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天晚上,阮婉正在满是花香味的房间中吃晚餐,就接到了乔心愿的电话。

    原本正在和某变|态说些什么的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接起了电话:“心愿,怎么突然打电话来?”

    电话那边传来了急切的声音:“姐姐,你今天和妈吵架了吗?”

    阮婉微叹了口气,拿起餐巾拭了下嘴角,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今天妈从外面回来后,脸色就一直不好,我就问了下,然后她就哭了……一直哭到现在,然后……然后……”

    “然后她就说是我气到她了?”

    “倒也没这么说,只是……”

    “我明白了。”阮婉抬起手指按住眉心,只觉得头疼地厉害,“还有其他事吗?”

    “啊?没、没了……”乔心愿之所以会打电话,纯粹是因为被自家妈妈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就来通风报信了。

    “那我先挂了。”

    “……哦。”

    阮婉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到一旁,重新拿起了筷子,表情如常地继续吃起了晚餐。

    倒是沈子煜有些在意:“……没事吗?”他虽然没听到电话内容,但从她的表情也大致猜到了一切。

    “什么?”

    “就是阿姨那边……”

    “没事。”阮婉对他笑了下,“反正有的是人安慰她,不缺我一个。”而且,说实话,她真的觉得有些厌倦,这种被予取予求的滋味。她也完全没想过去道歉,因为她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反正事情都办地差不多了,我打算明天回去,你呢?”

    “我也一起吧。”他看着她明显有些倦意的神色,心中十分担忧,同时也有些怒意。起码在他看来,素阿姨的确是个很不合格的母亲,和他那个不靠谱的父亲有得一拼。

    “……嗯。”她知道他的心意,没说谢谢之类的话,因为他们之间实在无需如此。

    不过这件事也的确影响了她的心情,虽然她努力让自己不因为这件事而饿肚子,不过入口的菜肴都好像变了味,的确没有刚才那么好吃了。草草地吃完晚餐后,她一如既往地站起身在屋中溜达了几圈(自从发现自己也很有长胖潜质后,她再也不敢吃完饭就坐了!)后,走到了阳台上。

    夜晚的都市看起来简直像是一条光之河,一些光点恒定不动,还有更多的光点宛若一只只萤火虫,在宽阔漫长到看不到边的河流上聚集成群,飞行而过。

    一双手从背后伸来,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沈子煜稍微有些心慌,夜风吹拂下的她长发与裙摆飞扬,好像下一秒就会整个地从他眼前消失——虽然这样的想法有些可笑,但他还是顺从本|能地将她整个抓住,果然,只有这样才会安心。

    “夜风凉,会感冒的。”他表示自己这么做的理由很争当——是在用身体温暖她哟!

    阮婉不太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吐槽说:“是啊,然后我就得了热伤风。”这家伙是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烫吗?!

    “……”

    她侧转过头,看着他苦逼的表情,忍俊不禁,凑近亲了亲他的脸颊:“嗯,心情好多了。”就这个意义上说,他还是很有用的嘛。

    某人精神一震,双眸炯炯地说:“有奖励吗?”

    她在他怀中转过身,抬起头亲了下某人的下巴:“奖励,够吗?”

    如果问某人满足于这奖励吗?

    那答案必然是不满足的。

    但是,看着她依旧有些疲惫的脸孔,他怎么可能还会做其他事。所以他只是再次将她拥在怀中,轻抚着她的发丝,低声说;“别担心,有我在呢。”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站在她身边的。

    “嗯。”阮婉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只感觉鼻尖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很安心。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时候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不过别看某人平时特别擅长占便宜(阮婉语),真到了这种时候,反倒格外正人君子,自己还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作为女朋友,阮婉觉得他这种地方才是真·萌点。

    次日,说到做到的阮婉果然回去了。

    因为手头的事情多,她当天下午就去了公司,然后……就被祁逗比给堵住了。

    “阮婉!!!”

    “什么?”

    “你太不仗义了!”

    面对着祁某人的指责,阮婉真可谓是一头雾水:“怎么了?”

    祁宣怒指着阮婉,道:“说好的一起入学一起毕业呢?你居然不等我,差评!”

    “额……”阮婉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好像的确是有什么一回事来着……

    当年她和祁宣是乘坐同一辆火车到达a市的,虽然所在的大学不同,不过他也的确说过“毕业的时候也一起回家吧”这样的话。她当时虽然没答应,却也没反对。咳咳,完全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

    “你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祁宣双手拍在她办公桌上,“我就不走了!”

    阮婉吃这套吗?

    那必须不吃。

    不过面对某人的控诉,她还是有一点困扰的。她想了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希望你也能保密。”

    “嗯?什么什么?”一听说有“秘密”,祁宣瞬间就把“深仇大恨”给忘记了,非常贴合场景地左右看了眼,才把耳朵凑到阮婉嘴边,压低声音,“放心吧,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阮婉:“……”这是演戏演上瘾了么?

    “其实,我和沈子煜在交往,这次是和他一起回去的。”

    “……”

    几分钟后。

    “咦???”

    低头继续处理文件的阮婉被祁宣的叫声吓到,手中的钢笔在纸张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墨痕。她无奈地抬起头:“又怎么了?”

    刚反应过来的祁宣整个人都惊呆了:“交、交往?”

    “嗯。”

    “沈子煜?”

    “嗯。”

    “……”

    又几秒后,阮婉听到了祁宣的哀嚎声,他毫无形象地趴在她的桌上,满脸都是嫌弃之意:“你和谁交往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那只愤怒的小鸟啊?”

    阮婉听了这话,差点没喷笑出来,她想起了乔心愿对沈二哈的评价——“整天想着撞绿猪头的愤怒小鸟”,某种意义上说,祁宣和乔心愿还真是默契。

    “你的眼光啊啊啊……”祁宣继续哀嚎。

    阮婉不搭理他,从意识到沈某人是个变|态跟踪狂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对自己的眼光绝望了,不需要别人来提醒。

    她原本以为他会“哭喊”很久,结果他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阮婉。”

    “又怎么了?”阮婉再次抬起头,微微怔住,不为别的,只为某逗比脸上正挂着他很少露出的严肃神色。他很是认真地问,“你现在开心吗?”

    “……嗯,很开心。”

    “是么……”祁宣挠了挠头,然后叹了口气,“虽然觉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一堆不可言之物上,但既然你开心,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阮婉:“……”喂,什么是不可言之物啊?沈二哈虽然二了点,可哪有那么差劲!

    “作为朋友我只能说一句,”祁宣朝面前的人伸出一只手,“恭喜!”

    阮婉笑了出来:“恭喜什么鬼啊?”又不是喜得贵子之类。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地伸出手,和某逗比握了握。嗯,这种好像给儿子找了后爹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错觉吧?

    无独有偶……

    十来分钟后。

    “你在想什么?”开车中的经纪人小刘表示对某人一脸深色的表情很不习惯——明明不是有脑派!

    “当爸爸的感觉真复杂呢。”

    “……”

    “吱呀——”

    行走中的车辆在路中一个急停,祁宣差点没滚到地上去,他好不容易坐正身体,惊魂未定地问:“怎怎怎么了?出出出什么事了?!”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小刘停下车,转过头表情严肃地问,“我跟你说过的吧,如果恋爱了一定要和我报备,千万不要搞出无法收拾的局面。”

    “对啊,你说过。怎么了?”

    小刘看着某人一脸呆萌的表情,强忍住砸他一头发动机的冲动,咬牙问:“那‘当爸爸’是怎么回事?”

    “啥?”祁宣愣了下,才反应了过来,干笑着说,“啊哈哈哈,那就是一个比喻,比喻!”

    “真的?”

    “当然!”祁宣拍着胸脯,表情正直地回答说,“就是个比喻!就是那个啥……嗯,突然觉得阮婉一下子……哎呀,有种女儿突然就大了的感觉,心情好复杂呐!”

    小刘:“……”他忍了又忍,才把那句“她难道不是你妈吗?”给咽下去,然后打定主意不再搭理这个直到今天都时不时抽风的二逼。

    祁宣看着小刘严肃的表情,啊哈哈哈地说了好几个冷笑话,直到后者忍无可忍地说“请让我安静开车”才作罢。说到底,这才是逗比的风范嘛。

    只是……

    逗比也是有很多秘密的,逗比也是会思考很多事情的,逗比也是会为朋友担心的。

    不过无论如何,她能开心就最好了,是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