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婚?你有男朋友了?”程君忆问。听她这意思,像是大学一毕业就要结婚。

    “没有。”跟石头的同学说这个,尤其这还是个男生,宋小桃有点不好意思,她不自在地伸手顺顺自己的马尾,转移话题道,“我们这儿,小地方的人都这样,结婚早。不说这个了,既然没事儿,咱们回去吧。”

    她抬头看了看斜升到半空的太阳,道,“外面热,家里有空调。”

    程君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她,这个“石头同学”的身份实在是离得太远了,他有心想跟宋小桃说他就是石头,又实在无法开口,现在你才要承认,早干嘛去了呢?

    程君忆一时无话,跟着宋小桃往回走。

    两人一前一后,程君忆落后一步,看着前面宋小桃的马尾辫一甩一甩地随着她的步子摆来摆去。就这么回去,也实在是不甘心。

    他上前一步,拉住宋小桃的手腕,“姐,等等。”

    宋小桃转回身,本打算开口问他还有什么事儿,谁知刚刚程君忆上前一步,两人一前一后离得极近,宋小桃这么一回身,鼻子差点没撞到程君忆前胸上。

    离远了看不出来,这一近,身高就明显了,程君忆整整比她高了一个头,这么面对面站着,十分有压迫力。

    宋小桃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同时挣开程君忆握着她手腕的的手,才道,“还有事儿?”

    说实话,她心里有些许不高兴。

    不能说喊了一声姐,你就真把自己当弟弟吧。说上手拉就上手拉,又不是小孩子了,一个大男生,像什么话。

    程君忆心里蓦地一跳,刚刚靠近的时候,仿佛闻到了一股淡香,只是还没等他细闻,宋小桃就退开了。

    可能是洗发水的香味儿?

    程君忆也没多关注这个,他脑子里还转悠着考虑怎么说服宋小桃复读呢。

    “这附近有超市吗?我得去买点东西。”这会儿他想起出来前郭煜嘱咐他的话了,刚好,拿这个做个借口。

    “有,往前几百米就是。不过不怎么大,”宋小桃道,“一层的超市,里面东西还算全。你要是找大商场,那得坐公交车到城中心去。要买什么?”

    “一点日用品。”程君忆随口敷衍。

    去超市的一路上,程君忆绞尽脑汁地想理由劝宋小桃复读。

    只是在宋小桃心里,程君忆是第一次见面的“石头同学”,许多心里话,她并不会跟程君忆说,每每一两句就打发了他。

    程君忆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那些理由,她也没往心里去,照她看来,跟眼前这个男孩子讨论这些,那叫“交浅言深”,完全没必要的。

    “复读一年,也费不了多长时间。照你平常的成绩,明年考个本科不是轻轻松松么?今年只是失误了......”

    “到超市了。”宋小桃打断他,回头笑道,“买点什么?”

    程君忆累的口干舌燥,愣是一点都没说到她心里去。

    宋小桃以为程君忆是要买鞋旅行用的洗漱用品什么的,结果程君忆进去就直奔牛奶区,直接看价格,挑价格最高的纯奶拎了两箱就出来了。

    他心情不好,也没想着再照郭煜的话挑水果什么的,拎着牛奶就结账去了。

    宋小桃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这是买给她们家的。

    这怎么行?

    哪里有带着客人来超市给自己家买礼物的?

    她赶忙就上去拦,不让程君忆买,“不用买这个。家里也没人喝,买回去也净是浪费。”

    程君忆把两箱牛奶放到收银台上,宋小桃就提下来拎着再放回货架上去。

    程君忆也不管她,由着她拎回去,只对收银员低声道,“就刚才那两箱,结账。”

    这种成箱的大件商品,收银员货号记得溜熟,根本就不用扫码,哒哒哒几下就把价格敲出来了。

    等宋小桃放完两箱牛奶回来,这边程君忆早付过钱了,顺带还道烟酒柜台给宋大海买了一条烟。

    本来还打算买酒来着,只是光那两箱牛奶就够沉的了。再买酒,就太重了。

    宋小桃一回来就见程君忆手里拿着条烟,付过钱了的。

    “等等,先拿着,我去提牛奶。”程君忆把烟塞到她手里。

    宋小桃连忙拦他,“牛奶就别买了,放家里真没人喝。”

    “付过钱了,不拿咱就亏了。”程君忆冲她笑道。

    宋小桃看向收银员,收银员大姐见多了这种情况,笑着道,“是付过钱了。”还开玩笑道,“货物没问题,我们可是不退的啊。姑娘,这是你对象baba吧?今儿第一次上门?要是第一次,那这些可真不算多。”

    “不是不是,这是我.......我表弟。”宋小桃急忙解释。

    她看着手里的烟,心想这下,回去肯定要被爸妈骂了。

    “这烟能退不?”她不死心,冲那边卖烟酒的大姐问道。

    “不能。”那大姐笑哈哈地说。其实是能的,不过在这儿卖东西,这样你买我推的情况看得多了,大姐肯定不会拆客人的台啊。她还笑说,“这小伙子不错,长得也好,也舍得花钱。要是你对象,那可得把握好喽。”

    “是表弟......”宋小桃无奈道。

    两个收银员大姐哈哈哈地笑,明显不太相信,说是表弟,也没见那小伙子喊姐啊,大约是姑娘家的不好意思了,咱们都懂得。

    宋小桃便也不解释了。

    等程君忆拎了两箱奶出来,两个人便出了超市,沿着来路往回走。

    “其实.......”真不用买这些。宋小桃开了个头,心里又想,买都买了,还说这些,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便没接着说下去,只道,“这也太破费了。”

    “没几个钱。”程君忆道,一时想起什么,又说,“也不花我们的钱,来前石头给我钱了,说叫给你们买些东西,是我之前忘了。”

    “石头的钱也不行。”宋小桃道,“他现在还上学呢吧?哪儿来的钱?就算手里有点零花钱,也不该花在这儿。我们用不着。”

    程君忆一手一箱牛奶,他拎着不重,只是宋小桃看着重的很,出了超市没走多远,她就伸手去接,“我来提一会儿,这个沉,你歇歇。”

    “不沉,没事儿。”程君忆躲开了她的手,不让她提。

    宋小桃抢了几次抢不过来,也就算了。

    “石头现在怎么样?”她问道,“几年级了?成绩好不好?”对宋石的情况,宋小桃很关心,她总想多从这两个“石头同学”这儿了解一些。

    宋石是她第一个弟弟,他走的时候,宋小桃都上小学三年级了。

    宋石在的那几年,宋爸宋妈整天跑着到处去穿村走巷地贩卖水果,她们姐弟俩相处的时间,比宋小桃跟她爸妈相处的时间还要多。

    后来宋石走了,过了两三年,家里又来了一个男孩儿,取名叫宋胜杰,那时候宋小桃也大了,马上要小学毕业了,再没那个空闲去带弟弟,宋胜杰是宋奶奶一手带大的。

    可惜,宋大海就是没养儿子的命。——这是村里人在背后编排宋大海家的原话。

    宋胜杰2岁来宋家,养到6岁,刚要上小学,他亲妈从外地回来,带着一帮人把儿子抱走了。

    宋石是外地捡来的,人家亲爹妈找来,不能不放人。

    可宋胜杰可是临乡村子里抱养的,是本地人啊,当初中间人说好了的,这孩子爸死了妈跑了,爷奶也养不起,才要送人。

    宋家抱回来养,以为这个总算是能留住了。

    谁知道又是养了不到4年的时间,宋胜杰跑了的亲妈又在外头赚了钱回来了,一打听儿子被送人了,回娘家纠集了一帮人就来要儿子来了。

    其实要是宋家强硬些,无论她带多少人来,这孩子都是抢不走的。毕竟这是宋家地头儿,站门口喊一声,村里人一拥而上,哪个走得出去?

    只是宋胜杰那亲妈哭的可怜,说她出去打工就是为了赚钱养儿子,没承想回来了,却发现儿子被公婆送人了。这也是个可怜人。

    那女人又说,孩子在这儿养了4年,不叫白养,她给钱,孩子花了多少,按双倍给。

    人家家抱养个孩子都顺顺利利的。就宋家,一回两回地,老出事儿。

    宋大海也灰了心,没要多少钱,就把宋胜杰给了她亲妈。

    宋胜杰不是宋大海夫妻带大的,也不亲他们,走得时候只是舍不得宋奶奶,哭的哇哇的。

    不过走了也就是走了,到现在一转眼三四年了,宋小桃再没见过宋胜杰这个弟弟。

    扯远了,话说回来。

    听宋小桃问石头的情况,程君忆有心借着这个机会坦诚自己就是石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万一她要是问,刚才你怎么不说实话,他要怎么回答?没法回答呀。

    宋小桃看他不说话,有些担心道,“是不是石头成绩不好?”

    “嗯,他成绩不算好,不过也还行。”程君忆到底没说破。

    “他几年级了?”

    “暑假结束就高三了。”程君忆越说声音越小。

    过了这一会儿,下一句,下一句他就坦诚他就是石头。

    “他家里还好吧?”

    “还行。”

    ......

    两个人一句一句地说着,程君忆始终没等到他所认为的合适的时机,让他可以坦诚自己的身份。

    眼看要到宋家楼下了,进了家门,就更说不出来了。

    宋小桃快走两步,推开楼道门,示意程君忆先进去。

    程君忆脚下却不动。

    “嗯?怎么不进来。”宋小桃奇怪道。

    “姐,我有事儿跟你说。”

    宋小桃以为他还是要说她复读这件事呢,便道,“先进来吧,一会儿到家再说。”

    到家就更没法说出口了。

    看着宋小桃催促的目光,程君忆一急,脱口道,“姐,我就是石头。”

    你就是石头?

    不是说是石头同学么?

    宋小桃一时有点傻住了,她下意识地仔细瞅了瞅程君忆的脸,之前没仔细看,只觉得皮肤挺白,这会儿一瞅,五官分明,浓眉高鼻,一张脸长得跟电视剧里的明星似得。

    怎么看也不像当初那个整天跟在她屁股后头瞎跑的小屁孩儿啊?

    宋小桃下意识地往上瞅了瞅,家里的窗户没动静。

    她轻轻关上楼道门,扯扯程君忆的袖子,示意他先不要吭声,跟着她走。

    宋家的这个小区是老式小区,小区里没有花园、健身器材区之类的地方,不过往前走,过了前面一栋楼,有几颗大桐树,桐树下围了一圈的水泥台子,宋小桃就把程君忆领到了这边。

    牛奶、烟什么的都先放一边。

    宋小桃掏出纸巾,把水泥台子表面擦了擦,扯着程君忆道,“坐下,坐下说。”

    程君忆顺着她坐下了,他心里忐忑,目光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宋小桃。

    宋小桃有仔细看了看程君忆的模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石头?你真是石头?”

    “是我。”程君忆道,话说到这儿,理由顺嘴就出来了,“我之前不敢说,怕你不记得我了。后来想说了,又不好意思。”

    宋小桃还是不敢相信。

    “小时候,你开始上学后,每天都有一毛钱的零花钱,每隔一天就给我买一次零食,辣条仙丹金币巧克力,你还记不记得?”程君忆道,他急着说点什么,证明自己的确是石头,一时脑子木了,口不择言道,“我记得你小时候特别喜欢穿一条白内裤,屁股有个黄色大鸭子的?穿到破洞都舍不得扔,这个你总记得吧?”

    其实,程君忆说的这两件事,宋小桃都有些印象,只是都这么大了,还说内.裤,她听得脸上发热,拍了他一下道,“别说了别说了。我记得呢。”

    宋小桃和程君忆也没说几句话,王秀丽的电话就来了,催他们快些,马上中午了,要回去吃饭了。

    程君忆有些担心,关于他之前隐瞒了自己就是石头,骗了宋爸宋妈这件事。

    “走吧,回去。没事儿,回去我先跟爸妈说一声,你再跟他们说你是石头。这么些年没见了,你回来见见,他们肯定就高兴。别的都是小事儿。”宋小桃道。

    程君忆回身,提起牛奶就要走。

    “给我,我拿着,你都提了一路了,手都得勒红了吧?”宋小桃问程君忆要牛奶,想自己提着。

    怎么说呢?知道了眼前这男孩子就是石头之后,陌生感仿佛一下子消失了许多,宋小桃本能地把自己摆到了姐姐的位置上。就像当年一样,有什么重活儿累活儿,该是姐姐干的,石头就是当弟弟的,就该被她护着。

    程君忆当然不愿意,他一个大男人,提两箱牛奶都提不动不成?

    无奈宋小桃这会是铁了心要抢着自己拿,两个人转了半天,到底给她抢手里了。

    宋小桃提着牛奶在前头走,边走边扭头去看程君忆的手,还道,“要是勒红了,两手搓一搓,把手上的血活过来就好了。”

    “没红。”程君忆道,不过他到底是依着她的话,两只手合在一起搓了搓。

    宋小桃提着牛奶在前头走,程君忆落后一步在后面跟着。

    不该让她一个女孩子提重东西,程君忆心里想,但是,看着她一手提着一箱牛奶的背影,程君忆心里一阵阵地甜蜜涌上来。

    就好像回到了当年,什么时候都有姐姐在他身前护着,他只要负责吃喝玩就行了。

    ......

    果然,一进门,宋小桃就被骂了。

    本来宋大海还以为牛奶是自己闺女买的,接过去就要拿剪刀拆开,还道,“家里没准备饮料,你小桃姐买了牛奶,这也不错,对身体好。”

    “爸,不是我买的。”宋小桃道。

    宋大海拆箱子的手顿时就停下来了。

    这时程君忆从后面走了进来,把那条烟递上去,“大伯,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就随便买了一条。”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这不能要,来家吃顿饭还要东西这怎么行?”宋大海一个劲儿摆手,回头冲女儿道,“小桃!你也太不懂事了!”

    “是我要买的。我姐拦了,没拦住我。”程君忆忙替宋小桃分辨。

    郭煜在旁边接口道,“应该的,宋大伯收下吧。不值几个钱。”

    宋大海坐下来,道,“话不是这么说。你们都还是学生呢。都说穷学生穷学生,学生口袋里的钱来的都不容易。再说了,你们替我家报信儿,在家吃顿饭反倒买这么些东西,这也不是礼数呀。”

    “没事儿,来前石头给的钱。”郭煜道,他还不知道程君忆在外头把伪装的“石头同学”的身份戳穿了呢。

    东西买了,退又没法退,宋大海推了几次,到底还是收下了。

    ......

    郭煜和程君忆原本定的下午的车票返程。这里没机场,要先坐火车,到省会转乘飞机回去。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

    程君忆来前打算的好好的,一天就回程。

    真来了,一时又不想那么早回去了。

    他还惦记着宋小桃复读是事儿呢,想多待几天,把宋小桃劝通了,放弃医专重新复读重新高考。

    于是返程的时候,只剩了郭煜一个人。

    ......

    程君忆在宋家,一住就是二十来天,直到临开学前,才回到北京来。

    临走那天,宋大海一家三口一起到市里的火车站去送他。

    王秀丽嘱咐道,“下次来前一定记得,提前跟你爸妈说,别叫他们不高兴。”昨天,程君忆一年到头不露一面的亲妈打电话给他,说要带他出去一起吃个饭见见面,程君忆骗她说自己外出旅游了。于是宋家人便知道,石头这孩子是背着他亲爹妈那边过来了。

    “下次来了提前打个电话,大伯来车站接你。”宋大海道。程君忆叫王秀丽大娘,叫宋大海大伯,只有宋小桃,直接叫姐。

    哦,对了,程君忆现在也知道了,宋小桃上初中的时候取了个学名宋桃妍,小桃现在是她小名了。

    “好好。”程君忆应着,不忘嘱咐宋桃妍,“回去就回学校,啊?”程君忆这几天软磨硬泡的,总算说通了宋家一家三口。宋桃妍的复读学校都找好了,还是在她原来的高中读。

    “知道了,走吧。”宋桃妍提着包送他上车。她买了站台票,可以把弟弟一直送到火车上去。

    宋桃妍一手提着一个包。

    左手提着的手提包里面是宋家给他装的半成品吃食,配好的胡辣汤料,还有各种干菜,干豆皮什么的。这个自家配的,最正宗,回去添点水,干菜一煮,配好的调料一加,就是一碗颇正宗的胡辣汤。“比外面卖的正宗,还干净。”王秀丽这么说。

    右手提着的手提包里是程君忆带着的换洗衣服,他统共带了一套换洗的,这些是后来跟宋桃妍一起去商场里又添了两套。

    程君忆要了两次,没要过来,就由着宋桃妍替他提包了。

    这些天,每每两个人外出,宋桃妍几乎就没让他拎过东西。

    有时候东西实在是重,程君忆说什么也会拿过来自己提。

    但东西不重的情况下,宋桃妍要提着,他就不抢着去拿了。

    其实他很喜欢宋桃妍帮他拿包的这种感觉,像是小孩子一样被姐姐宠着。

    在程君忆,这是一种享受,心理上的。

    每次看见他姐帮他提东西,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

    高三一开学,同学们中间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只过了一个暑假,大家都一下子紧张起来了,仿佛高考已近在眼前。

    睡得最晚,起得最早,每天都是各种习题、卷子堆在一起。

    高三学生,处处都彰显出特殊来。

    高一高二的学生,每天的跑操时间在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

    高三生,每天起床后,5点50在操场集合跑操。

    夏天还好,天亮的早。

    到了这会儿,初冬的天气,不到六点,那天还黑漆漆的呢,有时早上起来,一抬头,月亮还挂着呢,周边稀稀拉拉落着数颗星星。

    可能紧张的学习气氛是会传染的。

    也不知道从何时,从哪个人开始的,大家早上跑操时都爱在口袋里揣着个小本本,上面大多抄着单词,也有抄古文的,趁着早操前那几分钟站在操场边呜哩哇啦地背书。

    凌欣冉不用带单词本,她有郭煜呢,每天早上,郭煜都会记二十个单词,他说汉语,让凌欣冉背英语,不会的他就教她读法拼法,会的就权当又复习了一边加深印象。

    夏天天亮的早,随便找个地方背就行。

    这会儿天亮的晚,背书就得抢地盘了。

    沿着操场一溜儿路灯,每个灯下都是背书的好地方。

    凌欣冉跟寝室里的室友一起快步跑到操场上来。

    她们来的早,还不到5点半呢,人还不多,路灯下只零零散散地站着些学生在背书。

    凌欣冉的室友在第一个路灯前站住了。

    凌欣冉道,“我去那边了啊。”

    她室友笑道,“知道知道,赶紧去吧。那边有人都等得望眼欲穿了。”凌欣冉男朋友是理科班的第一名,这事儿班上很多人都知道。

    凌欣冉听这些玩笑话都听习惯了,也没说什么,只挥挥手,笑着跑走了。

    自操场大门口向左,第七个路灯下,果然,他已经在那儿站着了。

    “郭煜!”凌欣冉跑过去,站到他面前,“你怎么来这么早?我还以为我今天肯定能比你早呢。”

    郭煜从口袋里伸出暖的热乎的手,摘掉手套塞到口袋里,把凌欣冉的手拉过来捂在手心,搓一搓道,“怎么不带手套?看这手都冻成冰棍儿了!”

    “忘了。”凌欣冉不好意思地笑笑,又道,“反正又不算太冷。”

    “等冻伤了,手上又疼又痒的时候,看你说不说这话。”郭煜道。凌欣冉小时候手冻伤过几次。

    “这两年都没冻伤了。”凌欣冉道,又挣开手,推着他的手,“放兜儿里,外面冷。”

    “知道外面冷还不戴手套。”郭煜说着,把自己的手套从口袋里掏出来,给凌欣冉往手上套,“先带着我的吧。”

    凌欣冉由着他替自己带手套,这事儿都好几次了,推是推不回去的。只是还是忍不住道,“那你呢?要不一人戴一只?”

    “我不怕冷。”郭煜照旧答道,替她把两只手套都戴好,边边角角的扯平。

    哪有人不怕冷的?

    “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忘记戴手套了。”凌欣冉保证道。

    “好。”郭煜应着,却不怎么相信她的保证。这都第几回了?光保证都保证了三四次了,只是坚持不了几天,就又得忘一回。

    慢慢地人多起来了。

    郭煜牵着凌欣冉往离路灯远的地方走,那边人少。

    凌欣冉双手捂上去,把他牵她那只手捂在自己双手间,还冲他道,“把手放兜儿里呀。”

    两个人照旧在操场边的树下站定了。

    天黑,这边树下尤其黑,灯光都照不到。

    要是凌欣冉自己,她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不过,有郭煜在就不一样了。

    “今天咱们背第七单元的?”郭煜问她。光线太暗,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好。”凌欣冉应了一声,提醒他,“手!手!装兜儿里!”

    “可是我兜儿里凉啊。”郭煜道。

    “暖一会儿就热了。”谁兜里不凉?凌欣冉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试试你的。”郭煜说着,把面前的女孩儿拉的离自己更近,转到她身后去,把双手从她肋下穿过,挤到了她上衣的口袋里。

    他脊背微弯,脑袋就搁在她左肩上,轻声道,“娇娇,咱们开始背书吧?”

    这......这离得也太近了。

    他呼出的热气就在她脸颊边拂来拂去,这姿势,好像把她环抱进了怀里,即使隔着厚厚的冬衣,凌欣冉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背部大半贴着他的胸膛。

    砰砰砰砰......她觉得身上发热,心跳有点乱,自己一下快过一下的心跳声,耳边听得一清二楚。

    凌欣冉没回答,郭煜也再次提醒她。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贴抱着。

    这姿势是郭煜某天在校园里看到另一对学生情侣的时候,从他们那儿学过来的。

    当时他就觉得,要是这么抱着娇娇,肯定感觉特别好。

    果然,比想象中还要好数倍。

    他不想说话,也不想背单词。

    离得太近了,一个不小心,两个人的脸颊就贴到了一起。

    凌欣冉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

    一会儿,郭煜又“不小心”贴上来了。

    她就不躲了,只觉得脸上热热的。

    “你脸上好凉,”过了一会儿,郭煜说,“还是穿的少,冻着了。”

    “哪有,是你太热了,才把我脸上衬得凉了。”凌欣冉小声道。

    真的离得太近了,说句话,声音也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背单词的事,谁也没有再提起。

    耳边的呼吸声有些急促。

    凌欣冉觉得,郭煜也许会亲她。

    她有些后悔,早上刷牙刷的太快了,应该再仔细些的。

    然而她觉得自己等了许久了,也没见郭煜有别的动作。

    凌欣冉心里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

    郭煜......郭煜一直在克制。

    这是高三。

    这是高三。

    这是高三。

    他不能太过分了,会耽误她学习。

    但是,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就这一次。试一试。

    郭煜原本只是打算轻轻亲亲他的娇娇,就打算碰一下。

    无奈有些事情发展着发展着就控制不了了。

    她的唇凉凉软软的,舌尖很热。

    两人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就变了,郭煜正面环抱着他的女孩儿,闭着眼吻她。

    这一瞬间,全世界都不存在了。

    树外面嘈杂的说话声,背书声,全都听不到。

    他们俩仿佛处在一片虚无里。

    只有怀里的女孩儿是真实的。她的唇舌甜的要命,郭煜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打算,只想亲她缠她抱着她。

    如果不是凌欣冉推开了他,郭煜仍然不想结束这个吻。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喘。

    郭煜仍抱着凌欣冉,她轻轻喘着气靠在他怀里。

    郭煜心里满的都要溢出来了,他像拍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喊她的名字,“娇娇,娇娇......”就这么一遍一遍地喊。

    其实他很想问,娇娇,你喜欢吗?

    但他问不出口。

    凌欣冉......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热起来了。

    以前也有,不过都是亲亲脸颊什么的。

    这么吻,还是第一次。

    初中时候读的小说里那些描写接吻的句子一下子都涌到了她脑海里。

    原来书里说的是真的,跟喜欢的人接吻,真的会有一种脑子里炸开烟花的眩晕感。

    若不是集合的口哨声响起,他们或许还会继续这么拥抱下去。

    可惜,人总是要回归现实的。

    “我走了啊。”凌欣冉说着就挣开郭煜的双臂,往自己班级集合的地方跑过去了。她一边跑一边想,以后早上刷牙得多刷一会儿了。嗯,牙膏也要换个味道。

    ******

    宁康胡同,凌家四合院,晚饭。

    凌家老二凌东升前几年辞职下海赚了钱之后,也跟他媳妇温桂琴搬出去住了,老三凌东旭和他妻子黄兰霞婚后一直就住在单位分的房子里。

    现在常住四合院的,也就只有凌母,和凌家大哥凌东阳和伽芳两口子。

    凌东志有一套单位分的三居室,就在d大家属院,离工作单位近,因此平时他还是住在学校的家属院里。

    不过凌东志每周都会抽时间回来吃个饭。

    今晚刚好在。

    凌家没有“食不言”的习惯。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上吃饭,凌母跟小儿子凌东志道,“尝尝蒸排骨,新菜,我专门跟人家学的。”

    “好。”凌东志依言夹了一块排骨吃。

    “怎么样?”

    “好吃!”

    凌母笑的一双眼睛都眯成两道缝儿了,她笑完了,想起小儿子的终身大事,又道,“你跟小周怎么样了?我觉得小周还不错,比前两个靠谱多了。”

    “挺好的。”凌东志道,看他.妈饭都不吃了,就等着听他说,实在是关心,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俩处的还行。”

    “那太好了!”凌母一下子高兴起来了,“既然行,那就早点定下吧。”

    “对啊,东志,要是行就定下吧,早点结婚也好,家里有个人知冷知热的,比单着强。”大嫂伽芳道。

    “不着急,明年再说。”凌东志道。

    凌母一听这话就生气了,把筷子一拍,“还不着急!?今年你都整四十三了!再不急,你是不是要等到头发花白了再急?到时候你再急,也没有好的在后头等着你了!”

    “合适的话,就把证先领了吧,”凌东阳出声给弟弟打圆场,“反正东志你也是二婚了,婚礼啥时候办都不着急,往后拖拖也行。”

    “他二婚了,人家小周可是头婚!”凌母道,“证也得领,事也得办。人家是个好姑娘,又比你小一轮,咱不能亏了人家。”

    这饭算是吃不下去了。凌东志放下筷子,叹口气道,“明年,明年后半年就结婚,我绝对不会再往后拖了,行不行?”

    然而他这空头支票开的次数太多,在凌母这儿已经没什么信誉可言了。

    “就差这半年,有什么好拖的,你现在带着小周去领证,再拍拍婚纱照,准备准备,半年也就过去了。”

    “妈,今年娇娇高三。”凌东志道,“起码等她高考结束再说。”

    这些年,凌欣冉的学业越来越忙,且到底是跟着妈妈住,来凌母这儿的次数又远远不及去那边她.姥姥家的次数。

    因此凌欣冉这个孙女儿在凌母心里的存在感也就越来越低了,一时半会儿的,她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不过,凌母又道,“你结婚跟娇娇高考也没什么关系吧?你结你的,她考她的。没啥影响。”她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便道,“你是不是又在找借口?!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自己算算,比起你大哥二哥三哥,在你身上,我得多操多少心?”

    老人越老,心性越小。凌母说着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妈,妈,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我又没说我不结婚!”凌东志赶忙安慰,又说,“我真不是找借口。”

    “你就是找借口!”凌母掏出手绢一边擦眼泪一边道。

    “不是。妈,你心疼你儿子,我也疼我闺女呀。”凌东志说,“高考也算人一辈子里挺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了。这半年,我什么都不想动,就想好好等着娇娇考完、考好,剩下的都以后再说。”

    “那要不......听你大哥的,跟小周商量商量,你们先领个证?”

    “算了吧,”凌东志道,“我跟她商量好了。明年夏天再结婚。不急在这一会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凌母也没法往下说了。

    可是这么能不急呢?

    你都四十多了!你赶紧结婚生个孩子,再拖,再拖拖还生的了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