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 > 第15章 番外一

第15章 番外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2002年2月23日,常林市中心医院住院部,下午2:37。

    张红玲提着水壶出了病房门,向右往楼层尽头的水房走,打算去打些热水。

    医院食堂的饭太贵了。

    女儿生病了要吃得新鲜营养,她家又离得老远,不能自己做了带来,没办法就只能在食堂里买。

    但女儿吃贵些行,轮到自己和她丈夫徐树棵,张红玲就不愿意花那个冤枉钱了。

    乖乖,要是在食堂吃,他们两个人一天最少也要吃掉十几块!一个月就是几百块!

    还是算了吧。

    张红玲抽了个空儿回去烙了十几张发面厚饼,晾凉了拿干净的塑料袋一装,再从咸菜坛子里捞出一瓶子咸菜,这就齐活儿了。再带上两个碗。医院也有热水,吃的时候拿热水一泡,就上咸菜,又干净又饱肚子。

    前几天借的钱又花光了,徐树棵昨天下午就回老家去跟亲戚借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张红玲有些担心,以致于今天都过了中午的饭点儿她还不觉得饿,到现在才出来打热水。

    其实她还是不想吃。但是不能不吃,强塞也得塞进去点儿啊。女儿已经这样了,这关头她要是再倒下去那日子可就真的没法过了。

    张红玲打了热水往回走,一路走一路低头想事,眉头皱成一团,怎么看都像写着一个苦字。

    “妈!”

    忽然被人拉住,张红玲吓了一跳,水壶差点脱手扔出去,她忙两手握住把手,扭头一看,是小儿子。

    惊意过去,怒气涌了上来,张红玲怒道“也不看看就上手拉!我手里提着热水呢知不知道!?看再烫着你可咋办!”,缓了口气,又问,“是你爸让你来的?”

    “不是,”徐飞凡道,“我爸一大早就去秀庄找我几个舅老爷去了。”

    “哦,哦,好”张红玲心里一沉,看来这次在自己村上没借到多少钱,她勉强打起精神问儿子,“你怎么来了?上次你们来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三个在家看门吗?这来来回回的,路费也不少啊。”

    “妈,我不上了。”被哥哥们派来向妈告知他们的决定之后,关于该怎么说,徐飞凡在路上想了很久,但真见了面,却还是什么技巧也没用上,单刀直入了。

    “啥?啥不上了?不上啥了?”

    “妈,我不上学了,”徐飞凡一鼓作气说下去,“我跟大哥二哥都商量好了。我跟二哥都不上了,我们出去打工。”

    “你说啥?!你说啥?!”张红玲气的一遍遍重复着问,但气头儿上她还记得把热水壶提到走廊边儿靠墙放好,才回来一巴掌拍在儿子后脑勺上,“不上了!?说什么屁话!钱的事儿不用你们担心,有我和你爸呢!你们就只管好好学,考出好成绩来就行!其他的别管那么多!”

    徐飞凡却只盯着脚下,道,“你不用说了。二哥已经跟村东头的大刘说好了,今年跟他们一起去南方,就是去他们那个鞋厂。那鞋厂的老板人也不错,不收我们押金,去了还给免费培训几天。”

    “不上了?!你不上学你往后可怎么办?!也跟我和你爸似得,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跟头牛似得在土里刨食儿吃!?”张红玲急的鼻尖冒汗,她缓了缓嗓子,放柔了声音劝道,“你别看咱现在过得苦,再苦再累熬过去就好了。等你们哥儿三个都考上个好大学,到时候一个个都在城里有了好工作,坐办公室了,咱好日子就来了。现在苦点儿那算得了啥!?”

    “妈,这不是苦不苦的事儿,这两天我爸四处跑着是去借钱吧?娇娇这病不是小病,一回两回人家借给你,三回四回呢?到时候没钱了咋办?我跟大哥二哥都商量好了,大哥继续上,他高三了,快了,到时候供出来,他有能力了也能拉拔我们一把。我跟二哥还早,先出去打工,把这一段儿熬过去,等过两年情况好了,我俩还能再回来,拿起书本重新开始上,也晚不了多少。”

    张红玲张张嘴想继续劝,但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数年来,在她和丈夫心里,儿子上学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为了让儿子上学,她跟丈夫可以死干活干地挣钱,她也可以干脆地把刚满12岁的女儿从学校接出来送去打工赚钱。

    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丧命。

    命比啥都重。

    “是我没本事,你们兄妹几个我一个都没养活好。”张红玲低低说了一句,又抬头问儿子,“那鞋厂正规吗?可别再遇上个黑作坊,不怕工资少,就怕也弄一身病。”

    “正规,做鞋的车间也是大车间。大刘带着咱村上十几个人年年往那边去,没事儿。”

    张红玲正要再问,刚好跟娇娇同病房,也是他们同村一块儿出去打工的二红经过,跟他们打招呼,“红玲婶儿,飞凡哥今儿也来啦?”

    “嗯。二红你咋自己出来了?你家里人呢?”

    “我妈出去了。嗨,我出来上个厕所,没事。那红玲婶儿你们说吧,我先过去了啊?”

    目送二红往病房去,张红玲却再也没有开口劝儿子的心思了,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他们家现在的确是没有再继续供三个孩子上学的能力了。

    “你去见见娇娇吧,”张红玲说,“跟你妹子说句话再走。”

    虽然没直说,但徐飞凡知道他.妈同意了。

    “哥,哥我不治了。反正也治不好了,天天在这儿躺着净是浪费钱。”见到了她三哥,徐娇娇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刚刚二红悄悄跟她说,她几个哥哥都不上学了,要出去打工挣钱给她治病。徐娇娇很急。

    一年前还脸蛋红润的小姑娘如今面色黄白,瘦的颧骨都突出来了,病号服遮不住的手腕上,脖子上都能看到明显的暗红血斑。

    徐飞凡小心翼翼地摸摸妹妹的头,道,“说什么傻话?现在医学比以前发达多了,这病治好的有大把人在。你好好配合医生,好好治,过不了多久就好了。”

    徐娇娇是真不想治下去了。钱一天比一天花的多,病却一天比一天严重。再治下去,她真怕自己有一天把这个家给拖垮了,病却还是没治好。

    但她劝不动她爸妈,也劝不动她哥。

    等徐飞凡要走的时候,徐娇娇半躺在床上丧气道,“我觉得治不好了。到时候钱钱没了,人人没了,那不就太亏了吗?”

    徐飞凡还没说话呢,张红玲一听这话先急了,“呸,呸,各路神仙都没听见没听见啊,小孩儿家说话不算事儿。”先念叨了两句,又回头训女儿,“瞎说什么!?这话也是乱说的?嘴上不把门儿!”

    徐娇娇吐吐舌头不敢说话了。

    徐飞凡得走了,再不走怕赶不上回去的城乡公交。

    临走他想拉拉妹妹的手,走到病床边却发现她的双手都缠上了纱布,是了,徐飞凡这才想起来,因为生病他妹妹的双手双脚都烂了。

    最后,徐飞凡拍了拍徐娇娇的肩膀,他拍的很小心,很轻,病床上的小丫头实在是太苍白单薄了,躺在那里若是不动,看起来都不像活人,却像是橱窗里卖的洋娃娃。

    他轻轻道,“别胡思乱想,好好治病,治好了咱就重新回学校读书,一直往上读,读成个女博士。”以后换哥哥供你,他想。

    徐娇娇哈哈笑起来,她说,“那不得读到三十岁啊?太老了。”

    “三十岁也没关系,不怕,也还小呢。”徐飞凡道,他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却又折回来,跟徐娇娇说,“是哥对不起你。”说完转身就走,几步就跨出门了。

    留下徐娇娇莫名其妙,哪里来的对不起?奇怪。

    因为病,徐娇娇晚上总是很难入睡,即便入睡却也很难睡熟,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

    这天半夜,忽然一阵夹着嚎哭的嘈杂声传来,徐娇娇被惊得浑身猛地抽搐了一下,惶惶然睁开了眼。

    睡在病床边加床上的张红玲比徐娇娇醒的还早,所以这边徐娇娇一有动静,她就摸索着坐到床边了,“妞妞,不怕,不怕啊,妈在呢,没事儿,你闭上眼,别想旁的,一会儿就又睡着了。”徐娇娇侧卧着,张红玲虚揽着她,一边轻拍她的背,一边小声哄她。她怕女儿吓着了。

    徐娇娇慢慢放松了身体,并有意识拉长了呼吸——她在装睡。而且装的挺像,不一会儿张红玲就回到自己的加床上睡去了。

    徐娇娇躺在病床上静静地听,那哭声里偶尔夹杂着一两句话,她听见一个女的哭道,“小梁,小梁啊......”

    第二天早上,徐娇娇觉得肚子疼,张红玲就扶她去上厕所。

    进了厕所隔间,徐娇娇刚脱下裤子蹲下去就拉了,果然是拉肚子了,她想,然后她不自觉地低头往下看,看见的却是一片赤红,是血,血把便池都染红了。

    一个人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多血呢?

    一个人怎么会流了那么多血还活着呢?

    她有些头晕,却还是忍着处理好了自己。

    临走也没忘了给便池冲水。

    经过302病房时,她装作不经意地勾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靠窗的那个铺位已经空了,被子像所有没有病人住的床铺一样叠成四方块,枕头放在上面。

    这一片病房里住的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大家都是从黑山镇打工回来的,也都得了同样的病。二红爱打听事儿,拜她所赐,附近都住了谁徐娇娇挺清楚的。二红还告诉她说前天来了好几个记者,拍照问话什么的。不过那时候徐娇娇刚好进了抢救室,错过了。

    这样看来,昨晚上果然是李小梁吧。

    听二红说李小梁比她还要大三岁。

    徐娇娇觉得今天特别的冷,从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气来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