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见台上的祁宣,穿着一身天青色长袍,脚下踏着黑色布鞋,鼻梁上挂着一副圆框眼镜,手里还提着个……二胡。

    他这一出场,许多人都傻眼了。

    其他参赛选手哪个不是拼命把自己往年轻帅气了拾掇啊,这家伙居然弄出一副几十年前的装扮,是要闹哪样啊!

    如果说他这身装扮是为了吸引眼球,那么……他成功了,大家的眼球都快掉出眼眶了好么!

    阮婉正无语,突然听到外婆说:“说起来,小宣他爷爷从前就总是这么一身打扮。”

    “……哎?”阮婉歪了下头,不确切地说,“有吗?”

    “他去得早。”外婆回忆了下,回答说,“那时候你大概才六七岁。”

    “六岁啊……”阮婉也回忆了下,“刚好一二年级呢。”不过,回忆也没用。这座镇子的老年人真的是太多了,当年那么小的她压根记不住那么多人的脸的。而且,那时的祁奶奶还不是外婆的“老牌搭子”呢,她也和祁宣不熟,更别提祁家老爷子了。

    “那时候小宣也才七八岁的样子。”外婆嘴角微勾,眼神柔和地说,“总是被他爷爷抱在怀里满街走,爷俩一起戳在河边的树下面,一个笑眯眯地拉二胡,一个拿着小树枝逗蚂蚁。”

    阮婉听着外婆的叙述,情不自禁地脑补起这画面,原本是很温馨没错,但一听到祁宣这家伙撅着个臀部玩蚂蚁的样子,情不自禁就喷了出来。

    “祁家老爷子从前是镇里私塾的先生,哪怕后来……他也总爱穿一身长袍,也最喜欢拉二胡。”

    “是么。”阮婉点点头,目光再次落到台上的祁宣身上,所以说,他这算是在向他爷爷致敬?

    就在此时,镜头落到了祁家一家人的身上。

    阮婉清楚地看到,祁奶奶正抬起手拭着眼角,毫无疑问,她也通过孙子的装扮想到了已经去世十年有余的丈夫。

    之后,镜头落到了一旁“待机中”的主持人,阮婉觉得这家伙脸上写满了“啊啊啊我超级想问”的字样。可惜,现在还不是提问时间呢。

    舞台上的灯光暗下。

    祁宣坐在舞台正中央的木椅上,面前除了一座麦克风,别无他物,甚至连伴舞都没有。只是,他背后的投影上骤然出现了一幅画面——

    那是一条河。

    还有一棵长在河边的垂柳。

    夕阳西下,就好像落在了树顶,流连不去。

    微风拂动,柳枝轻扬。

    远远看去,树下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看不清容貌年纪,只能看得到他也穿着天青色的长袍,坐在一个小马扎上。

    这幅画面给人以极致的静寂感。

    不得不说,在刚才经历了那么一场让全场high到爆的歌曲后,身心原本就有些疲累的观众们在此时此刻,竟然有种正在被抚慰的感觉。这种事,大约是原本有点小心思的天意所没有想到的。

    但这种安静显然是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

    画面上那模糊身影的手骤然轻轻摇晃。

    下一秒,二胡声响起。

    不少人都是愣了一番后,才反应过来——这曲子是坐在台上的祁宣拉的。他闭着双眸,脑袋随着手臂的动作微微摇晃,婉转悠扬又天然自带一点凄意的二胡声由低到高,以他为圆心,一点点扩散开来。凉意固然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暖意。

    伴随着这二胡声,投影上那树下的人影渐渐清晰。

    那赫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鼻梁上架着副眼镜,眉眼慈祥,身上有着浓郁的书卷气。

    就在此时,树后转出了一个小男孩,他抱着树,手里抓着一根小树枝,大大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坐在树下的老人。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小男孩正是祁宣。

    明眼人也一眼就能看出,画面中的两人是爷孙。

    二胡声越加轻缓,渐渐停息。

    可观众们却不想它停,他们听过祁宣弹普通吉他,也听过他弹电吉他,却从来没有听过他拉二胡,因为虽然都是乐器,却好像完全像是两个世界的产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些年轻人甚至认为二胡是很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拉它远没有玩其他诸如钢琴提琴之类的东西高雅。但今天,祁宣算是给二胡正了个名。说实话,他的手法不算娴熟,技艺也不算高超,但是,曲调间流转出的情感却超越了一切。

    华国人的情感向来是婉约而内敛的,这种特殊的情感,大约也只有具有民族特色的乐器才能够更好地承载表达出来。

    在座的人和坐在电视的人也许不懂音乐,但是,他们却都有着情感,都被这曲调勾起了心中那些温暖的旧事。

    家庭。

    亲人。

    童年。

    人生中最单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多么值得怀念。

    阮婉听着听着,不由就想起了自己最近每天都会看的那张属于三个人的照片。沉默间,鼻子也是微微酸涩。

    然而,哪怕观众们再不乐意,作为短暂前奏的二胡声到底还是停歇了。

    下一瞬,歌声响起。

    原本心中还有些许失落的人在这一刻又是精神一震,仔细聆听了起来。

    向来爱在歌曲中途做点评的评委老师们,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的。甚至于观众们,都没有一个站起来,或者鼓掌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了静谧的氛围内。

    场外的观众,亦是如此。

    几分钟的时间很短,眨眼即逝。

    几分钟的时间又可以很长,足以让人回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

    现场虽然很寂静,摄像头却依旧在忠实地记录着有关于观众的反应。短暂的沉寂后,观众席骤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不少人都跳了起来,甚至有人大喊“祁宣我爱你!”,还有个更夸张地直接喊了“我要给你生孩子!”。下一秒,镜头转回祁宣的脸上,他正一脸囧然,毫无疑问被这汉子的狂热发言给惊到了——没错,喊话的人是汉子,还是满嘴络腮胡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宋婷哈哈大笑起来。

    阮婉也是不禁失笑,心想果然祁逗比这家伙帅不过三秒。逼格才刚上去呢,就这么被强行地扯下来了。

    就在此时,主持人上台了。

    “真是太好听了,我都听呆了,差点没忘记下台。”主持人一开口就是恭维话,不过放在此时倒并不显得恭维,倒像是在叙述事实,“几位评委老师,我不太懂行,想请问下祁宣选手这首歌是民谣风吗?”

    这是给一个机会让评委老师发言。

    “是的。”正中央的评委点头,“很好听的一支曲子,可以说是我近三年,不,五年听过的最好的一首民谣风的歌曲,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嘶!”

    一听这话,不少人都是暗自吃惊。正中央这位可以说是音乐届的大拿,也是本次比赛最有分量的评委。他本身也擅长作曲,这么多年来给不少天王天后写过曲子,辈分极高,人脉极广。这么说吧,他的地位就相当于射雕里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他说出的话,那含金量必须是杠杠的。眼下,他居然如此盛赞一位新人……甚至可以说还未完全入行的新人的歌曲,提携之疑溢于言表,实在是令人惊叹。

    不过细想之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这首歌好听吗?

    好!

    这首歌能打动人吗?

    能!

    这几年有好听的民谣风歌曲吗?

    有!

    这几年有比这更好听的民谣风歌曲吗?

    没有!

    所以,并没有什么不对啊。

    主持人正不知接什么好,又一位评委说话了,他持的是赞同态度:“的确,很优秀的一支曲子。算起来祁宣你在这个舞台上已经展示了不少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每一首都不错,都各有特色。不过,我今天可以肯定地说——这首是你目前为止写的最好的歌,没有之一。”

    其他人还没说什么,观众就又是一片掌声。

    又是一番评委评价后,主持人问:“祁宣,听到自己的曲子得到这么多的表扬,开心吗?”

    “开心!特开心!”祁宣眉眼都带着笑,一点客气话都没地承认了自己现在的心情。

    “觉得自己厉害吗?”

    “那必须厉害啊!”祁宣竖起个拇指,十分得瑟地回答说,“觉得自己老厉害了。”

    这一刻,不少人都喷了出来。

    不过也没人觉得他骄傲什么的,因为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逗比的一面啊。以至于他的粉丝论坛里,经常有人绝望地哭喊说“我家男神居然是个逗比,累不爱……不过真的好可爱啊啊啊你们觉不觉得他的笑容有时候超魔性啊完全停不下来怎么办!!!”。

    一番话后,主持人问:“是什么给了你灵感,让你创作了这首曲子呢?”

    “唔……”祁宣歪头思考了下说,“两件事吧。”他思考的时候,右侧腮囊会无意识地鼓起,看起来像是在偷吃东西的松鼠,这也算是他的经典动作了。不少粉丝都收藏了他的这张表情图,用作头像签名电脑背景。

    “哦?可以问下是哪两件事吗?”

    “一件,就是怀念我的爷爷。”祁宣抖了抖身上的长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举了举手中的二胡,“刚才我背后的画面里,那两个人就是我和我的爷爷。我的爷爷是个很慈祥的人,对我特别特别好,会给我买各种零食吃买鞭炮完,还总是抱着我穿街走巷,给我说镇子里过去的事情。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带着我去河边的柳树下,给我拉二胡听。他拉的二胡特别好,比我好太多了。这是我生命中接触到的第一个乐器,也是我学的第一种乐器,我很惭愧,这么多年了都没把它练好……”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渐渐低沉,“爷爷他虽然去世的早,但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今天我唱这首歌,不仅是为了缅怀他,也是想告诉他,我现在很好。”

    镜头在此时转到祁家人的身上,谁都可以看出他们此刻的感动。谁能想到呢?他们家的野生逗比也有着这样细腻的想法。

    主持人耐心地等掌声暂时落下帷幕,才又问:“那么,第二件事呢?”

    说到这里,原本还面露哀色的祁宣笑了起来:“这件事嘛,和我的一个朋友有关。”

    “哦?怎么说?”

    “我其实是被他(她)鼓励才走上这条道路的,一路上也得到了许多他(她)的帮助。很多年前第一次公众场合表演,也是托他(她)的福,当时我唱的就是民谣风的歌曲。他(她)特别能给我带来好运,决赛嘛,我觉得自己需要一点运气,所以就选择了这种与他(她)相关的风格。”

    “那可以冒昧地问下,”主持人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你口中的这位‘他(她)’到底是男是女呢?”

    如果是其他人,估计还会遮遮掩掩,不过祁逗比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他很是大方地回答说:“女的啊,可好看了,就比我差一点——我这么一说,你知道这姑娘多好看了吧?”

    其余人:“……”

    本来还想八卦下的人,现在是完全没心思了——一个逗比有啥好八卦的!

    主持者坚强地“强行八卦”:“那你们的关系是?”

    “朋友啊!特别铁的那种!”祁宣很肯定地说,“能插对方两刀的那种。”

    主持人抹汗:“……是两肋插刀吧?”

    “对,对,两肋插刀。啊哈哈哈,说错了。”

    就在此时,一个女性评委笑道:“真的不是女朋友?”

    “哈哈哈哈……”祁宣非常爽朗地笑了,“王老师您别闹。”

    “怎么就闹了呢?”

    “打个比方啊。你们谁家里供着尊大神,天天上香供着,特别虔诚那种。会觉得自己是在和这大神恋爱么?必须不可能啊!简直是在犯罪嘛。”

    其余人:“……”

    这都特么什么鬼!!!

    阮婉一手抚在额头上,感受着身旁人投过来的目光,心里只有一句话——

    祁宣,你从电视里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平时当着她一个人的面说这句话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作死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