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无莺躲进了空间,那些刺客果然拿他毫无办法,那他的仆从出气又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正如青素说的那样,杀了他们今上肯定会派新的仆从到叶无莺的身边,而且定然会比现在的更加好,他们即便是将青素他们几人都杀了,难道还能从贺统领那里得到一句赞扬吗?显然不可能。

    本来,叶无莺就知道这一路不会十分太平,但于他而言并没有多少妨碍,他已经做好了一路去到京城,差不多能赶上巫祭的时间,谁知道除开一开始的几天有些麻烦之外,后面再没有碰到来找麻烦的刺客,倒是那两个一瞧关系就过于亲密的世家子同他顺路,渐渐熟稔起来。

    这两人一人姓丁,名佩雁,乃是京城户部尚书丁有程的幼子,丁氏也算是京城排得上号的世家,原只是六品世家,并不被那些一流世家放在眼中,奈何丁家子孙争气,一连数代都有极其出色的子孙,眼见着实力声望已经不逊于三四品的世家了,唯一差的也就是底蕴。另一人姓徐,说来和司卿有些关系,但是比司卿小了好几辈了,他叫徐翊巍,年仅十七便已经是大殷的举子,文才武功皆是一流,在京城颇有几分名气。

    徐氏是实实在在的一品世家,因此这徐翊巍带着的护卫水准相当不错,他自己本身是六级的炼气士,护卫中七八级的高阶就有三四个。因徐家地位极高,所以他为人也有些倨傲,全不像丁佩雁那样和气。

    叶无莺并没有什么与徐家人多加往来的意愿,那徐翊巍听闻他只是小地方祈南叶氏的子弟,虽诧异于他身边的护卫水平,以及为何贺统领手下之人要为难于他,却对他并没有什么另眼相看的意思,颇有些看不上叶无莺的身份,是以言语之间便有些淡淡的轻慢之意,叶无莺也就懒得去与他交往。倒是那丁佩雁年近二十,长相清秀性格温文,或许因为他是家中幼子,几个侄子都与叶无莺差不多年纪,倒是很喜欢长得精致秀美的叶无莺,路途之中对叶无莺多加照拂。

    距离京城已经不算远了,徐翊巍这日照例接到家中传来的讯息,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丁佩雁见他站在原地,奇道:“怎么了,京中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也算是大事了。”他叹了口气,不知为何瞥了不远处正与阿泽说着话笑得十分开心的叶无莺,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丁佩雁。

    徐家在京城的底子不是丁家可比的,显然他们二人十分亲密,方能共享这种内部情报。

    匆匆扫过,丁佩雁的眉头皱了起来,“你那位堂叔怎会搅合到里面去?”

    他说的是曾与司卿见过面的那位徐家徐惠商。

    徐翊巍不屑地撇撇嘴,“还不是被那位皇长女迷了心窍,这件事有他一笔,估计家主又要罚他禁闭。”

    “不过也是厉害,”丁佩雁赞叹,“这必然是事实,才会有被人利用的余地,这下王贵妃和贺统领真的是翻不了身了,今上心胸再大,也是容不下这等丑事的。”

    说是大事,自然就是大事。

    只是知道的人怕是没有多少,毕竟事涉皇家,敢嚼舌头的也少,若非徐家这等地位,怕是未必会知道,例如丁家,也许半点风声都听不到。

    王贵妃和贺统领有私情。

    这说出去也是够骇人听闻的,许多人都知道王贵妃与贺统领是一伙的,只因那贺统领乃是王贵妃的娘家表舅。隆湖贺氏原也是与博望王氏差不多的六品世家,当年贺统领的堂姐嫁到王家去,算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这位贺氏正是王贵妃的生身母亲,于是,贺统领乃是王贵妃嫡亲的表舅,这等差着辈分的亲缘使得他们尽管关系亲密,今上都不曾怀疑过半分。

    谁知道,他们竟有私情。

    这世道虽不像叶无莺理解的那些古代一样讲究礼教,男子女子和离再嫁娶的不知凡几,女子有数个情人或者男子养几个小妾都是社会常态,但纲理伦常比如尊师重道、长幼有别还是十分讲究的。

    正因如此,王贵妃与贺统领之事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极大的丑闻,更何况王贵妃乃是今上的女人,他们也太大胆了些。

    徐翊巍皱眉,“真不知他怎么那么蠢,这样一来,怕是他与那皇长女再也没了可能。”他说的自然是徐惠商。

    这位对那皇长女痴心一片,可惜这件事若是当真与他有关,今上绝不会让他与皇长女再有什么牵扯的,哪怕是事实,也别指望今上会感谢他。

    “但此事确实对皇长女大有好处。”丁佩雁叹了口气,“怕他也是一心为皇长女着想。”

    王贵妃生有一子一女,那位皇四子资质平庸,但皇次女赵弘凌却是资质出众,不仅是天一品资质的炼气士,更天资聪颖过目不忘,于学问上也极有天赋,虽才刚满十岁,却已经传出了早慧的名声。

    如此一来,比这位皇次女足足大上六岁的皇长女,到底有些隐忧,因王贵妃深受今上喜爱,而皇长女的母亲却只是一名普通的嫔妃,除了资质不错之外,余者几乎都拿不出手。

    徐翊巍仍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怕是要回了京城,才知道一些更详细的讯息,这里头恐怕还有些门道。”

    丁佩雁点点头,随即轻轻说,“怪不得这一路如此安静。”既然徐翊巍认出了那个贺统领的手下,丁佩雁自然也知道了

    “你也少与那小子来往,贺统领要他的命,怕这也不是个身份简单的,也真只是那祈南叶氏的子弟,才不会让贺统领那么大动干戈,甚至在官道上动手。”徐翊巍对于丁佩雁处处照拂叶无莺还是有些不悦。

    那小子虽到年后才满十一岁,但那长相当真是太过拔尖,即便是京城的世家圈子里,能及得上他的几乎都找不出来,徐翊巍素来不喜欢长的特别好看的男孩儿,他们家就曾有一个,非常非常不讨人喜欢,偏那位还是长辈,他们连想教训都没有教训的余地。

    没错,那个长辈叫徐夏行,连被选到巫殿去了都不安生,居然离家出走两年,真是生来徐家讨债的,偏这家伙如今在巫殿混得那叫一个如鱼得水,听闻都被赐了巫号,成了大巫了,听着就叫人满心的不高兴。

    丁佩雁深知他的心结,忍住笑点了点头,回头该如何还是如何,压根儿就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越是往京城去,这气候越是冷,在博望的时候,还只是秋雨绵绵微微寒意,到了快要入京的时候,已经冷到青素将准备好的皮裘拿出来,给叶无莺和阿泽套上了,高阶的武者还好一些,连红舞绿歌都不能全然抵御外界的寒冷,穿上了加厚的衣衫。

    叶无莺朝着窗外瞧去,这景色已经越来越熟悉,虽提早数年来到京城,这一路的景象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当看到那半空的浮桥时,他的心情已经变得十分糟糕。无他,他其实真的很讨厌这个地方。

    京城外有一条护城河,那简直不能称之为河,浩瀚无垠,水波荡漾,如江海般宽广,若湖泊般宁静,这便是大殷国都的护城河,又被称之为黑河,取自黑殷赵氏,这名字简单粗暴毫无内涵,然而这就是当年黑殷赵氏的风格,传闻这黑河乃是昔日赵家先祖一剑劈出,引大江之水,瞬间倒灌奔流而来。河上悬浮一桥,非是那等旧日吊桥,而是一条青石铺就宽阔石桥,偏生却悬浮于半空之中,只见河岸边连接桥阶之处莹亮通透,正是大块的灵石闪闪发亮。

    也唯有京城敢如此大气,将这大块灵石安在这无人看守之处,却也并没有人敢去偷盗。

    正因那前后两颗巨大的灵石,将这何止数吨重的石桥悬浮起来,使得初来京城的人必要被震慑一番,因这桥就好比天上之桥,浮于半空,若是这天有雾,便笼在虚无缥缈的云雾之中,更是犹如仙界一般。

    今日天气不好,灰蒙蒙的天空阴云笼罩,灵力车安然行驶在那浮桥上,天空仿佛触手可摸,只是这般天气,若是一个惊雷下来怕都好似能够得着,反倒有些叫人心惊。

    阿泽便是如此,仰着脑袋张着嘴巴,竟是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京城不愧是大殷的国都,博望城远远不能与之相较。这桥行到半途,方可看到那高耸入云的城墙,整座城墙浑然一体,会给人一种来到巨人国的错觉,全然放大了好几倍,使得这个城池看上去都犹如一个庞然大物。

    “多年未归,京城还是这般模样。”青素说着,脸上已经隐隐有些激动了。

    她虽说是心甘情愿地随着叶无莺去祈南的,但这并不表示她对家乡没有想念。在京城出生,在京城长大,她的父母亲人朋友都在京城,怎可能不想念?

    叶无莺想起曾经她直到死都未能再回到京城,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情到底好了一些。与上辈子失去太多太多之后跑到京城不一样,这一次,他的身边有这些人,他不再对这座城池一无所知充满畏惧。

    过了桥,用准备好的路引进了第一道城门,他们就必须先下车来,通过第二道检查。

    京城不同于其他城市,单单入城的手续就有三道,绝非你想进就进的,即便是世家,若是没有特殊的通行路引,也是不得直接进入的,必须得下车步行走过一道灵阵。例如徐翊巍的灵力车,便可呼啸一声直接进京,叶家的车却并不行。

    所以,叶无莺几人是走进京城的,他自己混不在意,然而,一走进去他便在门口站定了。

    徐翊巍的车便停在不远处,他和丁佩雁也已经走了下来,尽管他非常想装作视而不见,但这样不讲规矩怕是不过几天就要被人拎出来说道。即便这徐夏行已经不算是徐家的人,但基本的礼节仍是要遵守的,他和徐夏行之间可是差了好几辈呢!

    事实上徐翊巍诧异地不行,这位该不会是特地来迎他的吧?这么客气绝对只会叫他有惊无喜,整个人都受到了相当大的惊吓好吗?

    城门的不远处,便是一棵巨大的香樟树,怕是长了能有上千年,枝叶婆娑,参天蔽日。一行人站在树下,令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为首那人一身绯色衣衫,长襟宽袖飘飘欲仙,黑发束以绯色翠环,又披雪色狐裘。他那衣衫红艳如血,绣着大片盛开的夜芙蓉,红色与黑色都是极厚重的颜色,单一色还好一些,两种颜色糅合在一处,对于男子而言难免太过厚重浓烈,尤其这衣衫布料极佳,在天光中泛着淡淡莹润柔滑的光泽,过于显眼,也过于鲜艳,再加上那对比强烈的雪色狐裘,这狐裘通体雪白,只是披肩模样,被他斜斜披在身上,略有些慵懒模样。徐翊巍心知如此衣衫少有人能压得住,偏穿在他的身上有种相得益彰的清妍。

    那人自然就是司卿。

    他今年十三岁,算上虚岁却快要十五,身形已是差不多长成,又带着少年独有的纤瘦青涩,那长相却正是最引人瞩目的时候,尤其他这样的长相。仍是似有病容,却连眼角眉梢都带着某种勾人的魅惑。然而,他的神色极冷,见到徐翊巍走过来,也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自然减少了容貌自带的勾人之意。

    徐翊巍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司卿大巫。”他知道,这会儿已经不能再用原本的称呼叫他了。

    司卿的身后,站着几个年轻的仆从,还有一个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让徐翊巍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那“少年”身形高挑修长,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尤其脸上戴着一张极美的面具,花纹精致色泽鲜丽,只露出一双紧闭的眼睛。哪怕只是一声不响地沉默站着,都很是叫人在意。

    徐翊巍又看了几眼,才确定那是一具巫偶。

    这样形神兼具的巫偶,怕是已经内有巫魂吧?确定了这一点,徐翊巍垂下眼去,到底多了几分服气。

    尽管他不喜欢徐夏行,徐家也没几个人真正喜欢他的,但并不妨碍他对徐夏行的服气。成为巫不至于让他们羡慕嫉妒,但如此天才着实叫人惊诧莫名。

    明明听到了徐翊巍的招呼,司卿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一看就知道并不打算理会他,把徐翊巍憋得那叫一个难受!司卿不仅仅是他的长辈,算来他们血缘极近,虽然中间隔了三代,但却是同一房的徐氏人,司卿站在此处,他还以为是有事找自己,现在看来多半是他自作多情!

    然后,徐翊巍就看到那辆祈南叶氏的深叶缓缓通过了城门,叶无莺那一行人并不在车内,而是慢慢走了过来。

    令他吓得差点一个趔趄的是,司卿忽然笑了起来,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司卿笑成这幅模样。他这样的长相,笑起来自然是极好看的,占着皮相的优势,若是司卿时长这样笑,在徐家绝不会是个猫狗都嫌的存在,毕竟长得好看呀!偏他对谁都是一副藐视的神态,根本不屑露出丝毫正常的神态,就差开嘲讽“你们这些凡人不配与我说话”,这样惹人嫌谁愿意理他。

    可是这会儿司卿在笑,笑得眉眼都柔和起来,笑得那双眼睛都仿佛闪闪发光。

    丁佩雁并不认识司卿,跟着徐翊巍行过礼之后才恍然,原来这就是徐翊巍口中那个着实不讨喜的长辈。

    之后,他就看见了司卿的笑,顿时有些目眩之感。

    ……杀伤力有点大。

    叶无莺也瞧见了司卿,其实他已经预料到了这位大抵会在这儿等着自己,却不代表他会为司卿的欢迎感到高兴。

    “呀,下雪了!”阿泽忽然欢快地叫了起来,打破了这会儿沉凝的气氛。

    叶无莺一时恍惚,便瞧见那细细的初雪悄然落下来,纷纷扬扬,飘飘散散。

    不知为何,他竟是想起曾经与司卿还未坏到那个地步的时候,也曾有过亲昵甜蜜的时光,也是初雪时节,他们曾相伴出游,有过真正快乐无忧的过往。叶无莺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也是爱过司卿的,却到底抵不过那些伤害和羞辱。

    很快他就清醒过来,走到司卿面前的时候,双眼已经清澈明净,那些个恍惚已经褪得干干净净。

    “你来了。”他平静地说。

    司卿的眼神温柔缱绻,“我很想你,无莺。”

    ……

    ……

    旁边的徐翊巍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吓死了。

    这,真的是司卿,是他认识的那个徐夏行吗?他一定是中邪了!要不然——

    是自己中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