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70章

第170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元廷见到夏小乔忽然走进来,很是吃惊:“你怎么回来了?”

    夏小乔见到慕元廷,上下一打量,口中啧啧两声:“你果然突破了。你知不知道你连累了多少鱼虾鳖蟹?”

    慕元廷跟她离开龙宫时的样子没什么分别,就是刚突破,整个人格外有精气神,显得气色不错,身上脸上也没有伤,看来这个龙宫还真的庇护住他了。

    “什么?”慕元廷没听明白夏小乔的话。

    夏小乔指指头顶浑浊的海水,“外面动静闹的那么大,你就一点都没有察觉?”

    慕元廷仰头看看透明结界之外的海水,“好像浪比较大?”

    “岂止是大。”夏小乔摇头叹息,“刚刚龙卷风都把海水吸上天去了!不然我昨天就进来找你了。走吧,莫师叔和大师兄还在外面等着呢。”

    慕元廷疑惑:“莫师叔?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不是回下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跟他们在一起?”

    “我是回下界了,不过出了点事情,又回来了,详情出去再说吧。”夏小乔拉着他就去宝座那里找开关。

    慕元廷还在疑惑:“这么快就回来了?”随后不等夏小乔回答,又自己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莫师叔倒是来的正好,我正有些问题想请教他,你怎么不叫他进来?”

    夏小乔扳动开关,回头斜了他一眼:“莫师叔进不来,那魔头只许我进来。要请教问题也不急,回去四极宫,你有的是时候可以请教。”

    慕元廷听了这话便不肯跟她走了,“回四极宫做什么?你怎么忽然想回四极宫?”

    夏小乔拉了他一下没拉动,只得略去下界之事,简单说了一下回四极宫的原因,“这些事你也知道的,既然到现在还没了结,总还是回去说清楚的好。另一个,这找龙宫的主意是你出的,把那魔头放出来的过错,自然也得咱们俩一起担才行。”

    “曲文轩出去以后,做什么坏事了么?”慕元廷还是不走,追问道。

    “应该没有吧……他偷偷跟着我去了下界看热闹。”夏小乔只得如实说道。

    “既然他什么都没做,放他出来又怎么了?”慕元廷自有其道理,“我不想回去,这里很适宜修炼,回四极宫太耽搁时间了。”

    夏小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到两年就又突破一次,还嫌耽搁修炼?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

    慕元廷再次偏离主题:“已经过了两年了吗?”

    “……你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吗?等下,我们走了之后,你不会一直没出去过吧?”夏小乔惊奇的问。

    慕元廷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我把辟谷丹吃了,还出去做什么?”

    行吧……,这位就是一直醉心于修炼,不过,“这次你必须得回去,不然我一个人回去说那些话,没人相信啊!而且我师尊被人质疑,多半也是因为你,你就当为了他吧。”

    慕元廷还是摇头:“我不回去,你也别回去。师叔要是连这点事都压服不了,还做什么峰主?趁早退位让贤才好。”

    “……你说得简单,现在这事不是也影响到大师兄了吗?我主要是担心他们之间因此生嫌隙……”

    慕元廷听到这里,用他那双灰蒙蒙的眼珠在夏小乔身上一扫:“他在你心中已经如此不堪了么?”

    夏小乔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师尊慕白羽,她立刻张嘴想解释,但嘴张开了,话却没跟着涌出来,好一会儿才结巴着说:“不是你、你想的那样。哎呀,其实我还有别的事必须得回去。”到底把她在下界逆天而为、经脉全毁,被曲文轩易筋伐髓、渡入魔功的事说了。

    这件事就严重得多了,四极宫是修真界正道第一门派,断然容不得门下有人修炼魔功的,慕元廷听了也沉默片刻,才说:“可是你这样回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知道,将我驱逐出门墙也好,废去功力也好——最好是能废去,不管怎样,总是要对师门有个交代的。”

    慕元廷终于跟着夏小乔走进那扇门,“魔功怎么废去?除非再次毁了你的经脉,或者杀了你。”

    话说完,他们也出现在了外面沙滩上,许元卿立刻迎了上来,先问慕元廷觉得怎样,还仔细打量了他一回。

    之后慕元廷过去给莫如白行了礼,他们就再次上了法器,一路回四极宫。慕元廷一点时间都不浪费,在法器上先把他近来练剑的困惑向莫如白请教了一番,又问了许元卿几个功法上的问题,然后就入定练功去了,让憋了一肚子问题的许元卿只能继续憋着。

    莫如白倒是什么都没问,等到了四极宫外降下法器来,他拿出几缕晶白细丝在夏小乔身上一抖,她就立刻变成了被茧困住的蚕,整个拢在了丝网里面。

    “这样就不怕阵法示警了。”莫如白说完扶住夏小乔的手臂,带着她先从北渚峰外进去,走石拱桥到停鹤台,然后乘鹤飞至青华峰,去了段白鹿所居的木楼。

    夏小乔从决定回下界起,就再也没有想过重回四极宫的情景,此时此刻,当她真的站在太乙殿旁边的木楼之前,心里竟然出奇的平静,并没有赶路时想象的那些复杂情绪。该来的总是会来,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莫如白先进去见了段白鹿,片刻之后,就有侍僮请夏小乔、许元卿、慕元廷三人也进去。里面除了段白鹿和莫如白,只有归元在,倒是没见着范明野,三人给宫主行了礼,段白鹿先把夏小乔叫到跟前去,伸手在她脉上搭了片刻,然后输了一股灵力进去,这次灵力虽然也受阻,却并没直接被弹回去。

    段白鹿将灵力又向夏小乔经脉中推行了一段,夏小乔便觉得全身经脉开始隐隐作痛,虽忍着没说,眉头却皱了起来,段白鹿一直看着她的脸,见她如此,立刻就收了手。

    “也不知是你们的造化,还是孽缘,竟然真的碰上了那魔头。”段白鹿轻叹一声,“我本以为他早死了的。”

    夏小乔几人都没说话,莫如白却道:“我倒真想会会他。”

    段白鹿少有的板起脸孔训诫师弟:“不可!那是与祖师齐名的魔头,你不要练了几天剑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当年玄谌老祖已将心剑练得圆转自如,也不过与曲文轩麾下护法边缃战个平手,你才到什么境界?”

    玄谌老祖是莫如白的师祖,近几代承影峰峰主里,唯一练至人剑合一境界之人,也是四极宫下一位最有可能飞升的修士。段白鹿拿玄谌老祖举例,莫如白再傲气也得服气,便低头说:“师兄教训的是。”

    段白鹿又转向夏小乔和慕元廷,说道:“我已经召集各峰峰主,一会儿都到太乙殿去,将事情分说清楚就好。如白带着他们先去偏殿等,元卿留下。”

    莫如白起身带着夏小乔等人告退,夏小乔猜测段师伯留大师兄是为了询问有关曲文轩之事,便没有多说,跟着莫如白去了太乙殿最西侧的偏殿。他们在偏殿坐了一会儿,各峰峰主陆续到达,莫如白先去入座,之后段白鹿的二弟子孙元秋就来叫夏小乔过去。

    太乙殿正殿若非极重要的大事是不开的,所以今日聚会之所是在东偏殿。夏小乔一进去,见段白鹿居中而坐,自他往下,左右各六把交椅,每个椅子上都坐着人。师尊慕白羽就坐在青华峰峰主祝元和下首——四极宫的座次从来都是按脉系排列,青华峰第一,承影峰第二,紫霞峰、赤泽峰次之,之后才是外八峰,所以尽管祝元和的辈分最低,他还是坐在了宫主西首第一位上。

    夏小乔恭恭敬敬给各位峰主行了礼,段白鹿就说:“小乔,你把当日被魔修掳走的经过讲一讲吧。”

    她就将当时的事情细细讲了出来。夏小乔一向记性超群,各处细节到现在也没忘记,很快就把齐元宏怎么找到她,后又遭遇魔修,她怎么被神行符送走,到了荒郊野地的事说了。之后的事,与四极宫无关的她就简略一说,像唐池翰以及诛杀蛇妖这些她就一带而过。最后讲到从妖修那边听说魔修内讧,有一方在找龙宫钥匙,还提到四极宫,她想起那串手串就留在宁涛城,便赶了回去,遇见了等在那里的慕元廷。

    她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推卸责任,如实说了她与慕元廷的争执,还极力避免提及师尊慕白羽强迫他们结为道侣的事,就这样一直讲到他们找到了龙宫和里面的曲文轩。

    段白鹿听到这里,抬了抬手:“先说到这。元秋,去把那位散修小友请来。”

    夏小乔退到一旁站着,孙元秋很快就把范明野带了来,段白鹿自己没有问话,而是叫掌管门内戒律的莫如白出面询问。

    莫如白叫范明野把他搭救夏小乔的经过也说一遍,等范明野说完,问他:“你还记得那个叫齐元宏的弟子长什么样么?”

    “只记得他穿白衣,略有些富态,看起来很和气。自称是夏姑娘的‘元宏师兄’,还当着我的面发了一枚传讯符出去,走的时候留了一袋灵石做谢礼。”

    莫如白又问范明野记不记得那人发传讯符的手法,范明野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大概一说,但他一说完,外八峰的几位峰主就互相交换了个眼色。

    之后莫如白再问了些宁涛城的事,和夏小乔所说互为印证后,就叫人带范明野出去,给他安排地方休息。然后才把慕元廷叫进来。

    慕元廷一进来,十一位峰主都是一惊,只碍于段白鹿没开口,便都强忍着没问他怎么这么快就突破了。

    段白鹿还是让莫如白问话,于是慕元廷也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单独留在宁涛城之后的事情,一直讲到莫如白带许元卿二人去接他为止。

    “事情经过,大家也都听完了,谁有什么要问的只管问。”段白鹿终于发话。

    外八峰峰主虽然各有心思,这会儿却都不想做那出头鸟,一时都没说话,倒是赤泽峰峰主袁白徵先说道:“我当有什么大事呢!不过还是那点子事,当初就查出来是齐元宏说谎,他畏罪自尽,其余该处置的也处置了,怎么还没完了?”

    他当然不是指责段白鹿,“没完了”三个字说的毫无疑问是借题发挥的外八峰。赤泽峰供应丹药,袁白徵脾气也火爆,平时外八峰没一个敢得罪他,但今日不同,外八峰不满于低人一等的地位已久,这次有机会,当然要站出来堂堂正正表明态度。

    于是面相看起来温和可亲的西渔峰峰主鲁白芥就接话了,“我倒觉得,事关魔修,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外通魔域可不是小罪名,段师兄的处置自然都是应当的,但毕竟当时只有侧面证言,比不上当事人站在这里更有说服力,下面弟子们也才能心服嘛。”

    “鲁师弟说的很是。”南台峰峰主何白惕接过话,又叫夏小乔上前来,“你是慕师弟门下的对吧?”

    夏小乔应道:“是。”

    “依你说,当日元宏找到你,言行举止都并无不妥之处,而且若不是他给你用了神行符,你也无法从魔修手中逃脱出去。那你为何传讯给你师尊,说元宏是魔修内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