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说叶无莺对小萝莉不感兴趣,根本就不可能有所谓联姻的意思,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会找这种开口就想杀她哥哥的小变态好吗?

    “如果我没记错,你与王临祈应当是同母所生,传闻中感情极佳。”

    王临初点点头,“没错,这世上我最爱的人便是我那亲爱的哥哥。”

    叶无莺叹了口气,“若你出嫁,即便是资质比你哥哥更好,也无缘家主之位。”她应当不会是第二个叶无暇吧?

    “这我也知道。”王临初笑盈盈地说。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王临初那双漂亮莹润的大眼睛里似乎已经带上了微微的泪意,眼圈微红,“我的哥哥已经渐渐长大啦,再不像小的时候。”

    叶无莺第一次觉得和十岁小姑娘完全沟通不能,几乎是带着十二分的耐心问:“所以?”

    “我父亲说了,希望他到京城之后,尽力追求我那位表姐,即便是未来不能与她成亲,也需得在她的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王临初一边说着,一边语气渐渐狰狞起来,“叶无莺,你还不曾见过我哥哥吧,他长得很好看,几乎要和你一样好看了!”

    叶无莺:“……”他还真见过王临祈,这位王家的天之骄子在官学大大的有名气,他见过他不止一次。

    恐怕王临初的眼睛里,她哥哥大概是带着滤镜光环所以她觉得能比得上叶无莺了,事实上王临初长相清俊身姿高挑,卖相确实不错,但如果拿来与叶无莺比,那逊色得就不止一筹了。

    今上的女人不算多也不算少,绝对没有后宫三千,凑凑却也能凑出两桌麻将,当初王贵妃初入宫的时候,只是个相当不起眼的低阶嫔妃,哪知道短短十年,便给她爬上了贵妃之位。

    这年头后宫并不像真正古代那么严格,今上也不怕她们能翻出天来,于是,后宫嫔妃与其说是纯粹被锁在院墙内的宫妃,倒不如说是皇帝专属的秘书手下,他向来不喜欢柔弱无用的妇人,而能到他身边的,必须个个都是上上等的资质,否则便要影响黑殷赵氏的下一代了。那些资质出众的宫妃若是真被只用来服侍他,简直暴殄天物,是以,她们住在宫内,每天也有不少繁忙的公务,皇帝要处理的许多事务,包括朝堂政事,她们都是可以参与的,同许多大臣也无多少区别,顶多多一个“皇帝的女人”的标签。

    因此,这王贵妃手段心计一样不缺,处事也极有水平,方才得了今上的赏识。她是王临初兄妹二人的嫡亲姑妈,王贵妃所出的女儿自然也就是王临初的嫡亲表姐。

    “就为了这种原因?”

    王临初反问,“不然呢,难道要等瞧见他讨好另一个女人的丑样之后,再杀死他吗?”

    叶无莺:“……”

    小朋友,你今年才十岁好吧?

    “你放心吧,即便是你手下的人杀死了他,我也不会找他们报仇的,”王临初又笑了起来,“因为是我要他死的,他若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报仇。”

    叶无莺没好气地说:“感谢你的体贴,不过敬谢不敏,我对你不感兴趣,对你想杀你哥哥这件事也不感兴趣。”

    王临初显得有些失望。

    “更何况,这件事还没发生,你动手得是不是有点快?万一他根本去不了京城呢!”叶无莺又说,“若真到了那个时候,还不如你亲手杀死他,死在别人的手里,难道你不会嫉妒吗?”

    王临初一愣,随即仔细想了想,居然兴奋地点点头,“你说得对,我就说方才怎么有点儿不高兴,是啊是啊,应该我亲手杀死他才对!谢谢你叶无莺!”

    她从窗台处跳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叶无莺:“……”

    这真是世上最可怕的兄控妹妹!

    不论谁有这样的妹妹,恐怕内心都是“日了狗”。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叶无莺也发现了,王临初本人对他确实是没有敌意的,开始思索着是先找那真心要杀他的王临祈的麻烦,还是先等他那凶残的妹妹背后给他一刀再看情况要不要落井下石。

    然后他发现,第二种要有意思多了。

    这一晚很多人都没睡好,叶无莺倒是睡得很沉。

    第二天一早起来,他照例习武练剑,“叮”地一声,脆弱的剑尖在那坚硬的石柱上又刺出一个凹洞来。

    “啪啪啪”,青素拍起手,“少爷,照你这进度,怕是这个月就可突破到五级武者了。”她的口吻很是骄傲,因为叶无莺等若她的半个弟子,一路都是她教出来的,恐怕这世上再没有比叶无莺更令人省心的弟子了。

    叶无莺谈了谈那在他手上十分乖巧听话的灵剑,“青素,我要换一把剑。”

    “早该换了。”青素笑着说。

    黑殷赵氏的功法,从来不适合这样漂亮脆弱的轻剑,他们用的从来都是重剑,越重越好越沉越佳,根本不需要那些个花里胡哨的额外用法,比如这把灵剑的凝霜功能,于叶无莺而言全然就是浪费,根本没有丝毫作用。

    至于该他用的剑,青素早就替他准备好了,

    重剑无锋,这把剑就叫无锋。

    它是跟着红舞绿歌他们一块儿从京城来的,在赵家的兵器库中,恐怕也是十分不起眼的一把,黑黝黝的瞧不出颜色,剑刃不曾开锋,显得很是钝重,剑柄不长,却很细巧好握,即便是十岁的叶无莺,也能将这剑柄牢牢握住。剑柄中端雕刻着盘曲的鸟羽,直到尾端从展开的乌沉羽翅中伸出的鸟喙,线条都充满一种说不出的凶戾气息。然而,它的剑柄越是细巧,剑身就越是粗犷,甚至可以说是难看,若是让一些讲究的人来说,大抵会说这就像是插着根黑色竹竿的铁疙瘩,丑到家了。当这把剑握在叶无莺手中的时候,瞧着对比太强烈,他长得秀丽精致,这剑却沉重丑陋,但只有叶无莺自己知道,这把剑十分适合他。

    之前用那把灵剑,实际上是他自己在抑制自己的破坏力,那样脆弱美丽的剑承受不起凶猛的爆发力量,他要磨练的就是自己的控制力,所以他用那把灵剑用了三年。

    这会儿,却是不能再藏拙了,接下来的这一战,必然凶险非常。

    到最后那场测试的时候,平民学子们还不大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世家士族之中却分为两种,一种傻乎乎地过于兴奋,一种十分紧张脸色沉凝。

    叶无莺和谢玉、顾轻锋站在一起,瞧着还算平静。

    三人之中,不说顾家派了新的武侍,连谢家都出动了一个七级的供奉,可见这会儿大家都已经无视了那条不许带武侍的测试规则。

    官学的前堂上这会儿无比安静,安静到那些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平民学子都有些心中惴惴。

    大家听着那个熟悉的白胡子老头讲完测试的规则,这才看向发到自己手中的竹简。

    叶无莺打开竹简的时候,谢玉和顾轻锋一起看过来,却见竹简上非常简洁明了地绘制了一只只于绝大部分学子而言十分陌生的凶兽形象。

    “赫凤山中凶兽足有成百上千种,现如今分为九档,若捕猎到第一档的猎物计一分,第二档计二分,第三档计四分,第四档计八分,如此到第九档,可计二百五十六分!”

    这说法一出,众人哗然。

    却很快有个学子说,“第九档乃是碧水灵蟒和雪月狼,莫说是捕猎它们,见到它们就该赶紧跑才是,五级以下的武者碰上它们都是死路一条,即便是五级,也未必打得过,还想拿这个积分。”

    赫凤山中的凶兽极多,竹简上列出来的这些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绝大部分的学子大抵只能队伍最下的三档,若是强一些,大抵能到第四第五档,再往上在他们看来不过纯粹是看看而已。

    “不错,我希望诸位都要懂得取舍之道,并非最高便是最好,人生之途漫漫,若是当真什么都要掐尖做到最好,过刚易折,并非什么好事,这些个凶兽标注在竹简上,并不是一定要你们去打那些不现实的凶兽的主意,选择最合适自己的方才是人生之道!”老头儿大声说着。

    然而,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在听他了。

    “第三场测试极简单,内容便是——狩猎!”

    叶无莺眯了眯眼睛,狩猎?这到底是狩猎凶兽,还是狩猎人,当真不大好说。

    仍然是官学那巨大的灵力车,将这些学子们一股脑装下了,直接送到赫凤山的脚下。

    比起博望城郊那片无人山脉,赫凤山显得更幽静,更茂密,也更可怕。

    计时的沙漏即将翻转过去,他们需要在赫凤山里呆上七天,满七天之后方可以离开,若是只求保命保险,自然可以找个安全的地方藏着,哪怕安安静静地睡个七天都无妨。

    奈何,除却那些平民之外,几乎所有的世家士族都知道这一场测试意味着什么,甚至有不少人深恨自己前两场没有用心,如今处于落后的状况。

    于是,之前一路遥遥领先的叶无莺三人便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一进去之后立刻往里跑,越快越好。”他们各自自然有方法联络到自家的援手,但现在先要面临第一个难关。

    谢玉心领神会,“你是怕我们遭到其他人的围攻吧。”

    叶无莺点点头,冷笑一声,“规则里面可没说不能攻击其他学子。官学这一手还真有意思,为了讨好上头,难道牺牲某些个学子的性命也是无妨?”

    这时候,偏偏是他们中唯一一个真正只有十来岁的顾轻锋开口了,“官学不会在乎的。”

    “为何?”谢玉问她。

    “你可知道官学每年有多少学生?”顾轻锋叹了口气,然后轻轻说,“今年算少的,也有一千五六百人,有些人在官学要待上十年八年,最少也需得五六年方才离开,于是,官学的学生越来越多,更何况,官学背后靠着的是庞大的大殷,和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组成的关系网,即便是世家,有哪个吃饱了撑得去抵抗它。”

    官学每年出来的学生太多太多了,在这个强调尊师重道的世界,确实很难与它为难。

    叶无莺知道,顾轻锋说的是实情。

    “所以,等会儿一开始,我们便往东南方向跑,跑得越快越好,尽量不要失散给旁人可趁之机。”

    “那是自然。”顾轻锋眉峰坚定。

    还未开始,他们已经注意到了那些落在他们身上不怀好意的目光,这和第二次测试不一样,大家都是一个起点的。

    上辈子的叶无莺实则还真的不相信一群不过十岁的小屁孩,会怀有这么大的恶意,这回他绝不会再有什么疑问了。有个词叫天真的残忍,放在这群具有一定武力值的孩子身上,这种特质会被无限放大。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甚至还不太了解死亡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却可以面不改色地用尖刀杀死别人。

    叶无莺有时候也在想,小孩子还是手无缚鸡之力好一些,若是给予他们一些能让他们造成破坏的力量,那结局指不定比成年人能做出来的更加可怕。

    成年人到底考虑得太多,还需糊一层至少看起来合理的外衣,那些个完全不顾及旁人目光的到底是少数。孩子的世界要简单得多,所以他们的恶意也要直接凶戾得多。

    当计时漏斗翻转,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无莺三人已经如同离弦的箭,疾射入了密林之中,不少盯着他们的人愣了一瞬,才赶紧跟上,可惜早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叶无莺三人之中不说叶无莺本身已经处在突破到五级的临界点上,顾家特地为顾轻锋准备的灵步鞋贵到令人发指,但同时也好用到十分对得起它的价格,连谢玉都早有准备,她自己炼制的丹药能够短时间内提高内息,虽不持久,且对身体有一定的伤害,以她现在炼气士的身份,以水灵力温养经脉,这点儿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即便是有人试图追上他们,也是根本没办法做到。

    越是往里走,高大的树木越是遮天蔽日,渐渐的连阳光都不怎么瞧得见了。

    官学倒是有发张地图给他们,这样的环境其实连辨别方向都变得不那么容易,要在限定的区域内活动说起来容易,又没有人给他们画好线。

    “我们不猎杀那些低级的猎物,只看七□□档的。”叶无莺说。

    顾轻锋上前一步,握住了弯刀的刀柄,“前提是,某些人要给我们机会狩猎。”

    叶无莺微微一笑,“就凭这几个?”

    青素他们也已经进入了赫凤山,并在距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叶无莺没有让他们跟着自己,而是很简洁明了地给了他们任务——成为猎人,狩猎赫凤山内所有超过五级的人,某些可伤而不杀,王家的绝不放过。

    这些个超过五级的人定然不可能是学子,这群十岁的孩子再逆天,也是没有能超过五级武者的存在,那么这群人就必然是武侍,或者是某些家族的供奉。

    高级武者相互之间会有感应,炼气士也是一样,像青素这样的八级武者,本身又精通隐匿之术,红舞绿歌姐妹在这方面也是行家,而出身行伍的傅斌谈凯江同样很明白这里面的门道,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已经可以横扫这片山林的其他高手了,尤其是同谢家那名供奉以及顾家的两名七级武侍合流之后,这股力量自然愈加强大。

    忽然,青素浑身一震,眼眸朝着前方的密林深处看去。

    “怪不得王家如此自信。”红舞深深吸了口气,讥讽说。

    傅斌神色平静,“也难怪了,有这样一个人在,他们自然觉得稳操胜券,定能要了少爷的性命。”

    “九级武者!”一向寡言的谈凯江脸色并不太好看。

    对普通人而言,等级的压制几乎很难逾越,譬如红舞绿歌姐妹身为七级,联手之下却能与八级抗衡,已经很值得骄傲,一个九级,即便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怕也是根本无法战胜的。

    “现在这要怎么办?”谢家那名供奉最先想要退缩。

    他毕竟只是供奉,虽享了谢家的富贵,却不代表舍得为谢家拼命,几人之中属他的忠诚度最低。

    顾家的两名武侍也有些犹豫,他们并不是属于顾轻锋的武侍,而是她的祖父,顾家现任家主的,得到的命令也只是保全顾轻锋的性命,若是王家人没有定要杀死大小姐的意图,他们也没有那个必要去和王家人硬碰硬。

    青素却微笑起来,柔声说,“谁说我们只有这么几个人?”

    身后的树丛发出些微“簌簌”的响声,一个穿得好似普通农妇的老太太慢慢走了过来。

    “大巫!”

    没错,大巫琉绮。

    她依旧是那副朴素的模样,满头银丝,双眼紧闭。

    “有位大巫愿意以极高的代价请我出手一次,为了他那块品相十分不错的巫石,我答应的事自然会做到。”她的声音沧桑而平静。

    而她说的这位大巫,正坐在京城中最繁华的茶楼中,慢慢吹了吹茶杯里绿色鲜嫩的茶叶,却并不喝。

    他不喜欢喝茶。

    “你怎会知道……陛下定然会答应!你不是不修卜术吗?”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着锦衣面如冠玉,只是坐在他的跟前,注定要被映衬得黯然失色。

    “我从未说过他定然会答应。”

    “你表现得太有把握。”

    他终于抬起头来,拂了拂他那以金线绣满了金盏花的宽袖,单单是这一身的衣衫,就价值万金,其精致华丽当真十二分引人注目。

    这着装深浓,从头到脚都繁复艳丽到了极致的,自然就是司卿。

    “徐惠商,我答应你进来坐一坐,并不代表有义务回答你这些无聊的问题,我不过是同你那祖父随口一提,他也就在陛下面前随口一说,再说了,我如何,陛下如何,又关你何事?”

    他的口吻充满讥讽,“若真要关心这些想要去摸座上那位的心思,也要等那皇长女当真招你为婿再来说吧?就凭你这长相,啧啧,我看难。”

    少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这就是他们一家人没一个愿意和这个徐夏行——哦不,现在有了巫号叫司卿来往的原因,这他妈性格阴晴不定也就算了,口舌毒辣阴阳怪气,谁能喜欢这个变态才叫见了鬼!

    “啊对了,最近我的心情好才来陪你说两句话,另外,”他站起身来拿起茶杯,就这么将那一壶十金的好茶倒在了那黄梨花桌子上,“这茶只闻着就很难喝。”

    他的心情最近是真的很明媚,才会搭理徐惠商。

    恐怕他的无莺真的要进京了呢。

    真的……太好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