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严格说来,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应得的。父母之爱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来自他人的关怀。就比如说这义务铲雪,别人帮忙是因为他们心肠好,而不是因为他们就该这么做。

    心理年龄已经不小的阮婉自然不会有什么理所当然的想法,她将几人迎进来后,转身就朝厨房走去:“我早上起来的时候熬了姜汤,你们先喝一碗再铲吧。”

    “不用了。”

    “是啊,不用客气了。”

    “铲雪是不会冷的。”

    “要的。”阮婉对此很坚持,“天冷风大地湿,喝上一口不容易感冒。”因为刚才开门的经验,她这次很轻易地就趟过了雪地。走到厨房后,她动作很快地盛了三碗姜糖,放入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托盘中。她特意往里面加了红糖,咳,虽说喝这玩意的通常是“特殊时期的女性”,但是,驱寒效果真的很好。一口下去,从喉管暖到胃不说,这股热量还会很快由内而外地扩散开来,舒坦地很。

    “我的呢?!”跟着她蹭进厨房的某人数了数碗的数量,有些不满地喊道

    阮婉翻了个白眼:“自己盛。”刚才在大人面前的那副乖巧样真是荡然无存。祁逗比这家伙初二的寒假和暑假都没回来,所以算起来,这应该是他们分别后的第一次见面。这家伙模样变了点胆子也肥了,居然冲着她大呼小叫了起来。

    “我可是来帮你铲……”祁宣嚷嚷起来——没错,他终于敢跟阮婉嚷嚷了。他一边嚷着一边在心里给自己鼓气,想他祁小宣也是去过大城市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还可能被这姑娘给吓到呢?他这次回来,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重整河山”,让她瞧瞧自己这惊天动地的大变化!

    他正自信满满地如此想着,突然就对上了阮婉鄙视的眼神,只觉一盆雪水从天而降,整个人都蔫吧了,再也得瑟不起来。嗯,他的确是从lv1升到了lv20,但问题是,boss还是那个boss,各种属性都完全没被削弱,还有所增加。

    如果此刻有游戏提示音的话,那么八成是——

    【叮!玩家“祁宣”遭受阮·boss·婉“死亡凝视”攻击,所有属性削弱百分之九十九。】

    憋屈,真憋屈!

    但是他又完全鼓不起勇气在大魔王的面前反抗。tat

    于是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端着托盘离开的阮婉,砸吧砸吧嘴,从一旁的锅台上拿起一只碗,给自己盛了碗姜汤。喝了一口后,他突然注意到一旁的炉子上还煮着一锅茶叶蛋——本地过年有煮茶叶蛋的习俗,更别提本市还是有名的茶叶产区,所以家里煮的茶叶蛋更是格外香醇。

    祁宣的口水瞬间就流下来了,去年过年他没能回来,虽说家里也煮了茶叶蛋,但和家乡的味道根本不能比!今年他昨天刚回来,家里还没来记得煮呢,更别提阮婉和她外婆手艺都好,而且这蛋一看就是连续煮了n多天的,那叫一个入味!

    他于是暗搓搓地捏开盖子抓起一颗蛋,炉子的火整夜未曾熄灭,蛋自然还是烫的。祁宣发出“嘶嘶”的声音后,不停地将蛋在左右手中传递着。而蛋壳,就在这过程中一点点掉落,嗯,一看就是吃茶叶蛋的老手!剥完壳后,他将它往红糖姜汤里那么一丢,姜汤红褐色,本应洁白的蛋白因为熬煮也多了许多褐色的纹路,两相映衬,居然很有艺术美感。

    重点是这味道啊……

    啧啧!

    他随手从筷子篓里抽出一根竹筷子,夹起蛋那么一咬,满足地叹了口气——幸福!

    于是阮婉端着空碗回来时,就看到祁宣这家伙正毫无形象地蹲在炉子边扒拉茶叶蛋,身边的锅台上是一小堆蛋壳。她没好气地说道:“红糖鸡蛋,你什么时候怀的?”

    “……咳咳咳!!!”祁宣一口哽住,随即就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咳嗽声,整个人差点挂掉。

    “喂,你小心点。”阮婉连忙倒了碗白水给他。

    祁宣接过碗,仰起脖子一口喝下,总算是把卡在嗓子眼里的那口蛋给咽下去。他捂着还有点隐隐作疼的喉咙管抱怨道:“不就吃你几个蛋么,你别这么吓人啊,我才没怀!”

    阮婉也是无语:“你一个男的,怕什么怀孕?”

    祁宣:“……”这不是她自带的“瞪谁谁怀孕”光环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么!大过年的,他就吃个蛋就被她说怀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呐!咳,虽说封建迷信要不得,但这姑娘太邪性,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不过这话他肯定是不会说的,万一她恼羞成怒可怎么好?于是他毅然地转换了话题,问道,“怎么没看到你外婆?”

    “每逢下雨下雪天,外婆就有点不舒服。”阮婉有些担忧地说道,“所以还在睡。”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被吵醒了吧。

    “是关节疼吗?”祁宣表情关切地说道,“我舅舅之前给我们邮寄了点什么草药蛇油膏,说是对关节疼特别有效。我待会回家给你拿点过来吧。”

    “不用了。”

    这话不是阮婉说的,而是外婆。

    正如阮婉所想的那样,她已经醒了,在与外面帮忙的人们说了几句话后,她走到厨房时刚好听到祁宣刚才说的话。

    “外婆。”

    “苏奶奶!”祁宣眨巴下眼,蹦达到外婆面前,“您不用跟我客气。”且不说他奶奶和苏奶奶是朋友,他和阮婉也是朋友……应该是吧?

    外婆笑呵呵地看着祁宣,举起手比划了下:“小宣你一年长高不少啊。”说话间,又拍了拍他的肩,“也壮实了不少。不错,年轻人就该这样。”

    祁宣抓了抓头发,笑了。

    当他不熊时,还是很讨老人喜欢的。

    阮婉看着外婆的笑脸,暗自腹诽“二货总是讨老人喜欢的”,嗯,她绝对不是嫉妒!绝·对·不·是!

    之后,祁宣又陪外婆说了几句话,被他老爹给叫走了——叫他来是帮忙铲雪的,结果他跑去跟人家老婆婆小姑娘搭讪聊天,都什么事啊!

    阮婉看着被自家老爹揪着耳朵提溜走的祁逗比,那叫一个幸灾乐祸,然后……就被自家外婆拍了下脑袋。

    “瞧你这得瑟样,牙花子都笑出来了,难看!”

    阮婉合上嘴,“哀怨”地看着外婆,可怜巴巴道:“外婆,你不喜欢我了。”

    “对啊,早不喜欢了。”

    “……那你拿我去跟祁宣奶奶换吧!”

    “那可不行。”外婆毅然拒绝。

    就在阮婉暗自开森时,就听外婆又说——

    “我得再搭多少东西,人家才愿意要你啊?”

    “……外婆!”她可讨人喜欢了好么!可讨人喜欢了!

    帮忙铲雪的三位叔叔和祁宣离开后不久,阮婉也在小伙伴的召唤下准备出门。她今年的棉袄棉裙是新做的——手工做的,里面厚厚实实地塞满了棉花,一点也不比羽绒服差。棉袄棉裙都是白底梅花纹的,这几树梅花大部分是外婆的手艺,不过也有几朵花是她自己完成的。

    棉花压得紧密厚实,看来完全不显臃肿,她被裙摆遮挡住的双|腿上都穿着厚实的棉裤,这玩意可比什么打底|裤暖和多了。

    脚上穿着的黑色皮靴也是本地作坊自己做的,里面的皮毛柔|软绵密,穿上一天脚丫子都不会冷。

    阮婉穿着这一身行头,自恋地觉得真是美翻了,心想堆雪人算什么,她都敢去爬山!

    于是她雄纠纠气昂昂地就出了门,和朋友们约定会合的地点是学校的操场——反正放假后也没什么用它,完全可以让学生们可劲儿折腾。

    就这上面说,雪大对学生们来说反倒是好事。

    阮婉到时,宋婷和余巧巧都已经到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学生已经在操场上愉快地玩闹起来了。

    “婉婉,你带的新帽子!”宋婷第一眼就发现了“新大陆”。

    “围巾也是新的,而且是同款。”余巧巧补充。

    阮婉“得瑟”地抬起双手,让她们看自己一样同款的手套——

    “我外婆织的。”

    “真好看,不过先把手套摘下来吧。”宋婷指着旁边放满了围巾帽子的石质长凳说道,“围巾也是,待会就热了。”

    阮婉一听有道理,就取下了三件套,放在了两位小伙伴的东西旁边。然后——

    只觉得脖子传来两股凉意。

    她抽搐着嘴角扭头,果不其然看到宋婷和余巧巧都在冲自己坏笑,两人的手里还都又搓上了雪团子。尤其是宋婷,一边搓还一边发出一阵阵“三段式奸笑”。

    于是,一场“大战”随即展开!

    她们三人到底是没能分出胜负,因为……嗯,打着打着三人大战莫名就变成了全操场大战……或者说,是她们被卷入了操场大战。总之,阮婉回去时,身上头发上都是雪,身上倒还好说,拍拍就好,头发上的雪却是有不少融化了,以至于回去后她被外婆狠狠地给说了一顿,也是悲催。

    第二天,她被罚——在家中的院子里堆雪人。

    阮婉一边蹲在地上搓雪球,一边偷眼瞥着正端着杯热茶坐在窗边、隔着玻璃看自己的外婆,心想老人家就是傲娇,明明就是想看雪人嘛,还不肯直说。

    哼哼,辛亏她心胸宽广。

    二更

    假日时光永远逝去地飞快。

    一眨眼,腊月就变成了正月。

    镇上与城市里不同,该休息该团圆的日子大家就都会好好休息团圆,所以一直到初七,店铺什么的都是不开的。故而家家户户都会提前买好东西,反正冬天天冷,也不怕什么坏掉。当然,若是实在是急用,也可以去敲店家的门,若是碰上后者正在吃饭,还会直接被拖上桌子。

    嗯,原本只是去买东西而已,结果饭吃了酒喝了麻将也打上了。每年都有丈夫因为这事回家后被妻子“暴打”——说好的买东西呢?说好的马上就回家呢?骗子!

    而对于未成年的孩子们来说,有关于过年最快活的记忆就是“压岁钱”了。咳,虽说这钱向来是留不住的,但拿到手上的时候还是很开心嘛!

    与其他人不同,阮婉没有那么多会给自己压岁钱的亲戚,外婆也不会在事后一边搓着手一边甩尾巴笑道“来来来,钱交出来,外婆帮你保管”。每年妈妈给她的压岁钱都会直接打到卡里,外婆也会直接取出来给她——据说她刚出生那几年妈妈还较为频繁地回来过不少次,在屡屡得到外婆的冷待后,妈妈就回来地越来越少,阮婉重生以来就没见过她,不过妈妈邮寄东西的次数倒是一直很多。

    阮婉过去虽然熊,不过倒是没什么乱花钱的习惯,或者说,这种乡下小地方,也没什么特别能花钱的地方。今年阮婉拿到压岁钱后,数了数自己的积蓄,惊讶地发现居然上千了,就这个年岁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大钱。

    而就在这时——

    “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见过大世面”的祁宣同学。

    比起去年那个只能憋在家里的寒假,今年他这个假期过的别提多开森了!这一开森吧,就想想点什么幺蛾子让自己更开森!于是,他开始怂恿起阮婉等三个小姑娘。

    “去哪?”天性|爱动的宋婷对这个提议很有兴趣。

    “去龙女洞吧!”祁宣提议。

    泽水镇在区域划分上是属于s省的,不过地理位置相当奇葩——刚好位于三省交界处。祁宣所说的龙女洞所在的县城虽说位于j省,但是距离泽水镇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比泽水镇到市里都还近些。这龙女洞和莲湖一样,都是较为著名的旅游景点。相较而言,莲湖的名气更大,但龙女洞因为冬暖夏凉的特性,很适合冬季去玩。

    “龙女洞?”宋婷一听这话,眼睛瞬间就亮了。

    别看那里距这里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但她也没去过!她问阮婉和余巧巧:“你们去过没?”

    余巧巧摇头。

    阮婉也是摇头,她上辈子也没去过那地方。

    “我也没去过。”提议的祁宣也是摇头。

    “……那你还要我们去?”宋婷无语了,她还以为这家伙去过能带路呢。

    “就是没去过才要去啊!”祁宣振振有词地说道,“再说了,镇里每天都有直接去那边车站的车子,下了车我们再打个出租车去龙女洞就好。四个人呢,难道还怕丢么!”

    宋婷和余巧巧一听,也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纷纷心动。

    咳,这点距离很近的小旅行,对于成年人来说什么都算不上。甚至对于某些位于大城市的工作狗来说,每天上下班都是这个时间和距离,但是,对于很少出门的初中生来说,这真的是一次既“惊险”又“刺激”的冒险。尤其是“瞒着家里人偷偷去”这一点,实在是太动人了啊!

    见其他三人都有这意愿,阮婉自然也是没什么意见。

    几人约好正月初九这天一起,各自和家里说的话都是“去朋友家玩,中午不回来吃饭”。阮婉倒是没想“背叛”小伙伴,不过外婆什么人呐,对她这只千年老狐狸来说,这些个小兔子稍微一转悠,她就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坏事了!好在她也没想过要阻止阮婉,只是嘱咐她随身多带点钱,路上小心别和朋友们分开。

    阮婉一一应下后,早九点就和其余三人一起搭乘上了去往龙女洞的大巴车。

    四人分两排座,宋婷和余巧巧坐在了一起,阮婉和祁宣坐她们两人后面。余巧巧兴奋倒是兴奋,不过一上车还是立即扑街了,侧头靠在宋婷的脖子上就开始睡觉。也正因此,向来话痨的宋婷也没机会回头找伙伴们说话,老老实实地坐了一路。

    后排的祁宣和阮婉都不太晕车,路上一边看着路边的景色一边偶尔聊上几句——大部分时间都是祁宣吐槽自己现在就读的学校和同学,时间也是过得飞快。

    上午十点才刚出头,几人就踏上了隔壁省那陌生的土地。

    顺着人流走出车站后,除阮婉之外的三人站在车站的大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密密麻麻的车辆,整个人都呈现出“懵逼”的状态。前来拉客的人最喜欢这样的倒霉孩子,十分热情地涌上来把几人团团围住,一口一个“去不去xx!”、“是去xx的吗?”、“刚好还剩下四个位置,上车就走!”,让人更加蒙圈。

    眼看着小伙伴差点稀里糊涂地被拖走,阮婉连忙扯了扯他们,一边说着“不用,不去那里”,一边推开了这些人走到相对人较少的地方。

    宋婷擦了把汗。

    余巧巧拍了拍胸口。

    祁宣也是松了口气:“真是太热情了!”

    他这么一说,立即引来了宋婷的开炮:“说好的带路呢?”

    “……咳!”

    余巧巧也表示再也不乐意信任某人了,转而问起阮婉:“接下来怎么办?”

    “去对面坐公交车吧。”

    “知道坐哪一趟么?”祁宣插嘴道。

    “放心吧,我来之前都查好了。”阮婉表示可惜现在没手机各种软件也都还没出现,否则直接手机地图一下,别提多方便了。

    “还是婉婉你可靠啊!”

    “没错。”

    听着宋婷和余巧巧的话语,祁宣同学蔫吧成一团,整个人都成了被嫌弃的小可怜,也是悲催。

    从家里到这边才一个小时,坐公交车到龙女洞倒也花了一个小时。到底是旅游景点,即使过年期间人也是格外地多,于是几人顺理成章地在车上被挤了个七荤八素,唯一等到的位置其余三人让给晕车党余巧巧坐了。好在公交车是可以开窗的,所以余巧巧虽说脸色难看了点,倒是没出现吐之类的情况。

    下车时,龙女洞的售票口排着长长长长长的一条队!

    四人看着那条长龙,整个人都怵了。可来都来了,无功而返更虐啊!祁宣同学作为发起者,义不容辞义无反顾地表示自己去排队,让她们几个在附近逛逛街,买点小吃喝点热饮什么的。

    这种颇为人性化的提议,获得了其他三人的一致赞同!

    约定了待会的会和地点后,宋婷和余巧巧欢快地牵着手就走,阮婉回过头,看着可怜巴巴的祁小宣。后者的眼睛瞬间一亮,一句“阮婉要留下陪我吗?还是你有良心!”还没能出口,就听到她冷酷无情地说了句“好好排队,我看好你哟”。

    祁宣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然后就看到阮婉三两步跑上前,愉快地和小伙伴们一起逛街去了。

    她……

    就这样……

    丢下了他……

    qaq

    祁宣那叫一个怨念呐,可话都说出了口,难道还能反悔不成?于是他只能苦逼无比地拿着几人的学生证继续排队。

    龙女洞与莲湖一样,都是有相应传说的。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年头凡是旅游景点,有几个是没传说的?这也是吸引人的噱头之一了!而这些传说,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与爱情有关的。

    龙女洞也不例外。

    这是一个与《柳毅传》有些类似的故事,大致剧情就是某书生因为才华横溢被龙王请到龙宫中做客,并在那里成功地勾搭到了闭月羞花的龙女九公主——撇开种族和体形差距不谈,反正这俩人是真爱了!这份爱毫无疑问没能得到龙王的认可,于是两人约好私奔。

    在虾兵蟹将的追逐下,龙女和书生被迫藏身于一个洞中,可惜依旧被找到。眼看着九公主即将被带回去,一段好姻缘即将化为泡影,龙女心一横直接就用上了自家母后曾经赠给自己的一件法宝,湖水顷刻倒卷,原本位于平地的洞被抬高到山中,虾兵蟹将纷纷被冲走。

    作为代价,龙女与书生化为了洞中的两座雕像,岁岁年年,永不分离。

    且不说逻辑在哪里,反正这个结局be了的故事还是很受欢迎的,前几年省里还特意拨款整修了龙女洞,表现出了扶植之意。

    总而言之就是,来龙女洞旅游的人更多了,附近的街道也更热闹了。

    人多了,混杂在其中的坏人自然也就多了。

    因此,阮婉之前反复提醒过几人“要看好钱包”,然而她所没想到的是,今天出没在这里的坏人远比她所想的要强横。而成为他们目标的,居然不是钱,而是——

    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