“即使如此,就不麻烦定边军了,吾朝鲜虽是小国寡兵,歼灭三千流寇的能力还是有的。”

    蒋海山也傲然笑道:“哦,果真如此,那本指挥使倒要拭目以待。”

    一个时辰后,三千海匪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前面两里外,出现了一万朝鲜精锐的火枪兵。

    蒋海山麾下猛将张劳冷笑一声,大手一挥,三千人迅速阵列而待。大号火铳五百支一排,竟是五排整装待发。火箭车满装靠前,炮车一一推出,弗朗机炮口直瞄,十个子铳依次放好。整个变阵准备竟是不足一炷香,而行近一里的朝鲜精锐,队形还乱哄哄正在调整。

    张劳冷冷一笑,高声下令:“开火!”

    十辆炮车先后鸣响,十个子铳连发,百颗铁球群魔乱舞,瞬间砸入朝鲜军阵之中,数十条血路中,尸骸残肢在哀嚎中飞舞,二百余条性命瞬间消逝。

    朝鲜将领威逼着士卒勇敢向前,刚至百步,十辆火箭车,满装三百支火箭,点燃后迅速升腾起白烟,一条条火蛇唿哨而去,将朝鲜军阵前方,横扫一空。

    轰然大乱的朝鲜将士,刚要转身逃跑,朝鲜将领便率领亲军铁卫连连砍杀,逼着哭嚎挣扎的士卒再次向前。

    张劳摇头看着和建奴战力相差十倍百倍的朝鲜军队,随意吩咐道:“开始屠杀!”

    值日官令旗飞舞,一排五百支火铳鸣响,白烟滚滚中,五百个铁丸飞射而出,瞬间就投入朝鲜军阵,将前方打得血肉狼藉一片。令旗再挥,又是一轮齐射,万军哀嚎,千人喋血,军阵全无,唯有死亡。

    张劳和麾下聊着闲天,感叹着死亡中跳舞的朝鲜士卒,心里默默数着数。训练有素,又是整装待发,瞬间就是四轮齐射,百步内尽是伤亡,血肉纷飞间却不能寸进。当第五轮火铳鸣响,朝鲜军万人崩溃,四散而逃,两千孤魂野鬼,仍在惨嚎不断。

    张劳结束了闲聊,一声令下,火箭车重装,子铳又开始装药,火铳清理干净,海匪大军重新启动,向朝鲜的都城平壤,冷冷逼近。

    两日的行军,平壤就在眼前,三千海匪却停住了脚步。

    崔忠孝再次拜访蒋海山,羞愧中带着坚决,非逼着蒋海山签署朝鲜与定边军携手合作,攻击建奴的盟约。

    蒋海山看着高山仰止、文采飞扬的盟约,头晕目眩,两眼发青,最后被单个认识,连起来却互不相识的天文彻底激怒,蒋海山干脆大笔一挥,亲自作书。

    崔忠孝看着蒋海山得意地吹干了笔墨,然后蛮横地递给自己,便谦卑地接了过来,用力辨认一个个四不像的文字,等终于弄懂了文中大意,已是一头冷汗。

    大明朝鲜合击建奴,双方盟军尽归辽东监军、英明的沈大人领导。

    为支持对建州作战,朝鲜开放茂山铁矿和平安北道煤矿,免费向定边军提供煤铁及民夫劳力,一应费用皆由朝鲜支付。

    铁山半岛由定边军租借,租金每年一百两白银,由于朝鲜国王慷慨大方,坚决不收,定边军只得尊重朝鲜的意见。

    济州岛归定边军和朝鲜共同管理,朝鲜允许定边军在济州岛建立港口、军堡、马场。

    双方盟约签订后,朝鲜国王立即派使节入京,向明朝天子朝贺,力请明国天子首肯,钦命定边军同意朝鲜方面提出的各项盟约要求。

    崔忠孝流着眼泪不愿签字,直到偶然看见恳求蒋海山,欲随定边军去须弥岛避难的绫阳君李倧,便立即决绝签字同意,并飞报国主光海君用了大印。

    蒋海山为难地左推右拖,终于却不过朝鲜方面的诚意,只得签字同意。并反复强调,沈大人及定边军很是被动,未得朝鲜向明国天子奏报许可前,定边军可以暂时按约定执行,若是天子圣心不许,当立即废除,不许朝鲜君臣再多纠缠。

    崔忠孝苦苦相求,蒋海山被逼不过,只得怅然而叹,然后下令三军,死战向前,为朝鲜臣民,剿灭倭寇,消除匪患。

    号角苍茫,大军赫赫,刀枪冰寒,阵列向前。

    未至一里,三千倭寇一哄而散,向清津港逃之夭夭,朝鲜遂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