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人都在关注这边,不仅仅是指着叶无莺窃窃私语,更多的是听说了昨夜里的那场刺杀,现在正主出现,怎么能不让人好奇?

    至于三位刺客招供之事,知道的只有青素、叶慎一和他的两个心腹,倒是一时间还没有传出去,只是不少人都听闻今天叶慎一让叶无暇进了书房,很是发了一通脾气,于是便有人猜测有了叶无莺,原本被家族看重的叶无暇自然失了宠——

    这会儿还没人知道那些刺客招出了叶无暇的名字。

    叶无莺正在考虑要不要装个姐弟友爱的样子,可是面对这个人,再装出那副模样,叶无莺觉得有些不高兴。

    即便如此,他还是可以露出甜蜜又温柔的微笑。

    “这便是那个孩子吧。”这声音既慈和又低沉,不疾不徐,听起来十分从容。

    叶无莺一侧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妇人。

    她瞧着几乎和这个富丽堂皇的宴会厅格格不入,比起这里人人华服个个精致,她穿着的不过是普通布衣,而且是那最常见的蓝印花粗布衣衫,和一条灰色的布裙,一头银发简简单单地盘着,用一根枯树枝一插,竟是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饰品,如果腰间那个绣工拙劣的荷包算的话,那勉强有一个。

    可是她往那儿一站,整个厅内的世家士族,不管知道或者不知道她是谁,都低下头去,神色恭敬。

    因为她是大巫,大巫琉绮。

    这样美丽的名字背后,是面前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甚至,她还是一个双眼看不见的瞎子老妇人。

    所有人看到的都是琉绮,只有叶无莺瞪大了眼睛,心里几乎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妈的这怎么可能!

    琉绮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他皮肤雪白,换个说法叫苍白得似有病容,偏一双眼睛极黑,唇又太红,使得整张脸有种别样艳丽的美。明明还只是个小男孩,却已经可以看得出未来那副妍艳鲜丽的轮廓。

    很奇怪,一个人七岁与十七岁,本来未必会认得出来,但这个人……或许不管是几岁,一看就是他,因为再没有第二个人会长成他这副模样,他的特征太鲜明,模样太出挑,恐怕是不管几岁,叶无莺都能一眼将他认出来。

    如果说叶无莺是那种长相精致到挑不出缺憾的秀丽俊逸,那未来的这个人就是一种很古怪的美,把一些原本只能用在女子身上的词安在他的身上,反倒无比合适,他并不女性化,只是那样的长相使得他糅合了病弱苍白的楚楚与令人惊艳的浓丽——当然,他是真的有病,可以说是顽疾痼疾,娘胎里带的先天性疾病,无法治愈,这份苍白也是真的,偏生这种病态的苍白使得他的气质更加独特。

    长相不是他能选择的,但是这样很有欺骗性的皮相之下,却是寻常人难以理解的变态性格,这就叫人有点吃不消了。

    未来的天巫司卿,这会儿还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不对啊,一般世家都是五岁测资质,这会儿的司卿应该已经被带去京城了才对!

    “怎么是你……”叶无莺怎么也想不到这会儿他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被大巫琉绮牵着的漂亮男孩儿笑了起来,“叶无莺。”

    司卿并不是姓司名卿,司卿只是他的巫号。他原本姓徐,名夏行,比起叶无莺这个槽点无数又女性化的名字,徐夏行这个名字简直正常得不行,但是当真正去了京城,才会发现这有多么不正常。

    京城徐氏,乃是历史最悠久的世家之一,论那辉煌的过往简直可以与黑殷赵氏相较,当然,这并不是叫人惊异的地方,真正吓人的是……徐家与叶无莺同辈的孩子,是“翊”字辈,上一辈是“惠”,再上一辈,是“启”,再上一辈,是“立”,之后,才是“夏”,所以,单单看这辈分,就知道有多吓人,同徐夏行同辈的,那都是真真正正的老家伙们了。

    叶家一辈辈下来用的是叶家那一本最古老的家训,“……珍宝慎其,无有贪慕者……则严惩之……”断断续续的句子在叶无莺看来有些简直狗屁不通,这也难怪,叶家真正祖上那位,是武将出身,压根儿不怎么通文墨,但一代代下来,就这么用了,别看“无”字实在不讨人喜欢,叶无莺想到下下一辈要用“贪”字,那才是真正悲剧吧?

    这会儿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那熟悉的口吻和音调,莫名就让人觉得亲昵又甜蜜,叶无莺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跳舞了,卧槽,他就说怎么之前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呢,果然应验了!

    再怎么想,在这个时间点上,司卿也是不可能出现在祈南的好吗?

    “怎么,你们以前当真见过?”吓一跳的不是别人,正是青素,因为叶无莺应该没有五岁以前的记忆才对。

    男孩儿却甜甜笑了,“只是偶然在街上见过一次面。”

    青素却皱起了眉,仍然有些怀疑。

    叶无莺不管哪一次去外面,青素都跟着,几乎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如果曾经和这个孩子擦肩而过,他又是这样的长相,不该毫无记忆才是。

    可是面前的孩子一看就知道并不想解释,青素想着回头再问少爷,便笑了笑,退后两步,只做一个婢女的本分。

    因为琉绮这样一打岔,叶无暇就被晾在了一旁,她却丝毫没有尴尬的模样,反倒落落大方地一笑,向琉绮行过礼就转身回到了她的坐席。

    说叶无莺是主角,事实上这场宴会真正的主人公还是那些世家士族的大佬们。

    叶无莺原本很期待这场宴会,因为这里有他需要尽早结识的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谢玉也来了,只是这会儿混在人群中,他还没找到,就被司卿扰乱了心绪。

    “原本,只是想来见你一面。”这个后来惊才绝艳闻名大殷的天巫这会儿只是个众人都不在意的小男孩儿,任谁也想不到短短十数年的时光,他一路往上,走到了很多巫一辈子都爬不到的高度。

    巫的等级十分简单,普通的巫,那就叫巫,绝大部分巫终其一生也就是巫,巫和武者以及炼气士都不同,炼气士看资质,即便是资质再差,通过努力还是能够走到比同等阶的人更高的位置的,比如叶其霏,巫不一样,巫,要看悟性。

    拥有巫的资质是前提,但悟性这东西虚无缥缈,因此,很多人哪怕再努力,他也就是个普通的巫,巫之上还有大巫,比如琉绮,她原本当然不叫琉绮,琉绮是她的巫号,只有到了大巫这个层级,才会拥有巫号,叶无莺那早逝的母亲也曾是个大巫,再之上,就是天巫,每一代的天巫,就从没有超过十个之数,徐夏行就是数千年不曾出现过的最年轻的天巫,当然,最上还有三大祖巫,谁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活了多少年,他们住在神都深处的巫殿里,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外人见过他们。

    只要成为了大巫,就可以在神殿中挑一个巫号,这些巫号据说最早都是神赐给巫的,事实上说穿了也就是最初那些个巫的名字。一旦成为了巫,就要抛弃自己所有的过往和家族,但若是普通的巫,还可以保有自己的名字,而晋升大巫,连这一点都要被剥除。

    对于这一点,司卿非但不排斥,甚至还很乐于彻底与那个徐家割裂联系,如果他不说,这世上当真已经不剩下几个人还记得住他的名字,等到徐家那一辈的几个老家伙都离开这个世界,恐怕就再也没有人记得。

    但是他毫不在意。

    他不喜欢徐家,就好比叶无莺对这个叶家也未必有多少感情一样。

    世家看着风光,内里不知道有多少龌龊,世家有孩子以自己的姓氏为荣,但也有他们这样不被家族友好相待的孩子并不想要这浑浊污糟的世家姓氏。

    从见到司卿之后,叶无莺已经开始后悔,于是装死、沉默。

    “我们到外面去玩,好不好?”他眨眨眼睛,笑得特别天真甜美。

    叶无莺:“……”

    他知道,是瞒不过司卿的。

    如果自己一开始看到他,不是那么震惊,而是直接装作不认识那么过去,或许还有可能,但是一瞬间的反应根本做不了假,应该说,一看到这个人,他就想起自己最后听到的那句诅咒,那种深浓的恨意和锥心的悲伤让他难以忘记。

    又或者,因为司卿出现在这里太不科学,从他叫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开始,叶无莺就知道,这一世——

    改变的不仅仅是他,重新来过的不仅仅是他。

    还有司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