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三十章 便起风雨去无情(十一)

第三十章 便起风雨去无情(十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豪华舒适的马车缓缓而行,堂堂未来的九千岁魏忠贤,奉旨亲至将沈重接出了刑部大牢,被羁押一个多月的沈重终于重见天日,如愿以偿又成了草民。

    沈重斜靠在松软的座椅上,透过车窗望向车外,感觉竟是如此的梦幻,没有一丝真实。

    随着马车的吱呀颠簸,林立的商铺,连绵的屋宅,熙攘的人群,走街的商贩,流动的车轿,嘈杂的喧嚣,忙着家务叽喳的妇人,活蹦乱跳嬉戏的孩童,仿佛一幅幅老照片,在沈重眼中闪现又变成过去。

    一个多月的时光,足以让热情褪去,京师百姓仿佛看完一场大戏之后,又回到了自己柴米油盐的现实中。若非刑部外的士子佳人,以及千余精力旺盛的义民,沈重都怀疑自己,到底是掀起了反攻倒算东林的风雨,还仅仅只是为寂寞的大明,献上了一次华丽恢弘的大戏。

    沈重怅然若失,一丝苦笑绽放在嘴角,京师百万民众,到底知不知道,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威海伯,再无定边军,再无熊廷弼。

    熊廷弼撕碎了辩疏,诀别时没有不平,没有国家,没有辽东,只是淡然从容,珍重地取出了一封厚厚得家书。家书被铁毅带去了江夏,此时沈重手上唯有一纸决定自己命运的圣旨。

    “准三司所奏,以失辽之罪诛熊廷弼、王化贞。沈重以克复辽沈、救护黎庶之功免死,罢威海伯爵位,夺定边军赐号,皆流放海外立功赎罪。”

    沈重摇头失笑,当既定的结果如期而至,他却不知道如何面对,是该责怪自己的不安分守己,还是应埋怨历史强大的惯性。自来到这个世上,十年依偎母亲膝下填补亲情,四年放荡不羁名士逍遥。四年征战辽东功勋赫赫,十八年的明朝生涯除了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他何曾对煌煌大明末世,有过丝毫地改变。

    建州虽经伤损依然崛起。定边军光芒万丈辽东依然不存。朱由校躲在皇城里装糊涂,朱由检以信王之尊等待着茫然不知的惊喜,魏忠贤一步步走向荣耀和覆没之路,东林依然众正盈朝准备面对阉党的反击。北方的大旱连年不绝,南方的工坊雨后春笋。颓废无救的腐朽,生机勃勃的文明。王化贞无耻地活着,熊廷弼正在死去。王在晋罢职丢官,孙承宗则吹响了恢复辽东的号角。大明依然还是大明,沈重却已不再是沈重。

    大明末世如同一个舞台,沈重即是一个戏子又是一名看客。他牙牙学语体会真情,他挣扎求存体会冷暖,他避世逍遥体会忘情,他游戏红尘体会繁华,他卷起硝烟体会荣耀。他嬉笑怒骂体会痛快。而今他又要远赴万里,劫掠四海,到底是为了华夏未来,还是心灰意冷找借口逃避。

    魏忠贤始终不发一言,坐在一边默默观察着沈重,试图看穿沈重的真实用心。他始终理解不了沈重,满腹才华却不肯读书做官,得三代帝王看重却不要唾手可得的权势。在谦和君子和卑鄙小人之间,在百战名将和腹黑政客之间,上蹿下跳。来回折腾。折腾完了辽东,又折腾起朝堂,折腾完大明不算,又要去海外折腾。似乎此人一生。除了折腾,再无所求。

    想到孙承宗赴辽之前对自己的警告,魏忠贤心里就是一阵委屈。压制东林是皇爷的意思,伺机反击是被东林所逼,至于手段龌龊用心歹毒,那也不是咱家的手笔。乃是眼前这个无耻小人的策划,又关咱家什么事情?

    自己还没干什么,已经成了帝师和东林的眼中钉。而这小子扒光了你们东林的衣裳,堂而皇之扇你们耳光,你们不也是束手无策,退而言和么。装什么大度清高,还不是这小子按住了你们的钱袋子?你们奈何不了这小子,就拿咱家作伐,真当咱家好欺负么。

    看着罪魁祸首沈重,魏忠贤心里只觉堵得慌,忽然忍耐不住,对沈重阴阳怪气问道:“东海既然支持咱家,因何泄露咱家联合诸党的消息?还有那《东林点将录》本是东海所赐,咱家正要好好利用,因何提前告之孙承宗?”

    沈重收回了思绪,对魏忠贤笑道:“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不过是报复魏公阴助孙承宗篡夺定边军,以及意图染指海上利益的谋算罢了。”

    魏忠贤哈哈一笑,也不推脱解释,反而对沈重挪揄道:“东海欲谋东林,先断其财再败其名,然后掀起党争以图一举覆之灭之。只是东海筹划虽好,可千万别忘了,咱家才是东海布局的后手。如今东海左右逢源,来回挑拨,就不怕咱家马失前蹄,大意失荆州么?”

    沈重笑道:“东林也罢,诸党也罢,包括你魏公和小子在内,皆不是什么好鸟。既然如此,干脆早点斗起来,越惨烈越好,死一个少一个,利国利民有何可惜。再说,无论过程如何,反正魏公都是最后的赢家,小子何须为魏公担心。”

    魏忠贤笑道:“东海因何对咱家如此有信心,倒要请教请教。”

    沈重笑道:“皇权和臣党结合,自然所向披靡天下无敌,魏公何必多此一问?听说诸党虽未明言依附,可是诸多下野的重臣已然靠向魏公,看来魏公一统诸党,独霸朝堂指日可待啊。”

    魏忠贤脸色一沉,对沈重冷笑道:“想不到东海待罪刑部,消息依然如此灵通。”

    沈重笑道:“不过是略知大概,不了详情罢了。比如以魏公之智,何以中了汪文言之计,非欲杀熊廷弼以泄私愤,小子就猜不出来。”

    魏忠贤苦笑道:“东海莫学汪文言,咱家还不糊涂,你这是尚未死心,虚言套话欲救熊廷弼。”

    沈重点头笑道:“这么说魏公没上汪文言的当,那为何非杀熊廷弼不可?”

    魏忠贤笑道:“汪文言自负聪明,也不想想以熊廷弼那刚烈的性子,可是贿赂求生之人,再说熊廷弼哪来的四万两黄金?不过是汪文言用计激怒咱家,欲杀熊廷弼以脱东林失辽之罪罢了。至于熊廷弼,不是咱家非要杀他,而是他非死不可。辽西大败。总要有人负责,王化贞不能死,你沈东海也死不了,若没有熊廷弼这颗人头。天子如何向天下交代?”

    看着沈重苦笑,魏忠贤笑道:“不过看在东海的面子上,咱家就退一步,让熊大胡子再活个一年二年再杀如何?”

    沈重苦笑道:“你哪有那好心,不过是等时机成熟。便利用汪文言的疏漏,欲以熊廷弼牵连汪文言,再将杨涟、左光斗等人牵扯其中罢了。”

    魏忠贤哈哈大笑,指着沈重笑道:“知我者沈东海也!那东海再猜猜,何时时机成熟?”

    沈重冷笑道:“何时孙承宗去职,何时就是魏公大杀四方之时。”

    魏忠贤兴奋地一拍大腿,对沈重笑道:“咱家服了!东海此言一针见血,孙承宗堂堂帝师,向得天子信赖,他若在朝掌权。咱家行事不免束手束脚。不过东海可能猜出,孙承宗上有天子,下有东林,咱家再强,又如何能逼他去职?”

    沈重叹道:“孙承宗的辽东方略。”

    魏忠贤骇然,看着沈重如见鬼神,良久摇头苦笑道:“如今咱家更是体会,东林与东海为敌,何其不智也。东海所言甚是,正是孙承宗那荒唐可笑的辽东方略。”

    沈重没好气道:“魏公亦知孙承宗之策荒唐?”

    魏忠贤笑道:“咱家不知。可是本朝若论兵略,熊廷弼第一,若论兵法,沈东海第一。你们二人都反对的,那孙承宗必是错误的。而且咱家虽不知兵,可好歹也执掌了两年司礼监,这点认识还有。以我大明此时的国力,恐怕没等孙学士恢复辽东,财政已然垮了。何谈高明?”

    沈重问道:“那魏公准备如何利用?”

    魏忠贤笑道:“凡孙大学士所需,全力供应!凡孙大学士所请,一一满足,然后坐等辽东败坏。”

    沈重怒道:“你这是误国!”

    魏忠贤笑道:“熊廷弼连命都保不住,你沈东海也躲到海外享清闲,只有咱家在天子身边支应,你没资格教训咱家。而且这国也不是咱家误的,你沈东海不忿,自可寻天子谏言,亦可找孙承宗理论。”

    沈重冷笑道:“别忘了还有我一年六百万两的供奉,天子可是肯敞开内帑供应孙承宗的。”

    魏忠贤得意笑道:“以川浙军之强,也差点断送在浑河。以定边军之勇,也不过是避实倒虚,孙承宗一个书呆子何德何能,咱家不信他两年之内,能练出雄师劲旅。推进到辽西走廊容易,可是一旦建奴围城打援,我大明可没有能与之野战争锋的强军。孙承宗以为有了川浙军和定边军就能弥补,以咱家来看大错特错也,若是将川浙定边扩张十倍,又有东海这样的名将为帅,那还差不多。”

    沈重无奈苦笑道:“所以你就等着孙承宗犯错,旦有一败便可满朝弹劾,逼其离位去职。”

    魏忠贤笑道:“一败不行,怎么也得二败三败,输的大败崩溃,等天子失望,满朝不平,咱家才好下手。”

    沈重双手一摊,冷笑道:“魏公赢了,小子拜服!”

    魏忠贤笑道:“东海可是不耻,咱家也不耻,可是大势如此,咱家亦无可奈何。你可知道,谁给咱家出得主意,便是即将归附咱家的诸党。咱家以为东林不是个东西,想不到诸党也不是好鸟,和他们比起来,咱家好歹还念着皇爷的江山社稷。”

    看着沈重不明所以,魏忠贤笑道:“东海的红楼,咱家命人反复诵读。不过咱家不看那些情情爱爱,反而最重薛王贾史四大家族敛财的手段,咱家对东海的见识甚为佩服,自当学以致用也。南京的孙隆,宁波的吴权,广州的曹化淳,只要配合咱家,咱家皆不动。而且咱家准备效仿万历老皇爷,再派内官外出,为天子搜刮钱财以丰内帑。东海劫财于外,咱家敛财于内,只等国力积聚,以待将来也。”

    沈重问道:“不知魏公所说将来又当如何?”

    魏忠贤笑道:“等咱家收拾了东林,独掌朝中大权,必再用熊廷弼三方布置之策,用以收辽东残局。尽罢孙承宗之策,恢复熊廷弼三方布置之略,收缩山海关练兵,重金利诱蒙古朝鲜骚扰建州,支持毛文龙铁山反攻,增强天津、登莱水师实力,等沈东海领雄师回归中原,再复辽东。”

    瞧着沈重不信,魏忠贤笑道:“东海可知咱家推荐何人监军大员?”

    沈重疑惑问道:“是谁?”

    魏忠贤哈哈笑道:“乃是东海故人,吴权的干儿子,曾经在诸暨对东海多有看顾的蒋顺蒋公公。”

    沈重被魏忠贤搞蒙了,这尼玛还是魏忠贤么,简直就是个老奸巨猾,却又公忠体国的忠良啊。而魏忠贤还刚刚和自己过了几招,偷偷帮助孙承宗染指定边军骑兵营,并从始至终不曾放弃过对海上利益的谋算,魏忠贤今日因何形象大变,一反对自己猜忌嫉妒之心,对自己频频伸出橄榄枝?

    魏忠贤似乎非常满足,看着沈重连连大笑,却不进一步解释。第一次将心有山川之险,行事歹毒毫无顾忌,而且智计百出所向无敌的沈东海,弄得不知所措晕头转向,魏公公壮哉!

    看着魏忠贤得意的目光,似乎在说,小子服了吧,平日里自予聪明无双,手段毒辣防不上防,见识高远无所不知,这回知道自己肤浅了吧。咱家以前那是隐忍不发,此时稍稍漏点手段,就让你这毛头小子晕菜,瞧你日后还敢不敢得意。

    沈重拱手称谢,然后苦笑道:“魏公大才,小子拜服,如今您老得意完了,可能指点小子一二?”

    魏忠贤笑道:“咱家虽不读书,却也知史。这弄权不妨学刘瑾,做事却要学郑和。咱家若想富贵一生,权势永享,除了秉持对天子的一颗忠心,那朝争的手段尽可犀利无耻,可是揽权之余,亦当为天子分忧,操劳国事才是。咱家虽是权监,却也是宰执!”

    看着被自己光辉慑服的沈东海,魏忠贤哈哈大笑,拍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沈重,傲然说道:“从前位卑只知争宠,如今登天方识大势。我信东海之言,你不入中枢,我不赴万里,你既然不是咱家的敌人,自当携手为国分忧!”

    瞧着得意忘形的魏忠贤,沈重心里如同吃了苍蝇,对着魏忠贤恶狠狠腹诽道:“尼玛得意个屁,知道老子从哪儿来的不,还敢跟老子玩见识。你那靠山过几年就得嗝屁,而老子却早已对信王表了忠心,老子下手比你早,还是比你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