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凌欣冉一大早就起床,在附近买了一些吃食之类的礼品,叫上郭煜一起,再次去了徐家。

    昨天没带礼物过去,是恰巧了没来得及,今天再空着手过去,那就不好看了。

    谁家去走亲戚空着手去?

    走到徐家所在那栋居民楼的二楼楼梯口,就隐隐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

    也是巧。

    凌欣冉郭煜两人还没来得及敲门呢,就听“哐”的一声响,徐家屋门被人从里面拽开了。

    门一开,婴儿独有的撕裂般的哭声迎面而来。

    开门的正是张红玲,她手握着门把手,一面提鞋子,一面回头大声冲屋里头喊,“.......把那个小帽子给宁宁(徐勇凡儿子)戴上!别急,下楼慢点,我先去把车开出来。”

    她脸泛急色,一时之间竟没注意到门外站着的凌欣冉和郭煜两人。

    “婶儿。”过了一天,凌欣冉喊叔婶已经挺顺畅的了。她道,“这是怎么了?”

    张红玲循声抬头,这才看见凌欣冉他们在外面站着。

    她脸上有一瞬间的犹豫,大儿子一早就上班去了,她丈夫徐树棵给饭店送人家预订好的蔬菜还没回来,这会儿.......

    也就是两三秒钟的停顿,这会儿也没时间客气了,张红玲伸手把凌欣冉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顾不上回屋,只往门边靠墙一放,又急着伸手去拉她,“来,进来进来,你们先在家坐着,宁宁不舒服,我得先带他去趟医院。”

    “怎么了?生病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凌欣冉拉着郭煜,随着张红玲进了屋,把郭煜手里提着的箱子也随着放到墙边。

    “就是说!”张红玲抬起脚提上鞋子,嘴里重哎一声,道,“谁知道这晚上是怎么照顾的!”

    她出门欲走,又回头跟凌欣冉道,“娇娇,你看这.......唉!都是自己人,我就不跟你说别的了。你们先随便坐着,你叔马上就回来了。”

    “没事没事,不用管我,我也......”没什么事。

    凌欣冉话没说完,张红玲就已经咣咣咣往楼下跑去了,身影转瞬就消失在楼梯间。

    郭煜低头看看脚边他们带来的东西,跟凌欣冉道,“咱们......还留下吗?”

    “算了,别添乱了。”凌欣冉道。

    她正要进屋去,问问大嫂看需不需要帮忙,这边安□□就抱着孩子出来了。

    她怀里的孩子仍在哭,听着嗓子都有些嘶哑了,安□□又焦急又心疼,嘴里哦哦地哄着。

    “嫂子。”

    安□□抬头看她们,眼圈红红的,“来啦?先坐吧。”她边说边往外走,“你看,我这儿得先去医院,回来了咱们再说话。”

    她说着就要出门,脚上却还穿着拖鞋。

    “嫂子,我先抱着宁宁,你换双鞋再说吧。”凌欣冉道。

    安□□本想说不用了,又听凌欣冉道,“往医院去,这一路上跑上跑下的,你还抱着宁宁,拖鞋不安全。”

    安□□想想也是,当下顾不上多说,小心地把孩子递给凌欣冉后,急三火四地随便拉了双平底鞋换上,直起腰正要去接儿子,却一眼看见lora了鞋柜顶上放着的一大塑料袋东西,里面装着小衣服奶瓶奶粉之类的。

    她脸上立马就显出怒色来,这袋东西是宝宝要用的,她提前收拾好让她婆婆先带下去,结果她却给忘在这儿le。

    这是什么时候!也能丢三落四!

    她先接过孩子,又试图伸手去勾起那袋子东西。

    “走吧。”凌欣冉伸手提了过来,“刚好我们也要下去。”

    “这怎么好?你们去里头坐着,不沉,我也提得动。”安□□嘴上推辞着,脚下却出了屋门。

    郭煜伸手把凌欣冉should手里的袋子提过来,拉着她一起跟着走了出去。

    家里没人了,要锁门吧?

    凌欣冉望向安□□。

    “把门使劲儿撞上就行了。”安□□道。

    楼梯没下几步,张红玲就从下头迎了过来,她伸手一面递车钥匙,一面想要去接过孩子,“车开过来了,出了楼梯口就是。”

    安□□往侧边挪了一步,躲开她往楼下去,“宁宁的东西表妹在帮忙提着。”

    张红玲便去郭煜那儿接过那袋子东西,“怎么不在上头坐着?我刚还给你叔打电话,他过不了几分钟就回来了。”

    “不坐了,下午就该走了。我们俩打算去城里别的地方逛逛。”

    这会儿着急,张红玲也不劝了,她疾步往楼下跑,声音在楼道里轰响,“那行,下次再来,记得还来家坐坐。”

    等凌欣冉和郭煜下楼,张红玲已经开着车子开始掉头了,她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大声问,“下午几点的火车?我叫你叔去送你。”

    “没多远,打个车十几分钟就到火车站lora了。”凌欣冉挥挥手催道,“赶紧走吧,宁宁还哭哪。”

    真是......什么事情都赶到一块儿来了。张红玲心里对这个多年未见的养女愧得慌,手下却还是忙忙地把车窗升了起来,一踩油门把车子往小区门口开去。

    ...................

    凌欣冉和郭煜倒也没再出去逛,径直坐车回了酒店。

    刚到房间坐下没多久,徐树棵的电话就来了,问是几点的火车,说要开车来送他们。

    “不用了不用了。”凌欣冉道,“我住的酒店......”她原本想说,我住的酒店离火车站近,却又觉得这理由不算太好,为免两下里来回推,便改口道,“我住的酒店有接送服务......哎,对,酒店帮送,他们提供车......对对对,免费的,本来就是附带的服务,不用可惜了。”

    “那......那行吧。”那头徐树棵道,说完这句沉默了片刻,又道,“娇娇,你婶儿今天天没亮就去菜市场买菜去饿了,想着你来.......谁知道家里小孩儿突然生病了......”

    “我知道我知道。”凌欣冉道,“又不是别人,自己人,用不着客气。宁宁看病要紧。”又问,“宁宁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没事了.。发烧,这会儿烧退了。”徐树棵道。跟自己当女儿养了近十年的姑娘在电话里客气,他满心里别扭,又有些不明的羞愧,只道,“那好,那......你上了火车,记得打个电话过来说一声。嗯,要小心些,火车上防着点儿人。”

    “行,放心。”门铃响了,郭煜过去把房间门打开,外头是送餐的服务生,郭煜接过午餐,关上门走回来,凌欣冉冲他笑笑,对电话里道,“那没事先挂了吧?”

    “好好,挂吧。”徐树棵说了这话,过了一两秒没听见那头挂电话,又道,“往后你要是......”你要是遇上什么难事儿,有用到你三个哥哥的就打个电话说一声。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这边凌欣冉就挂了电话。

    徐树棵看看手机屏幕,收进了衣兜里。没说出口也罢,想想当年娇娇她亲妈的样子,想来娇娇跟着她也不会遇上什么难事,总归比跟着他们夫妻享福多了。那些话,说了怕也是多余。

    ...............

    郭煜把带上来的午饭一一摆开在桌子上,回头看凌欣冉还在手机上点点点,便道,“刚不是还喊饿呢么?先来吃饭吧。”

    “等等。”凌欣冉翻出通讯录,又给徐树棵播了回去,“刚刚挂电话的时候,好像听见那边说了句什么,没听清。”

    说这话电话就接通了。

    “喂?叔?你刚才说什么?我手快,一时没停住就给挂了。”

    “哦,没啥事,。就是说,往后有空了常来家坐坐。”徐树棵道。

    挂了电话,凌欣冉洗了手,走过去跟郭煜道,“这感觉真有点难受。”

    “什么感觉?”郭煜把筷子递到她手里。

    “跟他们客气来客气去的感觉。”凌欣冉道,她坐下来,筷子在面前的一道酸菜鱼里点点点,“跟我来前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看过了,放心了就行。”郭煜笑道。

    “也是。”起码图个放心吧,只是心里总是有些意难平。

    吃过饭没多久,凌欣冉的电话响了,她本以为还是徐树棵或是张红玲呢,结果拿起手机一看,显示来电者是“妈妈”。

    她顿时想起,昨晚她好像答应说要拍下出租车牌照给她妈发过去来着。额.......咋办?还说忘了?

    况且这也实在是没办法呀,这里还是常林呢,拍下出租车牌照容易,发过去她妈妈一看,哎,不是南京是常林,那不就完蛋了?

    凌欣冉一点也不想让她妈妈知道她这次出门往常林来了,妈妈会伤心的,她知道。

    电话铃声一直在响。

    算了,继续扯谎吧。

    她接起电话,“喂?妈。”

    “吃过饭没有?”

    “早吃过了,我们正在火车上呢。”凌欣冉道,她报出下一个目的地,“去苏州。”

    “好好,一定注意安全。不是说好了,出门坐车要发车牌号给我吗?怎么一直也没发呀?”

    凌欣冉心虚地哎呀一声,道,“忘了。玩的太高兴了。”又承诺,“我这次到站了肯定记得发。放心啦,我都这么大了,知道在外面该怎么保护自己。”

    “怎么放心得了?”高凤竹叹口气道,“娇娇,你别嫌烦。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天下当妈的都一个心思。尤其,你还是个女孩儿,这世上女孩儿比男孩儿更不容易。”

    也许是两天未见妈妈了心里也着实想念,听了她妈妈这两句话,凌欣冉竟觉得眼里直发酸,她抽抽鼻子,突然道,“妈妈,我特别爱你。”

    高凤竹表达感情比较开放,这些年经常会跟女儿说“妈妈爱你”之类的话,但凌欣冉相较起来就内敛多了,这些年来,对于母女间表达爱意的话,虽然她听得习惯,却从来不直接出口。

    今天突然来这一声,那头儿高凤竹立马就听愣了。

    “妈妈?”听不到回应,凌欣冉疑惑道,“断音了吗?”

    “不是......”再出声,高凤竹的声音里带上了鼻音,她慢慢道,“妈妈也爱你,宝贝,妈妈特别爱你。”

    凌欣冉一惊,“妈,不会吧?你哭啦?”

    “没有,可能是有点感冒了。”那边高凤竹努力控制声音,道,“白天去哪儿玩了?跟妈妈说说。”

    “额......”凌欣冉绞尽脑汁地编谎话,“夫子庙。”南京好像有这个景点吧?“我们去拜夫子庙去了。”

    “好玩吗?中午吃了什么好吃的?”原本高凤竹打电话只是打算嘱咐女儿一声就挂了电话,可这会儿她心情澎湃,实在不想挂电话,只想再多听听自家乖宝贝的声音。

    凌欣冉只好凭想象瞎编乱造。

    屋里明明开着空调,但这一个电话下来,凌欣冉却紧张的后背都湿了。

    等他们到了苏州之后,凌欣冉出了火车站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个出租车,然后把车牌照拍下来给妈妈发过去。

    .....................

    傍晚,客栈二楼房间外的小阳台上。

    凌欣冉坐在摇椅上,伸手摸摸木围栏上攀着的青藤,嘟囔道,“说是出来旅游,这两天全窝在客栈lora了。”

    郭煜恰好走过来,打开一瓶果汁递给她,闻声笑道,“不好么?”

    凌欣冉脸一红,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哼道,“我们是来旅游的呀!”

    她脸红红地,皱起小鼻子生气的样子实在可爱,郭煜忍不住弯腰低头,要去亲她。

    “哎哎哎,这是阳台!”凌欣冉伸手遮住他的嘴。

    “阳台怎么了?我亲我女朋友,有什么不行的?”郭煜笑着逗她,拉开她的手作势要亲下去。

    “亲亲亲,还亲!亲破皮了都!”凌欣冉忙忙地收回手遮住自己的嘴,想想又放开,翘起嘴唇给他看,“喏,你看,是不是红了?喝口水都辣的慌。”

    她脸上肤色白嫩,更显得红唇嘟嘟,郭煜看的眼中眸光暗变,他喉间干咽了一下,极想像不久前那样捧着她的脸狠狠亲下去,但紧了紧拳头,还是暗自压了下去,克制着低头轻轻在她额上碰了碰。

    凌欣冉推他,“你坐那边去,热得慌。”离得近了,她怕两个人你来我去的又给缠到屋里去。虽然那种感觉很不错......但这会儿她舌头根还微微发麻,摸摸嘴唇还有些发肿,还是算了吧,晚上还要吃饭了,当时痛快了,过后受罪,这种感觉昨天她已经体会过了,今天还是不要重来一次了。

    看起来方晓晓说的不错,跟男朋友单独出来旅游,的确会让感情升温,他们俩在北京的时候可没像这两天似得,这么......嗯,不可说。

    仿佛一时一刻也不想远离对方,抽个空就想抱一抱,亲一亲。

    想到这儿,她下意识地去看郭煜,目光落在他的唇上。

    看起来软软的,却又充满力量。

    郭煜感觉到了,扭头来看她,两人的目光对在一处,仿佛拉了丝的糖水一般纠缠在一起。

    凌欣冉脸上发烫,赶忙回头过来,随手拿踮起旁边放着的扇子给自己扇风。

    这客栈是一处清末的古宅,从二楼往下看,青苔流水,花木错落,藤萝青青,角落里立着一座飞檐小亭。

    贴楼一株大树,枝叶繁茂。阳光透过树叶撒到阳台上,随风晃动,仿若碎金。

    这客栈就是一座小园林了,处处显露着古韵雅意。

    凌欣冉对这景爱得不行,转头看看郭煜,脚抵着雕花木栏杆微微晃荡着摇椅,道,“我突然想起几句词。”

    “什么?”郭煜笑问,娇娇喜欢一切古意的东西,古建筑,古文化,古诗词,郭煜体会不到她那种沉浸在古韵古意中的乐趣,但这并不妨碍他陪她喜欢。

    “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凌欣冉道,“我一直觉得意境很美。你想想,春日午后,一个立在窗前背书,一个坐在桌前做针线,却又顾念着对方,偶尔目光相遇,相视一笑......”

    “是很美。”郭煜想一想,看着她笑,“重要的是陪伴的那个人。”

    “对啊,我就喜欢这个。其实我特别想将来进大学当老师,教古代文学方便的课程。既是兴趣又是工作,想想就幸福。”凌欣冉道,她问郭煜,“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呢?”

    “什么?”

    “你将来想做什么?”

    “做什么都行。”郭煜道,“只要能赚钱。”

    “不是啊,我是问你喜欢什么,”凌欣冉解释,“你的兴趣爱好。赚钱是赚钱,这不是一回事儿嘛。”

    郭煜仔细想了想,但他实在没什么特别喜欢特别感兴趣的,他道,“没有。”他说的是实话,关于未来和工作,他所想的全部就是,得能赚钱,赚很多的钱。

    “好吧,你比我现实。”凌欣冉道,她捏着扇子轻轻在郭煜胳膊上拍了拍,“加油!以后咱们家财.政问题就交给你了。”

    郭煜看着她,目光又亮又有种说不出的柔和,他喜欢“咱们家”这三个字。

    “好。”

    他站起来,提起椅子过去,贴着凌欣冉的摇椅放下,坐的近近的,拿过她手里的扇子给她扇风。

    许是这场景太像一场静谧的美梦,凌欣冉不期然想到上辈子。

    上辈子,没见郭煜去找她,她人早早就没了,也不知道上辈子跟郭煜在一起的人是谁。

    她想着,心里有点酸,又有些害怕,毕竟,说起来,这辈子的光阴,是她跟上天偷来的。

    算算还是她截了上辈子嫁给郭煜的那个姑娘的胡。

    “你那时候怎么想起找我一起来北京的?”她问。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去找你。”

    那上辈子你可没有来呀。凌欣冉心道。

    她没法直接跟他说她重活了一辈子的事,再说这事儿它也说不明白。

    但凌欣冉心里想到这儿了,还是挂着这个问题放不下,又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你这样的。”

    “太笼统了吧?”凌欣冉心里觉得甜蜜,她摇一摇手中的扇子,又问,“那若是这世上没有我呢?你会和谁在一起?”

    “不会和谁在一起。会一直一个人,直到死。”这是实话,上辈子郭煜的确是独身直到死去,不说恋爱结婚,就是关系密切的朋友也没有,回头想想,印象最深的反倒是那个一心帮他找父母的小女警。

    “我才不信呢!”凌欣冉皱皱鼻子哼道,道,“地球少了谁都会继续转。要是没有我,”她试着想象上辈子她死后的情景,“你初恋应该会在高中吧。初中又黑又瘦又矮的,除了我别人谁看得上你呀。大学可能会谈一场,额,或者几场恋爱?”

    郭煜站起来,走过去掐着腰把她半抱起来,自己坐下去,然后把小姑娘放在自己腿上坐着,“不会的。”他轻声道,手上没忘了摇着扇子给她扇凉,“只有你,不会有别人。”

    “你是真不嫌热。”凌欣冉嘴上这么说,却又扭头笑道,“虽然这话不真吧,但我就是高兴!”

    郭煜亲亲她的耳朵,并没有继续反驳。

    怎么会不真?

    事实上本就如此。

    两辈子,他心里始终只有她一个人。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