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早饭后,乔心愿强拖着阮婉出去“消食”。如果可以的话,阮婉倒是更想在屋里待着,清晨八点多的阳光虽说算不上热,但到底是夏季的日头,总不会让人觉得舒服。不过,乔心愿是当着乔老爷子的面这么做的,老人家才刚说了“小孩要多锻炼”的话,她再拒绝这种事,实在有打脸的嫌疑。考虑到这位老人对待她的微妙态度,阮婉决定还是暂且出去晃悠一圈。

    乔心愿走出门后,兴高采烈地对阮婉说:“姐姐,之前罗阿姨给我了一张游泳俱乐部的卡,我们一起去吧!你正好可以教我游泳!”

    原本还有些没精打采的阮婉在听到乔心愿口中的那个称呼时,明显地愣住了。罗阿姨,那不是……也是,她一直那么喜欢乔心愿,做出这种事也不意外。

    “姐姐?”

    “……嗯?”

    “要不要一起去啊?”

    “我就算了。”

    “也是。”乔心愿有点失落地说,“你在家天天都可以跳下河游泳。”

    阮婉:“……”天天跳下河是什么鬼,会被当成蛇精病的吧?

    “那我们一起去吃冰淇淋自助吧!”乔心愿很快打起精神,叽叽喳喳地说,“之前有人给了我招待券!可以一次吃个够哟!”

    “然后你就会肚子疼了。”阮婉随口吐槽,她记得乔心愿不太能吃冰棒,稍微多吃了一点就会胃疼。

    乔心愿听了她的话,差点泪流满面——嗯,不是悲桑的,而是感动的:“姐姐你居然知道我不能吃这个!”

    阮婉看着笑得跟朵向阳花似的的乔心愿,有些无奈地瞥过眼,从上辈子起她就很奇怪了,为什么这姑娘就这么喜欢她。家里突然来了妈妈的另一个孩子,第一反应难道不该是“妈妈被抢走了”么?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她也不需要弄懂这些事情。

    就在此时,阮婉突然察觉到了一个注视,她下意识转头,然后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姚夜心。自然而然的,她们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虽说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但像这样相对而视还是第一次。

    阮婉微微怔住,然后,就看到姚夜心朝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相当和善的笑容。阮婉在她的笑容中回过神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友善的信号”,代表着“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毫无疑问,姚夜心已经完全明白了她的身份,并且觉得两人可以在达成一定程度上的合作。

    阮婉并没有理解错,姚夜心从昨天起就注意上阮婉了。

    姚夜心从小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直到被接到谢家,才算是脱离苦海。小时候那艰辛无比的生活让她早早地成熟并且学会了察言观色以及生存之道。比如说,她熟悉院中每一个家庭的构成,清楚地记住了所有人的长相并努力揣测每个人的性格,这只是为了能让自己过得更好。

    对目前的她来说,谢荣华就是最大的救星,一定要抓住;乔心愿就是最大的敌人,一定要打败。

    当然,打败乔心愿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像这种从小就生活在蜜罐中的幸福女孩,怎么想都不会是她的对手,事实也的确如此。

    只是,相处久了,谢荣华的毛病她知道地一清二楚。他不是好|色,只是有点过于……啧,怜香惜玉。在此基础上,阮婉的出现让她觉察到了一丝危机感。不过,这种危机感在她知道阮婉的“真实身份”后,变成了别的想法。她觉得,她们也许可以做“朋友”,阮婉出头她得好处的那种。

    试想一下,同样都是一个母亲的孩子,一个从小跟在妈妈身边备受宠爱,一个从小在边缘小镇长大常年无法与亲人见面。如果是她,捅死人的心都有了,又怎么可能毫无怨恨?

    姚夜心的切入点是没问题的,她上辈子也的确抓住机会获得了成功。可惜的是,这辈子,她的希望注定要落空了。因为对阮婉来说,姚夜心就是一个满是泥的坑,绕过去尚且迫不及待,谁还会往里面跳。

    姚夜心的笑容如果在阮婉看来是“释放善意”的话,在乔心愿看来就是妥妥的“挑衅”了,后者现在心里就一个想法——混蛋!抢走荣华哥也就算了!你还想抢我姐姐!!!

    于是,她果断再次炸毛了!

    “姚夜心你离我们远点!”

    姚夜心一听这话,心中就是一喜,倒不是因为她是抖m,而是因为她站在这里其实是在等谢荣华。嗯,他应该再过一会儿就会来了,她完全不介意让他和乔心愿的关系更差一点,完、全、不、介、意。

    作为刺激乔心愿的老手,她当然知道做出怎样的举动能让乔心愿更加愤怒——她咬了咬唇,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心愿……”

    “别乱叫我名字!”

    阮婉抽搐了下嘴角,心想真是“孺子不可教”,不起眼地抬起手,拍了拍乔心愿的背脊。

    差点捋袖子的后者浑身一僵,立马就想起了“姐姐昨晚说的话”!只是……真的有效果吗?

    乔心愿有点迟疑……

    可再一看姚夜心那可恶的表情,她立即就下定了决心。然后,开始双手握拳,拼命地憋……眼泪!可惜,她木有阮婉的天分,脸都憋紫了,还是半滴泪都无,整个人看来反倒像是随时可能冲上去揍人的。这一点,看姚夜心露出恐惧的表情就知道。

    这一下,乔心愿是真的欲哭无泪了。

    阮婉却是想扶额,这孩子也太愚钝了。

    与此同时,谢荣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

    乔心愿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有希望达成的“报复行为”就要功亏一篑,心中大急,声如蚊蚋地对身边的阮婉说:“姐姐……”话语中,求助的气息很浓厚。

    阮婉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忍着点”,然后,抬起手毫不客气地在乔心愿的大腿下掐了一把。她虽然武力值不怎么样,不过身为一个曾经很招人恨的存在,还是知道和女人打架的“基本法门”的。

    她这一掐之下,乔心愿差点跟窜天猴一样上了天。

    “嗷!!!”

    一蹦三尺高的这姑娘把姚夜心给吓了一大跳,后者后退了好几步。谢荣华远远地看到这一幕,连忙快步走过来——他以为“夜心又被心愿欺负了”!

    阮婉简直是想扶额,“嗷!”是什么鬼!好在乔心愿也没笨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差点上天后,她立即反应过来,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与阮婉以及姚夜心不同,从小就不爱哭,更不会什么“呜呜咽咽我见犹怜”的哭泣方法,一旦哭起来,那就是……咳,声音洪亮。乔心愿哭着哭着就蹲下了身,把自己抱成一团,看起来别提有多可怜了。其实她也不算装,因为……她是真的被掐得很疼啊!!!qaq

    对面的姚夜心都傻眼了,心想自己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啊,怎么这铁汉子一样的姑娘怎么就哭了啊!她头脑发懵,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阮婉却是整个人都快不好了,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乔心愿一边哭,一边悄悄抖着腿,好像在缓解腿疼。她不得不捏紧拳头,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笑出声来。

    另一边,谢荣华快步走过来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整个脸都露出了惊容。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见过乔心愿哭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小妹妹从小就格外开朗,活泼爱笑,总是惹祸,但心地善良。每次他被连累后,她都会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顺带把一些她很喜欢的东西送给他,不要都不行。

    他们从小关系就极好,心愿是真的把他当哥哥看待的。只是自从夜心来了后,他对心愿的关怀就不太够了……

    他突然就觉得很内疚,觉得自己太忽略心愿的感受。现在再想,一个巴掌拍不响,夜心和心愿处不好,肯定不会是一个人的原因,他总是只责备心愿一个人,也实在太过分了,也难怪她委屈成这样。

    于是,原本还想找乔心愿“算账”的谢荣华连忙走过去,蹲在乔心愿的面前,柔声喊道:“心愿。”

    乔心愿身体一颤,抬起头来,她的眼泪依旧控制不住地在流着,鼻头也已红肿,模样算不上好看,但也也丑绝缘。女孩子哭泣时总是很容易引人怜惜的,更别提她还和谢荣华有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感情,再加上谢荣华本身的性格……

    姚夜心这次败北也是很正常的事。

    “心愿,你怎么哭了?”

    乔心愿抿了抿唇,的确,就像姐姐说的那样,荣华哥的确第一时间来安慰她了。姚夜心哭的时候,荣华哥就安慰遥夜心不;她哭的时候,荣华哥就来安慰他。不问对错,不分是非,这真的是太糟糕了。现在的姚夜心,会和之前的她一样憋屈吗?

    如此想着的乔心愿下意识看向姚夜心,后者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白了下。

    乔心愿的这种眼神在谢荣华眼中成为了“某种明证”,一种“被蒙蔽”的愤怒瞬间席卷上他的心头,他怒道:“夜心,你对心愿说了什么?!”

    姚夜心下意识摇头:“我没有……”

    “你没说什么,心愿为什么会哭?”

    “我真的没有……”姚夜心百口莫辩,突如其来的第一次失败让还很稚嫩的她有些无措,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撒谎?”

    “我……”

    ……

    乔心愿呆呆地看着两人的争吵,感觉像看到了平时的谢荣华和自己,之前的姚夜心,一直在看着这幅场景吗?她会为此感到高兴吗?……这到底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起码她就一点也不高兴。

    二更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乔心愿现在的感受,那无疑是——兴趣索然。

    她站起身,侧头看着身旁的阮婉,低声说:“姐姐,我们走吧。”

    阮婉略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离开。

    就这么沉默地走了好一会后,乔心愿在一个秋千上坐下,并且拍了拍旁边的秋千,一脸期待地看着阮婉。阮婉沉默了下,坐了上去,带着秋千后退几步,抬脚——秋千便自然而然地荡了起来。那时候她多希望有人能在身后推着自己啊,现在一个人荡它也觉得很不错。

    乔心愿学着她的样子,也荡了起来。荡了几下后,她低声说:“姐姐,好奇怪啊。”

    “什么?”

    “这种时候我应该觉得高兴吧?”乔心愿抿了抿唇,“每次我和荣华哥吵架后,姚夜心看我的眼神中都会带着笑。这一次终于轮到她们吵架,我应该觉得高兴才对。可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开心呢?”

    阮婉沉默了。

    上辈子的她,最讨厌的就是乔心愿的这一点——这种理所当然的无知。一方面……从前的她不肯承认,现在却想得很清楚,是因为潜意识里自惭形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乔心愿之所以能够心安理得地无知,是因为有人为她遮挡掉一切风雨。如果可以,谁不想这样,但这种事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但现在不会了。

    她抬起头,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么糟的她,也有人喜欢,也有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所以,不需要和谁攀比。她在妈妈、在乔家人心中不是最好的,但在外婆,在他的心中,却是最好最好的。

    这就够了。

    “姐姐?”

    “大概是因为,你发现他不够好吧。”阮婉回答说。

    “啊?”乔心愿愣了下,呆呆地思考了几秒后,不得不承认,“是的,我觉得他没有过去那么好了。”

    阮婉笑了笑,没有说话。女人这种生物,极端的情况下——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杀人放火,都能心甘情愿地跟随;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死在自己面前,也懒得多看一眼。谢荣华因为过去的若干年交往,给乔心愿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可惜这种好感度在这几年的争吵中,已经差不多被磨损殆尽了。只差一个契机,就会烟消云散。

    眼下,刚好是这个时机。

    “我以后再也不会和姚夜心吵架了!”乔心愿停下秋千,握拳说,“她之所以会找我麻烦,是因为担心我会抢荣华哥吧?我之前还会不甘心,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了。”

    “是么。”

    “嗯嗯!不过,姐姐,为什么你会知道荣华哥一定会来安慰我呢?”乔心愿好奇地问道,“明明我和姚夜心都哭了,而且我哭的也没有她好看。”

    阮婉言简意赅地回答说:“因为她哭太多次了。”

    “啊?”

    “眼泪流的多了,就不稀罕了。”阮婉也停下荡秋千的动作,手指轻轻摩挲着冰凉的铁链,“反过来,因为你不经常哭,所以你的眼泪才更让他在意。”

    对谢荣华这种男人来说,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为自己哭泣,当然是一件很让人心动的事;一个从不轻易哭泣的女孩子为自己哭泣,就更让人心动了。同样,已经得到过很多次的前者和第一次得到的后者相比较起来,后者无疑更加珍贵。说到底,丫就是一中央空调,哪里冷了暖哪里,soeasy!

    “听起来好过分的样子。”乔心愿鼓了鼓脸,“荣华哥这种按眼泪次数分对错的行为,肯定是错的!我哥哥就不会这样!”

    她急于分辨对错,顺手就拿了自家哥哥当标杆。

    不过阮婉显然不觉得乔毅是什么“模范”,顺口就补了一刀:“然而他没有女朋友。”

    乔心愿噎了下,随即不服气地说:“我哥哥很帅气的!”

    “然而他没有女朋友。”

    “他脾气其实很好!”

    “然而他没有女朋友。”

    “他读书的时候成绩也很好!”

    “然而他没有女朋友。”

    ……

    嗯,没几下,乔心愿就被“以不变应万变”的阮婉给洗脑了,她急吼吼地问:“我哥人这么好,为什么他没有女朋友?!”

    阮婉一(hu)本(shuo)正(ba)经(dao)地回答说:“我觉得这是因为他面部神经疑似失调,女孩子见到他都只顾被吓哭了,没时间想其他的。”

    “你这么一说……他好像的确面部神经有点失调哎!”乔心愿被说服了,然后差点泪崩,“完蛋了,从我小时候起他就这样了,会不会已经没救了?”

    #拿什么拯救你,面部神经失调的大哥!在线等,挺急的!#

    “谁知道呢。”背后黑了乔毅一次的阮婉表示浑身轻松,整个人都萌萌哒。她抬起手遮住过于刺眼的阳光,说道,“太阳开始猛烈起来了。”

    乔心愿点点头:“是啊。”

    阮婉站起身,拍了拍裙摆:“回去吧。”

    “嗯。”

    两人相携而去。

    而阮婉和乔心愿所不知道的是……

    秋千后的某丛灌木后,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之一赫然是刚才讨论的核心人物——乔毅。此时此刻,他面如锅底,耳边不断回响着“然而他没有女朋友”这句话,整个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原本他的内心是没那么容易脆弱的,只是,阮婉刚才说的话让他莫名想起了高中时候的一桩事。

    某一天放学后,一个女生叫住他告白。

    他并不打算接受她的告白,正打算婉言拒绝,可那被他凝神注视着的女生却当场泪崩了,一边哭一边说:“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喜欢你了!求你别瞪我了!”

    然后,她跑了……跑……了……

    这件颇为丢人的事被他深藏在记忆宝库中,归档为“黑历史”。此时此刻,却不请自来主动飘出,让他觉得相当之面上无光。

    更为悲剧的是,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在也就算了,问题是……

    另一个人,赫然就是沈子煜。他被刚才的事情戳中了笑点,眼下明显地在笑。

    乔毅他深吸了口气,暗想不能介意不能介意,太介意他就输了。

    中二之名响彻整院的沈子煜自然没有那么好的察言观色的本事,再加上他本身就和乔毅关系很好,自然也就不在意这个。

    乔毅还能说什么?他满心都是无奈,阮婉这小姑娘居然能做出背后黑他的事,实在是让人……万分无力。他看着说话少年满含笑意的眼睛,只能说:“我要回去了,你呢?”

    他原本就是为了找阮婉和乔心愿才出来的,结果刚好看到心愿大哭的一幕,他当时就急了,如若不是还有理智,谢荣华那小子现在已经被揍地满地找牙了。之后,心愿在小婉的陪同下离开,他因为担心就跟了过来,途中遇到了沈子煜,后者就自发跟了上来——他向来我行我素惯了,这种时候乔毅也没空管他。然后,他们理所当然地“偷听”到了两个小姑娘之间发生的对话。嗯,如果可以,乔毅想倒带重来。

    “回去?”沈子煜略疑惑地问。

    “嗯,爷爷让我带她们出去逛逛。”乔毅点头。原本是心愿跟老爷子撒娇说想出去玩,不过大概是因为之前发生的几桩事,老爷子对她们两个女孩子单独出去有些不放心,于是授意他跟着。说到这里,他有些烦恼地说,“天这么热,不知道她们想去哪里,不会去游泳吧。”他虽说会游,不过倒不是非常喜欢去游泳馆。

    不过,如果她们坚持,他也没办法。

    想到此,乔毅摇了摇头,转身就往回走。走了几步,发现沈子煜居然还跟在自己身后。他停下脚步,转身奇怪地看着身后的少年:“你跟着我做什么?”

    两家不在一个方向。

    沈子煜也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不远处:“天太热,我也想去一次。”

    “……”乔毅差点被呛到,“你不是怕水吗?”与阮婉以及乔心愿不同,他对沈子煜的“小弱点”一清二楚。

    沈子煜低下头,将脚边的一块石头子儿踢飞:“只是去凉快下。”

    乔毅抽搐了下脸皮,心想想凉快的话在家里待着最轻松好吧。等一下!他眯起眼眸,上下打量着看来颇不自在的沈二少,隐约间明白了点什么。想到自家天真爱笑的妹妹,他非常想抬起脚将这货踹飞到十米开外。但又一想谢荣华那糟心小子,他突然又觉得让妹妹多接触下沈子煜不是什么坏事。后者虽说脾气不好,倒是不会随意无理取闹惹是生非,总体来说还算讲道理,而且在他面前态度也不错,起码比谢荣华那小子要强。

    说到底,乔毅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棘手的情况。在暗叹“弟弟妹妹们也长大了”之余,他思来想后,决定先观察一下再说。

    于是他也没说什么,只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沈二少一言不发地跟在乔毅身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看来有些出神。

    但是,不管是他们,还是她们,都低估了某些人的“爱·折·腾”能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