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两人从床上分开,郭煜就直奔洗澡间了。

    凌欣冉翻了个身,趴在被子上一边闷笑一边回味。

    过了不知多久,郭煜打开洗澡间一面拿毛巾擦头发一面走了出来。

    “快2点半lora了,”他看看手机时间,问凌欣冉,“娇娇,咱们出去吃饭。”

    “不想下去。”凌欣冉翻过身来,抱着被子道,“你洗完澡了,我还没洗呢。”她道,“要不你下去吃吧,顺便给我带一碗上来就行。”

    “那我下去买了,咱们在房间里吃好了。”郭煜说着就要出门,却又嘱咐道,“先别洗,等我回来,吃了饭再洗。”

    ..................

    第二天一大早,天光初亮,凌欣冉就起来了。

    徐家在山里,从常林市要先坐两个小时的汽车到临贵县,然后再转乘一个小时的城乡公交到杨林乡,在许庄村口下车,沿着山路走上两三公里才能到徐家岗村。

    这么一来一回,就算什么都不干,也起码得费上六七个小时,大半天就过去了。

    正值盛夏,草木葱茏。

    城乡公交越远离城市,越是满目翠绿。

    凌欣冉从窗口往外看,看见熟悉的山脊,兴奋地扯扯郭煜的手,“哎,你看,像不像个公鸡头?我以前从这儿经过的时候,总觉得那块岩石长得像鸡冠。”

    郭煜顺着她看看,点头道,“嗯,像。”

    窗外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车由西往东走,这会儿还是上午,阳光照不到山的这一面,从车窗里看过去,看到的便是略显阴郁的苍冷。

    越来越近的大山,像是匍匐在黑暗里的巨兽。

    郭煜抓紧了凌欣冉的手。

    下车后,骤然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夹杂着草木的清气和大山的土腥味儿。

    山还是那几座山,路还是那一条小路。

    郭煜两手拎满了袋子,凌欣冉手上也提着些水果面包蛋糕什么的。

    虽说两三公里不长,但这毕竟不是平原,而是缓慢上坡id的山路,只走了一会儿,凌欣冉就觉得脚下沉得很,两手坠的发疼。

    看看郭煜手上那一堆东西,她觉得心疼,止不住后悔,早知道不买这么多了。

    路还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凌欣冉道,“这么多年loro了,居然也没有把这条路修一修。”

    郭煜对她笑一笑,没说话。

    若不是娇娇想回来,他是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踏足这片土地的。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看到了村头的房子。

    “啊,这家建了新房了。”凌欣冉感叹道。

    俗话说,近乡情怯。

    但凌欣冉却丝毫没有发怯的感觉,她只觉得兴奋。

    这里好多东西还跟当初一样呢,都没怎么变过。

    直到转个弯,踏上回家的那条小路,她才终于有了即将见到过去亲人的真切感。

    她有些踟蹰。

    “怎么了?”见她停下来,郭煜问。

    “不知道,”凌欣冉说,她觉得怪怪的,明明是压在心底盼了那么多年的事情ing,临到眼前了,她反倒发觉自己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也没有大愿得偿的高兴,可能是还没见到人呢,她摇摇头,仰头长出一口气,道,“走吧。”

    家里的门,居然还是当面那扇没上油漆的木头门,已经很破了,立在那里看起来单薄的很。

    凌欣冉把自己和郭煜手上的东西都放在一边,几步走近,细看,才看到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

    锁上很脏,不像是经常用的。

    搬走了吗?

    她把门往后推一推,推开条缝儿,趴在那里往院子里看:屋门也锁着,院子里的灶台没了,倒是还种着两垄豆角,繁茂的绿色藤蔓开着星星点点的紫色小花,像是无人按时照管,爬的半院子都是。

    凌欣冉推开一步,扭头看郭煜,难言心中的滋味儿,她道,“他们搬家了。”细想了想又道,“那时候好像说我妈在常林给买了套房子,可能搬到那儿去了吧。”

    郭煜伸手拂掉她额头上蹭上的土灰,问,“那还找吗?”

    “.......”凌欣冉想了想,还是道,“找啊。这么远我都过来了。”

    “那就找吧。”郭煜拉起她的手道,“走吧,去问问这边的邻居,他们应该会知道。”

    凌欣冉拍响了邻居春花嫂子家的大门,他们家的大门倒是换了新的,红漆大铁门,一拍起来咣咣咣地响。

    里面汪汪汪的一阵狗叫。

    “谁呀?”有男人应声,接着就是一阵咳嗽,“就过来了。”

    大门一打开,先窜出来一条黑狗,冲着凌欣冉一通叫唤。

    凌欣冉吓了一跳,紧赶着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还好郭煜在后面揽住了她。

    “黑子!回来!”门里的男人赶紧喊住自家的狗。又跟门外的人笑道,“没事没事,别怕,我家的狗不咬人。”

    “军子叔?”凌欣冉还记得邻居军子叔的长相,只是这么一看,六七年间,老了太多了,额头上一条一条的纹路又黑又深。

    “哎?”眼前这个姑娘穿的一身洋气,脸皮白嫩,说话也带着城里的腔调,徐军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谁,这两年村上的闺女出去上学的,打工的,都多,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只笑道,“你看我这脑子,你们年轻人不常在家,谁是谁的我都记不住了。”他问,“你是谁家的闺女?”

    “我是娇娇。”凌欣冉伸手指指徐家的大门,“徐娇娇。军子叔你还记得我吗?”

    “树棵哥家那个娇娇?”徐军轰走绕着自己转圈的黑狗,赶忙跨出门,细看两眼,认不出来。时间长了,孩子也长大了。“你回来了?”

    “嗯,回来看看。”

    “看看好,看看好。”徐军应了两声,赶紧撤开身把人往院里让,“娇娇进来坐会儿吧,这是你对象?小伙子长得真精神!都进来都进来,喝口茶歇歇。你婶子他们去县里了,不然也见见,她老说起你呢。”

    “我就不进去了,还要赶去城里呢。”凌欣冉笑道,“回来没找到人。”

    徐军看见徐家锁着的大门,一拍脑门,“看我这脑子!娇娇没新家的地址吧?我这儿有,你们先进来,先进来等等,我找张纸抄一份给你。”

    徐军回屋去抄地址,凌欣冉和郭煜一起,把带来的那些东西都提到了徐军家,就靠墙堆在进门的门楼下。

    徐军拿着一张小学生的作业本纸过来了,“给,上头这个是他们家开的店,下头这个是他们家的房子。”

    凌欣冉接过来看了一眼,握在了手里,“谢谢叔!”她指着旁边那堆东西道,“来前带了不少东西,都是吃食,不好再带回去了,叔你别嫌弃,留着吃吧。”

    “这怎么行?”徐军搓搓手道,“你们是不是提着东西不好下山?没事,家里有车,我送你们下去。”

    他说着就去开大门,又从屋里推出来一辆摩托三轮,过去提起那堆吃的就往车上放。

    “不用了,下了山还得坐车呢。”凌欣冉道,只是她力气小,再说了也不好跟徐军一个男人直接下手抢这个。

    郭煜过去按住徐军的手,他跟着娇娇喊,也叫叔,“叔!真不用了。也没多少东西,别嫌弃,留着你们吃吧。”

    说着他又把已经提到车上的东西又拎了下来。

    连同地上摆着的,一口气全提起来,往屋里去,“放哪儿?在外头怕给狗啃了。”

    徐军也不推了,帮着郭煜把东西放到了堂屋桌子上。

    出来之后,嘴里一个劲儿道,“这怎么好意思?”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吃食。”

    下山这次就不用再走路了,摩托三轮虽然颠得很,但是比双腿可快多了。

    路上徐军在前头开着车,还大声问郭煜,“小伙子,听声音你也是常林附近的人吧?家是哪儿的?”

    “没在附近,离得远。”郭煜道。

    三轮车嘟嘟嘟地顺着山路往下开。

    郭煜坐在车斗里的小凳上,从后面紧抱着怀里的姑娘。

    凌欣冉仰头凑近他道,“太急着走了。可惜了,不然还能上山看看。”

    郭煜回头看,烈日骄骄,那山上却仿佛仍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阴寒之气,他看了一会儿,便觉得头皮发麻,更收紧了双臂,低头在怀里人的脸颊上蹭了蹭,温热的肌肤触感让他有一种正在走出墓葬的紧迫感,他道,“不可惜。”

    “你说什么?”车子太吵了,郭煜说了什么,凌欣冉没听明白。

    “没什么。”郭煜提高了声音道,“离开这儿再说。”

    .....................

    回到常林市已经是过了中午了。

    他们随便找了个地儿解决了午饭,郭煜问,“今天还去找吗?”

    “找。”凌欣冉看看手里的地址,“要不然还得往后拖一天。”

    这回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两个人什么都没买,先去找徐家的店。

    店很好找,地址明确,沂水路与天佑路交叉口,不凡蔬菜生鲜。

    凌欣冉叫了辆出租车,地址说清楚,师傅很快就给拉到了。

    他们下车,一眼就看见了路对面红色招牌上的店名。

    张红玲提着个喷水壶,站在店门口给摊在地上的青菜喷水保鲜。

    在凌欣冉想象里,她养母可能也老了很多,毕竟七年都过去了。尤其今天见了徐军的样子,她就更是在心里勾勒了一个年老的饱经风霜的母亲形象。

    谁知道想象毕竟是想象。

    张红玲的模样没怎么改变,只是脸上比以前更有肉了,整个人都圆润了不少,一头短发烫成卷儿,染了暗红色,看上去比过去还年轻。

    凌欣冉一眼认出了她。

    她拉着郭煜走过马路,在店前站定,一时不知道该出口喊什么。

    张红玲没能认出来她,她印象里的女儿还是个瘦瘦小小头发细软的黄毛丫头呢,况且女大十八变,凌欣冉的确是变了不少。

    她看见凌欣冉和郭煜站在那儿,以为是来买菜的,便热情招呼道,“买点啥?进来看看吧,里头的新鲜。”

    “我不是.......”凌欣冉道。

    “没事,看看也行啊,”张红玲笑道,“下回需要了再过来买,这附近,就数我家的菜最新鲜,都是天不亮下地摘的。论新鲜,大超市里也比不了我店里的。”

    “不是,”凌欣冉道,“我是娇娇.......”她有心叫妈,又实在叫不出来。

    七年好像是h一个轮回,七年前,高凤竹站在她面前,她开不了口叫妈。

    七年后,张红玲站在她面前,她同样开不了口叫一声妈。

    有时候,时间的确是能疏淡感情。

    “娇娇?!”张红玲回身把手里的喷壶放到地上,上前拉住凌欣冉的手仔细看她,越看越觉得像,“你啥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到。”徐娇娇给她介绍郭煜,“这是郭煜,我对象。”

    郭煜笑着打招呼,“婶儿。”这里不流行叫阿姨伯母什么的,弄不清关系的女性长辈,一般都叫婶儿。

    张红玲拍拍郭煜的胳膊,嘴里道,“好,好。”又转头抓住了凌欣冉的手,她站在那儿,红着眼咧着嘴,像是想哭又像是想笑。

    “我哥他们都在吗?”凌欣冉问。

    “你大哥在呢。”张红玲道,她俯身去收拾地上的蔬菜,“等下我先把店关了。”

    凌欣冉和郭煜要帮她收拾,她赶忙阻止,“别伸手,菜上有泥,再把你们衣裳弄脏了不划算。一会儿的事儿,我一个人快的很。”

    张红玲几乎是把门口的蔬菜搓进了店里,也顾不上摆放,就要去关店门。

    正放防盗门呢,来了个熟客,老远就喊,“先别关门,给我称两斤细面条。”

    老顾客了,不好说不卖,张红玲把防盗门推上去,快手快脚地进去给称了两斤面条,递给顾客,“3块钱。”

    客人把钱递过去,笑道,“今天这么早就关门?”又看看凌欣冉他们俩,“哟,这么俊的丫头小伙儿,你儿子带女朋友回来了?”张红玲三个儿子都上了大学,两个在外地工作,这店里的熟客都知道。

    张红玲顿了顿,把钱塞到腰间的包里,笑回,“不是,我侄女儿。”

    “小姑娘长得真漂亮!”客人夸了一句,走远了。

    张红玲拉着凌欣冉,招呼郭煜,“走走走,家去。”

    路上,张红玲道,“娇娇,你喊我婶儿吧。”她解释,“你大嫂在家呢,我没跟她说,她不知道你......我那时候,想着你不会再回来了。”

    “嗯,好。”凌欣冉应着,却没喊出一声婶儿。

    “你大嫂刚生了没多久,你小侄子才一个多月。都在家呢。”张红玲笑道,说起这个,她又叹,“可惜了,你要是早几天回来,刚好赶上满月酒。你二哥三哥也在呢。”

    “现在我二哥三哥在哪儿?”

    “你二哥在上海,他大学毕业就过去了,是个外企,就是外国人开的公司。”张红玲提起儿子满脸的骄傲,又说三儿子,“你三哥刚毕业,正实习呢。我说让他考公.务员他不考,非要自己找工作。不过男孩儿么,闯一闯锻炼锻炼也好。”

    “只有我大哥在常林?”

    “嗯,对,你大哥一毕业就考公.务员考回来了,现在在市工.商局呢。”张红玲笑得眼都眯起来了,“这也是运气好,现在考公.务员也不容易啊,你没看电视上说的,一个好职位几千上万个人去争。”

    凌欣冉笑了,她养母还是跟当初一样,说起儿子就停不下嘴了,她笑着附和,“那也是我大哥学识好,知识扎实,光靠运气,没点真东西那也考不上啊。”

    “那是!”张红玲有心继续说,又觉得冷落了娇娇的对象,便开口问道,“郭煜你是做什么的?”没等他回答,细看了看又道,“我看着你还小吧,还上学吗?”

    “嗯,马上就要上大学去了。”

    “刚考完?”张红玲心下算一算,“成绩还没出来吧?估分了没?考的怎么样?能上一本线不能?”

    “估了。”郭煜笑笑,“没问题的话,应该能上一本线吧。”

    张红玲道,“娇娇他大哥也是一本学校出来的。回头见了,你们俩好好聊聊。”

    “好,刚好有一些关于上大学的问题,我请教请教大哥。”

    凌欣冉看他一眼,动动手指,在他掌心里轻轻划了一下。

    郭煜手心一痒,立马侧头看她,凌欣冉就对他笑一笑。

    旁边张红玲道,“你哥上着班呢,回到家估摸着得6点了。”她抬头看看西斜的太阳,道,“这也快了。”

    凌欣冉问,“我......我叔呢?”这一声叔,她喊得有些不自然。

    张红玲倒是自然的很,她道,“他送货去了,城西有一家饭馆,常年在咱们这儿订货。没事儿,我一会儿回去了给他打个电话就行。”

    徐家的房子离他们家的蔬菜生鲜店不远,走个十来分钟就到了。

    小区是旧式小区,看外表挺老的,楼体表面的漆都剥落了。

    进了小区大门,张红玲搓搓指头,笑说,“这还是你妈那一年给买的房子。”她道,“回去了,替我谢谢你妈,不是她,家里现在也过不到这么好。”

    凌欣冉避开了没正面答,只笑道,“过得好就行。”

    徐家在三楼,中间楼层。

    一打开家门,一股小孩子的气味儿便涌了过来,夹杂了奶味儿和小婴儿所在环境里独有的微微腥臊气,不怎么好闻,却也说不上难闻j就是了。

    徐家大儿媳正抱着孩子在客厅里转圈,一见婆婆带了客人回来,先笑着小声道,“孩子睡了,我先把他放到床上去。”

    一听孙子睡着了,张红玲声都不出了,生怕吵醒了他,只指指卧室门示意儿媳赶紧去。

    等那母子俩进了卧室,她才压低了声音跟凌欣冉笑道,“小孩儿觉多。”

    等大儿媳妇出来,张红玲跟凌欣冉郭煜介绍说,“这是你大嫂。”

    又对儿媳妇道,“□□,这是娇娇,勇凡(徐家大儿子)表姨家的。这是娇娇对象,郭煜。”徐家大儿媳妇叫安□□。

    张红玲给丈夫打了电话,犹豫了下,没给儿子打,他是给国.家工作的,打扰了他上啊班可不好。

    坐下说了没几分钟话,徐树棵就到家了。

    他一进来,屋里四个人都看了过去。。

    这么些年,徐树棵倒没什么大变化,只除了穿的衣服比以前好了,眼角的皱纹也比以前深了些。

    凌欣冉站了起来,郭煜跟着她站了起来,先打招呼道,“叔。”

    “哎。”徐树棵站在门口,拍拍刚刚送菜裤子上沾上的土,换了鞋过来,想拍拍面前女孩儿的肩,又怕弄脏了她身上的漂亮裙子,他支着手招呼道,“坐呀,坐吧。娇娇,还有......”

    张红玲在旁边提醒他,“这是娇娇对象,郭煜。”

    “哦,还有郭煜,都坐吧,坐下来说说话。”

    徐树棵进了家门不久,张红玲就去厨房忙活去了。

    家里有客人来,只要有男人陪着,女人就进厨房准备待客的饭去了。

    这个信条,张红玲遵循大半辈子了,早就成了习惯刻在骨子里了。

    她还招呼儿媳妇,“□□,来你也来。”

    安□□早就防着这个了,站起来道,“妈,我恍惚听见宁宁哭呢,可能醒了,我看看他去。”说着就进卧室去了。

    徐树棵在客厅里,跟凌欣冉和郭煜说话。

    说到上学,郭煜说他马上要去上大学了。

    徐树棵回头来问凌欣冉,“娇娇呢?娇娇还上着学呢吧。”这些年他也见得多了,知道城市里的女孩儿一般都不会辍学,况且,娇娇她亲妈有钱,待她也好。

    “嗯,上着呢。”凌欣冉答道,“跟他一样,也要上大学了。”

    “上着学就好。在学校好好学,多上几年学还是有用的。”徐树棵道,又问,“那边你妈呢?她好不好?身体好不好?”

    “挺好。身体也挺好。”

    “身体好就好。”徐树棵道,“替我给你妈带个好儿,下次有空了,请她也来家坐坐。”又说,“你三个哥都大学毕业了,都有工作了,全赖你妈当初给的学费。”

    凌欣冉笑笑,“嗯,上出来了就好。”

    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明明当初能扒着背撒娇的人,如今坐在一起,却像许久不见的远房亲戚一样的寒暄。

    张红玲整治了一大桌菜来招待凌欣冉和郭煜。

    徐勇凡进家门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半了。

    凌欣冉和郭煜在安□□的卧室里逗小孩儿,徐勇凡没见到有生人,上去捏了一根干煸豆角扔到嘴里,站到厨房门口朝里笑道,“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做了这么多菜!”

    “你没看见?估计他们在你房间里跟宁宁玩呢。”张红玲道,“你妹妹回来了,娇娇。”

    “娇娇?”徐勇凡想起当年家里最小的小丫头,他几步走近,“她......她回来饿了?”

    “嗯,下午直接到店里了。”张红玲嘱咐道,“你媳妇不知道这个事儿,我说了,娇娇是你表姨的闺女,来走亲戚的。你就这么跟她说就行。”

    ...................

    凌欣冉当年跟三哥的关系最好,大哥跟她年龄差的太大了,她懂事的时候,大哥已经进城读书去了,相处没跟三哥多。

    兄妹俩问问彼此的近况,也就没什么话说了。

    倒是郭煜和徐勇凡一直有话聊。

    吃完饭的时候,张红玲一个劲儿给凌欣冉夹菜,说这个是你小时候爱吃的,那个也是你小时候爱吃的。

    地方换了,时间久了,人的口味也变了。

    但是凌欣冉没推辞,夹什么吃什么,夹多少吃多少,到最后,竟有些吃撑了。

    晚饭后,张红玲忙着计划,怎么收拾屋子,才能让凌欣冉两个住下来。

    徐家这房子是三室一厅,一间徐树棵夫妇住,一间徐勇凡夫妇住,剩余一间空着,既做客房又做杂物间。

    “郭煜跟你大哥睡一间屋吧?”张红玲道,“娇娇跟我睡一间屋。”客厅沙发展开还能睡一个人,她丈夫徐树棵可以睡客厅。

    “不用了,婶儿。”凌欣冉道,“我们住酒店。”

    “家里有地方,住什么酒店呢。”张红玲留道,“住家里吧。”

    “东西都在酒店放着呢。”凌欣冉笑着推辞,“再说了,钱都交了,你不住人家也不退房钱,不划算。”

    几次来回,张红玲便不争了,只道,“明天还过来吃饭啊。”又问,“明儿不走吧?”

    “明儿晚上的火车票。”凌欣冉道,其实他们还没买票,也还没决定下一个目的地,不过,明天走是一定的,她道,“明天上午我再过来。”

    ..................

    凌欣冉和郭煜出门的时候,除了要看孩子的安□□,徐家一家三口人一直送到了路口,看着她们坐上了出租车,才往回走。

    出租车上,郭煜俯身亲了凌欣冉额头一下,笑道,“今天开心吗?”心愿得偿。

    “开心吧......”凌欣冉道,“跟想象的不一样。”

    “你想象中是什么样的?”

    想象中?热泪盈眶,你一句我一句的嘘寒问暖,说不出的激动。

    凌欣冉眨眨眼,轻声道,“没怎么样。”她说,“我想多了。”现实毕竟不是电影桥段,是一天一天实打实的过日子。

    有些感情,时间久了,疏远也是难免的。

    “这样也挺好。”郭煜说,“当远房亲戚走动,你要是想来,以后一年我陪你过来一回。”

    凌欣冉没答,只叹道,“是啊,这样也挺好的。”

    回到酒店,刚进房间,高凤竹的电话就过来了,问他们今天玩了什么。

    “去秦淮河坐船了。”凌欣冉道。

    “可别往船沿上坐,照相也得小心脚下。”高凤竹嘱咐道,还举例子,“上回我去苏州坐船,同船的一个年轻女孩儿就因为倒退着自拍,没注意脚下,一下子就翻到河里去了。不说别的,那水不干净,喝上一肚子脏水也够难受的了。”

    “我知道,你闺女小心着呢。”凌欣冉道,一个谎话就得用另一个谎话去圆,她怕妈妈问她要秦淮河的照片,先道,“我们今天忘带相机了,手机拍出来不好看,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拍照片。”又说,“明后天我们多拍些,回去洗出来给你看。”

    “好!”高凤竹应道,“其实手机拍出来也好。我宝贝人长得美,怎么拍都是好看的!”

    “你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凌欣冉嘿嘿笑道,“全天下就属你闺女好看啊?”“”

    “那可不是,怎么看我闺女都是最好的。”高凤竹道,又说,“跑了一天,累坏了吧?不说了,洗洗澡赶紧睡吧。”

    凌欣冉正要应呢,又听她妈妈道,“最后再说一句,在外面千万要打正规出租,别□□车。还有,那个车牌号,记得上车前拍下来发给我。我一直也没收到啊。”

    “我们今天都是坐公交车去玩的。”

    “别坐公交了,挤得慌,公交车里空气也不好。明天还是打车吧,这个钱咱不用省,啊?”

    ..............

    说着挂电话,结果母女俩又聊了十多分钟,大多是高凤竹在嘱咐凌欣冉。

    儿行千里母担忧,她放心不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