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距北京千里之遥,临贵县杨林乡徐家岗村。

    “喂?!喂!?娇娇你还在不在?!你说话呀!!!”张红玲嘶声朝话筒喊。此时的张红玲已经忘了这是在邻居家。她只想赶快联系上女儿,告诉她不要信别人说的话,让她赶紧回家来。

    然而话筒里再无人声,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在门口小凳上坐着织毛衣的徐军老婆王冬梅放下手里的毛衣针,勾头问她,“红玲,咋了?”

    “没事儿没事儿,”张红玲略显僵硬地提起嘴角笑了笑,轻轻放下话筒,有些急促地问,“梅子,那边电话挂了,我该咋弄才能回拨过去?你教教我,你看,这个,我也不太懂电话机这东西。”

    “不行,回拨不了啊,红玲。我家这部电话没开来电显示。有来电显示那才能回拨哩。”王冬梅提着手里织了一小半的毛衣和纠结的毛线团站了起来,走进屋坐在张红玲旁边的桐油木沙发上,问她,“这是咋了?我听着像是没说完那边就挂了?是不是娇娇那儿出啥事儿了?”

    “没有,打个工能有啥事儿啊,是我不小心碰住按钮挂断了,怕娇娇那边不放心,”张红玲解释道,她干笑了两声,起身告辞,“梅子,我家里没电话,今年真是没少麻烦你家。等孩子回来了,我叫她专门来给她梅子婶儿道谢。”

    “哎呀,街坊邻居么,红玲你说这话可太见外了。前两天我家扒棒子叶儿你跟树棵也没少过来帮忙啊。”梅子见张红玲起身往外走,起身挽留道,“你不再坐一会儿?这两天地里的活儿也干得差不多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坐一会儿咱俩说说话打发打发时间也好啊。”

    “不了,改天吧,家里还有点事儿。”

    “好,那我就不出去送你,啊?”

    “送啥送,两步路就到了。”张红玲边说边走出了大门。

    等张红玲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了,王冬梅把手里的东西往沙发上一放,快步出了屋朝房顶上喊自己的丈夫,“军子!你下来一会儿!我有点事儿跟你说!”

    徐军刚刚把平房顶上晒着的苞米棒子拢成一堆,这会儿正在往上盖遮雨布,听见底下老婆的喊声,回道,“等一会儿!苞米堆儿还没盖好,一会儿盖好了就下去!”

    王冬梅这会儿心里存着事儿,着急,等不下去,听丈夫说暂时不下来,她就攀着一角的木梯子爬了上去。

    “你咋上来了?”徐军刚刚抖开第二块塑料遮雨布,就看见老婆爬了上来。

    王冬梅过去拉住遮雨布的一边,跟丈夫一起把苞米堆儿盖严实了,再拿几块事先备好的几块半截红砖头圆圈儿转着压好遮雨布的边边。

    再检查一遍,看看没问题了,徐军就走到有杨树树荫投下来的那一角,坐下来,脱掉草帽拿在手里当扇子给自己扇风。

    一阵风吹过来,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响。

    王冬梅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说,“刚才红玲跟她闺女打电话,我听着有点儿不对头。”

    “唉,人家跟她闺女说话,你坐哪儿听啥呀听,你呀,就一个毛病,好打听事儿。”徐军一边来回扇着草帽一边说。

    要是其他时候徐军这么说,王冬梅早跟他吵起来了,但是今天她的关注点全在张红玲母女俩身上,就忽略了丈夫的话,继续道,“我听那意思,娇娇像是在外头遇上她亲爹妈了。”

    “啊?不会吧?”徐军扭过头来盯着老婆,手里的帽子也不摇了。

    “咋不会?在电话里头就吵起来了!”王冬梅道,“红玲不承认,我听见她说娇娇就是她亲生的,还跟她闺女说那些人都是骗子,让她别信。然后可能娇娇她亲妈接住电话了吧,一句说不好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徐军把帽子往地上一放,站起来就往木梯子那边走。

    王冬梅赶紧拉住他,“你这是干啥?去哪儿?”

    “去跟树棵哥说一声,咋弄也得先把孩子接回来啊。这可不是小事儿。”徐军道。

    听了这话王冬梅真是恨铁不成钢,她攥起拳头在丈夫背上锤了两下,骂道,“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啊?!这事儿该你出头么?红玲回去会不给他说?人家两口子不比你亲!?这种事儿你得让人家两口子自己考虑好商量好,真需要帮忙了不用说人家就开口了!”

    诶,这倒也是啊。徐军拍拍额头,拉着老婆重新坐了回去。

    “你这脑子啊,我有时候真怀疑里头塞得是不是棉花!”王冬梅无奈地叹了一句。

    “哎呀。好了好了,是我欠考虑。”徐军说,“这事,主要还是得先把孩子接回来。亲妈又咋着?当初是他们不要孩子了,然后树棵哥他两口子辛苦十来年,哎,有十来年了吧?反正是辛苦这么多年把孩子拉扯大了,你一句亲生的就能要走?没这个道理呀。生恩没有养恩大,我看娇娇也不是那种负恩的人。怕就怕那边的人在孩子耳朵边瞎说。”

    “我看不一定。”王冬梅说,“王家沟,就我娘家往东不到一里地,有一家叫王青山的,就前段时间我跟你说过那个,今儿早上给派出所带走了。你猜为啥?”

    “为啥?”徐军问道,并猜测,“不会是他打跑那个孩子把他给告了吧?”

    “差不多。我嫂子跟我说,他们村上都说,可能是那小孩在外头找着他亲爹了,估摸着他亲爹一看,小孩儿一身的伤,就去派出所把王青山给告了。”

    “告了他也是活该,那孩子我见过,饿的皮包骨头,身上常年青一块紫一块的。既然养了他,不说对他多好吧,你至少得拿他当个人看吧!那一家能对个孩子这么狠,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人。进趟派出所叫警察修理修理他也好。”徐军道,但他又说,“不过他跟树棵哥他们可不是一回事儿啊。那两口子对娇娇多好!要不是前几年娇娇她爷奶看医生办丧事把他家里钱花干了,说不准现在她个小丫头还在学校上学呢。”

    “那可不一定。我听我娘家说,派出所还怀疑王青山跟人贩子有关系。”王冬梅说,“他家那个,叫个王啥洋,就是跑了的那个小孩,跟红玲家娇娇可是同一年前后脚抱得,中间介绍的人也是同一个人。”

    徐军沉默了一下,问,“不可能吧?当初那个人不是说他是娇娇亲爹?”

    “估计是没说实话。当初不觉得,现在想想也是啊,娇娇刚抱来的时候,又白又胖又干净,红脸蛋花裙子。这样一个漂亮小姑娘,谁舍得给人家养啊?尤其是,张嘴一说话跟电视上那播音员一样,真不像咱乡下人,十足十一个城里丫头。”

    “你不知道。那时候树棵哥也问了,但是那个人说,他家就是城里人,国家管得严,一家只能要一个小孩,要不然就得丢工作。他家想要个儿子,可头一胎却生了个闺女。养了两年家里天天为这个吵架,实在过不下去了,所以就想把闺女送人,回去跟他媳妇重新生个儿子。”

    “这么一听,说的也挺合理呀。”

    “所以说么,他这么一说,树棵哥他们也就信了。至于给钱,这不正常么?就算抱咱这儿当地的孩子养,你多多少少不得给人家亲爹妈意思意思?好歹人家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

    “这可不一样。在咱们这儿,抱人家的孩子回来养,顶多几百块钱再加点儿营养品就到顶了。我可是听说,树棵哥他们两口子花了一两千块!乖乖!那可是十年前的一两千块啊!那得多少钱!”

    “哎,那时候树棵哥刚从东北回来,开大车挣了不少钱,不缺钱。你没看那些年计生办来查,其他人家都到处躲,就他家不躲,还老老实实把罚款交了。”

    “要说也是,这人哪,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光不了一辈子。”王冬梅感叹道,并征求自己丈夫的意见说,“你说,王青山这个事儿,我要不要去跟红玲说一声?不为别的,就是提个醒。要是事情真坏到那一步,也叫他们提前有个准备呀。”

    “也好,唉,那你赶紧去吧,去跟他们说,有啥需要帮忙的就说一声,咱这儿随时都能跟着走。”

    王冬梅进了张红玲家,刚一挑明来意,张红玲就说,“我知道,梅子。我跟树棵商量好了。现在不是说其他的时候,第一件事,先把娇娇带回来再说。我养的闺女我知道,就算冒出个亲妈来又怎么样?我养了她这么多年,她不会不认我。”

    徐树棵已经出门去找人去了。他要去山北把他闺女找回来,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多找几个人一起去比较保险。毕竟娇娇那个所谓的亲妈不知道怎么冒出来了,要是他一个人赤手空拳地赶过去,被那边的亲戚朋友按住打一顿倒不怕啥,就怕带不回孩子。

    但这趟山北之旅注定无法成行。

    大约晚饭的时候,“娇娇的亲妈”来电话了。

    “你好,我是娇娇的母亲,麻烦帮忙叫一下张红玲和徐树棵夫妇。”听筒里传来冷冷的女音。

    “你,你等下啊。”王冬梅拿手盖住说话的话筒,急声喊院子里跟丈夫说话的徐树棵,“树棵哥,快快!娇娇她亲妈!”

    徐树棵一听就赶紧把手里的半截烟在墙上摁灭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接过电话,“喂?”

    “你是......徐树棵?”

    “你就是那个说是我们家娇娇亲妈的人?”徐树棵急道,“娇娇呢?娇娇在哪儿?你们不能这样干!做人得讲理!孩子是我们养大的,那就是我们亲闺女!你家当初既然不要了,钱也收了,现在又出来抢孩子这是啥意思!?”

    “钱!?我会不要我的女儿!?我不管你当初是从谁手里把我女儿买了回去,无论是谁,那个人都是该千刀万剐的人贩子!”那边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慢慢又平静了,“那些人总有一天会被法律严惩。现在,我不想跟你在电话里吵。后天下午,在你们常林市内,你定个时间,定个地方,茶楼,餐厅,只要是有包间能说话的地方都行。咱们见面再说。”

    “娇娇也会去?她现在在哪儿?!你家在哪儿!?”

    “实话告诉你,不是为了娇娇,我根本也不愿意见你们。你要是不愿意见面,那正好,我马上就挂电话。要是愿意见面,赶紧把时间地点说定,我没工夫跟你在这儿浪费时间。”

    “好,见面说!时间就后天下午两点,地方的话,市中心有个全香牛火锅店,二楼有包间。就在亚细亚百货大楼对面,你下了车一问就问出来了。”

    ******

    北京,医院走廊。

    挂了电话,高凤竹倚在医院惨白的墙壁上,翻开通讯录,找到凌东志这三个字,手机按在拨出键上犹豫了近一分钟,还是按了下去。

    ......

    “这种低级错误也能犯!?你当初是怎么考进来的!?就凭这智商!?这是实验室,不是幼儿园活动间!”

    d大生物工程实验室,凌东志正在怒火万丈地狂喷自己手下的一个研究生。

    “凌教授,凌教授,”一个女学生站在他背后有点怯怯地小声喊他。

    “什么事?!说!”凌东志没有回头,声音里颇多不耐。

    那女生只好走到他面前来,举着手机递给他,“教授,我看见你的手机在那边台子上一直响,就先帮你拿过来了。”

    “哦,好,谢谢。”凌东志接过手机,翻过来一看,凤竹。他脸色立马变了,下意识地捂住话筒的部位,紧张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响的?多长时间了?”

    “不太清楚,不过之前好像就响了一次了,没人接,挂了。这是第二次。”

    正说着,手机铃声落了。显然第二次来电也接不了了。

    凌东志脸上的肌肉僵硬地不行,他盯着手机上那个红色的“未接来电2”,就像盯着一颗随时都会爆开的炸弹。

    凌东志一边往实验室外走,一边抖着手把电话回拨过去。

    “喂?”

    “凌东志,现在有空吗?”

    “有有有,有空。”

    “现在到世纪坛医院来一趟,住院部血液科病房,三楼,我在这儿等你。”

    “好好,我马上到,你......”话没说完,“嘀”的一声,通话断了。

    凌东志把手机从耳边边收回来,举到面前仔细看了看,的确是断了,被对方掐断了。

    他转身就往楼梯口疾走,后面一个研三的男生追出来,喊他,“凌教授,实验室那个......”还没喊完就被打断,凌东志边走边说,“你看着办!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那男生只好返回了实验室。

    乔静,就是刚刚给凌东志递手机的那个女生,问他,“怎么样?晨阳,老板怎么说?”

    “让咱看着办,不确定的等他回来再说。”刘晨阳回道,他今年研三了,上头的师兄师姐都毕业工作去了,于是他于一月前荣升这个实验室其他五个人的大师兄,乔静成了大师姐。

    回答完乔静,刘晨阳又回过头来安慰被骂地站在那儿一个劲儿流泪的师妹,“杜怡青,别哭了。这实验室里就没有没被骂过的。呆的久了你就知道了,老板还算不错的,有错都当面骂了,但从不真往心里放。下次手下注意点儿就行了。”

    “对呀,你还算运气好了,上一次我整整站这儿被骂了十来分钟,弄得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研二的陈俊跟着道。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关注那个电话吗?”跟陈俊同届的胡朝光瞪大眼睛道,“哇塞,这是谁呀这么牛!一个电话就把喷火龙吓成小绵羊了。你们有没有看见老板的脸色?我觉得比咱们被骂时候的脸色还差!师姐你看见是谁打的电话了没有?我真想去膜拜一下他。”

    “闭嘴吧你!”乔静冲他翻了个白眼儿,“小心老板杀个回马枪,刚好逮住你,打个半死之后挂在实验室外示众三天!”

    ******

    凌东志气喘吁吁地跑上了三楼,刚出楼梯口,一眼就看见了右边走廊上靠墙站着的妻子。

    他慌忙跑过去,扶着膝盖弯着腰,一边不住地喘气,一边抬头道歉,“凤,凤竹,对不起我,来晚了。”

    高凤竹看着面前这个多年未见的人,她的丈夫,却奇异地发现以往心里那种委屈不甘愤怒憎恨都消失殆尽了。

    她平静地看着他,等着他喘匀了气,才慢慢道,“我的女儿找到了。我需要一点你的血,跟孩子做个双亲亲子鉴定,进一步确认一下。”

    “冉冉找到了?在哪儿?”凌东志一下子站直了。

    “就在你前面的病房里,往前走一段儿就到了。”高凤竹道,“你要是想去见见她,我带你过去。毕竟不管是在生物学上说,还是在法律上说,你都是她父亲。”

    “我,我......”凌东志不自觉地避开了高凤竹的视线。

    高凤竹冷笑了两声,道,“不敢?呵,凌东志,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这人,本性如此。当年你不敢面对我,不敢面对你妈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敢见?说实话我真是瞧不起你。”

    凌东志一声不吭。

    “那就算了吧,”高凤竹说,“我秘书钟梦圆马上就到,等下我让她带着你去取个血样。取完血样后你就去办自己的事儿去吧。”

    “冉冉她,她生病了?”凌东志问,之前他的注意力全压在高凤竹身上,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里是医院,而他的女儿在病房里。

    高凤竹本来不想回答,念头一转又回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就是俗称的白血病。”

    “啊?!白血病!?那我得找医生去跟孩子骨髓配型啊,”凌东志又惊又急,他来回走了两步,原地转了一个圈儿,又说,“治这个病,这医院也不行,得换。协和,301,我回去再打听打听,看哪个最好,赶紧转院。越早越好,这个不能等。”

    高凤竹笑了笑,道,“我已经安排人去联系转院了,就去协和。孩子是苯中毒引起的再生障碍性贫血,暂时不需要骨髓移植。如果有一天需要的话,我会联系你的。”

    “高总!”正说着,钟梦圆走了过来。

    高凤竹站直身子,介绍道,“这是我秘书,钟梦圆。梦圆,这是凌东志。你现在就带他去吧。跟上次一样,加急。”

    “好的,”钟梦圆应道,并摆出请的手势,向凌东志道,“凌先生,请。”

    凌东志踌躇不定,他顺着钟梦圆的手势往楼梯口走了两步,又极快的奔了回来,“凤竹,我能不能见见冉冉?不进门,我就在门口看上一眼。”

    高凤竹叹着气道,“行吧。你跟着我,我进去的那间病房就是我女儿在的病房。门上有玻璃窗口。你看好了,就自己跟着钟梦圆走吧。”

    说罢,高凤竹也不管他,径直往前走,但她的脚步却没平时走路那么快。走到病房门口,她回头看了凌东志一眼,什么也没说,推开门进去了。

    凌东志侧着身子站着,小心地透过小块玻璃窗口看过去。

    很好认。

    里面穿着病号服的就一个,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

    看见妈妈进来了,小丫头抬头朝着她笑。

    几步之遥的房门外,凌东志泪眼模糊。

    是无法面对的愧疚,还是真的有所谓的父爱?他弄不清楚。

    他只觉得,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惹人怜爱的小天使。

    而孩子有多可爱,有多值得爱,他当初的所作所为就有多混账。

    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刻意装作遗忘就真的能忘掉,也不是努力逃避就真的能躲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