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果,叶无莺、司卿同谢玉一起往校场走去。

    训练的强度加倍再加倍,他们去的时候,顾轻锋正冷着脸站在最前方,她个头既高,又是最看不出女性特质的,这些士兵甚至没看出来她是个少女。像是谢玉,多多少少都有些人看出来她的性别,顾轻锋却是至少她不说不换上女装,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就是个身材高挑的少年。

    然而,这时候已经与性别全然无关了,众人看她年轻,到底还是有些不服的,尤其方茹绘也站在下方,她虽是平民,却是皇家下仆,顾轻锋再怎么是世家,且是六品世家的嫡女,却未必让她服气多少,若不是叶无莺事前三令五申,她肯定也不愿意。

    “从今日起,我也同你们一同训练!”顾轻锋的声音本就偏向低沉,她这个年纪,这偏于中性的声音并不会引人怀疑,“事前说过,若是一班中有一人掉队,那整个班的人都要一起受罚……”她又将一些早已三令五申的规矩说了一遍。

    不得不说,她站出去的气势,恨不得比叶无莺还有威严。除非叶无莺也学上辈子历史上那个兰陵王,弄个狰狞恐怖的面具戴戴,否则他这样的长相,瞧着就是个养尊处优的性子,实在是难以让人一看就心生敬畏。

    顾轻锋却可以,她长相不出众,那种不威自怒的气势却是天生的,叶无莺都在感叹,怪不得她上辈子能成为名将,真是半点都不叫人意外。

    第一天的训练,就让所有的士兵叫苦不迭,掉队的士兵不少,根据他们定下的规矩,一人掉队整个九人班都要受罚,数数需要受罚的人数甚至达到了一小半,叶无莺沉着脸,他知道这些士兵未必就是真的坚持不下来,不过是偷懒罢了。在与蛮族的对抗中他们或许可以强悍无畏,但不代表他们可以接受这样强度的日常训练,这一点让他们无法理解,只能消极抵抗。

    某些人却是不相信叶无莺刚来,敢弄出什么严重的惩罚?总不会拉他们出去砍脑袋吧。这些西陲的士兵绝大部分都已经从军多年,不少甚至已经是兵油子,根本不怕这新来的面嫩统领和那两个同样面嫩的校尉,若是方茹绘下令,指不定效果都比现在好。

    最后,他们被罚每人打三军棍,外加没有晚饭。

    这一天的早中餐,还是按照他们以前的标准,晚餐却异常丰盛,不仅有白米和烙饼,还有西荒极其少见的飘着绿叶儿红皮的蔬菜汤,更让他们惊喜的是,一人发了俩大包子,掰开竟然是肉馅儿的!

    这些士兵平日缺盐少油惯了,叶无莺也没指望一下子给他们加餐到每一顿都大鱼大肉,更何况,谢玉是按照他们的消耗量在排食谱,今日不过是他们平时训练量的双倍,训练量并没有大到哪里去,有这样的补充足够了。

    “不愧是京里来的少爷,这样财大气粗。”被打了军棍躺在床上哼哼的士兵嫉恨地说。

    帐篷里的其他八个人却集体对他怒目而视,若不是这个混蛋,他们这会儿也和其他人一样,坐在被搭起顶棚的“食堂”里,好好享用这顿大餐好吗?哪里需要在这里啃难入口的干粮!

    那士兵感觉倒是这些目光,顿时有些讪讪的,又开口说,“就算他财大气粗,这架势怕也撑不了几天——”他说了一半就自己住了口,如果撑不了几天的话,那他今天直接害得这些战友失去了一次机会啊。

    时至此时,他终于生出了些许内疚。

    西四营与其他的大殷军营其实不大一样,不比其他军营虽也训练刻苦,但是交战的机会未必很多,大殷内陆歌舞升平一片安乐,除了几个不安分的寨子或者兴风作浪的水匪之外,少有敌人,哪怕是北边儿驻守抵御妖族的军营,都没有他们这边麻烦。妖族对人类同样不怀有多少善意,但是他们也算拥有大片不错的土地,哪怕对于人类来说那天寒地冻的地方不是什么适合生存的乐土,对于妖族来说,冰川绿洲雪山冻湖却是不错的生存之地,所以他们若是同殷人交战,大多不是为了争夺资源。西荒太贫瘠了,贫瘠到日益壮大的蛮族部落为了丁点儿资源都要打得你死我活,他们不知道大殷强大吗?不,他们知道,但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在每年秋冬甚至是初春之时,试图从殷人手中夺取一些食物财宝。

    所以,西四营的士兵几乎每年面对的都是生死战,在这种战争中能活下来的汉子,大多坚强不屈,骁勇善战,同战友之间的情谊也更加深厚。

    若是其他营地,一人害得八人都要挨打受罚,恐怕这人早就被怨言淹没,可是在现在的嘲风营却一片安静。这么一次惩罚,他们还是能够容忍的,毕竟犯错的是平时并肩作战的袍泽。

    因为嘲风营中的士兵,几乎都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为了战友能够活下去,牺牲自己的士兵都不是少数。

    叶无莺、谢玉和顾轻锋都很欣赏这种情谊,可是欣赏归欣赏,他们的做法可是半点没手软。而且他们的这种做法,也可以加深它们互相之间的这种联系,很快,在无人掉队之后,他们又引入竞争机制,最后三名的班,将被罚没一顿晚餐,七天一次的小比中,得了前三名的队伍有奖励,一月一次的大比已经过去一次,获胜的一校集体加餐。

    直到一个月后,司卿脚步悠然,眼角瞟了那校场一眼,有些若有所思。那获胜的士兵正喜气洋洋地欢呼,输掉比赛是其他两校个个垂头丧气,不少人都暗自在说,下次赢的一定是他们。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嘲风营就颇有些脱胎换骨的感觉,到底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大概就是那些原就彪悍勇猛的西荒汉子,变得更加精干,身体里好像蕴着什么能量要爆发一般,整个气势变得十分可怕。

    是的,他们的体型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若不仔细看恐怕很难看得出来,或许是因为这一个月的伙食太好——是的,哪怕以司卿的角度看,这些个给普通士兵的伙食都有些好得过头了,然后,不仅是顾轻锋还是谢玉,甚至是叶无莺,都吃着同士兵们一模一样的伙食,甚至经常是在叶无莺搞的那个“食堂”吃的。

    作为一名巫,他在士兵的心目中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士兵们并不在乎他是不是开小灶吃饭,但叶无莺如此,司卿也只得每日跟着一起去,似乎不管怎样糟糕的食物,叶无莺都能吃得下去,直到挑剔的司卿忍无可忍,终于派了他身边那两个本就擅长烹饪的护卫去了后勤那边儿,这些看着丰盛的饭菜口味才狠狠往上几个台阶,他也勉强能够入口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转变,不少士兵不仅变得更加壮硕,甚至有些个头都往上拔了一小截,更叫人惊喜的是,这一个月中,突破到下一级的士兵概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其他的估计也距离突破不是太远。

    强度极高的训练到底还是起到了十分正面的作用。

    但身体只是次要的,更难得的是他们身上那股精神,与叶无莺他们初来嘲风营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真的有趣。”司卿露出兴味的笑容,“我的无莺果然很厉害啊……”对于谢玉和顾轻锋,甚至是阿泽,他都第一次生出某种类似于欣赏的情绪。

    比起谢玉和顾轻锋,阿泽的作用似乎没有那么显眼,他被任命为第七队的队正,作为一名队正,手下有九十九名士兵,一开始他们并不服气阿泽,只是渐渐的,被阿泽折服了。阿泽是个很奇特的人,他没有什么心眼,直白到叫人讨厌,性格单纯,坚韧勇敢,这种人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不可能混得如鱼得水,但在军营中,却是颇受欢迎,他并不是大殷的家庭出身,对阶级甚至没有太深的概念,很快与士兵们打成一片。更何况,他在所有的训练中几乎是一马当先,作为队正非但没有要求特权,反倒比别人的训练量更大,更努力。

    这些士兵不知道,阿泽这些年来本来就每天维持着极大的训练量,只眼睛看着,就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一般人都有些慕强心理,尤其是这些士兵,有阿泽以身作则,最先发生改变的就是他的小队,直到他的小队连续三次夺得小比的胜利之后,他们那一队九十九人,就对阿泽彻底服了气。

    有这个小队作为表率,其他小队潜移默化中也受到了影响。

    可以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对整个嘲风营有着难以忽视的表率作用。

    司卿想得很深,他想知道叶无莺和谢玉是怎样商量出这样的天才计划,当然,他知道他们之间有着自己不知道的小秘密,就是这种小秘密和难言的默契,让司卿看谢玉怎么都不顺眼。

    他不是那种有正常三观的人,所以,他不是没想过将谢玉和阿泽甚至是顾轻锋偷偷处理掉,以他的实力,未必做不到,现在,他的巫偶已经增加到三具,每一具都拥有巫魂,因为不怕伤害,甚至九级武者也未必能拿它们怎样。

    可是司卿很清楚,如果他这么干了,这辈子与叶无莺怕又是一个有缘无分的结局,所以,他努力容忍着这几人留在叶无莺的身边,然而,这并不表示他可以接受他们。

    因此,那短暂欣赏的情绪一闪而逝,司卿开始想着怎样帮叶无莺将眼前的结果利益最大化。

    最后,他决定再等等。

    很快,夏去秋来,西荒的春秋是很短暂的,几乎大半的时间都留在夏天和冬天。似乎前几日还热得惊人,这几天已经需要披上皮毛袄了。

    嘲风营的营地中,到处都是训练搭建的工事,士兵们今天又得到了他们的统领下发的新福利,一条厚厚的羊绒裤,再加上一件可以贴身穿的羊毛衣服,他们不知道这衣服是怎样将羊毛变成线再编织成这样精致的模样,他们小心翼翼地捧着,甚至舍不得穿。

    上头说了,到真正的冬天,就可以将这衣服拿出来穿上。

    任谁都没有想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彻底接受了这个新统领,不仅如此,对他还发自内心地产生了敬慕之心,如果不是他,嘲风营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这些士兵不是傻瓜,司卿能看出来的东西,他们未必全部知道,但自己正在变强总是明白的,在面对蛮族的战争之中,能变强一分,性命也就多了一份保障,这个他们很清楚,也因此更加感激叶无莺。

    直到十月末,嘲风营迎来了第一场面对蛮族的战争。

    这是一次常规进攻,来的是几个蛮族部落联盟,蛮族互相之间不太平,经常发生一些摩擦,但到秋末初冬,却会收手联合起来,发动这样的进攻。

    绝大部分的蛮人不会比殷人士兵强太多,他们有高手,却也是少数,借助萨满的力量,往年才能稍胜西四营的士兵一筹,因此,与蛮族的战争总是有输有赢有进有退,双方已经僵持了近百年,原本看样子还要再继续僵持下去。

    可是这一次,蛮族带队的一位萨满敏感地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一般而言,蛮族的一个部落只有一名萨满,只有拥有萨满,才能称之为部落,若是哪个部落的萨满逝去,又选不出新的萨满,这个部落就离崩散不远了。唯有蛮族的三大部落,拥有不止一名萨满,这一次来与嘲风营交战打先锋的自然不可能是三大部落的人,他们是一群小部落的联盟,试图在这一场先锋战中汲取一些有限的利益。

    跟着他们来的萨满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她来自一个偏北的小部落,部落上下加起来都不足三百人,扣除老弱病残,能来参加这次秋狩的年轻人不足百人,但因为她这个萨满来了,她的部落在这个联盟中仍然很有话事权。

    “之前让人打听的消息传回来了吗?”

    她身边一个年轻人愤懑地说,“大部落的人不讲信用,不肯将殷人那边的消息告诉我们。”

    大部落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这种狡猾并不出乎她的意料。

    “事情有些不对。”她疲惫地闭了闭眼睛,“我感到很不安,在面对殷人的时候,我几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明明没有任何证据,可是当一名萨满说感到不安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很严肃。

    萨满不像是殷人的巫,可以卜卦施咒,但他们是最接近他们信仰的图腾的,图腾之火燃烧在萨满手中那根木杖的杖顶,这会儿正不规则地跳跃着,仿佛这位萨满此时的心情。

    “觅大人,囫桑部落派人来了,让我们在天黑之前赶紧进攻。”

    这名萨满叫觅,这会儿只觉得满心的苦涩。

    他们是被用来打前站的小部落,在这种时候几乎没有选择权,明知道不对,却也没有后退的权利。

    她站了起来,“走吧。”

    而她身边那位青年蛮人忍不住红了眼眶,快步走到她身边,“觅大人,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您安然无恙地返回部落。”

    他们本就是小部落,甚至还没发现拥有萨满资质的孩童,若是觅不幸陨落,他们部落的前途可想而知,他甚至不敢去想部落里那些老弱妇孺会有怎样可怕的下场。

    临近黄昏,叶无莺站在城墙之上,看着那些蛮人开始准备发起第一场进攻。

    撒礼的城墙低矮,几乎起不到多少防御的作用,叶无莺命士兵在城外挖了战壕,又做了简易的类似地雷阵的布置,那些个小东西是他自己做的,灵爆珠是一种不算太复杂的灵能小玩意儿,它的杀伤力不算小,许多精通灵能机械的匠人都会制作,偏偏用途不算太广,因为它太贵。一枚小小的灵爆珠就要耗费掉一枚下品灵石,哪怕只是下品,也足以叫人心痛了,要知道,一颗下品灵石都够叶家的灵力车深叶工作一个月了!这一片灵爆珠撒出去,就是实实在在的撒钱。

    可是叶无莺不在乎,他有钱,太有钱了,缺钱这种事在他这里几乎不会存在。

    于是,在那寒意侵袭西荒,冷得足以叫瑟瑟发抖的傍晚,他站在那巨石堆砌的城墙上,看着城外开出一片爆裂的烟花。

    这第一场进攻,他甚至一兵未动,一卒未损,一枪未发,就已经胜了。

    他不会去想敌人有多么可怜,战争有多么残酷。

    是敌非友,你死,我活,就是这么简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