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多情的小山村 > 第39章 相爱容易相处难

第39章 相爱容易相处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逢春在外头打工时相好的女人是个外地人,名叫胡梅梅,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虽然也是来自农村,但长期在外打工,不但不会耕田种地,也不懂得干家务和服侍老人,倒学得一副骄里娇气的模样,所以黄逢春就没法再出去打工了,和她一起留在家里照顾瘫痪的老母亲。

    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黄逢春把胡梅梅接回家只有半个月时间,他俩之间就出现了问题。

    “梅梅,我得到镇上找份工做,要不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黄逢春说。

    “你出去打工了,那我怎么办啊?你妈怎么办啊?”胡梅梅忧心忡忡的反问道。

    “你就在家做饭洗衣服,有空搞搞卫生,你看我们家的房前屋后比别人家的房前屋后要脏哦,屋里脏人家看不见,这大门前脏了别人会说闲话的,说我们懒!没事你就打扫打扫呗。我妈那你就把饭菜做好端到她的床头就行了,她自个能撑起来自个吃的!我就在镇上打工,离家不远的,晚上就回来。”黄逢春喃喃地说道。

    “诶呦,要做这么多事情啊?你不是说你们村子是旅游村,不用去外面打工在家门口就能有工作做的吗?”胡梅梅开始有怨气了。

    “你没看到吗,现在各项旅游项目的建设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再过几个月就能开业,到时,你我都能找到工作的!”黄逢春安慰道。

    胡梅梅不吭声了,虽很不情愿,但还是让黄逢春去了,毕竟这几个月还得吃饭还得花费。

    傍晚,黄逢春高兴地回来了,胡梅梅赶紧上前拉他进了房间。

    “逢春,看你乐的,是不是找到工作了?”胡梅梅问道。

    “嗯!”黄逢春答。

    “什么工作啊?多少钱一个月?……”胡梅梅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

    “在一家榨油铺做,每月一千九块,还管中午饭。”黄逢春高兴地说道。

    “哇,有一千九哪?虽不是很多但也不少了!”胡梅梅一把抱住黄逢春亲了一口。

    “对啊,在我们这些小地方,能拿一千九也不错了!”黄逢春也亲了一下胡梅梅。

    正当两人开始缠绵亲热的时候,传来老母亲的叫喊声。

    “逢春……逢春……”

    听到母亲的叫喊声,黄逢春说:“我妈叫我了,我过去看看。”

    “不嘛,我要你陪陪嘛,你妈是瞎嚷嚷的,没事的,不用理她!”胡梅梅不让黄逢春走。

    “救命呐!救命呐!……”

    这会传来老人的呼救声,黄逢春慌了,他一把推开胡梅梅跑了过去。

    黄逢春来到母亲房间,看见母亲很痛苦的样子,便问道:“妈,你怎么啦?”

    老人有气无力地说:“我肚子好疼,我要拉肚子,快扶我下床……”

    黄逢春把母亲扶了起来。

    “拿马桶过来……”母亲说。

    黄逢春由于扶着母亲,无法去拿马桶,便叫道:“梅梅,赶快进来,拿马桶过来!”

    胡梅梅慢悠悠地走了进来,问道:“马桶?要马桶干嘛?”

    “诶呀,我妈要拉肚子,要坐马桶!”

    “噢!马桶在哪里?”

    “诶呀,在哪里在哪里,门角上放着那个不是吗?狗眼都长哪去了!快点啊……”黄逢春因着急语气有些带火了。

    胡梅梅刮了黄逢春一眼,噘着嘴慢吞吞地走到门角去提马桶,可是没等她把马桶拿过来,老人已憋不住了,大便像决了堤的洪水“哗”地全泄了出来,把秋裤、毛线裤都给弄脏了。

    胡梅梅尖叫一声,捂着鼻子跑了出去。

    毕竟自己是男的,帮母亲换洗不方便,黄逢春叫道:“梅梅打盆热水来。”

    胡梅梅把热水端了进来。

    黄逢春说:“梅梅,你帮妈洗洗换上裤子吧。”

    胡梅梅愁眉苦脸地说道:“我来帮她洗啊?诶呦,我现在都快要吐了!”

    胡梅梅说完立即发出呕吐的声音,还跑了出去,任凭黄逢春喊破嗓子也不进去。黄逢春只好硬着头皮帮母亲脱下脏衣服,檫洗身子……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前妻雅芳,她不仅要带孩子,要种地,还要服侍老人,这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将近十年啊,这是多么不容易,以前自己咋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啊!你说这胡梅梅就这么一回她就嫌弃不干了,和雅芳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啊!来日方长,以后母亲该怎么办?日子该怎么过?而且已有传闻说黄大牛已和周雅芳好上了,自己回心转意也没用,雅芳可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毕竟黄大牛比自个要强哦!黄逢春想着想着突然有些愧疚和失落。

    安顿母亲睡下后,黄逢春将脏衣服卷成一团拿到外面甩到胡梅梅跟前,说:“你去把它拿到叮咚山溪水潭那边洗了,这你总该做得到了吧!”

    胡梅梅瞪大了眼睛:“啊,让我去洗啊?这么脏,恶心死,我要吐的,再说现在天也快黑了,我一个女人家,山脚那边我不敢去!”

    “你不去我去哪?这本来就是女人干的活,赶快去洗!”

    听着黄逢春的吆喝,胡梅梅不得劲了,她说:“黄逢春你嚷啥,早知道你家有这样躺着等人服侍的老东西,打死我也不会跟你回来。你这王八蛋怎么开始只字不提这回事,你欺骗了我,我要告你!”

    “骗什么骗?告什么告?你是石头爆出来的啊?你没有父母啊?你看看哪家没有老人啊?还要人说啊?”

    “人家是有老人,可人家的老人不是躺在床上要人服侍……”

    黄逢春这会真的来气了,他举起了巴掌,“啪”地狠狠打在胡梅梅的脸上,骂道:“你这白吃饭没用的东西!老人迟早不是都得人服侍吗?你就不会老啊,****你十八代祖宗的!”

    胡梅梅也不是省油的灯,只听到她尖叫一声像只母老虎一样冲向黄逢春,双手不停地向黄逢春的脸上乱抓乱挠,嘴也不停地骂黄逢春王八蛋大骗子什么的。黄逢春更加气恼了,他抓住胡梅梅的双臂使劲一甩,胡梅梅踉跄两下重重地睡在了地上,头部还撞到了墙上,额头角上顿时鼓起一个紫色的大包。

    胡梅梅摸着头上的包,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她知道这么跟黄逢春斗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她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黄逢春叫道:“黄逢春,没想到你这么的坏,欺骗了我还打我,你等着,我找牛村长来跟你算账去!”

    在村委会的办公楼里,华强强和周雅芳正在村委会的厨房里张罗着晚饭。

    “咚咚咚……”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走进村委村办公楼,接着听到一个女人的哭泣声:“村长……牛村长……”

    华强强和周雅芳都走出了厨房,一看,原来是胡梅梅。

    只见胡梅梅泪眼汪汪,额头边上还鼓起一个紫色的大疙瘩。

    “哟,怎么回事,和人打架啊?牛村长下班了,有什么事和我们讲吧!”华强强说。

    胡梅梅虽来到这里不久,但是认识强强书记的,也知道周雅芳是村干,但不知道她是黄逢春的前妻,所以她没有丝毫的戒备把刚才家里发生的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最后还呜呜呜地哭着要强强书记为自己做主。

    “强强书记,让我下去一趟吧。”周雅芳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吧!”华强强虽然知道周雅芳的调解工作能力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但因为她和黄逢春的特殊关系,她有些顾虑地说道。

    周雅芳把嘴巴凑近华强强的耳朵边说道:“让我趁这个机会骂一顿黄逢春这王八蛋,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华强强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胡梅梅介绍道:“她是我们村里的副主任,叫周雅芳,你就叫她周主任就行。她主管妇女工作,还兼任调解委员,她这就和你回去,帮你解决问题,跟她走吧!”

    周雅芳和胡梅梅并肩走着,看着身边这个妖冶时尚的女人,一股夺夫之恨涌上周雅芳的心头,她想痛骂胡梅梅一顿,可听她刚才的述说,又觉得这女人之前好像并不了解黄逢春家庭情况似的,便问道:“胡梅梅,你这么年轻又长得水灵,咋就嫁给黄逢春呢,他可比你年长许多而且家里又穷的哦!”

    “我和他在GD同一个厂子里打工的,平时他像大哥一样关心我,人长的帅也老实,就和他处上了,我们相好有两年了,本来觉得他家住在GX山区,有些顾虑的,后来他说,虽然我家住山区,但很快就会富裕起来,因为那里正在建设旅游村,以后在家门口就可以找到工作。自己想了想,自己也有二十八九老大不小了,就同意跟他回来和他结婚,谁知他家原来是这样的情况,有个老母亲卧病在床要人服侍。刚才他好像还变了个人似的,一改往日的温柔变得凶巴巴的了。唉,我真是瞎了眼了……”胡梅梅滔滔不绝地数落着。

    “这王八蛋原来早就在外头有相好的了!”周雅芳在心里骂道。然后厉声打断胡梅梅的话:“好啦,别说了,你的情况我已完全了解。不是他变了个人,而是那句话说的确切,相爱容易相处难,开始你们相好的时候因为没有丁点的家庭负担,天天卿卿我我的,过着轻松浪漫的两人世界,那当然可以要多温柔有多温柔。结婚了,突然面临着繁重的家庭负担,要张罗柴米油盐,照顾孩子和老人等等,这些都得天天面对,肯定烦啦,这才是真正的家庭生活,你们现在才开始哩,后面的路远着哩,但必须面对,否则就别结婚,当一辈子的老姑婆!”

    胡梅梅觉得周雅芳的语气有些尖锐,但说的是事实。她眉头一皱又开始愁眉苦脸,叫苦不迭了。

    “之前你真的不知道他家有老人瘫痪在床吗?”

    “他没有说,只是说他早两三年就离了婚,是个单身汉!”胡梅梅说道。

    周雅芳叹息一声,心里说道:“这你也信,女人就是容易受骗!”周雅芳忽然觉得这胡梅梅有点可怜。

    一跨进那曾经守了十年的家,周雅芳心里像打翻五味瓶一样,什么味道涌上心头。她先走进老人房间看望老人,对坐在厅里的黄逢春不屑一顾。

    “妈……”话刚出口周雅芳就哽咽了。

    “雅芳……”老人更是泣不成声。

    雅芳安慰老人几句,又说等会让村里的卫生员小姗过来帮她瞅瞅,开些止泻的药,然后便走到大厅里。

    大厅里的胡梅梅和黄逢春各自坐在一个角落,都紧绷着脸,就像贴错的门神。

    雅芳问胡梅梅:“今天中午吃啥东西,老人咋会闹起肚子了呢?”

    胡梅梅说:“没吃啥呀,不就吃了猪腿炖萝卜吗?”

    周雅芳埋怨道:“猪腿炖萝卜太肥腻了,加上这萝卜又是寒凉的东西,老人吃了肯定是受不了啦!”

    胡梅梅觉得不可思议,说道:“怎么可能,我比她吃的多得多,那我为什么就没事呢?”

    “唉!”周雅芳很生气道:“老人咋能和你比呀,你多大年纪她多大年纪,而且你壮得像……”雅芳控制一下没有把下面的“像头猪似的”的话说出来,而是说道:“这老人啊岁数大了,而且身体不好,脾胃虚弱,比如肥腻的,生冷的,难消化的都不能吃,而且还要清淡。照顾老人不仅手脚要勤快,还得用心呐!”

    胡梅梅低头无语了。听着周雅芳一番话,坐在厅里另一个角落的黄逢春受到了很大触动,此时他再次觉得周雅芳的好和这么多年留守在家的苦,可现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他不禁在心里深深地叹息不已。

    周雅芳又走到黄逢春的跟前,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怒火中烧,说道:“咋的啦,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威风哪去啦?你说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这媳妇不就刚娶进门的吗,咋就舍得打呀?都说好男不跟女斗,你竟然还动手打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算啥本事啊?有这打人的能耐干一番事业出来啊?你看看人家牛村长,在村里家里一把手,不仅把村子建设得美美的,同时也把老人孩子养得乐乐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黄逢春啊黄逢春你现在知道过日子不容易了吧?既然选择今天这样的日子,就应该承担起责任,两个人都不能把一个老人服侍好,还有啥用啊?你不如爬上那青竹山跳下来死了算了!”

    黄逢春知道周雅芳提到黄大牛是有意气自己,虽然很不得劲,但也无力反驳,只是翻了两下白眼便哑口无言,周雅芳的每一句话都像锤子捶似的,让他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的痛。

    胡梅梅觉得周雅芳不像是调解,倒像是老婆骂老公,大人骂孩子,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可不管怎样,这黄逢春被骂得像个龟孙子似的蜷缩成一团,她心里很是痛快而且还平添一份安全感,她想啊,周雅芳这村副主任当的也够给力的,太给咱妇女长脸了,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后自己还得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哩,自个的娘家离得远,有这样主持公道的村干,踏实,放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多情的小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麦萌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麦萌雨并收藏多情的小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