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游戏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绝大部分的学子显而易见地变得狼狈起来,精神也远不如最初那样健旺,神色萎靡的多,速度也慢了下来,毕竟就算是被同伴背着,正常情况下也是很难睡着的,尤其是那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世家子。

    到这天清早的时候,开始飘起连绵的秋雨,雨水微凉,使得山林里升起了蒸腾的雾气,更让他们的情况雪上加霜,有好几队学子都因为撑不下去吹响了哨子。

    叶无莺三人有条不紊地往前推进,几乎每一次遭遇都抢占先机。

    他正沉沉睡着,耳边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用作遮挡的阔叶上,却丝毫不能影响他的睡眠,直到他被谢玉叫醒。

    打了个哈欠,他揉着眼睛问,“怎么了?”

    谢玉叹了口气,“雾气太大,没发现有人同我们一个方向,比他们慢了一小步。”

    叶无莺立刻清醒了,也就是说这种情况,要对面来制定规则。

    他翻身起来,就瞧见对面是清一色的男孩儿,为首那人长得高大健壮,实在不像是十岁,倒像至少十三四的少年人,只脸上还一脸稚气。经过这四天的折磨,他们的脸色不大好看,但发觉自己几人比叶无莺他们早到一步的时候,立刻松了口气。

    虽然被困在山林之中,可还是会碰上其他小队的人的,叶无莺三人的凶名早就被传开,只需要被他们早到,那就是个无解的局,除非自己怂,不然就是死亡的威胁,有哪个不怕啊!

    他们到底还是算幸运的。

    然而……

    “怎么办啊老大,我们比什么?”右侧那个男孩儿纠结地说。

    这么就这么惨呢,恰好碰上这一队。

    弄得他们三人也是无比纠结,要知道,他们一路上碰到的队伍其实和叶无莺他们的策略没啥区别,努力赶路抢先到达,然后……暴力压制。他们的老大顾轻飞力大无穷又身强体壮,不管比力气还是打架,基本就不会输!

    顾轻锋忽然上前一步,“阿飞。”

    那个高大男孩儿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阿姐。”

    没错,他便是顾轻锋姑姑的独子顾轻飞,同顾轻锋同岁,却比她小三个月。

    听到他叫顾轻锋“阿姐”,和他在一起的那两个男孩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叶无莺惊讶,看向对面那个男孩儿,想不到他就是顾轻飞!

    说起来,比起顾轻飞往后的知名度,他的出生本来就满足了很多人的八卦心理。当初他的母亲是顾家嫡枝唯一的大小姐,顾家是七品世家,顾轻锋的父亲也就这么一个妹妹,感情自然极佳,偏她不嫁那些个对她趋之若鹜的世家,也不肯招赘人品样貌资质样样出众的士族,偏要嫁给一个平民,只这个平民极有名气,任锦,曾经在官学中压过了所有的世家士族,风头一时无两,虽长相普通,为人极有魅力,性格豪爽,有侠士之风。

    大殷原则上世家与平民是不能通婚的,士族倒是能与平民结缔,也因此顾家小姐自请离家,嫁给了清贫的任锦,她的身体本就不好,于是在生下唯一的儿子之后,便离世了,任锦将顾轻飞抱回顾家,同意了他改回顾姓的要求,从此离开博望不知所踪,因此顾轻飞虽在顾家长大,从小见过的人情冷暖也是不少,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楚自己出身的缘故,他素来愿意同那些平民子弟来往。

    这个故事足以写成传奇话本,然而故事的主人公一走一死,绝对算不上什么好结局,在叶无莺看来,不过是一场所嫁非人的悲剧,也是年轻被爱情糊了眼的典型。偏顾轻飞的性子像极了他的父亲,只十年后那场父子相对的战役,方才叫人明白他的心结,怕是这辈子都无法原谅那位令母亲早死并抛下他远行的父亲。

    说句实话,那两个男孩儿压根不知道顾轻飞的身份,他们也就是偶尔在校园里遇到,然后打了一架,一身麻衣穿得比他们还朴素的顾轻飞忽然邀请他们一块儿参加入学测试而已——

    卧槽,他居然是个世家子吗?!

    确实,顾轻飞通身上下,哪里都瞧不出世家子的痕迹。

    像是叶无莺,他皮肤白皙长相精致,一双手也是修长柔韧十分漂亮,哪怕穿一样的学子服,他腰间的环佩头上的玉冠甚至是那把佩剑,一眼就看出价值不菲,更别说他往那儿一站,气质神态就足以说明出身高贵,这是自小潜移默化养出来的,虽非他自愿,但叶无莺也没有亏待自己的自虐倾向。

    再看顾轻飞,他已经脱去了学子服那白色的里衬,怕是已经脏得不成样子,松松垮垮披着那件耐脏的藏蓝外袍,却露出里面那件十分朴素的褐色麻衣,脚上蹬着一双脚趾都要露出来的布鞋,还脏得看不见原本的颜色。

    他和顾轻锋长得并不像,但顾轻锋高,他也高,不仅高,还壮实,于是,这副大手大脚的粗壮骨骼,实在撑不起世家的精致优雅名门风范,再加上那恐怕是自己动手剪得乱七八糟好似狗啃的头发,和晒得黝黑的皮肤,甚至是那双手上厚厚的粗茧,除了那浓眉大眼的相貌勉勉强强还算得上英俊之外,实在是找不出其他优点了。

    实在是难怪那两个平民学子没把他认成世家子,主要是他就完全不像个世家子。

    “阿飞,你除了打架,还能比什么?”顾轻锋平静地说。

    那边顾轻飞气得瞪了她一眼,随即有些气馁,顾轻锋说的没错,除了打架,他什么都不会。世家子有些也会从小培养一些兴趣爱好,包括高雅的琴棋书画之类的,但顾轻飞从小就不爱那些,家学里但凡是上这些的课,他一节都没去过。

    顾轻锋的眼角眉梢已经有了微微的笑意,“不肯与我一道,原来是又交上新朋友了。不知他们又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反正若论打架,你连我都打不过,而我们三人之中,如今属我最弱,你们赢不了。”

    谢玉微微挑了挑眉,实则她若真的与顾轻锋交手,胜负也就五五开,倒是她俩都打不过叶无莺是真的。

    顾轻飞的眼睛溜到了叶无莺的身上,自家阿姐是个什么水平他是知道的,打不过也是真的,但叶无莺这么个小白脸,哪怕凶名在外……他还真不怕!

    “总要打过才知道!”

    顾轻锋没好气地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他是四级武者,你呢!”

    “四级?”顾轻飞倒吸一口气,满心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小白脸他也打不过,然后,他回头看向那两个小伙伴。

    见老大也没辙,这对已经淡定下来的平民男孩儿转起了眼珠子,“不如比打弹珠?”“不好不好,太简单。”“那跳格子?”“你是准备跳到明天早上吗?”“吹口哨?”“……”

    叶无莺无语地听着他们列举了一大堆真·小孩儿玩的游戏。

    “啊,烦死了,不如就比这个吧!”顾轻飞忽然伸出了手,抽出了一片竹简。

    “什么?”

    “各自随便写个一至一百间的数字,对方猜,猜的越接近对方写的数字,就算赢!”

    听起来真的是公平又简单粗暴,哪边赢纯属运气。

    叶无莺却忽然笑了起来,自从碰到他们之后第一次开口,“这不公平。”

    “哪里不公平!”顾轻飞可不怕他,听到这话瞪着眼朝他看来,很有几分凶悍的意思。

    叶无莺这话一出口,连谢玉都看向他,不明白这个简单的游戏里到底有什么陷阱。

    “正常情况下,这个比试的输赢全凭运气,”叶无莺缓缓说,“可是你们不一样。”他的视线落在顾轻飞身后那个并不起眼的瘦小男孩儿身上,“你们中,有人会读心!”

    这话一出口,别说是顾轻锋和谢玉了,那边三个人自己都惊跳了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

    明明这件事是他们三个的秘密啊。

    叶无莺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十分开心,啧啧,毕竟才十岁啊,还太嫩了一点。

    “我猜的。”他眨眨眼睛,不负责任地说。

    众人:“……”

    这种事自然不是猜的,十年之后,有些事已经不是秘密,顾轻飞身边有个对他忠心耿耿的读心人哪怕是传闻,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叶无莺只是心中一动,想起了这个可能,随口一诈而已。

    而居然直接被诈出来了他也是想不到,于是才笑得这么欢。

    “就算、就算我们有人会读心又怎样,”顾轻飞反应过来了,顿时气得不轻,“这又不违反规则!”

    没错,规则上本来就是可以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来制定比试,他们这样并不算犯规。

    “那好,我来写,”他看向谢玉,“你来猜。”

    谢玉微微一笑,知道叶无莺恐怕又要打什么鬼主意了,上前一步,“那么开始吧。”

    对面写的是顾轻飞,猜的自然就是那个小个子男孩儿,他死死盯着叶无莺,恨不得将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七!”那边叶无莺刚写完,他就脱口而出,谢玉见叶无莺没有什么反应,也就随口说了一个数字。

    结果,顾轻飞写的是八十二,谢玉猜的五十,差距还是有点大的。她猜这个数字很讨巧,正在中间,无论是哪个数字,都不会差距大到很离谱。

    偏偏,叶无莺写的数字一开出来,顾轻飞那边就傻眼了。

    他写的是“九十七”。

    “这件事呢就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即便是读心也不是万能的,”叶无莺笑眯眯地说,“你不过是一级武者,速度与我相差太大,我的心中一闪而逝的念头你未必就抓得住,我的速度太快而你太慢,妄图要读我的想法,总要能跟得上我的速度才是。”

    那小个子男孩儿恨恨瞧着他,“哪是速度的问题,刚才那一瞬间你心里乱七八糟都在想什么玩意儿!我好不容易才抓到一个数字!”

    “是啊,这又是另一个教训,”叶无莺慢条斯理地说,“人总说思绪万千,要想读心,你连抓住重点的能力都没有,真是白瞎了这本事。”

    ……

    真是输了还被嘲讽一脸。

    “对了,你身边有这么个小子的事儿藏着点,莫要闹得人尽皆知,现在的你……还护不住他。”叶无莺忽然一脸认真地对顾轻飞说。

    顾轻飞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看,自己也是会收买人心的嘛,一句话就瓦解了顾轻飞三人的敌意。叶无莺想着。

    既然比试结束,叶无莺敲响了那细巧的金铃,官学那边自然知道是他们获得了胜利。

    接下来的游戏变得越来越顺利,学子们都显得十分疲惫,大家的精神紧绷,仿佛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然后,在第六天的下午,叶无莺三人得到了一个消息:霍如山死了。

    那个被看好的平民天才霍如山死了!

    今年参加入学测试的学子之中,能与叶无莺等几人齐名的,也就一个霍如山,然而,他就这么死了,死得不明不白。

    叶无莺忽然心中警醒,他发觉,这辈子或许是因为从开始就有了改变,很多事都变得不一样了。

    到第七天第二场测试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狼狈,早早退出的有些后悔,撑到最后的几乎是一出来就睡死过去,绝大部分连最后的成绩都没听。

    叶无莺三人……又是毫无疑问的第一。

    然而,叶无莺不祥的预感果然应验了,第三场测试和他记忆中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赫凤山,为什么会去赫凤山?”学子之中绝大部分人都炸了。

    赫凤山同博望城郊那片无人山林可完全不一样,它被称为大殷五小凶山之一,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山脉,寻常人都不会选择在那里穿过,这条山脉与太祈河组成了一个十字,一直绵延到遥远的西南,听闻西南腹地之中,到现在还存在着古老的食人族,他们的危险程度自不必说。

    把一群十岁的孩子扔到赫凤山,这是全然的找死吧?

    叶无莺也是这么认为的。

    “安静!安静!”白胡子老头大声说着,“放心吧,只需要在官学圈定的区域内活动,事先都有师者梳理过一遍,绝不会当着让你们去送死,”他扫过所有的学子,“再说若不碰到真正的危险,哪里能知道武道之路漫漫,其艰辛苦难不过是考验而已?”

    叶无莺眯了眯眼睛,他可不会相信这冠冕堂皇的说辞。

    三天之后,新的测试就会开始,真正被安抚下去的,都是那些懵懂未知的平民孩童。

    当夜,叶无莺就收到了叶家来书,然后恍然,“原来如此。”

    京城传来消息,明年皇子之中排行第三、第四、第五的,和皇女中排行第二第三的,要选伴读同入国子监,令各地官学择十至十二岁的优秀孩童于明年春入京。

    叶无莺的眼眸沉下来,他记得,上辈子从未发生过这件事。

    要知道,这五位天之骄子中年纪最大的今年十岁,最小的才七岁,根本不必一块儿选择伴读,最佳的处理方式该是到十岁之后,择了伴读,再入国子监,绝大部分情况下与他们这些异地官学没有多大关系,那些伴读多是京中世家士族的优秀子弟。

    这道诏令一出,很多人都在考虑今上是否对京城中的某些势力感到不满,想为皇子皇女们拉一些地方势力,为将来打个基础,增加一些助力。他们拼命往复杂的方向去想,某些个自认了解今上的大臣甚至猜测今上想要让世家的排名换一换血,恐怕对京中众臣也有不满之处,只得上朝之时愈加兢兢业业,就怕一个不好真的触怒了“上司”。

    并没有人猜到今上的真正意图。

    叶无莺却在这里冷笑,他心中清楚,不是他自恋,恐怕这事儿,还真的是因为……他。

    不知道是谁给那位出了这个主意,瞧着确实光明正大又具有极大的可行性。

    可是,叶无莺真的半点都不感激,真他妈操蛋,你在那里一句话的事儿,能招来多少祸端你知道吗?!偏偏以他对那个自大狂傲的神经病的了解,这个人肯定对这个结果再清楚不过,甚至王家的手脚他也未必不知道。可即便这会儿跑去质问,这人定然会说:“如果连这点儿危险都避不了,这点儿困境都过不去,哪有资格做我的麒麟儿!”

    他妈绝逼别想他能当个称职的好父亲!

    恐怕霍如山之死是因为这个,而在接下来的第三场测试中,叶无莺可以肯定——不知有多少人想要置他于死地,端看选择的地点是赫凤山就足以让他猜出个几分。

    最大的问题在于,谁愿意去做那群小变态的伴读!

    这下是真的麻烦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