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或许就是官学自认为的寓教于乐,只不过学子们都没感受到“乐”而已。

    一时间,绝大部分人对规则都有些懵懂,就被直接投放进了那连绵的山脉,当真是半点人烟都没有的原始丛林。每个人的配备都是一样的,七天的干粮,一块火石,甚至没有水,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可以带武器,就这么将一群十岁孩子扔进了山林里。

    当然,这些孩子中没有一个是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一开始,叶无莺就察觉有些不好,他们被带到的出发地点在山林的最深处,从熟练穿过树林的灵力车上下来的时候,叶无莺的脸色就有些阴,就好比面前这阴森森的树林一样。

    他知道,这第二场考试的地图其实和第一场考试有关的,比如他们现在拿到的地图,编号是一号,而上辈子,他拿到的是十九号,这数字上的差距可不仅仅是数字而已,大概他们的这场游戏从一开始难度就要比其他小队要高一截。

    “这什么鬼地方!”谢玉抬起脚,看着她的鹿皮短靴靴底黏腻的污泥。

    丛林和丛林,也有不同,有天青水碧树木成荫的自然之美,也有他们面前这片黑幽幽不见天日整个色调都是黑灰色甚至带着腐烂气息的灌木林。

    跺跺脚,他们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因为不知道其他人在哪一个格子开始,甚至每个小队被规定的前行方向也是不同,所以,是计算不出在哪一处会相遇的,但也不会完全不知道。

    若真的接近之后,总是能勘察出些许痕迹。

    这时候,谢玉手上的琉璃球里,那彩色的烟雾开始翻腾氤氲,最后化作一个数字,“肆”。

    确定了方向之后,根据地图上划分的地区,三人如同离弦的箭,急速往那确定的地点奔过去!

    “早到的一队可以指定比试的规则,若是有人要和我们三个人比跳舞,你们会吗?”叶无莺随口说。

    谢玉:“……”还真别说,几辈子了她从没跳过舞!

    顾轻锋:“……”你看我像会跳舞的样子吗?

    叶无莺笑了起来,“如果比试输了,有可能会被淘汰的哦?”

    “难道还有多少十岁孩子真的会跳舞?谁没事家里教这玩意儿啊!”谢玉争辩说。

    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谁还管会不会跳舞?

    顾轻锋想了想,“选的课里好似是有舞蹈这一项的。”同琴棋书画一样属于课外陶冶情操的项目。

    叶无莺抿了抿唇,别说,还真有!上辈子他就差点被这一项给坑死!

    平民中有个小姑娘未来会很有名气,她的出身不大好,是比平民更低一等的贱民,父母皆是舞乐出生,从刚学会走路开始就练跳舞,直到七八岁的时候被主家带去随意测了个资质,竟是天九品的武者,主家倒也心善,给她脱了贱籍,又送她到了官学。

    那时候,叶无莺三人碰到了她所在的小队,对方就提出要比试跳舞,他妈的他们这边一个都不会跳好吧?

    最终……是叶无燮残忍地挑断了她的脚筋,让她跳不成舞,方才避过这一劫。那时候叶无莺觉得叶无燮只是一心想赢,而且师者就在附近,她并不会真的受到严重的伤害,现在想来,恐怕那种残忍方才是叶无燮的本性。

    后来,整个祈南叶氏都差点因为这么个毫不起眼的小姑娘覆灭,叶无燮当真是叶家的扫把星无误。

    “其实,所谓的规则,都是有空子可以钻的。”叶无莺轻轻说。

    谢玉脚下一顿,“你是说——”

    顾轻锋还有些不明白,叶无莺笑了笑,“让对手自动放弃比试就行了,要在比试中输上三次才会被淘汰,很多人还是很知道明智的选择是什么的。”

    无非“威逼利诱”四个字罢了,实在不行,还有一招可以讨巧。

    叶无莺眯了眯眼睛,“不是吧,是那个?”

    谢玉和顾轻锋也瞧见了,按照地图,他们的既定地点,在……山洞里。

    “我去捡一些木棍。”顾轻锋说。

    叶无莺摇摇头,“不要浪费时间。”他直接从空间里折了几段枯萎樱桃树的树枝递给谢玉和顾轻锋,顶端裹上羊毛卷,直接用火石一点就燃了。

    不得不说,叶无莺讨厌山洞,尤其是这种滴滴答答的潮湿山洞。

    呼啦啦一大群蝙蝠飞出去之后,连谢玉都厌恶地甩了甩胳膊。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叶无莺停住了脚步。

    谢玉仔细侧耳听了听,这才听见似有若无的哭声,顿时一阵恶寒,“这算是什么恶趣味?”

    叶无莺搓了搓手臂,不着痕迹地退后了半步,明明原本走在最前面的,硬是挤到了谢玉和顾轻锋中间。

    顾轻锋也听到了,反倒大步超前走了一段,“该不会是师者给我们准备的任务吧?”

    之前规则说明里面有,一路上除了可能的相遇比试之外,还有官学准备的惊喜和任务,所谓惊喜听听就算,任务却是不能不做,每个都是加分项,单纯的顾轻锋只想赶紧跑到山洞深处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任务。

    谢玉耸耸肩,毫不在意地跟了上去。

    越是往里,那哭声就越发清晰,在这黑暗而潮湿的山洞里,哭得缠绵悱恻伤心欲绝,直叫人肝肠寸断。

    山洞的回音效果不错,听起来幽幽的,显得很是阴森恐怖。

    叶无莺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跳舞,心跳也越来越快,偏偏身边两个女孩子半点不在意,甚至讨论起这算是个什么见鬼的任务,让他觉得根本没脸说这环境可怕。

    下脚越来越小心,眼神也开始有些游离,紧紧握着剑的叶无莺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惊跳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

    在那哭声的映衬之下,连水滴落下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

    蜿蜒的山洞越来越深,除了他们火把照亮的一小片空间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

    叶无莺是四级武者,甚至因为蓝色鹦鹉螺的那一战已经逼近五级的门槛,他是可以夜视的,但是这会儿,他发现火把上传来的热度能让他多一些心理安慰。

    “叶无莺?”谢玉忽然回头喊他,这才发现叶无莺落后她们好几步。

    顾轻锋也转过头来,“你发现什么了吗?”不然为啥走这么慢。

    谢玉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哎,我们强大又勇敢的莺莺,该不会是——怕鬼吧?”

    顾轻锋:“……”

    “怕鬼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叶无莺板着脸说,“再说了,这世上根本就没鬼!”不管是上辈子科学的无神论世界,还是这个充斥着各种不科学生物的异世界,理论上都不存在什么鬼好吧?唔,传闻中这个世界是有神的,不然怎么巫叫神的仆人呢?他们的力量源泉就是所谓的神,虽然叶无莺瞧着连最后身为天巫的司卿其实也并不怎么相信神的存在,毕竟谁都没见过。

    谢玉一下子大笑起来,清脆的笑声混着那幽怨的哭声,听得叶无莺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顾轻锋这才理解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叶无莺为何落在后面,三人之中属叶无莺最强,所以她们俩都很服气他走在最前打头阵的,哪知道在这山洞里他越走越慢,竟是落到后头去了,原来是怕……鬼。

    “别怕,”她有些笨拙地安慰说,“你自己也说了,这世界根本没有鬼的。再说了,为人坦荡,何必怕这些邪祟的东西。”

    叶无莺:“……”他其实没那么坦荡啊,虽然是胎穿,那也是异世界的灵魂跑到这个世界的好吧?

    谢玉笑的乐不可支,“别怕别怕,指不定这是那些师者给我们的任务,哦不,惊喜呢!”

    “惊你妹的喜!”叶无莺没好气地说。

    被她们一打岔,倒是没那么恐惧了,既然发现他害怕,谢玉和顾轻锋也不在前面走了,两人一左一右,三人并肩而行,她们又偶尔语调轻松地说上两句话,果然缓解了不少这阴森的氛围。

    渐渐的,哭声越来越近,叶无莺犹豫地伸了伸脚,那边已经转过转角进入一个大型溶洞的谢玉随即发出了大笑声,他这才好奇地探过脑袋看了一眼。

    只见那边蹲着三个小小的身影,两个男孩子无措地围在一个女孩子身边,看着她哭个不停。

    “我害怕,嘤嘤嘤……”她一边哭着,一边不停往后缩,偏偏还哭得十分好看。

    譬如谢玉也是那等瞧着弱风扶柳姿态娇柔的女孩子,但她那双明亮戏谑的眼睛冲淡了身上柔弱的气质,使得她的魅力别具一格,而眼前的小女孩身形还未长开,脸上也有点婴儿肥,却皮肤雪白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会儿露着惊惶的神色,使得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很是惹人怜爱。

    叶无莺见到是人不是鬼,立刻松了一口气,完全抛开了之前的恐惧,又能站到两个妹子前面去了。

    哪怕那个小女孩瞧着再柔弱,她身旁那两个保护着她的小男孩儿也没有壮硕的个头,叶无莺却并没有放下警惕。

    他们的路线是一致的,能在这里相遇,恐怕不是从同一个地方来,只是对方更近一些,所以比他们早一步进入山洞,而距离他们这么近,同样在密林深处的小队,怎么可能是真的弱鸡,更大的可能是对方在扮猪吃虎。

    心中这么想着,他却微笑着问:“这是怎么啦,前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口吻又温柔又和善。

    山洞中光线黑暗,他们那边三个人只有一个火把,叶无莺这边倒是有三个,但是都朝前探着,以至于他们三人的脸在火光中忽明忽暗,并不明晰。

    那小姑娘仍在哭着,这么近听起来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只是这哭声被山洞的回音放大扭曲,远远听去完全失了真,才会显得那么吓人。叶无莺暗自想着,开始努力想着这三人是谁,他有没有印象。

    照理来说第一场测试成绩很不错的,应当不会是毫无名气的路人才是。

    对方一时间似乎也没认出叶无莺三人,那小姑娘怯懦地指了指旁边的通道,“那、那里有个怪物。”一边说着一边还抽噎地又哭起来。弄得身旁两个男孩儿又愁眉苦脸地围过去,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叶无莺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他将手中的火把递给谢玉,“我去看看。”

    谢玉点点头,“小心一点。”

    叶无莺对这一点倒是不担心,哪怕是官学安排的任务,大多不会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太多,毕竟只是入学测试,并不是让孩子们来送死。所以,他路过那个三人小队,走到了那边洞口。

    一只巨大的三头蜥正盘踞在洞口处,别说人家小姑娘害怕地哭起来,叶无莺转过去一眼与那巨蜥三对冰冷硕大的眼睛对视的那一瞬,头皮都有点儿发麻。

    他认识这种动物,因为三头蜥并不是特别少见的物种,在许多丛林中都有,属于最低等的一种凶兽,然而,再低等,那也是凶兽,普通的猛兽和它是没法比的,三头蜥的角和血是一种可用的材料,不少山林猎人会专门猎杀这种凶兽,并以此为生,因此,它的弱点也很广为流传,当然,对于这些孩童而言,还远远不到十分了解它的地步。

    “嗖!”

    叶无莺轻巧地歪了歪脑袋,避过了这直冲着他脑袋来的一镖。

    身后那个以为叶无莺后门大开毫无所觉的男孩儿方才眼中还满是兴奋,却瞬间一愣,没有预料到叶无莺这样轻而易举地避过了他的偷袭。

    叶无莺转过头来,仿若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啊,你这么想置我于死地,我忽然就想起你是谁了。”

    男孩儿的脸色顿时变了,之前那种笨拙中带着无措的神色立刻消去了,讥讽说:“哦?现在才认出来吗?我们好歹还见过两次的。”

    没错,他们确实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叶无莺被确定是天一品之后,叶慎一为他大宴宾客的那天。嗯,那天他被司卿彻底扰乱了心绪,连谢玉都没注意到,更何况是他。

    另一次,是在两年前,短短的一面之缘,面前这男孩儿长得不出色,资质也称不上太好,与被视作天之骄子的叶无莺自然不是一个圈子的,叶无莺身边众星捧月,他就属于墙角的边缘人物。

    秦家秦冬青,叶无暇的表弟,与叶无燮的关系却并不怎么好,上辈子叶无莺与他拢共也就见了那么几面,还多是在去京城之后见到的,那时候秦冬青已经是少年,与现在的长相并不太一样,难怪叶无莺一眼没有认出来,这么说来,他身边的另一个男孩儿,就是他的孪生弟弟秦冬紫了。

    “你我都知道,从第二场开始,是有无法避免的意外的。”叶无莺歪着脑袋,微笑着说,“所以你想对我动手,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倒是那小女孩似乎有些害怕,哭都不太敢哭了,看看秦冬青又看看叶无莺,眼泪盈眶,满脸无措。

    “既然我已经发现了你的意图,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跑?”他满脸的情真意切,仿佛真的在替秦冬青担心,那笑容显得温柔又亲切,偏偏一双眼睛又冷又沉,看得秦冬青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他的掌心已经因为出汗而有些黏腻了,顿时后悔之前自己动手的时候太急切了一些。

    应当说,能顺利走出蓝色鹦鹉螺,排名还不低,秦冬青并不是那等没有脑子又天真的十岁孩童,他也是在世家长大,而且因为他们兄弟是父亲的外室所生,在秦家过得并不算好,若是没有点心机手段,这日子真的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

    只是旁人看不起他们,无暇表姐却是自小待他们极好,想起无暇表姐受委屈时候的眼泪,刚刚看到叶无莺毫无戒心地背对着他们的时候,到底还是冲动了一回。

    “你当我傻吗?”他冷笑着,“若是我跑了,恰好将后背露给你,那边又站着你的两个同伴,我怎么跑!”

    他原本想着那两个又不是叶家人,如果他真的得了手,她们也未必真的会与他们为难,可现在没得手,他们自然就是一队的,在他的心里,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谢玉看着眼前发生的事,一边感叹着这世界十岁孩子都这么早熟,一边催促说:“叶无莺,你快点,我们已经耽搁了足够多的时间了!”

    一个小时,要移动地图上四格的位置,本来就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叶无莺笑起来,对那小姑娘说,“你走开些。”他向来没有牵连无辜的习惯,“至于你,既然是秦冬青的弟弟,就不要再装什么路人了。”

    秦冬青这才一震,说句实话,他弟弟自小身体不怎么好,几乎不出来见客,外面人见过他的极少,他和自己长得又不像,所以……叶无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即便是他们兄弟连手,也不可能是叶无莺的对手,他们都很清楚。

    偏偏在这时,那个娇怯怯的小姑娘一抬雪白的纤手,一把蓝汪汪的细巧金燕剪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直朝着叶无莺的后心戳去!

    四级武者!

    她竟然是一个四级武者!

    明明瞬间就可以将那三头蜥杀死的四级武者!

    她仿佛就这么柔弱怯懦地站在一旁,等着这么一个机会,给叶无莺致命的一击。

    王家的《燕南飞》乃是博望最知名的功法,是为金燕剪,南意刀,王家女用金剪男用小刀本是惯例。

    传闻有云:一剪碎春风,一刀破微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