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19章

第119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论看电视还是拍戏,到一个场景结束,观众自然会被带入下一幕戏,演员也会停止拍摄,准备下一场,但从来没人想过,这时的戏中人会怎样。

    杨亭亭这一段戏要求她先与薛崇胤对视,然后薛崇胤不好意思的转开头,她清脆的笑一声,也转开头看花,然后薛崇胤再偷偷回头看她。

    这段戏就算是完了。

    通过剪辑,后期呈现效果是,韦后跟太平说完正事,无意间转头看见了这一幕,就笑着说一句:“年轻真好。”然后太平跟着看过去,正好看见薛崇胤含情脉脉的看着安乐,就也笑着赞同了一句。两位母亲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为以后安乐的反复、薛崇胤的痛苦埋下伏笔。

    然而身在这场戏中的杨亭亭,却没有在该结束的时候“出戏”,她仰头看花看得脖子都酸了,薛崇胤还傻傻的望着她呢!

    杨亭亭无奈转头,看向亭子里现在还是太子妃的韦氏以及太平,却发现她们两个竟然又聊起了家常!

    难道谈完了事情不该立刻告辞离开吗?对啊,反正戏拍完了,下面应该可以自由发挥,她冲进去把韦氏拉走怎么样?

    “表姐!快来挑风筝!”

    杨亭亭循声回头,见太平的小女儿万泉县主正举着一个大蝴蝶风筝叫她。剧中设定万泉县主比安乐小一岁,找的演员是个刚上大一的小姑娘;在万泉县主旁边拎着个燕子风筝的则是唐果饰演的永和县主,也就是武攸暨前妻留下的那个孩子。

    哦对,剩下她和薛崇胤独处之前,那俩姑娘是说要去找风筝来放来着。可她不想放风筝,她只想结束这个梦中戏还是戏中梦的,好好睡一觉啊!

    杨亭亭应了一声,磨磨蹭蹭往那边走,一边走一边还故意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很疼,坑爹的是这么疼都没能从戏里醒过来qaq!

    难道还得等尿急?那她应该多喝点水啊!杨亭亭想到这就站住脚,叫侍女给她拿水喝。

    薛崇胤比侍女还殷勤,听见话音就亲自去给她倒了一杯茶端过来,杨亭亭接到手中先大口喝了半杯,然后立刻被烫得眼睛一红,转头就把茶水吐了出去。

    “怎么了?表妹你没事吧?”薛崇胤吓了一跳。

    侍女们一看这样显然是烫着了,忙去倒了杯凉一些的水来给安乐郡主,杨亭亭猛灌了几口凉水,才总算是缓解了口中灼痛,然后含着泪珠说薛崇胤:“你真是没伺候过人啊!”

    薛崇胤内疚得不得了,连声问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弄点药什么的,杨亭亭更无奈了:“这哪能用药啊?涂在嘴里不是都吃掉了么?”

    薛崇胤更加手足无措,此时万泉县主和永和县主也都过来关切询问,这么一闹,亭子里的两位长辈也都知道了,就把他们叫进了亭子里去。

    韦氏看见女儿烫得眼中含泪,自然心疼,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还对太平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喝急了烫着的,不怪崇胤。”又说安乐,“嘴总是那么急,你现在封了郡主了,哪能还和从前一样没规矩?这也就是在你姑母面前,去别处还不叫人笑话?”

    太平拉过杨亭亭来询问了几句,确认没事之后,才说儿子:“崇胤有照顾妹妹的心是好的,只是这等事自然有奴婢去做,你冒冒失失的,看烫着安乐了吧?”又对韦氏笑道,“安乐已经很好了,我们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可比她淘气。”

    “你是没看见她淘气的时候。因生她时早产,生下来跟个小猫儿似的,你皇兄就偏疼了她几分,这些年在外头,早把她宠坏了。”韦氏说了几句安乐任性的话,又夸了几句万泉县主和永和县主,就起身告辞。

    太平也没多留,跟她们一起出去上了马车,各自回去。

    等马车转向皇城,韦氏才拉着女儿关切询问:“怎么样?没烫坏吧?这个薛大郎真是莽撞!爹娘的灵气竟是一丁点儿都没传到他身上。”语气深为不满。

    杨亭亭已经心累的不想说话,她舌头烫的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可就是这样,她居然都还在戏里边没醒过来!这特喵的还有没有天理了?轻伤不下火线,非得再死一次才行吗?

    她撅着嘴不愿意说话,韦氏竟也不生气,反而更心疼了,伸手揽着杨亭亭肩膀说:“委屈我儿了,以后咱们再不理他!”

    杨亭亭正不愿意继续演戏,干脆就摆出一副不高兴的脸来,也不说话也不笑,这样回到东宫,见到李显时,她也没个好脸色。

    正好这时李重润也在,他向母亲行了礼之后,却发现安乐见到贵为太子的父亲连个礼都不行,就径直进去坐下了,不免诧异。

    可李显的表现更让人诧异,他见到安乐很不高兴的进来,忙关切询问:“裹儿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竟连一句责怪都没有。

    而杨亭亭此时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刚刚见到太子李显是应该行礼的!不过管他呢,现在又不是戏中有的桥段,而且李显和韦氏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只有李重润满脸惊异——他这个杯具死得早,更不用在意。

    “也没什么,在外面喝水的时候不小心烫了一下。”韦氏走到女儿身边坐下,替她回道。

    没想到李显立刻不高兴:“哪个奴婢侍候的这么不精心?”

    杨亭亭看到跟着出门的婢女都吓得直哆嗦,忙说:“不是她们,是崇胤表兄好心给我倒了杯茶,有点烫。”

    李显这才缓和神色,又关怀宽慰了女儿几句,三个人接连说了好几句话,却没人理会站在一边的李重润。

    还是杨亭亭先说:“哥哥也坐啊。”

    韦氏这才转头看了儿子一眼,叫他过去坐下,问了几句寒暖。

    杨亭亭冷眼看着,这一家无论是父子还是母子,说起话来都生疏得很,虽然看起来李重润和韦氏都有想亲近的心思,但似乎都有些不得其法,便只能这么客客气气的了。再有安乐这么一比,李重润几乎就是个外人一样。

    说过闲话,韦氏把服侍的人都打发出去,跟李显说了今日与太平见面的结果,“我一提起话头,她就如此建议,可见陛下也有这个意思,不然太平人精似的,绝不会多言。你这下不用顾虑了吧?我早说过陛下既然立了你,自然是希望我们跟武家亲近的。你见了陛下,只说有这个想法,不知陛下觉得如何,请陛下做主就好。”

    李显就笑道:“是啦,太子妃娘娘想事情就是清楚明白,重润和裹儿都好好跟你娘学。”

    原来从这时候起,韦后就在后面操纵李显了吗?杨亭亭看看李显,又看看得意笑着的韦氏,忽然有点不确定,这真的是她演的那部剧的剧情?

    “那你明日去见陛下,就跟陛下提一提。还有我们重润也不小了,我看蘅芬那孩子不错,又是武家人,重润觉得呢?”韦氏忽然把话题转到了儿子身上。

    李重润听得又惊又窘:“这,婚姻大事,自然是父母做主。”

    韦氏看他窘然,笑得更高兴了:“这么大人了,居然还害臊!”

    只有杨亭亭觉得“蘅芬”这个名字莫名熟悉,忍不住插嘴问:“蘅芬是谁?”好像薛崇胤也提过这两个字。

    “我就知道你这孩子只想着自己!”韦氏摇头,“你姑母的继女、永和县主的闺名不就是蘅芬么?”

    是吗?原来她还有名字?!那安乐公主怎么除了一个小名“裹儿”就没名字了?好像永泰公主也有大名的,于是杨亭亭就问:“那我呢?你们怎么不给我取个好听的闺名?总叫裹儿裹儿的,难听死了。”

    一向纵容她的韦氏立刻开口斥道:“说什么胡话?什么死了死了的?越来越没规矩!”

    杨亭亭吓了一跳,宋词这样美得具有攻击性的人,生起气来,脸上自然多了一股凌厉之意,让人不由噤若寒蝉、心惊胆战。

    幸好还有李显打圆场:“好了好了,别吓唬她了,小孩子随口胡说,当什么真,这里又没外人。”又安抚女儿,“安乐别怕,你想要好听的闺名,爹爹给你好好取一个,好不好?”

    ……这位爹简直是女儿奴啊!连身为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的杨亭亭都有点看不过去了。

    韦氏也瞪了李显一眼,不悦的说:“都是你把她宠坏了!”

    李显就赔笑说:“对对对,是我宠的,你一点也不宠她。安乐,以后只跟爹爹亲,不理你娘了。”

    “安乐”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对夫妻了……,她恍惚之间觉得,这对夫妻之间竟很像是真爱,再加上安乐俨然就是真正相亲相爱的普通一家三口了,这还是她固有观念里的李显一家吗?这是错觉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