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盗血 > 第三十二章 造孽啊

第三十二章 造孽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找我的?”吴良双眼一眯,不知自己又惹了什么麻烦。这几个月自己可是一直在埋头苦练啊,哪来的惹麻烦的时间。

    而且听玉婆婆那声音,那语气,啧啧,这是有多生气啊!要是自己真被找到了,那岂不又是一场人间悲剧?

    吴良恶狠狠地打了个寒颤,不出去,死也不出去!丫丫个呸的,小爷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嘿,小爷就往这山沟沟里一藏,任她找翻天也找不到。

    刚这样自欺欺人的做下定计,张常就涎着脸凑了上来:“吴哥,那啥,好像又有人找你……”

    听罢张常的话,又瞥了眼地上躺着的那群喽啰,吴良眼角顿时一阵抽搐:“丫的,一群喽啰都能找到小爷,小爷还能躲到哪里!!!”

    暴脾气一上来,吴良鼻孔大张,气喘如牛:“走,去峰顶!丫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爷就不信谁还能怎么着小爷了!”

    看着吴良那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模样,张常不解的挠了挠头,不明白吴哥又要唱哪出。

    炼堂大殿,玉婆婆神色冰冷,大喇喇的坐在炼童的位置上,右手不住摩挲着那块青玄令。此时的她已经对事情的经过做了一番了解。

    穗儿满脸笑意,趴在玉婆婆后背,一双小手灵活地为玉婆婆揉捏双肩。绿漪站在玉婆婆身后,眼中不时闪过几分古怪。炼童站在一侧不住苦笑。

    一名侍卫疾步走入,单膝跪地:“禀堂主,吴良已到,此时正在殿外等候。”

    “让他滚进来。”怒到极致,玉婆婆语气显得冰冷无比。

    侍卫心中一悸,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出去传报。

    不多时,吴良缓步踏入。但见他挺胸昂首,满脸坚毅,目光如箭,同殿内每个人一一对视,不卑不亢,不畏不惧。每个人都从他的眼中读出了正义二字,就连玉婆婆也为吴良暗暗喝彩。

    “是他。”绿漪、穗儿心中讶然,却识趣的没有开口。

    炼童更为吃惊,神色古怪的打量起吴良,不知这小子究竟怎么在招惹王腾飞的同时,又惹恼了玉婆婆。

    上下打量了吴良一番,玉婆婆冷冷一笑,鼻孔间更是发出一声冷哼:“哼,装模作样!混小子,这套你奶奶我早见惯了。”

    “高手!”吴良心中一突,刚才他故作镇定,是在总结了自己十几年的悲惨生涯后做出的决定。本想给众人一良好印象,以便自己从容脱身,没想到却被玉婆婆一眼看穿,这令他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但见吴良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如旭阳沐身:“前辈说笑了,家祖向来对晚生要求甚严,晚生亦严于律己,故而一向如此,何来装模作样之说?”

    玉婆婆又是一声冷笑:“龙生龙,凤生凤,果真不假!”

    穗儿还以为婆婆是在赞赏吴良,吴良却是听出了玉婆婆话中之意。这话不仅没有丝毫赞赏,反而尽是讽刺。

    “莫非,这人认识老爷子不成?”吴良心中又是咯噔一声,愈发觉得有这种可能。

    自己从未见过对方,对方却对自己有这么大成见,再加上对方话中之意,让吴良不得不怀疑对方是不是跟老爷子有仇,同时又发现了自己跟老爷子的关系。

    又或者说是对方同摄灵岛穷儒吴道有仇?也不对啊,老爷子当时顶的这个身份八成是杜撰出来的,哪儿来的仇恨!除非是对方同整个吴家有仇了。

    短短片刻,吴良已思及许多,他心中也是愈发没底。不过,无论心中多么没底,吴良是绝不会在脸上有丝毫表示滴。

    他朝玉婆婆彬彬一礼,提到了正题:“晚生疏忽,未曾请教前辈尊号。又不知前辈找晚生何事,若是有什么用得上晚生的地方,前辈但妨开口,晚生定全力相助。”

    油嘴滑舌,果然跟那混蛋一样。玉婆婆心中更为确定,但却不说自己的目的,反问吴良道:“怎么,你祖父没跟你提过我么?”

    “祖父?莫非真有吴道这个人?”吴良心中很是不解,表面上却又温文一笑:“家祖只在半年前陪同晚生于本宗小住了数日,期间只同晚生同时接触过寥寥数人,其中却未有前辈身影。故而家祖不曾提及前辈。”

    略微一顿,吴良面做恍然,赔礼不迭道:“莫非前辈早与家祖相识?若果真如此,那晚生就不清楚了,还望前辈见谅,莫怪罪于晚辈。”

    吴良这番话出口,绿漪、穗儿解释暗自点头,暗觉有理。炼童却是双眼一眯,听出来几分不对。

    “好好好!”玉婆婆拍手倒好,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吴良这副滑头模样,明显根她记忆深处的某人一模一样。青玄令上那六个字,更是令玉婆婆对吴良身份深信不疑。

    要不是那人一手带大的,这个十四岁未满的小混蛋会这般滑头?也就是说,这小滑头真是那人的孙儿了?

    玉婆婆鼻子一酸,几十年来受的委屈齐齐涌上心头,翻滚不已:“没良心的,你一走四十余年毫无音讯也就罢了,回来后竟然对我避而不见。若只是如此我也无话可说,结果你又带来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孙儿!”

    “呵呵,孙儿?他爹是谁,他奶奶又是谁?”想到这里,无尽委屈轰然化作无名之火,在玉婆婆眼中熊熊燃起。

    玉婆婆再懒得多说什么。她大手一挥,点点莹翠绿光凭空而出,呼吸间,一个翠绿人影就在她身前凝聚出来。

    那人影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他双手背负,立于山巅,一身长袍被风吹起,仿佛有猎猎风声环绕其侧。

    一股傲气散发开来,虽然只是一个虚影,但仍是让殿内众人生出“天上地下,谁与争锋”的念头。只是……只是这张脸怎么有点眼熟?

    吴良睁大了眼,瞪了半天,忽的神色大变,倒吸了口凉气:“嘶~这脸,要是加上几道皱纹,再换上一副色眯眯的眼神,不正同那糟老头子一模一样么!果然!果然是那个糟老头子惹下的麻烦!”

    吴良心中快要气炸了:“以老爷子那副色相,莫非,莫非眼前这位还跟老爷子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造孽,造孽啊!”

    “嘶~”吴良头皮一阵发麻,神情显出几分不自在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先前老爷子提起青灵宗时的尴尬神情,他终于知道原因了。

    玉婆婆冷冷一笑:“呵呵,装不下去了吧。”

    “晚生……晚生……”吴良咽了口唾沫,满头大汗,面对老爷子的老相好,他感到压力山大。

    糟老头子,你……够狠!吴良气得牙痒痒,好容易憋出一句话来:“前辈的意思,晚生不明白。”

    玉婆婆起身指向虚影,一身宫装翠衣无风自扬,一股不容冒犯的威严散发开来:“哈哈!不明白,好个不明白!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自己连这人都不认识啊?”

    “晚辈的确不认得。”吴良硬着头皮道,他已经决定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见吴良还在装糊涂,玉婆婆的耐心终于到头了。仿若火山爆发,又比之更为急剧一些,滔天怒气瞬间充斥于整间大殿。

    翠绿虚影砰然裂开,点点荧光刹时无踪,一股无形的冲击波激射而来。

    吴良胸口一闷,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丫的!小爷又要昏了。”

    玉婆婆怒气稍散,闭着眼,声音仍带怒焰:“漪儿,随穗儿带他回去。”

    说罢,玉婆婆身形一转,卷起一道翠光,腾空而去。

    “是,婆婆。”等二女垂首应是后,玉婆婆已不见了踪影,只留炼童、二女三人在店内面面相觑。

    炼童瞅了眼昏倒在地的吴良,虽满肚疑问,但自觉身份低微,并未开口相询。

    绿漪看出了炼童的心思,开口道:“炼堂主,今日之事你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其中牵扯到的一些事情,莫说是你,就连我和穗儿都不了解。况且,此事既然同婆婆相关,那么就连宗主也无权过问。你我更不需要知道许多。”

    绿漪话锋一转,隐隐有几分警告之意,又道:“婆婆不喜欢别人在背后嚼舌根,炼堂主应该有所耳闻。我想,婆婆应该不希望他人知道今日之事,炼堂主可明白么?”

    炼童面皮一抖,应声道:“漪姑娘放心,今日殿内之事,除婆婆与我等四人外,绝不会有第六人知道。”

    “那就好。”绿漪轻挽额间秀发,说不出的文静。

    穗儿从方才起就一直盯着吴良,忽闪忽闪地眨巴着大眼睛,也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

    一道翠光从空中划过,翠光中,玉婆婆盯着掌心一枚被草绳穿起来的骨戒,眼中尽是怀念之色:“蜗骨环。”

    这枚吴良贴身携带的蜗骨环不知怎么竟被玉婆婆拿到了手中。

    不过不多时,玉婆婆脸上又是怒气暴涨:“哼!蜗骨环,当年我送给你的东西,你竟然敢交给这小子!看来,你对着孙儿极为满意啊!”

    怒气上头,玉婆婆降下遁光,落在峰巅,同时灵力一涌,直冲蜗骨环内。

    万花坊二楼,温柔乡里,老爷子左拥右抱,坐在雪白的大腿上。

    满脸猥琐的他搂着红倌人,正准备来一个“皮杯儿”,却忽然神色一变,感应到了什么。他当即推开众人,闭目打坐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盗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鸿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鸿薹并收藏盗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