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56章

第156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永恒圣王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者站起身,打开身后那扇雕花木门,率先走了进去。

    夏小乔早就感觉到内室里另有人在,且是两人,一人呼吸时快时慢、有轻有重,显然是久病之人;另一人却气息绵长、似有还无,不用心探察都难以知觉,显是内家高手。

    但夏小乔并没有很在意,她刚献了解毒丸出来,对方没有理由在这时候伏击她,且就算对方突然翻脸、对她下手,她也有把握脱身离去。所以夏小乔在老者松口之后就以心念通知小炎先离开,自己跟着老者进了内室。

    内室比外间倒还宽敞些,左手边靠着窗放了一张竹榻,榻上端坐一人,那人盘腿而坐,双手环抱胸前,右掌中还握着一柄长剑。

    地当中设了一圆桌四圆凳,桌上除了茶具,还摆了一支长颈白瓷瓶,瓶子里插了一支含芳吐蕊的娇艳杏花。

    右边靠墙就是一代权臣屈政亮的病床。夏小乔立在门口,见那床也不如何宽大华丽,只是普通的四柱床,挂的帐子也不过是寻常青纱帐。紧闭双眼躺在床上的人面色青黑,比之夏小乔第一次见时又更瘦了一些,几乎皮包骨头。他盖的被子、枕的枕头,甚至这屋子里其他的陈设,哪怕于一个小富之家来说,都称得上简朴。

    看到这副景象,夏小乔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一些,屈政亮到底为什么这么舍不得死呢?

    她观察屋内陈设和病床上的人,坐在榻上手持长剑的男子一直盯着她,引她进来的老者则径自到了床边坐下,将装着解毒丸的瓷瓶放在一旁,伸手将昏睡的屈政亮扶起来,接着右掌按在屈政亮后心处,给他输了一阵真气,屈政亮这才缓缓睁眼。

    “启明,有人自称你的旧识,送了解毒丸来。药我验过了,可以用,虽不治本,但能压制你体内的毒,让你保持清醒。”

    老者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夏小乔,夏小乔听见外面喧闹声小了些,似乎火渐渐灭了,料想这段混乱过去,鱼信他们应该得手了,就揭开面具,向着看过来的屈政亮一拱手:“屈丞相,可还记得我?”

    屈政亮盯着夏小乔看了一会儿,才扯动嘴角,虚弱的笑了笑:“真没想到,屈某人穷途末路之时,前来雪中送炭的,竟是夏姑娘。”

    老者见屈政亮果然认得来人,立即把药丸倒了出来,“启明,既然真是旧识,你先把药吃了,有话待会儿再说。”

    “不急。”屈政亮缓缓摇头,“无功不受禄,夏姑娘必有话说。”

    夏小乔并不客气,直接说道:“屈丞相病势沉重,可能不知道,前些日子桃园寨张大海好心进京来知会各位有关傅一平的消息,却无端被府上高手姚镇山所杀,而且您手下兵将如今正将桃园寨团团围住,说是要‘接’梅神医来给您看病。我虽不是桃园寨中人,却实在看不过这等两面三刀、背信弃义之事,便自告奋勇来问问这是不是您本人的意思,又听说您毒入肺腑,怕您支撑不住,这才将师门秘药送给您。您只管先服下,我且有话要说呢。”

    屈政亮神情平静:“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他话音方落,榻上那人就飘身下地,倒了一杯清水送到老者手里,屈政亮用清水送服了药丸,老者又给他输了一阵真气,助药力发散。

    如此过了约一炷香时间,屈政亮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光彩,目光也宁定了许多,老者取了枕头给他垫在身后,让他半坐着,就起身出去了。

    “夏姑娘请坐。”屈政亮指指圆凳。

    夏小乔看看站在床边的持剑之人,大大方方的过去坐下,就听屈政亮说:“原该奉茶的,怕姑娘不能放心喝,只得失礼了。”

    夏小乔没想到他如此直接,倒愣了一下,一时无话可答。

    “夏姑娘想说什么,直说吧。”

    夏小乔心中本来准备了无数的话要说,有指责有质疑,但此刻被屈政亮当面询问,一时竟不知该先说哪句,只得接着前面的话问:“我刚刚说的两件事,是丞相您的意思吗?”

    屈政亮道:“我确有请梅神医诊病之意,也交代过下属,至于他们怎么去办,一向由得他们自己做主,我只要他们能把事办成即可,所以姑娘想兴师问罪,找我就对了。”

    这位手握军政大权、两度逼宫的权相此刻称得上是奄奄一息,他皮肤松弛、颧骨突出,嘴唇干燥起皮,呼吸声几乎要响过说话声,任谁都看得出来,此人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棺材。可当他这几句话讲出来,又让人一瞬间觉着这个垂死之人仍是气魄万千、威势不减。

    “兴师问罪我可不敢。”夏小乔被他这种态度激得心中一凛,不由坐的更端正了一些,神情也愈加冷肃,“只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上次我见屈丞相之时,您自称是读书人,既是读书人,想必知道的道理比我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丫头要多得多。”

    屈政亮并没有接话,只看着夏小乔,等她继续说。

    “您中毒已深,名医应已见了不少,又博览群书,不可能不知道医者医病不医命,就算桃园寨的梅爷爷真是那位传说中的梅神医,他也只是神医,不是神仙。如此大动干戈、背弃盟约,只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言,屈丞相此举,倒很有秦皇汉武的风范了。”

    屈政亮何等人也,夏小乔这样含蓄的讽刺,他完全不痛不痒,反而问夏小乔:“夏姑娘看来读书也不少,只是有些时候,读来的,终不如亲身经历,‘壮志未酬身先死’,如何甘心?”

    夏小乔心中的愤怒一下子翻涌上来:“这么说来,屈丞相果真是把自己性命看得重逾千钧、却把旁人视如草芥了?!”

    也许是这一瞬间她心中涌现杀意,不由自主释放了杀气出来,那个守在床边的人立刻跨前一步,手中长剑向前斜伸,已是对敌姿态。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夏小乔并没理会持剑之人,回头看了一眼,见刚刚出去的老者端了一碗热气腾腾、散发香味的粥进来。

    “先吃点东西垫一垫。”老者像是根本没察觉房内气氛不对,径自走过去到床边坐下,将粥碗送到了屈政亮手上。

    屈政亮接过去,慢吞吞的吃了两口,才说:“人命与人命本就不同。就是在你夏姑娘眼里,我的命与他也不是同等价值吧?”他说着指指持剑挡在身前的人。

    有那老者进来打岔,夏小乔已经冷静下来,既然这一切就是屈政亮的意思,再做这等口舌之争已没有必要,她直接问:“要怎么样,屈丞相才肯放过桃园寨?”

    “我并没有想把桃园寨怎么样,自始至终,我只想求医而已。”

    “梅爷爷虽通医术,却并没有得过什么《自然经》,他早年倒是得到一本传说是华佗遗作的《青囊经》,但后来被证实是伪作。所以就算梅爷爷到此,也一样是爱莫能助。”夏小乔干脆说了实话。

    屈政亮与那老者对视了一眼,又低头喝粥,那老者就问:“这么说,你口中的‘梅爷爷’就是梅定贤本人?”

    夏小乔有些迟疑,不确定这个该不该承认,屈政亮却从旁一笑:“你以为,仅凭江湖传言就值得我安排属下花费时间精力去找梅神医?实不相瞒,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大致查出了这几个老人瑞的身份。神医梅定贤,字元化,江湖人称‘胜扁鹊’,乃文山梅氏之后,梅家世代行医,梅定贤的父兄都曾在宫中任太医,便是如今,也有他重孙辈的梅氏子弟在宫中任职。”

    这话一说,夏小乔大为吃惊,屈政亮却说的有些累了,又继续喝粥,此时门外又有人求见,那老者替屈政亮说道:“进来。”

    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文士缓步进来,先向屈政亮施了一礼,接着说道:“丞相,宫中出了点事,皇上驾崩了,应是被那傅一平所杀,他逃去了北苑,喻副统领已带人前去捉拿。”

    屈政亮面上毫无变化,只瞥了夏小乔一眼,吩咐道:“先整肃宫禁,封锁消息。”

    中年文士面露难色:“贼子狡诈,已将此事高声宣扬出来,陈、韩、张几家府邸都有异动,不过属下等已传令全城戒严,各坊门也已关闭,一时应不会有什么事。”

    “这倒是一步好棋。”屈政亮听着竟露出一丝笑意来,“我记得,夏姑娘似乎与傅一平是旧识。”

    夏小乔才不会傻傻承认:“屈丞相似乎误会了,傅一平此人狼子野心,与我实非同道中人,自上次在颍川之后,我再未见过他。”

    屈政亮也没有纠缠这事,对那中年文士说:“些许小事,你们自能料理。正好你来了,不如你替我给夏姑娘说一说那六老的底细。梅神医就不用了,我已经说过了。”

    中年文士领命,侧过身站着,向夏小乔说道:“梅定贤有五位老友,其中交情最深者为葛尽忠,葛尽忠原是将作监大匠,世代匠户出身,后获罪入狱,假死逃脱,一家人改名换姓潜逃至东京。他们在东京的邻居有一花匠叫童闻喜,擅培育各类名种,在东京小有名气,童闻喜有个屡试不第的外甥叫贺酩,这二人也与梅、葛二位交情不浅。”

    原来葛爷爷原名不是葛中,是葛尽忠啊,花爷爷竟是姓童吗?屈政亮将一切打听的这么清楚,难道真的不是为了传说中的道家宝典?可除此之外,又能为了什么呢?

    “其余两位都是江湖人士,一位大概是几十年前叱咤风云的天山剑魔穆飘萍,另一位应是鲁班后人公输覃,他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但他父亲天工居士却是有名的铸剑师,据说天工居士就是死于穆飘萍之手。”

    他虽然讲到每个人时都是寥寥几句,却全都能与夏小乔知道的对上号,显然是真的调查清楚了。

    屈政亮等中年文士讲完,就摆了摆手,说:“你去传话,请桃园寨关大当家来见我。”

    中年文士躬身告退,屈政亮看向夏小乔:“希望还来得及。”

    夏小乔不接这话,另问道:“丞相不是为了传言中的道家宝典,又是为了什么如此大动干戈?”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六位老人,出身、所长、爱好都截然不同,但他们却彼此交好,还一起活过了百岁。梅、葛、童三位,更是已近一百二十岁,这是一句巧合就能说得过去的事吗?”

    原来如此!夏小乔恍然大悟,屈政亮既然打听清楚了几位老人来历,自然也就能算出他们大概年岁,这一算出来不要紧,六位老人家交好不稀奇,交好的六位老人家一起活成了人瑞,还不稀奇吗?何况梅爷爷有神医的名头,江湖中传奇事迹也多,屈政亮一定是疑心梅爷爷有什么长生不老的秘药或秘术,所以才非得要把梅爷爷请来,当面问清楚!

    想通此节,夏小乔不由失笑:“丞相大人也有自作聪明的时候啊。世上是有长寿秘术不错,都不用问梅爷爷,我就知道一法,我师门所传内功心法,只要天资聪颖,再有几十年勤修苦练,自然可活到百二十岁。但屈丞相你如今是毒入肺腑,我方才所献之解毒丸,虽不敢说解百毒,却也颇有奇效,这一点,这位老人家应该清楚。可再好的药物,也得用对时机,我说一句实话您或许不爱听,以您现在的境况,想多续两月性命不难,但想要更多,除非是大罗金仙现世,否则无法可救!”

    如此直白而不留情面的话一讲出,饶是处变不惊的屈政亮也不由勃然变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