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五十二章 心系中原为兴亡(六)

第五十二章 心系中原为兴亡(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番邦虽非中原,却从不缺争权夺利,国主虽非天子,却也少不了王朝更易。】奉天殿之人都不是傻子,大多也是历经阴谋血雨才兴旺不衰的豪门贵族,甚至还有一些饱读诗书、精通史籍的贤才,自然将堂上的一幕幕明争暗斗瞧了个清楚。

    天子帝师喧宾夺主,强军之帅刀光剑影,封疆大吏作壁上观。而一众定边军将领,或是尚存忠义,或是跋扈愤怒,或是无所适从,直接将上国重臣争权内讧,上国将军意见不一的苗头,暴露得一目了然。

    于是,数百人虽然不敢乱动,却纷纷目视交流,不是微微颔首,嘴角偷笑,打起了联络结盟、趁机渔利的念头。

    沈重正和袁可立唇枪舌战,忽然冷眼瞧见堂下诸人暗潮涌动,便紧皱眉头扬声冷哼,双目如同利剑钻心,似怒非怒、似笑非笑地来回扫视,终于吓得他们凝神低头,再也不敢弄鬼。

    三位上国重臣内里如何,他们自然不知根底,可是巡抚福建的南大人不言不语,教谕天子的袁可立大义凛然,而威海伯爷可是坐拥强军,可对他们生杀予夺的。仅仅为了反击袁可立,威海伯便当堂斩了黎神宗,赏赐了莫敬宇,更将幼主莫王敬宗撵出奉天殿,蛮横霸道地坐在了王座上。

    信手杀人可立威,军威赫赫可灭国,这自然比袁大人的谆谆教导,更加直接也更加犀利。因此听到沈重的冷哼,他们立即知道,最起码此时应当如何选边。

    沈重大模大样坐在王座上,身子向后惬意仰靠,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敲击着扶手,笑吟吟地说道:“莫王乃天子臣,安南乃大明地,袁大人所言忠义,尔等当秉持之。牢记之,不可须弥背离。”

    听了沈重的话,袁可立心中一松,满意地抚须而笑。

    沈重接着笑道:“然。吾代天行事,安南国事,台湾一言而决,生杀予夺,皆在东海一心。至于其他。尔等听听也就算了。”

    袁可立神色一变,狠狠盯着沈重怒视,沈重却不理他,扬声高喝道:“天子有旨,诸臣听封!”

    听沈重忽然抛出圣旨,数百人顿时轰然跪倒,趴伏在地上敬听。沈重也不起身,瞅了瞅袁可立和南居益,便得意洋洋喝道:“天子口谕,占城并入交趾。命阮福源镇守交趾行省,上扶莫王下抚黎庶。”

    阮福源和莫敬恭皆是一愣,想不到沈重竟然将交趾给了阮氏,可是两人复杂地对视一眼,阮福源便膝行两步,上前叩首道:“下臣谢天子隆恩,下臣谢威海伯恩德,必殚心竭力辅佐莫王,为大明天子效命!”

    沈重点点头,挥手命阮福源退下。便继续喝道:“命莫敬恭镇守暹罗行省!柬埔寨并入寮国,命郑林镇守寮国行省!命莫敬宇镇守缅甸行省!其余诸部头领,任由尔等封赏,可为中枢大臣。可为地方官吏,助尔等管理民生赋税。其余诸部汉民,可为行省将军,可为地方驻军,助尔等稳定大局,讨伐不臣。”

    莫敬恭、郑林、莫敬宇。也学着阮福源的调子,连忙跪伏称谢。两边数百贵族头领,也纷纷叩头领命。

    沈重哈哈一笑,点头笑道:“尔等主政一方,首要之戒,当尊汉民。凡地方汉人,当尊之护之,不可杀戮,不可治罪,不可拘役,不可轻辱,旦有违反,损物赔银,损身肉偿,损命折命,当加罪十倍以警之!”

    阮福源四人嘴角一咧,随即不理轰然喝彩的汉人,以及愤愤不平的蛮夷,立即叩头喊道:“小臣谨记,不敢违拗!”

    沈重笑道:“政要之次,当推行儒学,习大明语言,易大明风俗,传大明学术,凡成绩优异者可入中枢,凡成绩次优者可主地方,凡子弟入学之家,可律法护佑,减免赋税。”

    听着沈重温和的教导,袁可立和南居益暗暗点头,而阮福源四人却不由心中一寒,看来威海伯不仅要地要民,还要断了诸国的习俗传承。四人心知,若推行此令,几十年之后,汉学昌于官吏,汉风行于地方,安南不仅武力受制于大明,便是人心也要依附大明。可是此时,四人又哪里敢说个不字,只得低头领命。

    沈重扬声喝道:“政要之三,便是行王道一统,杜绝地方叛乱疏离。民不敬可治罪,世族不从可灭门,官吏不听可罢黜,地方叛乱可征伐,尔等不行吾自诛之。凡有抵制抗命者,当不枉不纵,若力有未逮,可诉于定边!尔等知否?”

    阮福源四人领着数百家长酋首,一齐跪拜高呼道:“下臣定当遵从!”

    沈重哈哈一笑,然后起身大步上前,傲然立在台阶上喝道:“刚才说的是政要之本,现在老子便说说民政之首。”

    见诸人皆是畏服聆听,沈重便扬声说道:“有主之地,老子要三成,地方留一成!无主之地,新开之田,皆化为王田,老子要四成,地方留两成,耕种百姓留四成!一年一算,老子命人抽查,旦有藏匿应付,旦有不能足额,老子便治尔等的罪责!轻者杀头,中者灭门,重者屠族,若不怕定边军的火器大刀,便不妨尽管试试。”

    听到沈重赋税的额度,堂下诸人不由轰然咂舌,议论纷纷。阮福源四人对视苦笑,一时踌躇不前,不敢立即应命。他们当然知道,若是推行此策,催缴定边军所需,积蓄地方实力,便须威逼世族纳粮,驱使百姓开荒。到时候,别说收拾异族人心倚为腹心,以图谋扎根异国东山再起,就是自己能不能生存下去,都要仔细思量。

    袁可立听了,心里也是一紧,连忙扯了扯沈重,低声劝道:“东海,赋税过高,不妨稍稍降低,以防人心不附,再起叛乱。”

    沈重故意扬声冷笑道:“安南之地,气候潮热,湿润多雨。且土地肥沃,不仅播种多收,亦可一年三熟甚至四熟。六成粮食,已足够百姓活命。再说。若是肯卖力砍伐林木,开耕荒地,便可抹平赋税,他们不过是惧怕劳碌推脱罢了。既然都不愿意,那老子就让定边军去收。瞧一瞧老子能不能收足?”

    阮福源四人苦笑一声,双膝挪动上前,连连对沈重叩首,然后阮福源瑟瑟说道:“回伯爷的话,臣等席卷安南诸省后,百姓伤损实多,如今已经地多人少,民力不足。别说开垦山林荒地,便是耕种自家土地,都已十分勉强。四成实在太高。安南并归中原,人心尚还不稳,若推行此政,唯恐百姓不满,再起了不轨之心反失了恭顺大义。”

    沈重忽然一笑,似乎十分开明,丝毫不怒四人的劝谏,只是笑吟吟说道:“安南之地若托归于汉民,老子便只收一成!”

    阮福源四人一愣,袁可立却与南居益对视一眼。终于明白沈东海司马昭之心。利诱安南百姓开荒,威逼安南百姓投献,目的既为了粮食桑麻,也为了推行华夏殖民。为免税赋而开垦。为避赋税而献地,既增加了安南粮食产量,还收复了安南汉民之心,并顺手得了大片开垦的良田,用以引诱中原商贾经营。

    见四人还要谏言,沈重挥手喝止。不耐烦道:“田赋即是如此,老子没心思和你们算计。谁觉得太重,不妨去求求汉民,或者下死力气砍林开荒就是。”

    四人无奈领命,沈重笑道:“莫敬宇,除了粮食,便是缅甸的金银和煤铁,以及宝石。听说缅甸有煤矿铁矿,还有红宝石矿,回去以后当组织百姓,给老子尽数挖掘,以滋军用。”

    莫敬宇苦笑着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小臣遵命,回去便办理。”

    沈重笑道:“还有,在靠海处选择地点,照着会安港的模样,给老子修筑一个港口。”

    莫敬宇愕然道:“伯爷,可是要组织海运吗?”

    沈重扬声笑道:“非仅海运,欲以此为基地,征伐孟加拉和天竺罢了。老子许你整军备战,等你准备好了,老子便领着定边军为你压阵,咱们一举吞并西面大国如何?”

    见莫敬宇领命,沈重便指着左右笑道:“届时尔等皆可出征,若有所获,无论土地奴隶,皆有尔等一份便是。”

    此次定边军搅动中南半岛,虽然诸位头领皆成亡国之家,可是依靠战乱和投顺,他们个个捞得不少。听到沈重意欲西征,并许以重利,不由皆是轰然而赞,纷纷对沈重感恩戴德。

    沈重不耐烦道:“行了,老子累了,尔等若有他事,尽可去请示李总兵,第一支驻守安南的定边军,便是李晟的骑兵营。至于其他,等明日安南联邦成立之后,尔等可与阮福源、熊玉阶商量。”

    瞧着沈重烦闷,数百人肃然而退,终于让乱哄哄半日的奉天殿清静了下来。

    等奉天殿恢复了冷清,袁可立皱眉说道:“东海,左丘明有言,民畏其威,而怀其德,莫能勿从。你刚刚席卷吞并诸国,战乱中伤亡流失百姓何下百万,不考虑与民休息恢复民生,便刻以如此重负,小心安南人心不服。”

    沈重冷笑道:“左丘明说得好啊,当真是至理名言,果然威在前,德在后,我还没威压够呢,如何有兴趣怀德?再说,安南人心不附,大人还千防万防,安南若人心归顺,我还不得成了乱臣贼子吗?”

    袁可立苦笑道:“老夫也是未雨绸缪罢了。东海,七万精锐定边军,十余万安南仆从军,千余万安南百姓,据守台湾吕宋,吞并安南数国,还有无敌的水师和规模超前的匠作营、工坊。”

    沈重冷冷说道:“那又怎样?”

    袁可立咬咬牙,终于说道:“老夫知道自己招人烦,可也是为了天子国家。东海,操莽当初岂有反意,赵匡胤怎知黄桥兵变,便是东海操守老夫信得,你麾下那些如狼似虎的将领,一旦习惯了无拘无束、自大自在的海匪生活,你又如何保证定边军不反?若是定边军肆虐南洋,那可是比建州的危害更甚矣。”

    沈重冷笑道:“定边军便是反了,也不过是称霸南洋。请问大人,朝廷不出一两饷银,不置一件兵甲,不造一艘战船,凭什么想控制自生自灭的定边军。这南洋本无主,安南本就是独立藩国,便是老子称王称霸,又挨着大明何事?”

    袁可立忍着气道:“若无天子,世上哪里有定边军。若非天恩,定边军岂能攻略南洋?”

    沈重哈哈笑道:“天子信我,阉党用我,东林防我,豪门恨我,所以便是大人所说有理,那也是天子和我的事情。天子尚未猜疑,袁大人又瞎操什么心,你又凭什么干预南洋之事?”

    袁可立冷哼道:“南洋既属皇明,便是皇明之地,安南既归华夏,便是华夏之民。我大明华夏之事,天下人都管得,老夫如何不能管?”

    沈重嘻嘻笑道:“南洋是天下人占据的吗,安南是袁大人吞并的吗,你们一分银子不出,一分力量不尽,一滴血汗未留,最后却理直气壮地接受,倒要请教大人,您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没听过不劳而获乃为耻吗?”

    南居益瞧着沈重还要讥讽,而袁可立红着老脸还要坚持,便急忙劝和道:“都是为了国事,咱们何必争执?”

    沈重摇头叹道:“文官一向无耻,今日方知文人的脸皮。三宝太监纵横四海,是文人毁了开海和宝船。臣权威逼皇权,文官把天下弄得颓废不堪,还要把脏水都泼到天家身上,自己做那忠良义士。吾和熊廷弼底定了辽东,东林自己弄权失了辽东,结果熊廷弼冤死,我却被贬斥。我定边军成了海匪强盗,刚刚在南洋安南立足,袁大人便再承认草民是威海伯,天地会是定边军,生怕老子造反,一心想将到手的好处交给朝廷百官。既然如此,当初为何不为东海和定边出头?”

    见袁可立脸色铁青,沈重默然一叹,摇头说道:“礼卿先生,您是忠臣能臣,却为了防我压我,肯当众拆台,任由蛮夷看咱们的笑话,也不怕他们私下串联不轨,动摇了安南大局。你都如此,那些朝野的腐儒就更不用说了。”

    见沈重失落而走,南居益连忙问道:“东海,你与礼卿的争执,会不会让蛮夷滋长野心。”

    沈重回头冷笑道:“野心一直有,只是定边军可不怕辛苦残忍,自肯冷血除草的。南大人,我从未否认过定边军乃是王师,我始终坚持南洋归属大明,我经营海上所得大半儿供奉了内帑,我训练强军征战辽东攻伐南洋,可是若继续如此下去,礼卿先生所虑也有成真的一天。”

    袁可立愕然道:“你这话何意?”

    沈重长叹道:“猜疑甚重,防范甚严,众口铄金,无处可辨。礼卿先生,一旦天子朝廷忌惮重重,东海若不愿屈死,当如何避难?”

    瞧着袁可立目瞪口呆的神情,沈重摇头低声呢喃道:“大人既然明白,便别逼我造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