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62章

第62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

    她身边的下人们欢欣鼓舞,一个一个的对于先群亲热的不得了,直把他当做自家真正的驸马看待了。益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做不知。

    其实她心中非常矛盾,一个是共事十几年彼此志同道合、情深意重的心上人,一个是不求回报、甘愿付出的倾慕者。心上人今生恐已无望,她本是打算就这样孑然一身孤独终老的,并不想耽误了于先群。可他偏偏这样执着,让益阳也不知该怎么应对。

    在感情这件事上,用处理军国大事的杀伐果断明显不适用。冷待他吧,这都两年多了,他也不曾放弃过。益阳后来就想,冷待不行,就让他就近接触接触,没准曾经的迷恋就会消散了呢。

    而于先群也听从了益阳的建议,在洛阳城里置地置宅子的,说是做正经事,却是一副打算长期驻扎的样子。

    就这样从春到夏,从夏到秋,益阳终于恢复了摄政前的那种闲情,将宅子收拾齐整了,也不再闭门谢客,开始和城中贵妇们交际应酬。

    秋日里益阳请了洛阳城中贵妇们来尝蟹赏菊,自河南尹的娘子往下,至洛阳司马娘子止,来的甚是齐整。益阳一副平易近人的风度,好好招待了这一众人等,宾主尽欢之后,就是各种回请。

    这一日是少尹家给孙子办满月酒,河南尹家的张娘子作为城中品阶最高的贵妇一直陪着益阳。几个人坐着闲话,少尹娘子牵着一对小儿出来:“这是奴家长孙长孙女,特意叫他们出来见见贵人,给长公主磕个头。”

    益阳赶快叫起来,将两个孩子拉到身旁细看,两个孩子看着四五岁的样子,白白净净,一般高矮,益阳就问:“这两个是双生子?”

    少尹娘子点头:“是。”

    益阳给了见面礼,又拿了一把糖给两个孩子分了,然后柔声问话:“几岁了?你们两个谁大呀?”

    男孩子拿了糖就专心的吃,女孩子却软软糯糯的答话:“五岁了,哥哥比我大。”

    益阳看她握着糖想吃、还要忍着一本正经的答话的小模样,心里喜欢,摸了摸她的头,又问:“你叫什么呀?”

    “我叫珍娘,哥哥叫义郎。”还不忘了哥哥。

    益阳就抱了珍娘坐,义郎却吃完了糖就跑去玩了。珍娘也不怕生,还和益阳一问一答的,说的很是热闹。张娘子看着益阳喜欢这孩子,想起在家时跟丈夫商量的事,趁空身边人少的时候就和益阳说:“咱们女人啊,到了时候就是这样,不由的就喜欢孩子,看见谁家孩子玉雪可爱,都想抱抱亲亲。”

    益阳微笑点头:“这孩子确实可人疼。”

    “奴说句许有些僭越的话,长公主若真是喜欢,何不自己生一个?”

    益阳只当玩笑:“你又打趣我,我倒是想生,却和谁去生?”

    张娘子当时也是一笑而过,过了几天,却独自上门求见。

    益阳只以为她是闲来无事过来拜访的,谁知道寒暄过后,张娘子说出来意,居然是来做媒的!

    “……上次看见少尹家孩子说笑了几句,奴回去却忽然想起个人来,只是顾虑长公主怕您瞧不上眼,左思右想的,就想着不如来问问您,中意什么样的男子。咱们在洛阳城住的久,要有合适的、能入得长公主的眼的,倒是一桩美事。”

    这个张娘子还真是个爽利的性子,要是旁人怕是不敢这么直接来跟她说。益阳也没做那扭捏之态,答:“我已是这把年纪,对婚姻之事早已看淡。”

    张娘子一脸不赞同:“看您说的,您要说这把年纪,可叫我还敢出来见人么?要说婚姻、夫君看淡一点无妨,要我说,一个人过日子更逍遥自在呢!只是,真到老了,若是连子嗣也无一个,岂不是太孤清了?”

    益阳此时觉得这张娘子还真是个妙人,洛阳城内的贵妇也和长安城内截然不同,显得更直爽可爱一些。就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只怕生不出了。”

    “您总说年纪大,您这才三十出头,哪里大了?胡司马的娘子四十二岁才生下长子,那时她外孙都会跑了。”

    益阳扑哧一笑:“有这回事?”

    “可不嘛,早年她一直生不出儿子,连生了三个女儿,真可谓是老来得子。”说起了八卦。

    绕来绕去,益阳只说要想想,也没给她准话,送了她出去。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该干嘛还干嘛,身边下人们着急,推了阿仲和阿眠来劝益阳。

    两个侍女觑着益阳这日心情不错,互相对了个眼色,阿仲鼓了勇气先开口:“说来于郎君有一阵没来了。”

    益阳随口回道:“不是说回长安了么?”

    阿眠答:“是回去给于郎君母亲祝寿的。不过算着日子,也该回来了。”

    益阳看了她一眼:“长安才是他的家,怎么倒说要回洛阳。”

    阿仲就着急了:“长公主,于郎君如此重情重义,离乡背井的追随您到洛阳,您怎地就是不放在心上啊?”

    益阳皱眉不答。阿眠就出言赔罪:“长公主恕罪,阿仲也是一时情急,咱们都是一心为着您着想。那日张娘子说的十分有理,您就算对男子不抱什么期望了,可总得成婚生子呀。鲁嬷嬷整日念叨着要多活几年,好歹要看着小郎君出生呢!”鲁嬷嬷是当初跟着定康皇后的老人,益阳开府的时候就跟着出来了,服侍益阳多年。

    阿仲走到益阳跟前跪下,扶着益阳的膝盖:“长公主好歹想想先帝和先定康皇后对您的期许,如今天下安定,圣人理政也十分顺遂,您此时不为自己想还要等到何时?”

    阿眠最后还加了一句:“您总是这样形单影只的,便是圣人也不安心呢!”

    益阳叹气:“我知道你们的心思,都是为了我好,你们去吧,我好好想想。”

    两个人也不知益阳听进去了没有,颇为忧虑的去了。等于先群回来,就添油加醋的说河南尹娘子要给长公主做媒什么的,要他多多努力,千万别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去见益阳的时候,于先群难免有些忐忑。

    “家中都好?”益阳问。

    于先群点头:“很好。我不在家,家父连饭都比从前吃得多。”

    益阳笑了笑:“又胡说。哪有人这样背后说自己的父亲。”

    “这是实话。”于先群也笑了,“这次回去,我跟他们说了,再一年半载的我是回不去了,我的院子若是他们要用就尽管用,不必管我。”

    益阳挑眉:“你这又是何必,院子里的人也都不管了么?”

    于先群正色道:“院子里如今也没什么人,只看屋子的人罢了。”

    益阳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人当初和离不就是因为妻妾不合么?却也没追问。

    于先群临走时踌躇了半晌,忽然说:“我离京之前,去求见了左仆射。”

    益阳一愣,没有说话。

    “跟左仆射谈了谈东都风光,邀请左仆射一路同行来东都玩赏。”于先群有点犹豫,说的语声也轻,“左仆射说,咱们大周山川名胜,难以胜数,待来日他卸下身上担子,再一一玩赏。我告辞之时,左仆射问长公主安康。”

    益阳笑了笑:“左仆射倒有空闲见你。”

    于先群沉默,最后咬牙说:“其实,年初我出京来东都,长公主的行踪正是左仆射告知的。”

    说到这里,于先群索性不走了,要把心里话全说出来:“事到如今,长公主还要等么?”

    益阳不语。

    于先群豁出去了:“听闻这段时间有人给长公主做媒,若长公主改变主意,有再婚之意,于某自认是最合适的人选。但若是于某实在入不得长公主的眼,于某也想多嘴劝长公主一句,韶华易逝,长公主实在不必这样等一个永远不会来的人。世间好男儿所在都有,只要长公主肯转头去寻。”

    说完看着益阳,益阳始终没有反应,于先群只得失落的去了。出了益阳的宅子又后悔,早就打算好了,只慢慢磨慢慢等就是,今天怎地这样沉不住气,若是她听了这一番话,再不肯见自己,或是随便另找一个人嫁了可怎么好?

    第二天开始就整天从早到晚赖在益阳府里,不管益阳见不见他,反正就赖在这。府里下人都向着他,有什么消息都第一时间告诉他,这样起码安心点。

    其实益阳听他说了那一番话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我自爱等我的,要你来啰嗦什么!想起陈衍,又不免伤心,可她又一点也不怪陈衍,换成她是陈衍,只怕选择也跟他一样。人这一辈子,有一个实现自己毕生抱负的机会,是多么难得,只能说命运弄人,他们两个终不能携手白头罢了。

    可现在要她点头答应下嫁于先群,她又不能忍心,对于先群不忍心,对自己也不忍心。好些天都没再见他,只想拖一日算一日罢。后面张娘子又来也叫益阳回绝了,只说暂没有这个心思。

    过年的时候,于先群也不肯回长安去,只是赖在益阳这里。益阳无奈,却也没赶他走,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冷清清的过年,皇帝再三要接她回去,都被她拒绝了。两个人和一府下人一起守岁,大家喝酒说话,倒也驱赶了几分寂寞。

    过了年,很快就是上元节,洛阳城也有灯市,于先群陪着益阳带了随从去逛。于先群看着益阳提了一盏灯笑的灿烂,一时有点看呆了,等回过神就凑过去悄悄说:“我之前说的都是浑话,你可别放在心上,当真转身随便找个人成亲。”

    益阳听了很是无语,不理他,提步前行。于先群跟在后面,还在说:“起码也得比我强才好。”

    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这是防盗章,会替换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