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看到这样的祁宣,阮婉只觉得又好笑又心酸。

    好好的一个高个头小帅哥穿成这样蹲在墙角稀里哗啦地吃年糕,吃就吃吧,还拿番茄酱冒充辣椒。这倒不是因为他不能吃辣,而是因为他需要保护嗓子——一个艺人的自律心啊。

    她觉得已经做得足够好,不过有些时候真的不是做得好就能万事顺遂的。

    阮婉看着这样的他,叹了口气,也蹲了下|身,拿起一根牙签,插起一块年糕塞进嘴里。不得不说,年糕最好吃的吃法就是炸,火候对了外脆里黏,当然,比起番茄酱果然辣椒酱才是王道。

    “我都这样了……”祁宣吸了吸鼻子,“你还和我抢吃的,没人性啊!”

    阮婉听着他的惨嚎声,歪了下头,脾气很好地说:“嗯,是我不对。作为补偿,请你吃东西好不好呀?”

    祁宣用手背揉了揉鼻子,也歪头看着她,然后,非常果断地把手里的饭盒塞到她手里:“好!”

    阮婉看着手中那立即被他“抛弃”的饭盒以及里面仅剩的一块年糕,只觉得哭笑不得。本着节约的原则,她随手将这块年糕塞进嘴里,站起身将盒子放入垃圾箱。做完后,她朝依旧蹲在地上的某逗比伸出一只手:“要帮忙吗?”

    祁宣没说话,只是伸出手抓住她的手,就着她拉扯的力度站起身来。

    阮婉看着他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顿时母性大发……是不可能的!她只是觉得有点纠结,这家伙到底是遭受了多大的打击啊,整个人看起来蔫了吧唧的。然后,她就看到他朝自己张开了双手,扑腾了两下。

    “?”

    “求安慰。”qaq

    祁逗比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温暖如圣母的拥抱……好吧,其实是需要一点幸运光芒的笼罩。他心里哀怨地想,哎哎,阮婉这家伙自从恋爱后,果然就没以前辣么灵验了,果然单身狗的法力才充足啊!不过算了,看在她每天都这么开心的份上,不灵就不灵吧,心情好才是王道!

    阮婉嫌弃地摆了摆手:“不要,你嘴巴上都是番茄酱,会蹭我身上的。”

    被嫌弃的祁宣泪流满面;阮婉同学,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喂!

    阮婉看着他的“怨妇”脸,即使知道现在笑不那么厚道,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之后,她摇了摇头,说道:“走了。有什么想吃的?”

    “火锅!”

    “你确定自己吃得下?而且就算是清汤也很容易上火哦。”

    “……”tat

    最后,阮婉拖着祁宣去了一家汤铺,要了一个二人包间。

    秋冬季节正是进补的好时候,尤其这家的汤还做得挺地道,一闻就是熬了许久时候的。

    眼看着上齐东西的服务生从包间中走出,阮婉站起身把门给锁上,坐回位置说:“先喝点汤吧,暖暖胃。”

    “嗯。”

    随即,祁宣还真的就喝了起来。

    阮婉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家伙,不得不承认这逗比还真是心够宽,吃的还挺香——当然,也不排除他正在“化悲愤为食欲”。她没说话,只偶尔夹起一筷子菜吃上几口,保持了足够的安静。虽然她觉得祁宣来找自己是存着“吐槽欲”的,不过还是觉得一切由他开始比较好。当然,如果她猜错了也没事,就这么单纯地陪他吃顿饭坐上一会儿也行。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并没有错。

    吃饱喝足后,祁宣原本被寒风吹得煞白的脸色变得很红|润,他放下筷子,沉默了下后,才低声问:“阮婉,你说……我失去的这个角色是不是特别重要?重要到做什么都可以?”

    “你觉得呢?”

    “……我是在问你。”

    “那要看从什么角度去看。”阮婉往杯子里添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回答说,“对你来说,我觉得你不会为了它到‘做什么都可以’的地步,但对别人来说,就未必了。”她想,她已经知道祁宣这么纠结的真正原因了。不仅仅是因为失去了角色,而是因为……

    果不其然,祁宣听到她的话后,表情变得更加郁闷。

    他低声说:“我其实还是很想要这个角色的。”

    “可以理解。”阮婉说,“大投资大制作,又有那么多知名人物参与,如果能参与其中,哪怕只是出演个路人甲,哪怕之后没被观众记住,至少也可以成为个人履历上光辉的一笔。”

    “但是……但是,我如果说,”他抬头看着她,认真地问,“如果我的朋友拿到了这个角色,我只会为他高兴,不会想去抢夺什么的,你信么?”

    “信。”

    “……”

    “怎么?”阮婉挑眉,“我说‘信’你不满?”

    “……不是。”祁逗比有点纠结地说,“你说‘信’我是挺高兴啦,但回答地这么快让我没什么成就感哎!”

    “这样?”阮婉呵呵一笑,脸上随即露出了挣扎的表情,片刻后,她咬牙道,“我……信!——这样行了么?”

    祁宣鼓掌:“好演技。”

    “谢谢。”

    祁宣泪奔,她得意个鬼啦!而且话题完全歪了好么,他正准备努力把楼给掰回来,就听到阮婉问自己——

    “所以,抢走角色的人是你的朋友?”

    祁宣抿紧唇角。

    “谁?”阮婉想了想,问,“难道是那个叫谭林的家伙?”她记得祁宣和对方关系还不错,之前庄洛未必祁宣给谭林下药,让这家伙很是纠结痛苦了一番,好在最后皆大欢喜。按道理来说,他们之后的关系应该更好才是。在这种情况下,谭林如若还背叛了祁宣,那可真就是……

    “……嗯。”

    祁宣终究还是点了头。

    阮婉心中叹息了声,问:“你确定他是故意的?”

    祁宣垂下眼眸,他也多想这只是个意外啊,比如说导演看到谭林觉得他更合适,那么他哪怕再失落也会笑着祝贺他。可一切就这么巧,偏偏让他听到了谭林和其他人打的电话,偏偏就让他知道……

    谭林是故意的。

    在明知道他获得了角色的情况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做了什么事?”阮婉奇怪地问道,“单论个人条件,我不觉得他比你更好。”这还真不是他的个人偏见,事实上,祁宣现在的人气还真的就比谭林高,这是公认的事情——虽说两人在唱歌的实力上差不多,但祁宣无论是外表、台风还是吸粉方面,都更甚一筹。

    “……好像是有人向电影投入了大笔资金。”

    “附加要求么……”

    阮婉顿时就明白了。

    这种事并不少见,投入大笔资金后为自己捧的人谋求个角色——重要配角不敢说,像这种就一两分钟剧情的小配角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且,《剑风》剧组现在也的确是缺钱。

    浦安科浦导的确名声极大,可也毕竟五六年没有出山了,谁也不知道他这次再出马能拍出怎样的片子,更别提他选择的还是这几年名声越来越差的武侠片大。当然,毕竟是人的名树的影,就冲着他的名声,投资者还是不少的,但再怎么投资,也有个度。

    而浦导呢,一门心思地想把电影拍到最好,于是,资金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大缺口。

    阮婉恍然记得,上辈子看报纸时还听说浦导最后为了获取足够的资金,不得不做出了非常大的牺牲,直接导致电影虽然大红,但他的个人收益却没有多少——别人是名利双收,他是只收获了名。

    他既然能为拍摄电影做到这个地步,想必也绝对不会反对有人拿大笔资金来换一个不起眼的小路人角色。

    所以,某种意义上说,祁宣不是输给人了某个人,而是输给了钱。

    她想,祁宣自己应该也很明白这一点没错,并且,他的确为此郁闷,但更加郁闷的是——背叛。

    事实也的确如此。

    祁宣手在膝头握成拳,不自觉地又想起——就在不久前,他听到了谭林的电话,同时,也因为惊讶而被谭林发现了踪迹。

    面面相觑之下,他觉得谭林的眼神复杂极了,当然,他自己的眼神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这么对视了片刻后,最先开口的是人谭林,他说——

    “祁宣,对不起。”

    明明说着这样的话,明明脸上有着愧疚之意,眼神却没有一分一毫的动摇。

    祁宣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是逊爆了,居然能说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种既没新意又没什么用处的台词。可是,谭林还是回答他了。

    “我知道偷偷去试镜这个角色对不起你,我也知道答应接受资助签下那种合同大概是与虎谋皮,因为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我没法抗拒这诱|惑。”谭林说这话时,表情和眼神都很诚恳,毫无疑问,他说的是真心话,“我到现在都记得,分赛区比赛时,如果因为你没有受庄洛蛊惑,我早已成为了一个淘汰者。我感激你,真的,要不是你,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但是,也是从那件事起,我开始发觉——原来很多事都不是我想地那么简单,它们很复杂,复杂到让人难以想象,也……污浊到让人难以想象。”

    祁宣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了,他只是无法理解。

    既然他明知道这一点,那么为什么非要投身于污浊之中呢?

    又或者他其实很清楚原因,只是还是无法接受吧——被朋友背叛这回事。

    二更

    “祁宣,我和你不一样。”

    当时,谭林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不像你那样有后台——别否认,我不是瞎子,这点事还是看得清楚的。庄洛找你的那个时候,正常情况下,副导演怎么可能陪着你一起那么胡闹,更别提,之后上台的时候也好,接广告的时候也好,他都给了你很多便利。包括这次的角色,你都是因为之前拍摄的广告才获得的吧。”

    “我知道,我比不上你。不管是外形还是才华,甚至包括在观众中的人气。我没想和你争,但是,越是和你相处,我越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大到我难以接受。有后台的你,未来可以说是一片坦途,哪怕不能走到这场比赛的最后,也绝不用担心就此无路;而我……”

    祁宣清楚地记得,谭林说到这里时,露出了一个满是嘲讽意味的苦笑。

    “如若不抓紧每一个机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淘汰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观众们给忘记。所以,就当我欠你的。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还给你。”

    祁宣无法形容自己听到这些话时,那复杂无比的心情。

    “还?他拿什么还?”阮婉听着祁宣的复述,微皱起眉,“如果他真的这么重感情,现在就不会做出这种事。”在很多事上,她都是个典型的“帮亲不帮理”派,“更别提,这次他若是没红了还好说,顶多是没脸见你;若是真红了,将来说不定会给你使绊子,因为一见到你就会想到他自己‘忘恩负义’的事情。”而且听听他说的话,那满心的酸气,真是让人难以忽视。

    “道理我都懂。”祁宣趴在桌上,“我就是郁闷。”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祁宣叹了口气,“我倒是拿到了浦导的电话,可是怎么说呢?他不可能因为我一个电话,就把角色再给我啊。”

    他平时是充满自信没错,但也绝不认为自己能值钱到那个地步。

    阮婉想了想,问道:“你知道背后支持谭林的人是谁吗?”

    祁宣摇了摇头。

    阮婉蹙紧眉头。

    就这么沉默地对坐了片刻后,祁宣居然先开口来宽慰阮婉,他说:“算啦。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上不可,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啦。还有就是被背叛了有点难过,所以想找朋友说说话。”说到这里,他看着阮婉,小声问,“阮婉,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的,对吧?”

    “谁说我们是好朋友的?”

    “……”怎么可以这样!qaq

    “不过,”阮婉抿唇笑了下,回答说,“我反正是没打算进你那行,所以你可以尽管放心,利益冲突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更别提,咱们性别还不同呢。”

    “倒也是。”祁宣顿时也笑了。

    他知道的,阮婉说话虽然不客气,但其实只是委婉地在说“废话,我们当然是好朋友,而且是不会吵架的那种”,所以他的心情又棒棒哒了。

    “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做?”

    “唔,和之前一样全力以赴吧!”祁宣握起拳头,很有干劲地回答说,“角色姑且不说,比赛上我可是绝对不会输给谭林那家伙的。而且,我这么出色,之后一定能得到更好的机会的!”

    阮婉看着斗志满满的祁逗比,嘴角的弧度越深——对嘛,这才是她认识的祁小宣嘛。

    “不过,你之后也要注意啊。”她提醒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祁宣虽说看来无意去找谭林的麻烦,但谁知道谭林会不会因为无法面对这位老朋友就下手“提前让祁宣退场”以达成眼不见心不烦的心愿呢。

    “嗯,我明白的。”祁宣点头,“我想……从今天起他大概会躲着我吧。”说这话时,他罕见地露出了一个苦笑。

    “……”

    吃完饭后不久,祁宣就走了,因为晚上还有舞蹈训练。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伤心难过只是暂时的,接下来他还要继续向前才可以。而这种负面情绪也并非就此烟消云散,而是被他憋在心里,化为了一股“向前向前再向前”的劲头,拼了命地想向谭林以及某些人证明——小爷就算被抢走了机会,也依旧是最棒的一个,是金子肯定会发光的!

    阮婉虽然口头和心里老是腹诽祁宣,却不得不承认,某些时刻,这个逗比也的确是非常之亮眼。她也已经不止一次地觉得,“真的有人天生带着‘星光’”这句话,大约就是在说类似于他的存在吧。

    而在送别祁宣后,阮婉步回寝室的路上,没有第一时间给杜锦年打电话,而是打给了……

    乔毅。

    她也是犹豫了一会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她知道对方眼下估计忙得很,也知道因为这种事就找他帮忙疑似有点“大材小用”,不过关键时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这么做,倒不全是为了帮祁宣,只是觉得奇怪。这事太突然,居然有种刻意针对他的感觉。可谁会故意针对祁宣呢?他虽然逗比却真的很少得罪人。可若不是刻意针对他,为什么会选择谭林呢?

    她隐约记得上辈子谭林好像也参加了这场比赛,同样进|入了全国大赛,然后很快就被淘汰了,此后更是销声匿迹——至少她在之后的岁月里是从未听说过他。

    不是她小看谭林,只是事实胜于雄辩,也许上辈子的谭林只是缺少机遇,但她是真的看不出他有什么值得投入这么大笔资金的地方。

    她对这件事真的很疑惑,于是想要弄清楚。

    乔毅接到阮婉的电话后,果然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上次“威廉出|轨之事”上,他可真的是欠了小姑娘一个很大的人情,虽说关系好不用在乎这些,不过在能帮到她的事情上,他还是很乐意帮忙的。更别提,他本身也不讨厌小绿,反倒有点欣赏他。

    而调查的结果,让他有些意外。

    “颜家?”

    阮婉对这样的结果,也表示意外。

    虽说她对颜明修这家伙没什么好感,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比如说,投资《剑风》绝对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只是她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谭林。

    要说他是无的放矢吧,阮婉第一个不信。

    所以这到底……

    “我询问了下,《剑风》的资金缺口还很大,剩余的小配角还有一些空位,需要帮忙吗?”乔毅问。

    “不用了。”

    “你不用客气。”

    “没和你客气。”阮婉回答说,“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现在你那边也不太方便吧。”

    她这话一出,乔毅唯有报以沉默,“一动不如一静”就是眼下乔家的状态。

    “你心意我心领了,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吧。”

    “……好的,如果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找我。”

    “嗯。”

    挂断乔毅的电话后,阮婉一手敲着手机壳,双手抱臂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段时间,最终下定了决心。然后,她又打了一个电话。

    ……

    搞定一切后,阮婉长长地舒了口气。

    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觉得轻松了不少——她并不想插手祁宣的人生,只是觉得他需要一个公平。更别提,他们是朋友。所以,她会力所能及地去帮助他,这是她的事,而接不接受帮助,则是他的事。

    三天后。

    阮婉上课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挂断它,发了一条写着“我在上课”文字的短信回去,片刻后,又一条短信发了回来——

    【我会努力的,还有,谢谢!】

    阮婉看着它,莞尔一笑。

    随着直播的进行,祁宣参加的这个赛事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阮婉偶尔去食堂吃饭时,都看到电视上在播放着转播。并且,时而有其他寝室的姑娘到他们寝室来借电脑看比赛视频——这年头还没网络同步直播这回事。

    祁宣这家伙,也是一路披荆斩棘,成功地混入了前二十。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有点名气”的话,那么现在无疑就是“小有名气”了。诚然,这种源于比赛的名气并不稳定,只是暂时性的,但毋庸置疑,这个冬季是属于他们的。

    眼下,祁宣再送给阮婉的观赛邀请函,含金量那无疑是要重得多了。这么说吧,她拿出去一份几百的卖,也绝对有人会收。当然,她只是想想而已,没打算真的卖,因为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某逗比肯定会哭给她看的。

    而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从二十进十的比赛起,祁宣这家伙选择的歌曲,居然都是原创的。

    没错,他自己作词作曲。

    即使已经是多年的老熟人,阮婉依旧没想到他自己还有这么一手。刚开始时,一些人对他这样的举动嗤之以鼻,觉得抱着吉他上台的他纯属哗众取宠,但是,让很多人没料到的是,他创作的歌曲居然很受欢迎。反正,像阮婉这样不懂音乐的人,都觉得脍炙人口旋律|动听,很乐意去多听几遍哼上几次。并且,活了两辈子的她很确定,这些歌的确是他原创无疑——因为上辈子完全没听过。

    不多时,这些原创歌曲就随着比赛的进行小火了起来。

    不少人也通过它们,记住了“祁宣”这个名字,进而开始关注比赛本身。

    这无疑更加重了祁宣的分量——明眼人都知道,这种比赛本身就是有一定水分的,谁有价值,谁就可能会被留到最后。而祁宣,毫无疑问已经充分地展现出了这个价值。

    不过,让阮婉觉得戏剧性的是,让祁宣声名鹊起的“二十进十”那一场比赛,谭林被淘汰了。

    一人光芒加身,一人黯然离场。

    不得不说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无论是她还是祁宣都不知道的是,当时站在台下阴影中的谭林,仰头注视着台上的祁宣,心中突然就想起了他曾经对庄洛说过的那番话——

    “这是你刚才想做的吧?扮成好朋友的样子遗憾着我的‘离开’,现在,我把它还给你。感觉如何?”

    “从希望到绝望,感觉很好吧。”

    “好走不送,从今以后,你就看着我越走越远然后尽情痛哭流涕吧。”

    话犹在耳。

    人却换了。

    谭林的心中,从一开始就一直存在的愧疚此刻再次上涌,几乎将他的整颗心淹没。而无论他是否承认,他的心中都还存在着另外一种情绪,那就是——惧怕。

    没错,他害怕了。

    并且,他敏锐地察觉到,这也许……

    只是个开始。

    他们人生对比的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