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后,叶无莺小队的计分足足有三千多分,而绝大部分的其他学子,连满了一百分的都不算多。

    像叶无燮他们小队足足有两百七十九分的,已经堪称优秀了,可是与叶无莺他们比一下,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胡若清翘起唇角笑了笑,十分温和地说:“成绩有效,行了,现在回去好好休息吧。”

    叶无莺谢过她,并没有朝着官学准备的灵力车走去,而是直接走回到了装模作样刚刚到达在等他的青素身边,顾轻锋和谢玉同自家人打过招呼,直接去搭叶无莺的顺风车了。

    阿泽神色懵懂,压根儿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他本就是个算得上安静的人,仍然憋不住好奇,到处张望着。

    让青素给他准备了些食物,他吃了一些之后就沉沉睡去了。

    谢玉看了他一眼,才在叶无莺身旁爽利地坐下,“你为何要带着那小子?”她与叶无莺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多多少少能看得出他的性格,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是那等同情心泛滥的老好人,也绝对没有想要利用一个孩子报恩心理做什么的龌龊心思。

    在救阿泽的时候,她没反对,还顺手帮了忙,但照她的想法,是绝不会带这么个孩子回来的。换做顾轻锋可能会将这孩子送到山脚下,谢玉却绝对没这么“善良”。

    “第一次看到他,就觉得有缘。”叶无莺轻轻笑了笑,“这家伙的性格,真的是一眼能望到底。”

    谢玉瞥了他一眼,“那又怎样,这世上缺什么都不缺单纯的人。”她的口吻已经带着些许嘲讽了,“而且这人呐,长着长着是会变的。”

    叶无莺摇摇头,“有些人哪怕是到死也不会变。”他没说阿泽就是这样的人,说了谢玉也未必会信,可是阿泽他真的是。死心眼儿一根筋,完全不知变通,他的世界很纯粹,但同时这样的人若是真正狠起来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本来谢玉也不是一定要让他接受自己的观点,于是耸耸肩不再说什么。

    等再回到官学,所有人再看叶无莺他们的眼神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强,很强,太他妈强了!

    如果说上一届王临祈和钟爵他们是大大出了一把风头的话,叶无莺这支小队在今年的入学测试上就是一枝独秀霸气侧漏,硬是把其他新入学的学子映衬得一无是处。

    这一晚,官学在大礼堂摆了迎新宴,所有的新生到场,倒是没搞什么新生代表讲话之类的,也没有节目,只是桌上的食物极尽丰盛,那些个世家士族的学子还好一些,平民出身的大多从未见过这样的宴席,特别是那些个特制的凶兽肉和灵果饮。

    凶兽的肉和灵果制成的果饮酒水,都是有助于修行的好东西,虽比不上某些丹药,但毕竟内蕴微薄的灵气,寻常人能吃得上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

    然而,叶无莺不动声色地伸了一筷子,就基本上没再动这一桌诱人的饭菜,谢玉见他如此,也浅尝辄止。顾轻锋本就吃的不多,她的口味偏淡,在野外她可以什么都吃,但这样大鱼大肉的丰盛反倒绝非她的喜好,再加上回来之前,她们二人同叶无莺、阿泽一道刚刚一人啃了两个汉堡,压根儿就不饿,也因此没什么食欲。

    同他们坐一桌的基本都是这次成绩不错的,连叶无嫣都没排的上号,叶无莺看到这桌上其他六个人两个小队的人,基本上看人就能认得出是谁,都是博望城世家里头极有希望的孩子。

    然而,现在他们和叶无莺三人坐在一桌,哪怕饭菜再美味,恐怕都没什么胃口。

    世家子嘛,哪个没有见过山珍海味,这么点儿阵仗,当真不放在他们眼里。

    直到吃得稍稍多了些的那个张家张慧凡忽然就摔了筷子,发出叫人吓一跳的声响,大礼堂内忽然就静了下来,叶无莺有条不紊地放下筷子,等到那张慧凡扑过来的时候,他早就离了原本的位置。

    谢玉挑起眉,听到了张慧凡那明显不正常的粗重呼吸声。

    来这里吃饭,基本上都没带武器,张慧凡自然也没有。但是张家擅长的从来不是武器,他们靠的就是一双手,哪怕没了拳套,他的杀伤力仍然很大。

    “他这是疯了吗?”顾轻锋诧异地说,并不担心什么。

    且不说四周这么多的师者,就凭张慧凡的实力,站在叶无莺面前实在是不够看的。

    谢玉笑盈盈的,“因为这本就不是为他特意准备的啊。”

    叶无莺显得十分淡定,他只是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稍稍暗处的地方,张慧凡就好比瞧不见他了一样,四下里焦躁地转起来。

    “你疯了!”和他同一小队的立刻跑过来拉他。

    张慧凡却冷笑一声,一拳直接朝着这位打了过去,这位同样也是备受期待的世家子,哪里忍得了这种气,怎么可能不回手?

    于是,这是一个起点,等到这里彻底乱了起来,师者匆匆跑下来阻止,却想不到——到底出了人命!

    张慧凡死了。

    叶无莺只是冷眼看着,他隐约猜到会有人对他动手,那食物的香气略微有些不大正常,上辈子他经历的下毒次数实在太多了,早就练就了一只灵敏的鼻子,和十分敏感的舌头。只需要稍稍沾上一点儿,他就知道食物有些不大对劲。本想提醒谢玉和顾轻锋,她们倒是好本来就不太伸筷子。

    却到底没想到这下手之人如此心狠手辣。

    原以为只是能挑起人情绪的红靡香,意图让自己在这种公众场合大大丢个面子,再加上自己实力太高,指不定会闹出点人命什么的,彻底坏了名声自然别再想上京之事,却想不到……添加了无色无味的藿思子。

    拜被暗算太多次所赐,他对基本的□□迷药都有一定的了解。藿思子本身无毒无害,但若是与红靡香结合,便能催发红靡香的毒素,使得人发怒发狂,若是用上双倍量的藿思子,人的心肺承受不住那种要爆开的压力,七级以下的武者都可能因此着了道。

    叶无莺眯了眯眼睛,他站在稍远的地方,自然是丝毫没有嫌疑,这事儿完全赖不到他的身上,谢玉也早早拉着顾轻锋避开了,那团混战自然也不关她们的事,倒是与张慧凡扭打在一起的那几个,因为打架的刺激,昏过去了一半,即便是没死,瞧着也有些不大好。

    “真是一场闹剧。”谢玉轻轻说。

    顾轻锋皱着眉,“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倒好,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谢玉斜眼瞧向叶无莺,以她的聪明世故,自然一眼就瞧出来这手段明显是冲着叶无莺来的。

    叶无莺反倒笑起来,“怎么,这些个下手作孽的人都不愧疚,还指望我替他们愧疚吗?他们是无辜,我又何尝不无辜。”

    这时候,顾轻锋才反应过来,蹙着眉说,“这王家……手太辣。而且这样,可是一下子得罪好几家。”

    “王家什么时候将这博望城其他世家放在眼里过,他们难道还怕得罪其他家吗?”谢玉讽刺地说。

    是啊,作为六品世家,又与京中几个世家联姻,甚至还有个在宫中做贵妃的嫡枝,他们确实不怕。哪怕是只比王家差一些的七品世家顾家,在王家眼中仍然不算什么,不过是死上几个还不成气候的孩子,即便是被那几个家族知道了又怎样,只需付出一点儿小代价,就是可以抹去的。

    他们在一旁沉默下来,官学却是一阵鸡飞狗跳。

    死得可不是寻常的平民学生,哪怕天资出众的霍如山死了,也不过是三天新闻罢了,毕竟他只是个平民。

    可这回死的,是世家子。

    叶无莺安然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青素给他上了一壶清肺茶,“少爷,虽你不曾如何吃,到底还是清一清毒素比较好。”

    他没拒绝,一点一点喝下,看着外面已经黑沉沉的天色。

    “阿泽睡了?”

    “嗯,他的伤还没好,就让他早些休息了。”

    对于叶无莺将阿泽带回来的事,青素并没有什么意见,她盘问过阿泽之后,甚至很愿意阿泽跟在叶无莺的身边。在她看来少爷平日里太老成了一些,恐怕是因为并没有什么同年龄玩伴的缘故,之前叶家给他的那些书童仆佣他一个都不亲近,几乎从不让他们跟在他的身边。这阿泽背景简单又心思单纯,恰好能给少爷作伴。

    “他们越来越着急了,”叶无莺揉揉眉宇,“而我们还要在这里住到明年春。”想想就觉得特别心烦,这明显是连课都不给他好好上的节奏啊,“青素,你说我要是装病回叶家可不可以?”

    王家的手伸的很长,这官学里到处有他们的人,叶家就未必了。哪怕叶家是个没落的九品世家,但也不表示可以容忍别家势力在自己地盘上胡作非为。

    “还有个办法啊少爷。”青素笑了起来,“这一点我早已经想到了,并且和叶家老祖宗商量过,少爷再留在官学太危险了。”

    叶无莺正想问她什么办法,就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青素走过去开了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少爷,叶无若来了。”出于对他的不喜,青素时常都是叫他名字的。

    “这么晚了他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应该说这么几年来,叶无若和他半点都不亲近。叶无莺拉仇恨的能力十分强悍,叶家家学里面就没哪个真正与他亲近的,又因为他执意与叶无燮等人对立,更没人敢站在他那边了,哪怕叶无若是他名义上的“亲弟弟”,也是叶无燮那派的,压根儿不大与叶无莺往来。

    深更半夜地跑到这里,怎么看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叶无莺压根儿不想见他,正想让青素让他回去,就听到门外一道尖利的声音,“我是你家少爷的亲弟弟,你敢拦我!”

    ……竟然已经闯到院子里来了。

    “我还真敢。孩子,劝你还是不要跟我家少爷乱攀关系为好。”

    守在外面的只是普通仆佣,难怪拦不住叶无若,但叶无莺身边的红舞绿歌等人,哪个都敢拦他,别说是拦他了,把他直接丢出去眼睛都不带眨的。

    叶无莺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但叶无若都闯到这里来了,难道真有什么急事?

    “哥哥、哥哥,我知道你在,我有急事找你!”

    “算了,让他进来吧。”

    已经十岁的叶无若总算不像小时候瞧着那样怯懦胆小,个头长高了不少,虽然表情仍是习惯性怯生生的,到底已经是个半大的男孩儿,眉目倒是仍与叶无莺有几分相似。

    “哥哥!”

    任叶无莺如何想象,都没想到叶无若一进来就抱着自己的腿痛哭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凄惨悲切!

    叶无莺皱起眉来,看着跪倒在地上死死抱着自己腿的叶无若,“到底什么事,说话!”他并不耐烦看叶无若哭,上辈子看过太多次,早就免疫了。而叶无若也别想再借着这一招从他这里骗取什么好处了,狼来了的故事,他上当三次足够。

    “哥哥,”叶无若抽噎着,“我阿娘死、死了……”

    “于是呢?”

    叶无若的母亲在叶家本就像个透明人,叶其允死得早,她身为叶其允的妾室,哪里能引起人的注目,再加上叶其允当初在叶家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他的妾室,若非有了叶无若这个儿子,恐怕她的境遇会更糟糕一些。

    上辈子,叶无莺还真没关注过她是何时过世的,只知道叶无若随着他去京城的时候,他那位母亲早已经过世几年了。

    “哥哥,若、若非我们的父亲不争气,祖父又无甚地位,怎会任由我娘的病一天天拖下去,竟是连药都没能好好吃,就、就这么去了!”他说到一半,又大哭起来,哭得气都快接不过来了。

    叶无莺忽然心中一动,想起叶家这会儿掌管着药堂的,不正是叶慎敏的长子叶其铮吗?他不仅管着叶家的药堂,还有好几处叶家的大型产业,都与医药相关。

    “我、我不怕告诉哥哥知道,这叶家,是有人刻意在磋磨我阿娘……”

    啧啧,你看,重点不是来了吗?

    边说着,叶无若边偷眼瞧了他那哥哥一眼,可恨什么都没看得出来,只见他面无表情,竟是丝毫情绪都看不出来。

    不会吧?那人不是说了自己若这般说,哥哥总会生出些许恻隐之心,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得到点儿愧疚,毕竟与其铮堂叔一家子结了仇的是他这位哥哥,可不是他。

    虽然他的母亲本就是自然病死的,死都死了,若能利用一下,倒也不坏。

    “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叶无莺冷冷说。

    叶无若一下子噎住了,下面的话竟然再也说不下去。

    叶无莺的口吻太冷漠了,那种冷漠中甚至还带着嘲弄,让叶无若觉得自己像个在卖力表演却得不到丝毫回应的小丑,顿时整个室内都是一阵安静的尴尬。

    “哥哥,”叶无若忽然不哭了,他轻轻地叫了一声,这声音里带着怨带着愁又带着些许依恋,“我与你本是亲兄弟,或许你是看不上我,我是庶出的,天生比不上哥哥,我不介意。哥哥你是天上星月,我便做那地下的泥也是无妨,只是哥哥,我好害怕,我好怕啊,我只是……只是想活着。”

    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小狗一样的呜咽声,听着可怜极了。

    叶无莺必须要说,不管几辈子,叶无若的表演功力都是一样好,换做他曾经的那个世界,叶无若妥妥能拿奥斯卡。他和叶无暇一个奥斯卡影帝一个奥斯卡影后,叶无燮之流根本不够看。

    见叶无莺仍是毫无反应,叶无若终于急了,他抬起头来,流着泪说,“哥哥,你不要把我留在博望城,我太害怕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言下之意是谁让你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所以,你是想让我带你一起去京城?”

    叶无若的眼里闪过一抹几乎瞧不见的喜意,“我、我只是——”

    还未等他说出口,叶无莺就蹲了下来,微微一笑,“我亲爱的弟弟,这么几年了,我把那些人都得罪地彻彻底底,可是我瞧你还是活得很滋润嘛。瞧,这玉佩玉质可是相当不错,再看这束发的金环,啧啧,做工之精美必然是名家手笔,”他拉起叶无若的手,“看这细皮嫩肉的手掌,保养得真是太好了,”他笑眯眯的,“叶无若,你有没有照过镜子?这会儿的你可是比我还要白白胖胖,是不是身上哪里有瞧不见的伤?不然怎么就能跟我哭诉活不下去了呢。”

    叶无若一时间呆愣地僵在原地。

    叶无莺却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这么多年你都过得好好的,有什么可怕。你就留在这博望城吧,京城那个地方才叫真的危险,作为哥哥的我是绝不会带你去的。”

    叶无若:“……”

    “哦对了,你放心,今晚这一场你我兄弟情深的戏码,明天我一定会让它传遍整个官学的。”

    你看,我总不能平白担了害你被欺负的名声啊,啧啧,你这样会哭会演戏还有心机有手段,恐怕被欺负了也很快会报复回去,又有什么好担心。

    瞧着叶无莺笑眯眯的脸庞,叶无若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放心回去吧,我亲爱的弟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