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03章

第103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常顾看着被噎住的曲老道得意洋洋:“等过个十几年,我长大了,要是你还好好活着没变样,我再想想要不要跟你修道吧!”一副十分施舍的语气。

    曲老道气的照着常顾屁股拍了一把:“你个臭小子,从哪学的这么趾高气昂的?也是,跟那么个先生读书,上梁不正下梁歪也不稀奇。”说着把常顾推走了。

    “等跟你学了会更歪的!”常顾虽然跑走了,还不忘回头做鬼脸还嘴。

    严景安伸手指着曲老道大笑:“遇到克星了吧,活该!”

    曲老道哼了一声,招呼丰姐儿:“那个胖小子,过来给曲爷爷看看!”

    丰姐儿一直倚在严景安旁边,听见叫她胖小子不太乐意,抬头看祖父,严景安就拍拍她的头:“去吧,跟你曲爷爷要见面礼。”丰姐儿这才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曲老道拉着丰姐儿细看了一会,才抬头看严景安:“原来是个小丫头,这是你们家的?哪一房的?”

    “是我们老大家的,跟谦哥儿诚哥儿是一母同胞。”严景安答道,“怎么样,我们家的姑娘不错吧?”

    曲老道又仔细端详了一会丰姐儿:“唔,挺好。”说着回头叫人,“清桐,去我屋子把我那个黑木匣子拿来。”身后一个年长些的童儿上前一步:“是,师父。”然后出了门。

    曲老道就拉着丰姐儿问一些诸如几岁了、可上学了、读了什么书、哥哥们有没有欺负她之类的话,丰姐儿看这老道士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言谈很是有趣,刚才常顾那样调皮也没见他生气,于是胆子大起来,和他一长一短的说话。

    不一时清桐回来,把匣子递给曲老道,曲老道接过匣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荷包,给丰姐儿系在了衣襟上。又把匣子直接递给严景安:“这些是加过符咒的平安符,拿去给孩子们戴吧。”

    严景安接过来也没细看,随手放在一边,说:“快摆开棋盘,咱们来几局,今日来得晚,呆不了太久。”曲老道就让两个童儿带着孩子们出去玩耍,又让清桐摆上棋盘,两个老叟要开始手谈。严诚自开始学棋就着了迷,因此不肯出去要留下观棋,曲老道也没勉强,让他留了下来。

    于是明虚和他师弟两个前面带路,严谦拉着曲默然、李俊繁跟在常顾后面、王秉忠牵着丰姐儿,黄悫则在丰姐儿另一边,一行人往平台处走去。

    明虚是常和严家这些人见面的,因此一边走一边和严谦说话:“……你们可有日子没来了,听师父说,严兄弟忙着备考,可考上秀才了?”

    严谦有点讪讪:“没有,第一场就考砸了。”

    “哈,才第一次考么,考不中也是寻常。我听师父说,有些人二十几岁都还中不了秀才,白读了许多年书。”

    后面的李俊繁听见谈起这个话题,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他没考中,父亲虽然宽慰他,说只是让他去试试罢了,并没想要他一考就中。可姨娘却十分失望,当着他自然没说什么,回了自己屋子却哭了好半天,第二日眼睛还有点红肿,想起姨娘身边新柳姐姐的话,心里更沉重了。

    常顾没那么多心思,往前一步拉着曲默然说话:“这老道士也姓曲,你也姓曲,莫不是你们有甚亲戚?”曲默然摇头:“没有的,我们曲家没有出家的人。”

    “这个小兄弟真有趣,莫不是你以为天底下同姓的人都有亲?”明虚笑嘻嘻的问。

    常顾眼珠子转了转:“即便现在没有亲,往祖上数一数,没准就有亲呢!”

    明虚闻言点头:“那倒也是。不过你这个小兄弟当真是很有意思,半句话也不肯让人的,还忒有理!”

    严谦隔着曲默然拍了常顾肩膀一下:“总是这样无理辩三分,早晚有你吃亏的一天!”

    常顾做了个鬼脸,回头跑到黄悫旁边去:“不跟那些人玩了,惯会欺负人。”

    “谁会欺负你?你不欺负人就烧高香了!”黄悫答道。丰姐儿也说:“就是,数你最坏,爱欺负人!”

    常顾就挤开黄悫,走到丰姐儿身边去,伸手揪她头顶的头发:“你才是会装乖呢,明明平日里你也没少干坏事的,就是会在大人跟前装老实!”

    丰姐儿伸手推他,还跟王秉忠告状:“表哥,你看这个坏人欺负我!”王秉忠无奈的牵着丰姐儿,让她走到自己另一边去:“快别胡闹了,这不是在家里,都老实些吧!不然下次告诉外祖父,不带你们来玩了!”

    几个孩子一路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直把林间的鸟儿都惊飞了不少。明虚带着他们在平台处玩了一会,又引着他们去泉边玩耍,几个孩子玩的十分高兴,若不是严景安遣人来叫,还不肯回去。

    晚上回到家吃完了饭,刘氏哄了丰姐儿睡觉,回房去歇息的时候问严景安:“丰姐儿衣襟上那个白玉护身符,是曲老道给的?”

    “白玉护身符?”严景安不明所以,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唔,是那个荷包装着的?那就是了,我只看见他系了个荷包在丰姐儿身上。”

    刘氏笑了笑:“这曲老道还挺大方,那白玉质地清透无瑕,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块,想来所值也不菲,更何况还是他加了符咒的。对了,他见了丰姐儿,可说了什么没有?”

    严景安点头:“说了。他说咱们丰姐儿啊,想要大富大贵恐怕是难的。”说到这停顿下来看刘氏脸色,见刘氏一脸关切,然后笑了笑:“不过丰姐儿生就一副福相,平安喜乐一生是无疑的。”

    刘氏听了长舒一口气:“谁还指望要什么大富大贵了?能平安喜乐一生,那就是最大的福分!”

    八月初七这天,刘氏从早上起来就心神不定,和李氏两个相对无言,心里都有几分忐忑。严仁达已经考了一次不中,刘氏是怕他这次考得再不好没有得中,会影响他对自己的信心。李氏则是觉得严仁达年纪也不小了,这一科再不中,又等三年,等会试时还不知道几次能中,不免担心丈夫的前途。

    严景安倒跟无事人一般,吃过早饭就带着孩子们去了家塾上课,只是到下了课,也忍不住跟毛行远嘀咕:“不知今年会出什么题。”

    “你就放宽心吧,我看你们老三书读得很扎实,只要时运不差,中举不是难事。”毛行远自然要宽慰严景安。严景安听了一笑,也就没再纠结。

    乡试对读书人来说,可谓是一道重要的关卡,有些人终其一生也不能考中,最后一辈子也只能顶个秀才功名,至多能出去教教蒙童糊口罢了。而极少的一部分人,能够考过乡试中了举人,即便不能考中进士,也已经可以踏入仕途,慢慢熬资历了。虽然最后的前途不能跟进士出身的人比,好歹十年寒窗是没有白费的。

    就算不去做官,像严家这样有自己的书院家塾的,回来自己经营,也是有功名才有底气。如果严仁达这一科能中,外人说起竹林书院来,自然会说严山长一家真是名符其实的书香门第,父子二进士、一门皆孝廉之类的。

    再往好处想,若是严仁达这一科中了举,明年和严仁宽兄弟俩同赴会试,再一同高中,不管将来授什么官,严家都算是真正的书香名门了。父子四进士,本朝立朝以来可还从未有过。

    就算是李阁老家,当初也只是父子三人皆中进士。加上同族两个中了进士的侄子,一门五杰传为佳话,李家才由此成为平江府首屈一指的名门。

    严景安并不十分在乎自家算不算名门,好高骛远不是他的作风。他们严家根基还浅,几辈子传下来,到他才是第一个进士,前面的路还很长,他现在心里只想踏踏实实的教养子孙。只是想到自己已年过半百,不免也心急于让儿子们踏入仕途,趁着自己还有精力、脑子还清楚,能多给他们一些指点。

    好在平江离江宁很近,到了晚饭前后,李泽就派了人上门传信,把第一日的试题给他写了来。今年江苏乡试主考官是翰林院编修胡英年,当年胡英年在直隶应考,严景安是同考官,胡英年的卷子正是经由严景安之手推荐给主考官的。在翰林院时,严景安也十分欣赏胡英年,对他多有照拂。对胡英年,严景安算得上是有知遇之恩。

    所以在知道今年江苏主考官是他时,严景安就有几分放心。他打开李泽送来的题目一看,《四书》三题:一,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二,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三,孟子曰:欲贵者人之同心也,人人有贵于已者,弗思耳。1

    再看下面的经义题目,《春秋》四题恰都是自己跟严仁达讲解过的,依他的行文能力,想来写出好文来不难。至于《四书》三题,这些年读书的士子们几乎都把《四书》翻烂了,严仁达现今的作文水平也比三年前有了许多进步,严景安已经有些放心了。

    后面两科的论策就更不需要多担心了,严景安收了信,笑眯眯的回后院去吃饭。刘氏一见他进来就迎上去:“如何?看你笑得这样,题目不难?”

    “也不能说难不难,只是都在意料之中。”严景安伸手握住妻子的手:“你呀,就别担心了,好好准备过节吧!”

    刘氏赶忙把手抽出来,低声说:“别闹,媳妇们在摆饭呢!”两人正说着,丰姐儿领着谊哥儿跑了过来,“祖母,还有没有糖了?三弟要吃。”

    “要吃饭了,不许再吃了。要吃糖,明儿再给你们吃。”刘氏一手牵住一个,“你们俩今日已经吃了不少了,小心吃坏了牙齿。说来丰姐儿也该换牙了,怎地还没有动静?”叫丰姐儿张开嘴,低头去看她的牙齿。

    严景安跟在后面笑:“诚哥儿去年才换了牙,丰姐儿怎么也得明年才换吧?”夫妻两个一边说一边进了东次间吃饭。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会替换掉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