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阮婉显然不可能关一辈子机。

    毕竟除了杜锦年,还有很多人都通过电话与她联系。更别提,现在还时而会有人直接联系她工作上的事,她并不希望因为个人私事而给公司造成损失,哪怕只是一丁点,这实在辜负叔爷爷对她的信任。

    而且说到底,除非她下定决心和杜锦年这个人彻底断绝关系,否则……她又怎么可能一辈子不接他电话一辈子不与他相见呢?就这个意义上说,关机这件事,和“把头缩在壳里”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她并没有原谅他之前的话语与举动,甚至可以说她还在为此而感到心阵阵抽痛,但同时,如果他说他要解释,她也一定会给他这个机会,并且一定会听——这种心情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

    信任?

    深爱?

    还是说……卑微?

    以往无论别人怎么说都兀自捂住耳朵、摇头不肯承认的阮婉在这一秒,终于意识到,在这场感情中,她也许真的从头到尾都处于更低一点、更劣势一点的地位。

    如果是之前,她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因为上辈子她欠他太多,这辈子还给他又如何?

    但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承认,“不平衡”真的是件糟糕的事情。

    但她绝不会承认,这辈子的锦年不像上辈子那样爱她,因为这怎么可能呢?她想,锦年就是锦年,从未改变,所以他对她的情感肯定两辈子一样的。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不愉快,不过是因为……因为她投入地更多了啊,因为她的性格发生了一点改变啊,因为他们之间的故事有了变化啊,但他一定没有变,一定是的。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电话声在此时再次响起。

    阮婉低头看了眼手机,犹豫了下,到底是把它接了起来。

    电话接通后,是短暂的无声。

    然后,她听到了从那边传来的,属于他的呼吸声。

    再然后,他的声音响起——低沉,疲惫,又有一点沙哑。

    “阿婉……”

    她继续保持着沉默,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昨晚是我不对。”

    “但请你相信,那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是说……你很好,真的很好,只是我们在一些观念上大概存在着分歧。我原本应该心平气和地和你谈谈的,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你说了伤人的话,我真的很抱歉。”

    阮婉抿了下唇,说出了电话接通后的第一句话:“这就是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街头的原因?”

    昨晚的事,她最无法谅解的有两点——

    他因为庄洛说“我对你很失望”。

    他把她一个人丢在街头。

    第一点她不想再提,起码现在不想再提,因为只要一提到庄洛,他们一定还会再吵起来。

    而第二点……

    说真的,如果换成别人,比如说宋婷或者钱钱,她们的男朋友把她们独自一人丢在夜晚的街头且不闻不问,她一定会说“甩了他”。

    现在,这种事发生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她即便再爱杜锦年,即便愿意承认自己在这场爱里相对较卑微的地位,也无法淡定地接受这种事。

    “阿婉,对不起,我并不想这样的,但当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杜锦年犹豫了下,他知道这个时候提庄洛的后果,却又觉得不能不提,“庄洛自杀了。”

    “自杀?”阮婉的声音提高了点。

    “是的。”杜锦年回答说,“幸好我及时赶到并且将她送医,否则不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阮婉蹙了下眉。

    骤然听到一个人自杀,她不可能毫无触动。

    只是……

    “庄洛自杀”这件事本身微妙地让她觉察到了一点违和感——她想,大概是她对庄洛偏见太深,又或者是内心有点阴暗吧。

    理智和感情都告诉她,在这种时候,她不能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自己在刚才那一瞬间冒出来的真实想法,绝对不能。

    所以她只能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依旧静坐在病房外座椅上的杜锦年,在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后,微微松了口气。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反应,只是由衷地为阮婉做出的反应感到高兴。

    “放心吧,人没事。”他回答说,“不过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是么……”阮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亲眼见证过最亲最爱的人死亡又自己死过一次的人,自然比谁都清楚“人命关天”这句话的真谛,比谁都明白生命的重要性——死了,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她即便讨厌庄洛,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说点有的没的,但是,让她伪装出特别关心对方的样子,她也做不到。

    “阿婉。”杜锦年犹豫着说,“我觉得,你……”

    他话音未落,阮婉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女子的尖叫声和另一个男子的喊声——“锦年,小洛醒了!你能帮我——”。

    “抱歉,阿婉,我之后再打给你。”

    “锦——”

    电话挂断。

    “嘟嘟嘟——”的忙音中,阮婉低头注视着手中的手机。

    她该说些什么呢?

    她能说些什么呢?

    她可以直接说“你离庄洛远点”吗?

    不可以。

    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他是个善良的好人,所以绝对不可能对这种情况置之不理。

    不是正因为如此才会爱他的吗?

    可为什么,现在又突然希望他不是这样的人呢?

    阮婉合了合眼眸,第一次读不太懂自己的心,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些什么。

    她也许真的需要静一静,好好地整理一下思绪,可命运这玩意一旦和她玩起恶作剧,就无论如何都不肯轻易罢手。

    于是……

    她紧接着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是祁宣的经纪人小刘。

    阮婉见到来电提示,连忙收敛起了纷杂的情绪,快速按下“接听”键。小刘不像祁宣这逗比,是个沉稳的人,所以不是遇到真正棘手的事,是绝对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所以她才放心让他照顾祁宣,也会在第一时间接听来自于他的电话。

    “喂?”

    “阮小姐,出事了。”小刘在电话接通后,没有做多余的寒暄,言简意赅地说,“我接到消息,有好几家报社都得到了‘爆料’,打算抹黑祁宣。”

    “抹黑?”阮婉的眉头骤然蹙紧。

    没人比艺人更需要媒体,也没人比艺人更厌恶媒体。

    如若一个艺人沦落到了压根没人乐意报道他(她)的地步,那只能说明他(她)已经过气了;与此同时,现如今的媒体还残留着节操的实在是屈指可数,为吸引眼球他们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敢报道,大不了就是事后发个道歉函嘛,多大点事。

    阮婉自从开始在公司学习后,也接受过有关于“如何处理与媒体的关系”的“培训”——虽然她对此并没有太大兴趣,但成人和孩子的区别大约就在于“有些事不喜欢就可以不去做”和“有些事即使不喜欢却又不得不去做”吧。

    “理由呢?”阮婉问道,“是这几家媒体被收买,有人蓄意针对祁宣;还是别的什么?”目前位置公司和一些媒体的关系的确是还不错,但这种不错是建立在“公司艺人不会被抓住尾巴”的情况下的。如若真有什么重磅新闻爆出,这些媒体才不会管什么交情不交情。

    “好像的确是有人爆料。”小刘回答说,“说祁宣‘耍大牌,为了一己之私恶整新人,把对方逼到自杀的地步’。”

    如果说阮婉听到前面只是觉得耳熟,那么听到后面就是完全肯定了。

    她深吸了口气,问道:“那个‘被祁宣逼到自杀’的人,是不是叫庄洛?”

    “没错。”小刘听到阮婉这么问,倒是松了口气。在他看来,这分明是“阮小姐已经知道了一切”的证明,“就是叫庄洛。”

    “祁宣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吗?”

    “……知道了。”小刘叹了口气,“他现在情绪很不好。”

    “你照顾好他,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

    “好的。”

    阮婉挂断电话,思考了几秒后,开始有条不紊地打电话给公司处理这些事物的相关部门,让他们做好应对错事。如若那些媒体愿意配合把这件事压下当然更好,如若不行,接下来就要一场硬仗要打呢。

    打完这些电话后,她转而又将电话打给了夏蒹葭的哥哥夏宁远。自从第一次登门拜访后,包括她在内的其余三人经常会去夏家做客。又因为夏宁远和乔毅是“迷の闺蜜”,所以阮婉和夏宁远也非常熟悉。如今她已经很清楚当年围绕着她和陈丘展开的那场“论坛战”,之所以会从“抹黑她”发展到“扒陈丘的黑历史”,就是因为夏宁远在其中出了力。

    于是乎……

    “夏哥,有件事想麻烦你。”

    当年有关于谭林的那件事,因为祁宣也涉入其中,所以是能不提就不提的。

    但是,她就不信庄洛这些年里清白无辜,一点类似的事情都没做过——如若这次的事只是意外,庄洛并没有参与其中也就算了;如若是,不管谁说什么,她都绝不会心慈手软。

    与此同时——

    “好了,别失落了。”小刘挂断电话后,无奈地看着毫无形象地趴在沙发背上装死的祁宣,安慰说,“我已经打电话给阮小姐了,她说她会处理的。”

    祁宣表情阴沉沉地回头,垂头丧气地说:“可她都没有打电话来安慰我!”qaq

    “……”人家现在忙着呢,哪有这种空?

    小刘推了推眼镜,权当没听到这句话。他还以为眼前这家伙是为这件事感到担心,结果重点是没人打电话安慰他么?他……还是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了!

    因为逗比的脑洞是无从揣测的!

    他正如此想着,祁宣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小刘只见祁宣在两秒内完成了一次“世界级变脸”,从“灰心失落”到“笑逐颜开”,真的只需要两秒啊!两秒!

    “喂?”

    ……

    “那必须没有,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而失落呢?”

    ……

    “嗯嗯,放心,我会好好配合的,不会给你拖后腿哒。”

    ……

    几分钟后。

    小刘只见某人挂断电话,心满意足地朝他做了个“一切ok”的手势,很是开森地说:“什么都不用担心,阮婉说了,绝对会摆平一切的。”

    “……这句话我之前已经告诉你了。”

    “咦?有吗?我不记得了~”

    “……”

    小刘再次推了推眼镜,默然无语间,只觉得——祁宣这家伙之所以智商越来越让人堪忧,完全是被纵容出来的。

    果然……

    祁宣是阮小姐的亲儿子且后者驻颜有术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