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身为“姗姗来迟的女主角”,阮婉理所当然地赢得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因为刚回寝室不久,所以她依旧穿着常服,说来也巧,她今天穿的还是那天那件白色吊带——不过现在阮婉觉得这件衣服也许自带霉运也说不定,否则怎么每次穿着都能遇到陈丘作大死呢?

    寝室内灯火通明,外面虽有路灯,却明显要昏暗上不少。

    当阮婉踏过那明暗界限时,不少人恍然间都有一种这少女正从光明走入黑暗的错觉,竟有些不忍。她的容貌原本就是极出色的,此刻瀑布般的长发飘飘,脱至脚踝的柔顺白裙仿若倒映着月光,一尘不染。

    陈丘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只觉得松了口气,他第一次看见她时,正是报道那天,她穿着一身仿旗袍的白色裙子,漂亮极了也显眼极了。他从那第一眼就觉得,只有这样的女孩子才配站在自己身边。而这样的结果,也势必会引起他人的艳羡。高调的追求,散步的消息,今夜的告白,都是在为此铺垫。

    在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她不会下来。这个认知让他既尴尬又恼怒——她怎么可以这样做!她怎么可以拒绝他!太不明理了!

    好在,那只是错觉。

    事实证明,没有女孩能抵抗地了这种告白,就算长得再漂亮看起来再难追,也是一样。

    他看着阮婉,嘴角勾起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

    人这种生物,没得到的时候想得到,得到之后又想要更多。

    如果说刚才他只希望阮婉下来的话,那么现在他又开始嫌弃她不够“正式”——她居然没有精心装扮自己!依旧穿着白天的衣服,甚至脚下还踏着一双拖鞋!

    不过,这也足够让其他人掉上一地的眼球了。

    陈丘的目光落到阮婉的脚上,他看得出,她穿的只是很便宜的拖鞋,然而,她的脚真的很漂亮,在这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宛若玉质的雕刻品,白|皙且温润,甚至有着淡淡的透明感。当裙摆一下下扫过那脚背脚趾时,他只觉得心中一阵火|热。

    眼看着她越走越近,陷入遐思的他“坚强”地抬起头,露出一抹【自以为】帅气的笑容,柔声说:“婉婉,你来了。”

    阮婉只觉得一阵恶寒,蹙紧眉头,语气冰冷地回答说:“不要叫我‘婉婉’,我和你不是很熟。”

    陈丘脸一僵,突然就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好像和他想得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他连忙想开口补救,阮婉却压根不想给他机会,只提高音量,如此说道——

    “在根本不熟的情况下,你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不是浪漫,不是惊喜,而是骚|扰。”她冷冷地看着陈丘,继续说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对你没有任何一点好感,甚至于,你今天的行为已经让我有了恶感,所以,请立即停止它。还有,从今以后请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因为它只会给我带来困扰。”

    “……”

    这一次,陈丘的表情是彻底僵住。他原本还想挤出一个笑容,故而眼下……那表情看来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不过目前没人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看着事态发展。

    陈丘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当众打脸。在他看来,阮婉是个性格非常温和的女孩,这让他笃定她不会太过坚决地拒绝自己……好吧,他是压根没想到人家没看上他!如果换成莫北,他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总而言之,此时此刻,他是早众目睽睽之下——面子也丢了,里子也丢了,内内外外什么也不剩。

    但是,这能怪谁呢?

    是他自己把场面弄到了这种夸张地步的。

    如若他别这么死缠烂打,或者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向阮婉告白,就算被拒绝,也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她知。说到底,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可惜,这个道理永远都有人不明白,也不愿意明白。

    陈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满门心思只想着一件事——

    她怎么会不喜欢他!

    她怎么能不喜欢他!

    她怎么敢不喜欢他!

    她怎么敢让他当众丢这么大的人!

    他僵硬地转过脖子,看向一旁的围观者们,一些人下意识错过了目光,一些人没有……已经有些崩溃的陈丘神经质地觉得,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中除了嘲笑,还是嘲笑——他被嘲笑了!他在被嘲笑!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如同被点燃的潮湿炮筒,“砰!”的一声就发出了一声闷响,虽然没爆,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这种情绪,显然是需要找一个发泄口的。

    理所当然的,他恨上了阮婉。

    下一秒,他看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仇恨之色,这变化真是让人想不到——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想向她表白呢。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陈丘咬着牙,一字一句地从口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到最后,他终于怒吼出声,“你特么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吧?不就是长着一张漂亮的脸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好得意的!外面卖的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

    他骂的太难听,听到这话的不少人都下意识皱起了眉。

    莫北更是直接冲上去想揍人,却被阮婉一手拦住,不是她玩什么隐忍,而是,众目睽睽之下,哪怕是陈丘先骂人的,莫北先打人也吃亏——如果莫北是想背地里套陈丘麻袋,她不仅没有一点意见,还会帮忙砸板砖——当然,如果是陈丘先动手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她冷淡地注视着陈丘那因为扭曲而丑陋到了极点的脸孔,语句清晰地说:“谢谢你,让我更加确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你!”陈丘被刺激地怒火冲天,一把就抓住了阮婉的手腕,拉扯着她说,“你个小贱人!现在有什么好傲气的!以为自己背地里做的事没人知道是吧?!”

    阮婉挑眉:“我背地里做的事?”她自己都不知道,他知道地可真清楚。

    陈丘被他的表情刺激地高高地抬起手:“整天打扮地那么漂亮想勾搭谁呢!谁知道在外面有没有什么干爸干爹!你……”说话间,他一巴掌就要甩下去。

    就在此时,阮婉的眉头已然蹙紧,“父亲”这个词,在她心中是禁语。她的手灵活地动了下,很快从他的手腕中脱逃而出——这一套“女子防狼术”乔心愿每年都会让她复习复习再复习,所以阮婉现在做地相当熟练。折手、踩脚、踹裆再接一个过肩摔!她的这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流畅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刚才还想上前帮忙的其他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陈丘就躺在地上捂着下|腹哀嚎了。

    冲到一半的莫北都惊呆了,跟第一次认识似的看着阮婉的背影,好半天才吐出了一个字——

    “帅!”

    钱姑娘抹了把汗,仔细回想起自己之前有没有说话不小心得罪这位姑娘的时候,这万一她事后打击报复,可就……回想的结果让她泪流满面,好像经常啊!qaq

    紧抱着键盘的夏蒹葭双手在胸前握成拳,两颊红|润,星星眼地看着阮婉的背影,口中嘀嘀咕咕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

    被一个弱女子(起码看起来是这样嘛!)摔在地上的陈丘在一片哄笑与叫好声中,只觉得羞怒交加,连忙往起爬,也不知道是因为泼了水的地上太滑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接连摔了好几下才爬起身,跌跌撞撞地跑了。也好在蜡烛在刚才钱钱和阮婉的泼水之举中已经灭地差不多了,否则他八成会被烧着。

    不少人没想到陈丘此人居然这么没胆,被一个女孩子摔了,然后就跑了,心中都是一阵鄙视。

    而阮婉……

    立在人群中的阮婉……

    面无表情看来淡定无比的阮婉……

    却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陈丘再扑上来,她是真的没办法了。

    为啥呢?

    因为她腰·扭·了!!!

    别看她这一系列动作做得是行云流水,但也太急了,她又没估量好陈丘的重量,于是理所当然的,她的小腰“嘎嘣”一声,拐了拐了拐了!tat

    所以别看她现在表现地霸气侧漏,那其实就是在装逼!是一戳就破的纸老虎啊!

    好在,现在没人会再来找她麻烦,她可以淡定地……淡定地……回寝室去揉自己的老腰!qaq

    她所不知道的是,其他所有人所不知道的是……

    人群中,有个看到这一幕的人,弯了弯唇角,收回了踏上前的脚步。然后,他转过头,森冷的目光落到了狼狈逃跑的陈丘身上。

    再之后,他再次转过头,最后看了眼人群中的白裙少女,双手插在裤兜中,朝陈丘离开的方向走去。

    眸中,满是充满了捕猎欲的寒光。

    二更

    眼看着陈丘都走了,那几个被他带来当“托儿”的人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更别提,“人民的小战士”莫北同学正怒瞪着他们呢,看样子很想冲上来踹他们几脚。

    一个表面看来软绵绵的阮婉战斗力都逆了天,再来一个表面看来都牛x无比的莫北还有活路?简直是自寻死路嘛!而且……夏蒹葭手上的键盘是什么个情况?夺命键盘手么?真可怕!

    怀着这样的想法,几人心惊胆战地离开了。

    再没人带着起哄,围观群众自然而然也就散了,原本还有若干个汉纸偷瞄阮婉来着,不过考虑到她刚才表现出的战斗力……额,长得再漂亮的暴龙也是暴龙啊!珍爱生命,远离暴龙!而且,她身后那几个妹纸还手持棒球棍等凶器呢,好可pia好可pia!还是走吧!

    人群渐渐散去。

    钱姑娘伸出手拍了下阮婉的背:“别装酷了,回去了!”拍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糟糕!一不小心又动手动脚了,不会被揍吧???

    阮婉僵着脸,伸出手抚上自己的腰,眼泪都快流出来:“我的腰……”

    “……啥?”

    “扭了……”tat

    钱钱愣了片刻,“噗”的一声喷笑出来。

    阮婉正无语,就见莫北和夏蒹葭同样如此,一群笑声中,她不禁泪流满面,说好的义气呢???都是骗子骗子骗子!!!

    如果不是她腰疼,她一定会夺过莫北手中的棒球棍,给这几个家伙一人一个“爱的棍棒教育”!

    就在此时……

    “阿婉!”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阮婉连忙转过头,就见某人居然出现了。她惊讶极了,这家伙不是说最近都很忙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知道了陈丘来纠缠她的事?

    想到此,她背后差点冒出黑气,后悔刚才没再打重点!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杜锦年已经跑到了她面前,双手抓住她肩头:“你没事吧?”他的眼中满是悔意与愧疚,“抱歉,我今天一直在实验楼,刚刚才听人说这事,我……”

    “我没事。”阮婉打断了他的话,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温暖笑容,“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杜锦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才长松了口气:“这真是太好了……”他刚才听说有人在2号女生宿舍下面向一个叫阮婉的女孩告白,想也不想地就跑了出来,结果居然听说“都打起来了”,差点被吓死。

    阮婉轻笑了几声,扬了扬下巴显摆说:“安心啦,从来都只有我打人的份,没人打我的份儿。”

    她这话说得霸气侧漏,却有人在她背后凉飕飕地吐槽:“是啊,然后你就扭了老腰。”

    阮婉:“……”喂!钱姑娘,随便加入“背后插刀教”可是不好的!

    “腰?”杜锦年一听这话立即就紧张了起来,“你的腰怎么了?”

    阮婉扭头瞪了钱钱一眼,却见她对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表示“姐姐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然后,她就和莫北一起把站着发呆的夏蒹葭给拖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阮婉哪里不知道寝室姐妹是在给他们创造相处机会,咳咳,不会是好姐妹,就是讲义气啊!她心里给这群小伙伴点了个赞,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吐槽她们没义气呢!

    她抬眸瞥了眼某人担忧的神色,转了转眼珠子,脸上顿时露出痛苦之色,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腰,“嘶嘶”惨叫:“好像真的是扭到了……很疼啊……”

    “疼得很厉害吗?”杜锦年下意识想伸手去摸她的腰,手伸到一半蓦地反应过来——这种女孩子家的私密位置,他怎么好随意去碰。手足无措了一小会后,他说,“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阮婉眼巴巴地看着他:“可以吗?你不是很忙?”

    杜锦年……他觉得自己在这一瞬间被她给萌到了,有点……想摸摸她的头。他努力克制住这种不合时宜的冲动,轻咳了声,微红着脸走到阮婉身侧伸出手扶住她的身体:“走吧。”贴近间,他只觉得她散发着淡淡馨香的身体娇柔到不像话的地步。

    他却没注意到,身侧的少女撇了撇嘴,脸上居然露出了“啊,居然没成功,伐开心”的表情。

    阮婉的腰疼吗?

    其实还是有点疼的,只是没她表现地这么厉害罢了。

    她就是想看他为自己担心的样子罢了,他没有一丝犹豫地满足了她的这种任性。所以,她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是不是耽误他的事情了?想到此,走了几步后,她顿住脚步,抿了抿唇,说:“我好像已经好很多了。”

    “……”

    “回去睡一觉肯定就没事了。”阮婉笑着说,“你送我到楼下就可以了,然后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杜锦年注视着身侧的少女,突然就读懂了她的想法,感动于她的体贴乖巧之余,他莫名地又觉得她可以更……肆意一些,更刁蛮一些,那样他会更加高兴。……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想法究竟从何而来,它只是骤然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就如同之前的那些梦境一般。

    “还是去看看吧。”

    “不想去。”

    杜锦年看着这“拒不从命”的家伙,心中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在这样情绪的驱使下,他做出了刚才十分想做的事——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柔声说:“去看下好不好?”

    “……”

    阮婉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温暖,居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在现在的他所不知道的时间空间里,他曾经无数次地轻抚着她的头,告诉她“没事了”、“都过去了”……

    眼下,她有种一切失而复得的感觉。

    她眨了眨眼,用力地憋回几乎要留下来的眼泪,努力未果后,不得不靠点头的动作来掩饰。

    杜锦年笑了,然后背转过身,蹲在地上:“来。”他怕她害羞,解释说,“这样比较快,医务室就要关门啦。”

    阮婉没有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之类的话,而是弯下身趴在他的背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鼻尖满是熟悉的味道。她莞尔一笑,眼角眉梢尽是无法用话语形容的满足之感。然后,她感觉到他站起身,稳稳地背着他,一步步地朝前走去。

    路灯昏暗,一盏接着一盏。

    在它们的照耀下,这条路也仿若没有尽头。

    趴在二楼窗口的三个人注视着两人的背影,不约而同地发了一小会呆。

    最先开口的是钱姑娘,她嘟囔着说:“明年!明年我一定也要泡个会背我的汉纸回来!”

    莫北翻了个白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钱姑娘不满地问。

    “没什么。”莫北随口回答说,“只是想到高中的时候我经常背着男生往医院赶。”

    “……为啥?”

    “一起打群架的时候受伤了。”

    钱钱:“……”麻麻这个大砍省来的妹纸好可怕啊!!!

    夏蒹葭双手握拳,星星眼看莫北:“好厉害……”

    钱钱:“……”喂喂,这种时候难道不该觉得可怕才对吗?

    莫北抬起手揉了揉夏妹纸的脑袋:“下次有空教你几手。”

    “嗯嗯!”点头,点头。

    钱钱看着这俩快要成为师徒的室友,无语望天——所以整个寝室只有她一个是正常人么?这可真是个悲剧!

    与此同时……

    哪怕再不想到尽头的路,也终究是有尽头的。

    可惜的是,作为终点的医务处,居然是一片黑暗。

    他们到底是来晚了,它已经关门了。

    杜锦年于是带阮婉去了学校外面的诊所,这也是室友推荐的。不知道是天气原因还是事有巧合,屋里的病人居然相当之多,且绝大部分都在吊水。

    忙得团团转的女医生忙里抽闲问道:“哪里不舒服?”

    “腰扭到了。”

    “放下来我看看。”

    一番对话后,杜锦年将背后的少女放下来。女医生看了眼阮婉,指着一旁的隔间说:“跟我进来,撩起裙子给我看看。”

    阮婉依言而行,女医生略微检查了片刻后,说:“小问题,拿点药酒揉揉就行了。”说完,她打开药柜取出了一瓶药油,才刚扭开瓶盖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医生!医生!”

    “来了!”她拿着药瓶撩开帘子走出去,阮婉借着她的动作,看到一个双眸紧闭的男生被背了进来,也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

    事权从急,女医生于情于理都该先看这位明显问题更严重的男生,可她也不能丢下先来的阮婉不管。犹豫了下后,她非常果断地把药酒塞给了杜锦年:“你去帮她揉揉,没多大事散散瘀就行了。”

    “……啊?”杜锦年还没反应过来,女医生就忙起来了。

    他拿着药酒瓶冷了片刻,只得朝隔间走去。心里却还有点担心,她看起来疼得很厉害啊,这样真的没问题么?等等!揉揉?

    他整个人略不好,快走几步追上医生问:“我帮她揉不太好吧,你这里有其他……”

    “都是男女朋友还害什么臊啊。”女医生挥了挥手,潇洒地说,“快去快去。”她忙着呢。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