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77章

第77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会替换掉的。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会替换掉的。

    丁云解释道:“是不能跟那样的巨头比了,但也还不错,而且我们现在还做卡牌游戏。”

    “你毕业就去了这家公司,四年了都没升过职,”丁小云回头指指电脑屏幕显示的简历,“但是你还没跳槽,为什么?”

    “我也想跳槽,最近这一年一直在找合适的机会,可是海城招专门的策划文案的公司不多,要么就是那种生产企业,办公地都在郊县,行业我也不熟悉,还得从头学起,工资也没比现在高多少。”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直在这家公司混着?”

    丁云辩解道:“这怎么叫混着呀?你还小,不懂,我现在27了,要是换工作,用人单位在考察过能力之后,最关心的就是婚否。未婚?好吧,什么时候结婚,有没有生孩子的计划……,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哪个单位也不愿意刚招进去一个人,没做多少工作,就要承担她结婚生孩子的成本。”

    “说你的打算。”丁小云听得眉头都皱起来,表情也非常纠结。

    丁云说到这些,心情也好不到哪去,就闷闷的说:“打算就是等结了婚生了孩子再换工作呗。”

    “结婚生孩子?和谁?你那个相亲认识的男朋友?”丁小云的问题连珠炮一样扔向丁云,“你认真的?你手机里甚至都没有他的照片,连合影都没一张,你就打算跟他结婚生孩子?你喜欢他吗爱他吗?”

    丁云基本上被炸成了一层黑灰,只能弱弱回道:“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我们认识时间还短……”

    “屁!”少女干脆利落的说着粗话,“都半年了还啥也没培养出来,你想什么呢,丁云?要不是见到你,我绝不相信短短十年,一个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贾宝玉会说十几岁的女孩子都是珍珠,等上了年纪结了婚就成了死鱼眼睛了!”

    “这是贾宝玉说的?”丁云疑惑。

    “重点是这个吗?”丁小云尖叫起来。

    丁云立刻摆手:“别吵!隔壁还住着人呢!”

    丁小云只得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走到丁云床边坐下,尽量平缓的说:“你忘了我们的原则了?宁缺毋滥,真爱至上。没有爱情的婚姻,那算什么?”

    “我又没说现在就要跟他结婚,你急什么?”丁云也坐起来,面对着少女版的自己说。

    她以为这句话至少能终结这一轮质询,没想到丁小云立刻给她算起了数,“哦,现在没打算结婚,那我们假设一下,明年这时候你终于跟他培养出感情、然后结婚,算你们最快一年内有孩子,你在现在这家公司至少还要工作三年。”丁小云强调了一下,“三年!”

    “你非得要把人生过成列车时刻表吗?那样多累啊!而且就算是列车也有晚点的时候呢!”

    “是啊,列车可以晚点,还可以重复发车呢,你行吗?”丁小云思维敏捷的让人根本招架不住,“你觉得那样计算太累,那么说,你对现在的生活已经感觉很舒服很满意了是吗?”

    丁云嘴巴张张合合,愣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好在丁小云也打算收兵了,直接转移话题,问她卫生间在哪,她要去洗澡。丁云给她拿了一套洗漱用具、找了毛巾和一件宽大t恤,把她打发去洗澡,自己却再也没有心情看什么综艺了。

    过日子最怕多想。生活每天按部就班,周一到周五盼双休日,双休日则永远从中午开始,很快又到周一,只要这样循环4次,一个月就悄么声儿的过去了。

    不光是月,一年看起来够长了吧,也是一样。上班族的期盼永远是假期,元旦小长假之后,只要循环过几个周就是春节长假,吃吃喝喝、应付过亲戚朋友七嘴八舌的关心盘问、长了几斤肉之后,就可以回来继续这个闭合循环。

    然后有清明小长假、五一小长假、端午小长假,上半年被切割成几个小块,往往等你回过神来时,酷暑已至,这一年,也过去了一大半了。

    丁云就处在突然跳出机械的循环来想事情然后被吓了一大跳的状态。

    这大半年她是怎么过的?没印象。工作上有什么特别的成绩?好像有一个策划案被老板公开夸奖过,这算成绩吗?生活里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没有。和李秋实的关系有什么进展吗?嗯,可以忍受牵手和搂腰了。

    算了,这些都是虚的,还是看看她这半年存了多少钱吧。丁云打开手机银行上去查了一下余额,“这么少?不会吧?”她不死心的又开支付宝查了一下余额宝,“还好这里的钱没少。”

    可是钱都去哪里了呢?打开账单,一笔一笔都是她自己花的没错,每一笔金额都不算高,可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丁云同志本月底要还的账单赫然已经逼近2000。

    卧槽!她现在一个月发到手还不到3500!还了2000账单,留下800块房租,她还剩下什么???还计划9月请年假和李秋实一起去西安玩呢!现在看,玩个蛋啊!

    于是等丁小云洗好澡回来时,看到的丁云已经是一只有气无力的废喵。

    丁小云还以为这货是被她刺激的,也没多说就上床了,丁云给她拿了条干净的毯子盖,自己去关了灯,刚躺下要睡,李秋实的微信发过来了。

    说喝多了,刚吐过,觉得好了点,明天估计会起得晚一些,约她一起吃午饭。

    丁云心说带着个拖油瓶还是算了吧,刚要回复说让李秋实明天在家休息,身后少女就把她手机抢走回了个:好啊,正好我表妹来了,明天介绍你认识。

    然后李秋实回了个“好的”,然后丁云就失眠了。

    这小丫头应该不会像对自己一样鞭笞李秋实的吧?总得有点礼貌吧?丁云反复安慰自己,抚着仍在疼痛的胸口和膝盖,终于稀里糊涂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少女叫醒的,少女的理由也很正当:“我饿了,你室友说楼下有卖早餐的,我从你钱包里拿了钱和钥匙……”

    “那你去买不就行了?”困得不行的丁云恼火的打断了少女。

    丁小云把手机拿起来塞到丁云脸前,“我不止买了,我都吃完了,还玩光了开心消消乐的精力,你再不起来,我给你买的豆浆都要酸了!”

    丁云还没清醒,眼睛看东西都有点重影,好不容易才看清时间,立刻坐了起来,“我靠,都快11点了!”

    “你以为呢?”丁小云摇摇头,“你男朋友怎么还不打电话?是不是抠门,不想请我吃饭啊?”

    丁云目光呆滞的看了她一会儿,嘀咕道:“不请你吃饭就对了!”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起来,她从丁小云手里抢过手机:“这不来了?”

    电话果然是李秋实打过来的,他也刚起床收拾完,现在正要出门,问丁云她们想吃什么。

    丁小云毫不客气:“海鲜。”

    丁云如实转达,李秋实就跟她说好去她家附近的购物中心,那里四楼五楼都是餐厅饭馆,还有影院可以看电影。

    挂了电话,丁云立刻起床收拾,要见男朋友,自然少不了化妆。丁小云站在她旁边,对着她桌上的瓶瓶罐罐研究了一会儿,说:“原来你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不过美宝莲的唇膏和遮瑕笔?”

    “美宝莲怎么了?不要瞧不起美宝莲!他家虽然平价,但东西好用啊!这款唇膏色泽饱满、保湿度特别好,涂上一层就够,不像别的还需要上两层。还有这个橡皮擦遮瑕笔,夏天不想打粉底的时候超级好用你知道吗?”

    少女把脸凑过来跟丁云并排照镜子,非常得瑟的说:“不知道,本少女天生丽质,遮瑕是什么?”说着自己拍拍粉白嫩滑的脸颊,又嘟了嘟红润的嘴,“也从来不用口红耶!”

    丁云一把推开她,光速在脸上拍了一层bb霜,也不化眼妆了,涂上唇膏就带好包包和拖油瓶出了门。

    购物中心很近,她们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进去的时候,李秋实已经在等。

    丁云自然要为双方介绍:“这就是我表妹,你叫她小云好了。小云,呃,这是我男朋友,你,你叫哥吧。”

    少女矜持而高傲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就挑剔的打量起对面的男人来。

    李秋实真人比照片好看一点点,也只一点点。他身材中等,站在穿平底鞋的丁云旁边,只高了半个头,体型不胖不瘦,很明显没有肌肉,穿了浅蓝色运动t恤、蓝色牛仔长裤和一双运动鞋。

    五官跟照片里一样,没什么出奇的,胜在端正;头发是很普通的发型,没有做过定型打理的那种;没有背包,手机在手里握着,前面裤袋鼓鼓的,像是塞着钱包。

    嗯,还真是一个特别普通的男人。丁小云暗自下了结论。

    李秋实没把丁小云的打量当一回事,他很热情的笑着说:“是想来海城避暑吧?可惜这两天海城气温也高了。”一边说,他一边引着两人上电梯,“早知道你来,昨天我就不跟同事聚会了,应该先请你吃饭的。”

    这话不管真心假意,说的倒还得体,丁小云就礼貌的接话:“不怪你,我姐也不知道我来。临时起意。”

    “这样啊,想去哪里玩?正好周末,我跟同事借个车,带你四处看看?”

    丁小云毫不客气:“好啊!我也没来过海城,去哪玩当然是哥哥姐姐说了算了!现在最想的就是海鲜。”

    李秋实表现的很慷慨大方,“其实来海城玩,别的都在其次,海鲜是真该好好尝尝。四楼有一个本地菜馆,海鲜特别新鲜,做的也好吃,我和你姐去过两次。”说着话带着一大一小两个丁云就到了餐厅,还随便丁小云点菜。

    这好感度拉的不错,丁云看着小一号的自己终于不那么端着了,也暗自松了口气,却没想到难关还在后头。

    其实吃饭时,李秋实表现的不错,该殷勤殷勤,却又没有非得强力推销、热情到让人反感,而且他很快就发现,“你们姐妹俩口味差不多,这样挺好。”表现出细心观察的一面。

    他还一直让丁云照顾丁小云吃菜,自己却只给丁云挟菜吃,分寸拿捏的不错,然而到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李秋实还是表现出了让人不快的一面。

    “今天的扇贝很新鲜,来,你们姐妹俩把剩下的分分吃了,别浪费。”

    丁云似乎是习惯了,挑了扇贝肉给少女和自己分了,丁小云也没说什么就吃了。然而李秋实接下来又要让她们分虾和鱼。

    虾是白灼的,已经冷了,鱼是清蒸的鸦片鱼,也已经冷了。这两种食物一冷了就会腥,丁小云哪里吃得下去,她立刻放了筷子:“我饱了。”

    然后李秋实就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丁云,丁云也实在吃不下了,就说:“打包吧,晚上回去热热吃。”

    “一会儿还要出去玩,没法带,再说现在这天气时间长了就不新鲜了,也没多少,你吃了吧。”李秋实仍不放弃。

    丁云有点无奈,正想再说点什么拒绝,小云已经先开口了:“我算是知道姐姐为什么胖了这么多了!原来都是李哥你给撑的。”

    李秋实只当她开玩笑,也跟着调侃说:“这黑锅我可不背,我认识你姐的时候,她就这样了。”

    丁云:“……”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她干脆也放了筷子,“嗯,你们说的都对,我得减肥,不吃了。”

    “减什么肥呀,你这样正好。”李秋实忙哄她,“再吃点。”

    丁小云看不下去,插嘴说:“李哥怕浪费就自己都吃了呗。”

    她一个小少女的弦外之音,在社会打滚了好几年的李秋实怎么会听不出来,他立刻笑道:“我是怕你们没吃饱,既然大家都饱了,就走吧,我已经结过账了。这个时间外面还太热,也没什么地方好去,不如我请你们看电影吧,最近成龙有个电影上映了。”

    丁云想说看了影评,都打分偏低,不想去看,可是李秋实随即就说他已经买好票了,她也只能咽回去。

    小云倒是无可无不可,她上一次去影院看电影还是李连杰演的《霍元甲》,就跟着上了顶楼影城。

    丁云跟在她旁边,看她满眼好奇的看着商场内的装修和各种店面,却竭力不表现出来,不由想笑,随即又想到十年前恐怕还没有3d技术,就借着说要去厕所的功夫,拉着少女先给她科了个普。

    “总之你别表现的太惊奇,给我丢脸就行!”

    丁小云不屑的说:“我可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什么时候会表现的像个土包子似的丢脸了?倒是你!你性格怎么变得这么软了?都吃饱了,他让你打扫剩菜你就继续吃啊?怪不得这么胖!”

    丁云反诘:“明明是你点菜太多!吃不完浪费、很不环保的懂不懂?现在提倡光盘行动,要吃光的!”

    “切!得了吧!我点得多是为了试试他这人小不小气。”

    “说白了还是你不懂事。”

    两个人去卫生间,本是为了私下科普,到了却吵了回架,谁也不服气谁,回去时就都不爱说话,只能由李秋实撑场面了。

    好在电影很快开场,三人进去找到座位坐下,自然是丁云坐中间,小云和李秋实各坐一边。李秋实给她们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小云就戴上3d眼睛,一边充满兴味的看着广告一边吃爆米花。

    广告播完还有其他影片的预告片,小云看到一幕觉得有趣,转头正要跟丁云说话,却发现丁云的手已经被李秋实握在手里,可丁云的姿态却依旧是板板正正坐着,一点儿向李秋实靠近的意思都没有。

    小云没有出声,回过头去继续看大荧幕,之后却一直一心二用,看电影的同时还偷偷观察那两位传说中在恋爱的人。

    电影看完之后,李秋实带着她们打车去海边转了一圈,还坐船出海吹了回风,到傍晚就在那边找了个海鲜大排档吃饭。吃完李秋实本来还说要带小云去看夜景,小云推说累了,李秋实就把她们两个送回了家。

    到楼下时,小云有意说:“我当了一天灯泡了,给你们俩一个独处的机会,我先上楼啦!”她拿着钥匙蹦蹦跳跳上了楼,开门进去后就迫不及待跑到厨房那边的窗户往下偷窥。

    丁云住的是4楼,透过窗户看楼下可以看的很清楚,小云看到李秋实牵着丁云的手往社区健身器材那边的长椅走,然后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两个人一直在交谈,亲密动作却始终仅限于牵手。他们在长椅上坐了十分钟,丁云就站了起来,李秋实拉着她的手不松开,又说了一会儿话,两个人才一起往回走到楼下。

    小云立刻闪身出厨房,开了房间门,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汗,又赶在丁云进门前先去卫生间冲凉。等她出来时,丁云也已经换好衣服,正一脸“全世界欠了我三千万”的表情躺尸。

    “这么快就回来了?也没你侬我侬一会儿?”小云有意刺她。

    丁云闭上眼睛不理她,小云就坐到她身边去,问:“怎么了?吵架了?”

    “没有。”

    “那你干嘛脸臭得跟垃圾站似的?”

    丁云立刻睁开眼睛狠狠瞪了小云一眼:“别乱用比喻。”

    “你好好说,我就不乱用比喻。”

    “我凭什么事事都得告诉你?”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小云叹了口气,“从昨天到现在,我确实说了些实话刺痛你,可是我又不是拿你的事来当消遣八卦说的别人。我难道为的是伤害你吗?是想让你没面子、打击你的自尊心吗?我就是你诶,难道你在自己面前还要维持那些虚荣吗?”

    丁云抬起胳膊横在脸上,想假装身旁这个少女不存在,少女却已经憋了大半天,有满肚子话要说。不过说到底两人是同一个人,隔了十年,性格虽有变化,本质还是不变的,少女知道丁云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就先顺毛捋。

    “而且我们俩本来就不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你对我的过去和未来了如指掌,我呢,对你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我才会不停追问,这样起码我们之间能公平一点呀!”

    丁云没反应,小云就长叹一声:“没准我今晚上就回去十年前了,你确定要一直这样对待年少瘦弱的你自己?”

    瘦弱两个字怎么听起来这么刺耳呢,丁云终于把胳膊挪下去,有气无力的问少女:“你还想怎样?该看的你都看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十年后的我就是这个样子,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小云沉默了片刻,问:“那你呢?”

    “我什么?”

    “你不觉得失望吗?”

    丁云不说话,小云又叹了口气:“你说谎也没有用的,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如果你真的麻木到了对这一切都心安理得,你就不会对我表现的这么激烈和抗拒,你自己内心知道造成今天这样现状的原因只有一个。

    “失望又怎么样?谁年少无知的时候不是雄心万状?可是又有几个能真的实现梦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