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种身体上的条件反射甚至不会因为重新来过而消失不见,因为这种感觉与刺激深深印刻在他的灵魂里,只要叶无莺还是那个叶无莺,就没法完全消去这种影响。就好比面前的司卿明明也不是上辈子那个司卿的身体,对他却仍然有莫大的影响一样。

    倒也未必是曾经司卿真的强迫他多少,除了将他囚禁在巫殿,点起那甚至称不上迷香的尘缘草之外,他并没有用锁链锁住他,也没有真的多么折磨他,只是那段记忆于叶无莺而言,是不愿触碰的禁区而已。

    再怎么说,那时候司卿的偏执到底是伤到他的,而且,再如何辩解,那也是强迫,绝对不是出于他的自愿。

    最令叶无莺无法释怀的,大概就是司卿彻底摧毁了他与人相爱的能力。除了司卿之外,难道就没有人爱他吗?不,叶无莺这样的长相,注定是要“招蜂引蝶”的,喜欢他的人绝不是他一个。可是,与司卿的那一段太过“触目惊心”,让他再不能喜欢上任何一个人了。

    他和司卿相爱过,却是这样的结局,让叶无莺再也不敢。

    “无莺。”司卿只是轻轻碰了他一下就垂下了手,然后苦笑起来,“我恐怕又发烧了。”

    叶无莺皱起眉,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果然烧得滚烫。

    方才还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已经带着淡淡的嫣红,叶无莺努力不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体上,但是眼角已经发现了他身上也开始透着薄红。

    再没有什么犹豫的余地了,叶无莺眼也不眨,立刻剥掉了司卿的裤子。

    眼神没有在那与他羸弱的身体不成比例的某个非正常尺寸的部位停留,叶无莺十分干脆利落地将司卿扔进了水温正好的木质浴盆里。

    司卿发出一声轻呼,竟是往下一落,呛了一口水,剧烈地咳嗽起来。

    看他那副模样,倒是少有的带了些十七岁少年的青涩,让叶无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都这样了,就别再想着耍什么心计了,好好泡你的澡吧!”

    叶无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司卿根本就是故意的。

    这家伙满腹的心机,上辈子十五岁的叶无莺或许会被骗,这辈子还是算了吧。这装可怜苦肉计是挺有效果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有用自残来博取他的同情。司卿身体不好是真的,或许忘记带伞也是真的,但后来的发展,明显就很故意了。

    比如说现在故意让叶无莺来帮他洗澡。

    “我哪有耍心计。”司卿将头发往后拨去,趴在了木桶的边缘,笑盈盈地朝叶无莺看来,用有些幽怨的口吻说,“我都这样牺牲了,你还不为所动,无莺,你好绝情。”

    叶无莺:“……”

    这种口吻和人设一点都不适合你好吗?

    依司卿的长相,这样脆弱的模样实在是称得上秀色可餐,换个正常人来不管男女恐怕都得被撩得小心脏怦怦跳。

    “无莺,我有些头昏。”他又开始了。

    叶无莺没好气地说,“你自己都说了你浑身上下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不要再耍这些小手段。”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司卿看去,却见他眼睛微微闭着,眼睫颤了颤,竟是慢慢往木桶里滑去!叶无莺赶紧一步向前,将司卿捞了起来。入手滑腻,司卿哪怕再是一把的骨头,皮肤这天生柔软细滑的触感却不会改变。

    “喂!”叶无莺瞪着他。

    然后才发现,司卿是真的晕过去了。

    在桶里的水冷之前,叶无莺飞速将他捞出来随便擦了擦就扔到床上去了,再给他密密实实地盖上被子。

    等到走出司卿的房间,西荒寒冷的夜风一吹,他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很有些冷飕飕的。

    皱着眉,叶无莺缓缓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考虑着也洗个澡再睡。

    武者和炼气士本质上是很难生病的,武者身体强健,除非受伤否则难有病痛,炼气士调和阴阳法通自然,也是难以生病。叶无莺不知道巫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徐家人说司卿若不是成了巫,怕是很难活到成年,这说明巫的身体本也该极好才对。

    可是,司卿的病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等顽疾痼疾,恐怕是最难处理的了。

    这世上有医师,但医师多只能治疗伤势这等疾病,能看个头疼发热就算不错,像司卿这等身份,若是看的好,恐怕早就看了。叶无莺回想着大殷那几名有数的名医,他们几乎都是行踪缥缈,全然没什么头绪。

    迎头恰好碰上谢玉。

    “他睡了?”谢玉捧着一杯红茶,瞧着很是惬意。

    叶无莺摇摇头,“确切地说,是昏过去了。”

    谢玉愣了一下才说,“他这样……确定没什么问题吗?”

    “我也不知道,”说起这个,叶无莺也有些迷茫,“我知道他的身体一直很不好,至于到底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是很清楚。”

    谢玉皱起眉,“我以为……”她的表情有些歉然,“我原还以为他只是想让你心疼,现在看来,他的身体真的很有问题。要不然我们也找一些名医,来给他瞧一瞧?”

    司卿对叶无莺的心思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谢玉冰雪聪明,也看得出司卿在耍手段,但是,这位身体不好也是真的,顶多就是利用了一下自己这羸弱的体质。哪怕谢玉知道司卿素来不喜欢自己,可至少他不喜欢归不喜欢,从来没做过什么,所以这一世谢玉对司卿的观感并不算太坏。世上不喜欢自己的人何止一个两个,她又不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玛丽苏,这种事强求不得,她也不介意。司卿好歹勉强算是他们的同伴,都肯跟着跑到西荒来了,她担心一下他也是正常。

    “他在巫殿中都是极有地位的,若是看的好,怕是早就好了。”叶无莺叹了口气,上辈子的司卿就是如此,虽没听说过他延请名医,但这顽疾一直去不了,怕是真的难治。

    同谢玉说了几句话,叶无莺还是半点睡意都没有,他觉得自己今夜恐怕很难入眠,索性就拐到旁边的小院子里去,试试能不能从天什口里知道些什么。他的刑讯手段经过这么几年,不是他自夸,少有人能在他面前隐瞒。而且司卿昏过去了,不知道对沁有没有影响,若是她一下子消失或者是失去控制,那八名武者不知道能不能看得住天什。

    司卿身边的护卫都守在这里,叶无莺一走进去,他们齐刷刷地抬头看来,很有些喜剧效果。而沁看着好好的,瞧着很是正常,让叶无莺放下心来。

    “……你们,让两个人去司卿院子里守着吧,他现在昏睡过去了。”

    八个护卫中等级最高的两个立刻站了起来,认命地出去给司卿守门了。

    沁正蜷缩在天什的脚边,靠着听觉确定是叶无莺来了,立刻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恨不得跑过来抱住叶无莺的腿,只是司卿下的命令是让她一刻不离地守着天什,又让她有些犹豫。

    巫能够凝聚的巫魂并不是凭空生成,有人甚至说过这种巫魂更类似于巫本身灵魂的一部分。只是修习巫力的巫灵魂也会变得无比凝实而且强大,这种时候即便是分裂出几个灵魂,于巫本身而言并没有多少伤害。

    叶无莺每每想到这种说法就有些不寒而栗,敢情这些个巫偶一个个都是司卿精神分裂出来的,想想都觉得有些恶寒可怕。

    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原理,毕竟他不是巫,但可以确定的是,司卿的每一具巫偶,不知道为什么对他都有一种天然的亲近之意。所以隐隐的,叶无莺是有些相信这种说法的。

    天什抬起头来,就看到之前被抓回来的时候已经见过的俊美少年。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位必然就是那位新统领,果然年轻地不像话,气质上虽看不出多少青涩,因为年纪的缘故,瞧着到底有些稚嫩。

    “你们为什么不杀我?”天什终于问出了这个刚被抓就想问的问题。

    他感到很奇怪,一般殷人是不会抓他们萨满的,只会杀,他知道自己与图腾灵庙的联系并没有被切断,殷人抓他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叶无莺也有些意外,虽然还有些口音,听着有些不大流畅,但天什的大殷官话说得很标准,他正担心天什若是只会说蛮族语言,怕还要将谈凯江拉过来,这倒是省了他一道工夫。

    “你应该问为什么要抓你更加确切。”反正夜还很长,叶无莺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

    天什从善如流,“好吧,为什么要抓我?”他长得极其英俊,在叶无莺看来,甚至有种偏向欧式的英俊,一双眼睛深邃迷人,朝人看来的时候总会造成一种深情的错觉。

    “不如,你先和我说一说你们的那座神庙。”叶无莺微微一笑。

    天什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但很快他就掩饰过去,“怎么,殷人也对我们的神庙感兴趣?”

    叶无莺若有所思,“是啊,我对那座神庙感兴趣,”他蹲下来,“甚至,我想尝试一下,看看我们可不可以合作。”

    “什么?!”

    “我有摧毁那座神庙的方法——你感兴趣吗?”

    ……

    有时候,事情的进展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天刚蒙蒙亮,叶无莺就离开了关押天什的地方。

    昨夜的一场秋雨已经不见了踪迹,西荒的空气太干燥了,昨夜那么大的一场雨,在还不到午时的时候,叶无莺走下台阶,看到的却是干燥的黄色土地,再也不见了昨日的泥泞。

    “这真的是……”他抬头看了看深秋的太阳,仍然好似夏日一样炙烤着大地。

    蛮人没有攻城,恐怕在出现不怕死的萨满之前,他们都不敢再攻向撒礼城。果然,在当天下午,叶无莺就收到消息,蛮人大军往北偏移,直接攻向了另一座小城,那里也有一个营防守,张将军发讯息来的时候,口吻也很复杂,不知道该夸奖叶无莺的统战能力强,还是该责问他没有担起防御的责任,反倒加重了其他营士兵的负担。

    这时候,叶无莺却派人给他送了一封信,信很长,并没有用可以传讯的军用灵鸟,而是派人送去,送信人正是谈凯江。叶无莺甚至不放心其他人去,也不想用灵鸟,他让谈凯江郑重地送上这么一封信,就是表明他的态度。

    之后的日子,撒礼城过得平静极了,既然张将军亲自送了消息来,就说明他知道情况镇守在那座城中,并不会真的任由那座城市被蛮人攻破。所以,叶无莺也没有主动要求前去救援。

    嘲风营的士兵训练强度还远远不够,之前只有短短三个多月,哪里能真正训得出多少结果?靠着兵器之利,才算是能取得相对压倒性的胜利。

    于是,在司卿坐镇,蛮人萨满不敢再来挑衅的时候,嘲风营的士兵们却仍然没有多少好日子过,□□练得死去活来,只是能吃饱穿暖,好歹有了安慰,每一天都是痛并快乐着。

    “真的要去吗?”来之前,叶无莺和谢玉顾轻锋她们谈过这个问题,但只是浅尝辄止,并未深入讨论,事到眼前,她们才发现叶无莺十分认真。

    叶无莺点点头,“虽然我无法详细解释消息来源,但这件事对于蛮族的意义也很重大,如果我们当真在其中插上一脚,指不定往后的蛮族都不足为患。”若是天什没有得到萨满的传承,而蛮族其他萨满都失去了力量,蛮族至少不短的时间内都会萎靡不振,虽说等他们适应没有萨满的生活之后,大抵又会卷土重来,但这种阵痛期绝不可能是一年两年。

    “这是你之前这样不计消耗练兵的原因?”顾轻锋反问。

    叶无莺叹了口气,“只是原因之一。现在说起这些还太早,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

    谢玉心中一动,“是……灵力车吗?”

    “不错。”叶无莺赞赏地点点头,“任何东西只要花钱,都不会买不到,再加上不管怎么说,我都有个世家的身份。”有世家身份的话,至少就有使用灵力车的资格。

    灵力车几乎可是说是各个世家的私有物,除此之外,巫殿也有,各个世家在自己的地方生产,从不对外售卖。例如叶家的地下城就是如此,每一辆深叶就来自那儿。

    “这是哪家的?”

    叶无莺微笑起来,“我看过不少世家的灵力车,并没有挑到较为合适的一家,之前谢玉和我讨论过这个问题,甚至还画过几张草图,他们大多要注重外表多过实际,并不愿意制造我们画出来的那些丑疙瘩。”

    听到这话,谢玉差点将口中的红茶喷出去,立刻大笑起来,“说是丑疙瘩也是没错啦。”他们想要的是性能,而不是外观。世家嫌弃也是显而易见,还真没有哪个世家不在乎外观的,世家要求的就是优雅美丽啊。你看叶家这么个没落世家,造出来的深叶都造型流畅,好似一片漂浮的绿叶,很是美丽呢,就别说那些个强盛的上流世家了。

    一旁还显得有些病怏怏的司卿也嗤笑一声,倒是并没有插话。

    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他已经好了许多,但到底还没好透,西荒的环境又绝对不适合养病,才会拖了这么些日子。

    “最后,还是司卿和巫殿那边协调了一下,巫殿倒是不在乎灵力车的外形,只要给钱,他们也不介意做成这样子,甚至还主动提出可以为灵力车附着一层防护巫术,当然,要额外谈价钱。”

    司卿这才懒洋洋地开口,“放心,巫殿的人只要答应了的事,必然会做得令你满意。”

    叶无莺不缺钱,他也是很清楚的,并不担心这件事谈不下来。

    “什么时候能到?”谢玉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只有顾轻锋还一头雾水,阿泽却是对这些话题根本没多少兴趣,只对桌上的红茶点心感兴趣。基本上,在叶无莺、谢玉和顾轻锋等人讨论大事的时候,阿泽每次都是背景板,但是真正干事的时候,他却可靠到根本不需要嘱咐太多。

    “一个月后。”

    这已经是最快的时间。

    “从灵阵过来?”

    “是,但是通过灵阵只能到盛喙城,所以阿泽!”叶无莺忽然说,阿泽一下子抬起头来,满嘴都塞着点心,看着很像是一下子受到惊吓的仓鼠,“……是!”他模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司卿瞥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顾忌这么个小蠢蛋。

    “你和谈凯江一起去,务必要将那几辆车安安全全地带回撒礼。”

    “好!”

    丑疙瘩又这样,你要说现代那些个坦克,又有哪个能称得上好看呢?

    叶无莺从未想过去西荒深处送死,他要的,是将他们所有人都武装到牙齿,给西荒蛮人们一个“惊喜”。

    他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一次也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