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六十七章 力挽危局可射日(十三)

第六十七章 力挽危局可射日(十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听沈重说得郑重,袁可立和孙隆一齐向楼下的大厅望去,却见人满为患座无虚席,粗粗一数也有一两千人。

    沈重笑道:“别看人少,不是地域商会的代表,便是经营行会的翘楚,便是前两排人数较少的贵宾席,若非藩王总管,便是勋贵执事。粮食、茶叶、瓷器、生丝、铁器、木器、制衣、造船,更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与其说皇明皆在京师,不如说大明力量尽在此处。”

    袁可立疑惑道:“东海,除了集中贸易、大宗交易,你还有什么目的?”

    沈重哈哈一笑,请袁可立和孙隆落座,并殷勤为二人斟满香茶,便微微笑道:“只听不说,袁大人和老孙自己去听。”

    就在袁可立和孙隆不明所以之时,随着一声声鼓锣鸣响,堂下终于安静了下来。袁可立刚要起身观看,就被沈重一把拉住,含笑不语点头示意袁可立耐心静听。

    袁可立苦笑坐好,便听见熊廷弼二子熊兆珈的声音:“西夷作恶,犯我吕宋,屠我子民!南藩无义,背离皇明,为臣不忠,更易国主!红毛纵恶,肆虐沿海,封堵港口,占我澎湖!海路不靖,或遭劫掠,番外不仁,或受盘剥!天子兴怒,朝廷布武,敕命威海,挥师定边,远赴万里,征战南海,讨伐不平,威服南洋!”

    袁可立闻听,不由失笑道:“难怪孙公公感叹,东海果然无耻,这不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吗?”

    沈重笑道:“和诸党东林所学,袁公可是不服?”

    袁可立晒然一笑,便听熊兆珈继续歌功颂德:“烽火两年,雄烟二载,王师载誉,赫赫归来!诸国王臣,一千西夷,仆从五万。驱象为兵!恭顺而至,北赴京师,觐见天子,以示臣服!天子万岁。皇明万岁,王师威武,四海归心!”

    熊兆珈阴阳顿挫,激荡热血,语音方落。便引来一阵应付式的欢呼。

    袁可立挪揄道:“可惜了熊白璧的文采,东海,人心不古,你这一番做作,却没得了效果。”

    沈重哈哈笑道:“跟他们谈天子国家黎民百姓,我还没那个奢望,袁公不妨听下去,看我能否反转人心。”

    袁可立摇头一笑,便支棱着耳朵静听,就听见熊兆珈扬声说道:“此次王师建功。上赖天子福佑、中枢定策,下赖士绅齐心、百姓忠义。故威海伯有言,定边建功,指挥归于天子朝廷,勋荣归于三军将士,利益归于天下父老,以示定边军之敬意,以补黎庶之损失。”

    熊兆珈还未说完,大厅里便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呼声,一时间气氛大盛。陆续齐呼:“百战名将,无敌劲旅,当为天子大明贺,为天下黎民贺!威海伯威武!定边军威武!”

    听见如潮的掌声。听见真挚的贺声,袁可立不由苦笑摇头,沈重坏笑道:“如何,一句便可收其心!”

    孙隆哈哈笑道:“狗屁收心,不过是贪婪而已。”

    沈重笑道:“要得便是贪婪。”

    听见掌声逐渐停止,袁可立急忙摆手。示意二人继续聆听。

    果然,掌声一止,熊兆珈便笑道:“威海伯召集诸位至此,只为三件事,一为今年海外所需,一为台湾民生所需,一为通商南洋四海所需。此次定边军回赴中原,北上广西,东入广州,直至福建,聚于南京。威海伯此来,非止麾下定边,非止西夷奴酋,非止南蛮大军,尚有南方海商,专为交易而来。”

    袁可立笑道:“用别人的钱,为自己收买人心,无耻啊。”

    话音一落,便听熊兆珈说道:“其采购之大,输入之巨,远超旧年故例。下面,便请海商代表,南方商会,南洋遗民,当堂公示,以求供应。凡价格合适、货源充足,皆可联络,即便力不能供,亦可联合交易。”

    熊兆珈终于说完,大厅里立即轰然一片,随即便陆续响起脚步声,传来了一声声让人眼冒金星的呼唤。

    “福建林家商会,除固定供应外还有缺口,尚需生丝五万担,各式瓷器一万担,棉麻布匹十万匹,谁可供应?”

    “老夫代表广州十三行,增加采购如下,望诸位同行好友一力助之。生丝八万担,瓷器三万担,丝绸五万匹,茶叶一万斤。”

    ………………

    ………………

    “老夫吕宋李清之,欲转手南珠一千颗,香料两万斤,铜器三千件,不知谁愿意接手?”

    “我等来自安南,犀牛角一千个,象牙两千支,红宝石四百斤,另外欲收棉麻布匹一万匹。”

    ………………

    ………………

    不理会大厅里喧嚣沸腾,呼喝争执,沈重洋洋自得地享受清茶,和孙隆戏谑嘲讽,聊得兴高采烈。

    而袁可立却仔细聆听,不时拍腿感叹,还要来纸笔信手记录,良久惊呼道:“了不得,粗略一算,便是此番交易,便不下两千万两白银啊。”

    沈重笑道:“这还要抛去人家多年固定的交易,不过是今年南洋海贸昌盛,再加上海外输入巨大,累加起来便是亿万也不是问题。怎么样,礼卿先生,朝廷每年那点赋税,可还在袁公眼里吗?这便是大明底蕴,这便是皇明的力量。”

    袁可立点点头,朝洋洋得意的沈重怒道:“力量再大,与辽东何干,东海,张盘和毛文龙,可是等不起了。”

    沈重摇摇头,笑道:“不在一时,袁公再听。”

    商贾效率极高,南洋和南方的需求又大,简直是供不应求,不到半个时辰,就完成了大半儿交易。熊兆珈便下令暂停,走上首位扬声笑道:“诸位,需求极大,想来脱销转手,皆不是问题,尽可会后商榷。现我代表台湾采购,不仅数量巨大,而且价格较高,只为惠及父老,以报支持。”

    台湾这两年。每年采购都高达五六百万两,对大明商贾来说,不啻为一个取用不竭的聚宝盆。听到熊兆珈的话,便连忙肃静聆听。一个个呼吸急促,等着泼天的富贵临头。

    熊兆珈见众人安静,便扬声笑道:“先是牲畜,诸位听真。猪仔五十万头,母鸡仔五十万只。公母幼羊有多少要多少,此为采购,台湾亦可供应中原水牛十万头。还有农林所需,要一千万株桑苗,可陆续订约收购。再就是家伙事,农式家具十万套,锄头铁铲五十万套,大小水车一万件,春夏男女衣衫一百万套,棉麻布四十万匹。各类书册二十万本,笔墨一万套,纸张十万扎…”

    听着熊兆珈的复读,袁可立失笑道:“你这是采购还是过日子?南洋不缺木材,安南不缺铁矿,你手底下的蛮夷千百万,还需要重金从中原收购吗?”

    沈重笑道:“台湾建设正紧,南洋开发正忙,我的人力皆已耗尽,而且也没那个时间。等这些个民生一一到位。干脆让利中原,好歹能让百姓挣口饭吃。再说,谁耐烦这些劳什子,光是火药、火器、造船、从军、开矿、屯田。便将我朝百姓的人力榨干了,至于蛮夷,再让他们做这些,恐怕还没造反,便先给累死了。”

    袁可立眼里的鸡毛蒜皮,在商贾面前便是巨大的利润。这些东西虽然利小烦杂,可是经不住数量庞大,一收一卖便是银子,刺激的千余商贾纷纷鼓掌,竟是踊跃积极。

    终于念完了手里好几张记录,熊兆珈苦笑着喘口气,然后说道:“其后,便是出售海上贸易权。”

    话音才落,便听到下面一片询问反对的呼声。

    “先生所言,可是天地会四海旗吗,我们不是已经买了吗?”

    “熊先生,此言差矣,海上贸易,乃是自愿,岂有出售贸易权之说。”

    “白璧先生,我南方世代经营海上,那四海旗我们也竞相购买,定边军旦有所求,无不领命支持,因何为了区区银子,便要分薄我们的份额?”

    熊兆珈笑道:“咱们总说西夷,或是红毛番、弗朗机,其实有误也。香山澳的弗朗机,便是欧洲,也就是大秦之地的一国,名曰葡萄牙。红毛番实是荷兰,封堵南海、占据巴达维亚的便是此国。欺凌吕宋同胞的西夷,便是西班牙人。”

    见熊兆珈说得明白,又刚刚目睹了南方海商的手笔,让觊觎海上的商贾连忙静心聆听,顿时让大厅的骚动降低了许多。

    熊兆珈点点头,笑道:“葡萄牙与定边军联手开拓四海商路,并出头说服西班牙与定边军言和,再加上与巴达维亚的荷兰人谈判在即,南洋通往四海的商路,就要全面展开。不妨告诉大家,我定边军的两支舰队已经出发,一支远赴非洲,一支探索美洲,估计到下半年便可回归,为我大明的商贾打开通往海外之路。”

    “熊先生说得明白,可是这与贸易权有何关系?”

    熊兆珈笑道:“欧洲诸国,皆以我大明的茶叶、生丝、瓷器为主,美洲气候炎热更是喜爱我朝丝绸,而南洋、非洲诸国百姓,对我大明的棉麻瓷器更加依赖,如今海贸的规模也仅仅是维持罢了,根本谈不上满足。所以,定边军将联手澳门的葡萄牙人,吕宋的西班牙人,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在定边军的护航下,帮着诸位通商四海。诸位可知,一匹丝绸在中原不过六两白银,到了海上便是九两十两,到了巴达维亚可达十二两之多,若是直接输往美洲欧洲,甚至不下二十两。”

    听着台下一片惊呼,甚至长期经营南洋海贸的商贾也是咂舌,熊兆珈得意地笑道:“即便这般,仅靠西夷的商船还是供不应求。所以,我定边军准备出动水师,于今年为敢于远洋的商船提供护航,旦有海匪劫掠,旦有蛮夷阻截,包括沿途港口补充,皆由我定边军庇护。凡有因此损失,凡有海难损失,我定边军本金赔付。我定边军如此付出,收些保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定边军若是如此承诺,倒也算得上公允,却不知那贸易权要多少银子。”

    熊兆珈笑道:“低于一千料的不准,暂以两年为其,每艘商船每年收取一万两白银。还有,原贸易东海的商贾,因为定边军远征倭国在即,诸位经营南洋不再收取四海旗费用,若是愿意远洋贸易,定边军只收九成弥补。”

    “小十倍的利润,一万两也公道,熊先生,我家十二艘商船,愿意全部远洋,十二万两稍后便缴纳。”

    “海上难行,一年只能往返一次巴达维亚,既然如此,老夫愿意以一半儿的商船,从事远洋贸易。”

    “老夫只做倭国朝鲜,还不敢远洋通商,还是先做南洋贸易吧。”

    ………………

    ………………

    袁可立摇头长叹:“东海,推动海商远洋,推动商贾海贸,你那四海旗已是捞得不少,还这么处心积虑弄银子,别坏了殖民海外的大事。”

    沈重笑道:“我负责补给,负责保护,负责赔偿,再不收些银子,岂不要破产败光。再说了,这人啊,一旦投入银子,你让他停下来,他都不肯,等他们见识了海外风俗,认可了南洋的好处,自然愿意经营番外,殖民蛮荒。”

    袁可立笑道:“你心里有底,老夫自然没有意见,谁还和银子过不去?东海,这银子,也是和朝廷对半儿吗?”

    沈重没好气道:“那是造船征兵,建港开战的银子,凭什么和朝廷对分?”

    袁可立怒道:“你就是个死要钱的,你现在还缺银子吗,都留到手里捂烂发霉不成。什么造船征兵,没有这银子,你少干了?还建港开战,都是靠杀戮征服,威逼蛮夷白白卖力,什么时候用过一两银子?沈东海,知不知道你给了朝廷,能为百姓做多少实事,光是道路水利,便可利国利民。”

    就在两人唇枪舌战之际,一脸兴奋的熊兆珈推门而入,苦笑着瞧了瞧虎视眈眈的袁可立,便靠近沈重偷偷将一本账册塞了过来。袁可立眼疾手快,一把扯过熊兆珈抢在手中,连忙低头细看。

    熊兆珈苦笑道:“伯爷,袁大人手快,又不讲理,须怪不得我。”

    沈重冷声说道:“装模作样,人家无耻论罪要杀你爹,还傻乎乎帮着东林重臣。”

    熊兆珈肃然道:“国家国家,国在前,家在后,熊家不仕,心却在皇明。”

    沈重气得起身欲走,却听袁可立惊呼道:“三千艘,那可是一年三千万两啊!沈东海,不许走,答应老夫,说什么也给朝廷留一半儿!”

    沈重冷声道:“我现在下去,找他们为辽东事布局,你却为了银子不让我走,难道不要辽东了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