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下来的几天里,凌欣冉就很难不去注意这个叫谷严的男生了。

    他打篮球很厉害。

    其实凌欣冉根本不懂篮球,也不喜欢,谷严篮球打得很好,是班里的其他女生告诉她的。

    凌欣冉从来没去看过,但这并不妨碍她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谷严在篮球场上的时候很帅。

    他爱听音乐,流行歌曲,尤其某流行小天王的歌。

    凌欣冉收作业或是发作业时,经过谷严旁边,大多时候都会见到他带着白色的耳机在听歌。

    也不怕被老师看到没收了,她想。

    谷严在班里也带着mp3听歌,这是学校不允许的。就像学校不允许学生拿手机一样。

    其实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凌欣冉跟谷严统共也没说上几句话。

    大多情况下,他们俩一站的近了,周围的同学就开始起哄。

    男生们起哄说,他们在寝室讨论班上的女生,说没有十全十美的,然后谷严就反对,说凌欣冉就挺完美的。

    陆雪告诉她,“谷严说你是他心中的完美女神。他说,你不是适合恋爱的那种女孩子,而是适合直接娶回家去,珍藏起来。”

    在这种环境下,即便实际上凌欣冉并没有跟谷严接触多少,真正说的话不超过10句,凌欣冉放在谷严这个名字上的注意力还是越来越多了。

    有天晚上,凌欣冉做梦梦到了谷严。

    这很正常,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最近她关注谷严的次数比较多,梦见自然不稀奇。

    但问题出就出在这个梦上。

    凌欣冉看的一篇小说里说,如果你不自觉地去关注一个男生,如果你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如果你夜里都会梦见他,那么,亲爱的女孩,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

    凌欣冉拿这句话在自己身上套了套,好像......挺符合。

    她很恐慌。

    因为她已经有郭煜了,他们约好了将来要结婚的。

    凌欣冉觉得自己变坏了,因为她可能喜欢上了别的男生,她背弃了跟郭煜的约定。

    之前谷严的朋友们起哄,凌欣冉是不怎么在乎的。

    但在这之后,再遇到谷严的朋友们起哄的情况,凌欣冉就十分不自在起来。

    陆雪发现了这一点。

    有天晚上,陆雪跟凌欣冉下晚自习的时候一起回寝室楼,路上陆雪问,“欣冉,你是不是也喜欢上谷严了啊?”

    “没有!不可能!”凌欣冉下意识提高了声音反驳。

    陆雪捂嘴笑,“你越是反应大,越说明你心里真的有鬼好么?要是心里真的坦坦荡荡不喜欢他,那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凌欣冉答不上来。

    从这天起,每每遇见,陆雪就会拿凌欣冉喜欢上谷严这件事来跟她开玩笑。

    凌欣冉反驳了几次,也就随她去了。

    但她不再反驳,陆雪就说她默认了。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自习课的时候,凌欣冉正偷偷看小说呢,后桌突然拍拍她的肩膀。

    她吓了一跳,还以为班主任来了呢,扭过头一看是后桌,舒了口气,小声问道,“有事?”

    “给,后头有人递过来,说是给你的。”后桌说着,递过来一个浅粉色的纸袋。

    凌欣冉接过来一看,里面除了一张浅蓝色的印花信纸,就只有一张音乐cd,还是旧的。

    情书?

    凌欣冉拿出信纸,打开来看,里面是手抄的一首歌词,《简单爱》,谷严最喜欢的流行音乐小天王的一首新歌。

    她没仔细看歌词,直接看结尾,上面就一行字:

    这是我珍藏的音乐cd里最喜欢的一张,送给你,希望你也能喜欢它。

    落款:谷严。

    这封“情书”,好吧,如果它算是情书的话,这封情书是凌欣冉收到的三封情书里自创字数最少,也最敷衍了事的一封。

    如果当时凌欣冉脑子清醒,直接在原信底下回一句,“谢谢,不用了。”然后把cd加信纸原路送回去也就是了。

    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现实是,当时凌欣冉的脑子不够清醒。

    当时她正在看言情小说,幸福大结局,校园王子与灰姑娘订婚典礼,女配的羡慕嫉妒,男二的黯然伤神,男主的深情无悔,还有浪漫的订婚现场,漫天飞舞的花瓣,拥吻......

    额,好吧,不描述了,反正结果就是,凌欣冉看小说看得脑子发热了。

    这时候刚好递过来一封情书,还是之前她颇为关注,一直怀疑自己或许是喜欢上人家的那个男生写的。

    凌欣冉的心砰砰跳起来。

    其实这封信没什么内容,主体就是一首歌词。

    但就是一首歌词,凌欣冉却也一句一句仔细看了。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你靠着我的肩膀

    你在我胸口睡着

    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想简简单单爱”

    凌欣冉一句句默念着歌词,然后觉得歌词里写的内容就是谷严对她的感情:默默喜欢你,暗暗期待能和你在一起。

    从这儿就能看出,凌欣冉对谷严到底是什么感情了。

    因为看着信暗暗欢喜的时候,凌欣冉想的不是,“太好了,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而是,“原来也有个人暗地里这么喜欢我呀,而且还是个各方面都还挺不错的人。”

    或许是,小姑娘的虚荣心校园言情小说深情男主角色代入?

    应该把东西和信都原路送还回去,凌欣冉想。

    但鬼使神差地,她当时并没有还。

    没有还,也没有回复。

    下晚自习的时候,凌欣冉跟室友一起在前面走着,后面几个男生起哄叫她的名字。

    她回头去看,谷严也在,他旁边的几个男生看她回头了,哄笑着叫她嫂子。

    凌欣冉赶忙转过身,拽着室友飞一般跑进了女生寝室楼。

    她后悔了。

    当时就应该还回去的。

    流言这种东西就像流感,一旦爆发出来,那传播的速度绝对超乎你的预料。

    第二天,全班相当一部分人都知道“凌欣冉在和谷严谈恋爱”这个消息了。

    凌欣冉百口莫辩,是她自己走错了一步,没在最初坚定拒绝,怨不得别人私下里传来传去。

    最好的时机错过了,现在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还回去,怎么说清楚。

    如果她能坦坦荡荡的,当面还回去,当面跟谷严说清楚,也好。

    但凌欣冉根本就不好意思再跟谷严说话。

    吃完饭的时候,凌欣冉找了个跟谷严的“徒弟”,一个喜欢打篮球的高个子女生,帮着把信和cd都还给谷严,顺便带一句话,“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东西送出去之后,凌欣冉心里一阵轻松。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事儿居然还有回复。

    那个高个子女生回来悄悄跟她说,“谷严说,其实他根本没想过表白啊。他之前说的对你的欣赏,就是纯粹的欣赏,跟男女生之间的喜欢没任何关系。那封信上的歌词是陆雪抄的,谷严就写了最后那一句话,签了个名字。哦,对了,那个cd也是陆雪说你最近喜欢听xxx的歌,谷严才决定送给你的。”

    凌欣冉回想那封信的最后一句话,写的是:“这是我珍藏的音乐cd里最喜欢的一张,送给你,希望你也能喜欢它。”

    的确是没有表白的意思,人家也没说喜欢你啊,更没说想要你做他女朋友啊。

    那就是她自作多情了?

    或许这个年龄段的少男少女们自尊心都比较脆弱,反正听过谷严的回复之后,凌欣冉简直无地自容。

    她觉得班上的每个人都在笑话她。

    “凌欣冉也太自恋了,她以为她是谁啊?万人迷?”

    “就是啊,人家谷严根本就不喜欢她,人家就是站在同学立场上抱着纯粹的欣赏态度啊,自作多情了!”

    凌欣冉坐在教室里,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她根本看不下去书,连之前沉迷不已的言情小说也看不下去。

    晚上的时候,凌欣冉单独找了陆雪,问她那个高个子女生说的谷严的信上的歌词是不是她抄的,还有那张cd是不是她建议谷严送的。

    陆雪很爽快地就点头认下了。

    “为什么啊?”凌欣冉忍不住质问道,“这样玩有意思吗?”

    “谷严喜欢你,我鼓励他表白有什么错?再说我是为你好啊,你不是也喜欢他么?”陆雪很委屈,“我就是想撮合你们啊。”

    凌欣冉无言也对,最后她道,“我不喜欢他。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她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郭煜。

    郭煜每天都会发短信给她。

    但最近这两三个月以来,在学校里,因为晚上熄灯前那一小段时间,除了必要的洗漱之外,凌欣冉全都留出来用来争分夺秒地看言情小说了,因为她回复郭煜的短信时,十分敷衍,往往他发了一大段过来,她只回复短短一句,“哈哈,有趣。我睡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最近的事情越糟心,凌欣冉就越发想起郭煜的好来。

    但郭煜越好,就衬得她越糟糕。

    凌欣冉觉得......之前有那么一段时间,她背叛了她跟郭煜之前的约定和感情。

    她很歉疚,并且自厌。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凌欣冉他们学校期末考试前三天。

    凌欣冉原本就因为沉迷小说忽略了这段时间的学习,再加上心情问题,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期中考试,班级第四名。

    期末考试,却变成了第四十名。

    一落千丈。

    拿到成绩单之后,当着其他人的面,凌欣冉没表现出什么,却在回家之后窝在床上偷偷哭了一场。

    高凤竹安慰她,“胜败兵家常事。成绩起起落落也是正常的,乖乖,别难受,下学期努力考好就行了。况且学习成绩这东西,你现在看着重要,其实等长大了回头看看也不算什么。”

    “嗯,我知道。下学期我一定努力,好好学。”凌欣冉红着眼圈说。

    凌欣冉不缺零花钱,她不爱花钱,这几个月来却花钱买了好几本封皮花花绿绿的言情小说。

    带回家的那几本,她给它们包上了跟课本一样的书皮,把它们塞进上学期的旧课本那层书架上。

    伪装的很好,妈妈一直没发现。

    成绩单下来的当天下午,凌欣冉把那几本小说塞进塑料袋里,出门扔进了小区的大垃圾桶里。

    不是书的错,是她的错。

    凌欣冉知道。

    但她还是得把书扔了。

    算是跟过去那几个月的颓废时光做个了断吧。

    ******

    接下来的暑假里,凌欣冉把同学一起玩一起聚会的邀约都推了,她.妈妈原说要带她出国旅游,也被她拒绝了,她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复习初一下册的书本,顺带预习初二上册的书本。

    不久后,郭煜顺利考上了d大附中,总成绩超出录取分数线近40分。

    得知凌欣冉整个暑假都会待在家里学习之后,郭煜开始每天往凌欣冉家跑,理由是:他要提前自学初一的课程,有不懂的,凌欣冉可以教他。

    哪里用她教啊?他自己拿着辅导书自学地溜溜的。

    其实郭煜就是想跟她在一起,凌欣冉知道。

    凌欣冉家所在的陇桂园是个环境挺优雅的别墅区,但位置却在北京五环上,昌平区,北五环,郭煜家却在三环边上,海淀区,西三环。

    从郭煜家出发到凌欣冉家,直线距离也有20多公里,坐公交需要转一趟车,全程30度站。

    每天,郭煜花在路上的时间,来回就有三个半小时。

    郭煜越好,凌欣冉就越歉疚。

    她觉得她之前在关于谷严那件事上,事前的疑似动心,和事后的犹豫不决,都对不起郭煜。

    她觉得她配不上郭煜对她这份心。

    就这么在心里纠结了几天,凌欣冉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把自己关于谷严的那件事原原本本跟郭煜说了一遍,除了隐藏她沉迷于言情小说这件事之外,其他的都告诉他了。

    凌欣冉以为自己可以很从容地说完,她还给自己提前设计了结束词,“对不起。是我不好。咱们之前说的那个约定,从今天起就算了吧。我们还是好朋友。”

    但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坚强程度,事实上,事情说到一半,她眼圈就红了,好容易讲到她去找陆雪对质这一段儿,她眼泪哗哗地往外涌,根本就控制不住,抽噎地完全说不下去了。

    郭煜被她的眼泪吓到了。

    这些天凌欣冉跟他一起的时候,总是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郭煜难免就往坏处想——他以为凌欣冉终于意识到身边这个男的一无是处了,又矮又丑,还整天缠着她,凌欣冉早就烦了,就是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开口直接跟他说叫他走人。

    所以,在凌欣冉鼓起勇气跟他坦白了这件事之后,郭煜第一反应就是松了一口气。

    其他都好说,只要不是烦他了就行。

    凌欣冉原本是坐直了说的,只是哭着哭着,就变成斜靠在沙发上的姿势了,郭煜靠着扶手坐下来,怀里抱着个大靠枕,把斜倚着沙发的凌欣冉揽进怀里,让她舒服地半躺在靠枕上,手里拿着纸巾轻轻给她擦眼泪。

    凌欣冉这会儿缓过气来了,继续说她原本设计好的结束词,“对不起。是我不好。咱们之前说的那个约定,从今天起就算了吧。我们还是好朋友。”

    话音刚落,好容易止住的泪又流出来了。

    郭煜伸长手,又扯了几张纸巾,继续不紧不慢地给她擦眼泪,问道,“哪个约定?”

    “就那个!在医院楼下花坛上写那个!”凌欣冉红着眼瞪他,“这么快你就忘了?”

    “‘苍天为证,我徐娇娇,和郭大头约定,将来结婚,一起过日子。绝不反悔。’我忘不了,一直记着呢。”郭煜念出去年冬天徐娇娇写下的这条约定誓言,说道。

    凌欣冉转过眼,没说话。

    说什么呢,再说,就该说让他拿出来那张纸,大家一块撕了烧了扔了了。

    她不想说。

    郭煜握住她的手,继续道,“娇娇,你要反悔吗?”

    凌欣冉坐起来,转过身子,坐直了去看他,“可是我做错事了。”

    郭煜把怀里的靠枕扔到一边,往前倾身抱住他的宝贝姑娘,把下巴搁在她的肩头,轻声说,“没关系的,娇娇。你还小,这只是一件小事。下学期我们就在同一个学校上课了。离得近了就好了。”他顿了下,接着道,“只要你不离开我就行。”

    “可是......可是......”凌欣冉心里还是过不去。

    “没什么可是的,”郭煜说,“娇娇,这辈子我不想跟你做好朋友,我想跟你做夫妻。”

    ******

    初一升初二不分班,也就是说,新学期开学以后,凌欣冉和陆雪、谷严仍旧是一个班里的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

    班里的同学,有一部分比较了解情况,还有一部分不了解情况的,凌欣冉因为收作业什么的,偶然走到谷严附近,仍然会起哄。

    遇到这种情况,凌欣冉全程黑脸,慢慢地他们也就不闹了。

    郭煜在初一九班,班级位置在教学楼2楼,凌欣冉初二.十班,班级位置在教学楼4楼。

    郭煜有半个月的军训。

    为了分流,减轻饭点时食堂的压力,学校每餐吃饭时间采用按年级分批制度。

    凌欣冉二年级,郭煜一年级,他们的吃饭时间彼此不重合。

    因此,即便上了同一所初中,郭煜和凌欣冉的相处时间仍旧少的可怜。

    每天晚自习下课后,从教室走回寝室楼的那段时间,差不多就是郭煜和凌欣冉每天仅有的相处时间了。

    他们很少像别的学生情侣一样,手挽着手肩靠着肩走路,一起走的时候,一般都会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学校禁止早恋,这样可以有效防止被“巡查老师”逮到。

    在学校里,跟谁谈恋爱这件事是最瞒不住的。

    慢慢地,初二.十班的同学们很多都知道班里的凌欣冉谈恋爱了。

    男朋友是个初一的小男生,个子不高,但据说成绩特别好,是个优等生。

    陆雪问凌欣冉,“你那时候拒绝谷严,不会就是因为他吧?个子还没你高呢,长得也没谷严好看啊。再说姐弟恋完全不靠谱好么?”

    谷严这件事发生之后,凌欣冉倒没跟陆雪绝交,只是她们的关系疏远了许多。

    这会儿陆雪这么问她,凌欣冉懒得回答,只道,“我就喜欢他。你管呢?”

    ******

    凌欣冉从初二升初三那年,郭煜直接从初一跳级到了初三。

    到底是年纪尚小,变化快,又是一年的校园时光过去,郭煜皮肤由深古铜色,变成了小麦色。

    一直压着不动的身高,也开始麦苗抽条似的往上窜。

    “几乎一天一个样儿。”张悦这样形容道。

    初三重新分班,虽然原来的班里有很多关系好的朋友因此而跟她分开了,但说实话,凌欣冉还是很高兴。

    因为郭煜跟她终于在同一个年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