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78章

第7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轻锋的预料并没有出错,现在的艾尔沃德已经有了让人垂涎的条件,更何况传闻中它的领主十分富有,富有到足以让绝大部分的布里廷贵族感到嫉妒。

    没错,他们都知道这位领主是通过贿赂得到的爵位和艾尔沃德,不过那时候确实也没人看得上艾尔沃德荒原,给他就给他了,根本没人在乎。应该说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他会把艾尔沃德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在一队队商队带着惊奇涌入阿伯特和撒蒙奇的时候,一个面容倨傲的年轻骑士带着一队皇家卫士从王都来到了艾尔沃德,他们一路上十分不给这里实际上的管理者面子,甚至因为阿伯特的酒店暂时没有客房而杀了一队商旅。没错,这些在王都生活的高高在上的贵族们骄奢淫逸胆大妄为惯了,从来不觉得这些低贱下民的生命有什么重要——如果不是这么荒唐,布里廷或许不会乱到这种无法挽救的地步。

    “少爷,来自王都的使者求见。”老桑迪进来报告的时候显得不大高兴,因为那位年轻的骑士态度非常不客气。

    叶无莺微笑着,“我现在在想,派这么个愚蠢的使者来到底是谁的手笔。”

    “如果不是我们的邻居拉普沃侯爵,那大概就是王都那位希望布里廷更乱一些的布雷克尔亲王,他们是最有可能的选项。”谢玉将最近这段时间的消息都整合了一下,“但其实不管是谁,对我们的影响都不太大。”

    这话说的没错。

    顾轻锋利落地站起来,“交给我吧。”

    司卿漫不经心地说,“别弄脏了会客室的地毯。”

    “放心。”

    很快,这位傲慢的骑士就被以“冒充王都使者”的罪责被杀死,毫不容情,竟然没有半点犹豫。

    这样的处理方法冷酷果断到根本不是令人惊讶的水准,而是惊骇了,几乎所有艾尔沃德外的贵族们听了这个消息,第一反应都是“那位领主疯了吗”,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代表的意义。

    布里廷王室养虎为患了,任由一头猛虎在身旁壮大起来。

    在艾尔沃德荒原附近有一座繁华的城市普利茨,这里是附近的商业中心,每天来往于这里的商队数不胜数,可是最近却冷落了许多,因为那些商队都争相跑去了阿伯特和撒蒙奇。

    从普利茨到迪莱,这一大片富饶的土地都属于拉普沃侯爵,他是布里廷的实权贵族,也可以说是布里廷最古老的贵族之一,数百年前开始,拉普沃家族就一直在布里廷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拉普沃这个姓氏本身就是野心和强大的代名词,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叶无莺横插一脚得到了艾尔沃德荒原,拉普沃原本的打算是任由艾尔沃德腐烂下去,终有一天让他来接收最后的果实。

    “他竟然一点都不担心不害怕。”拉普沃眯了眯眼睛,冷冷一笑。

    他的座下站着四个全身铠甲的骑士,还有两个披着华丽法师袍的魔法师,其中一个瞧着甚至十分年轻。

    年轻的魔法师听到他的话忍不住说,“早就听说这位领主是十分胆大的性格,连艾尔沃德的魔法塔都被他胁迫,简直胆大妄为。”

    “这已经不仅仅是胆大的范畴了。”一位年纪最长的骑士稳重地说,“如果只是鲁莽的胆大,艾尔沃德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他有能力将艾尔沃德整合成这样子,本身就说明了他的手段不错。”

    “以前的艾尔沃德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虑。”只是荒原太大,拉普沃就算是拿下了一时也很难管理,再加上没有一个好的名目,王都那些与拉普沃对着干的人绝不会让他轻易吞下那么大的土地。反驳那位骑士的是站得离拉普沃侯爵最近的一个年轻人,显然他不愿意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拉普沃侯爵这才缓缓说,“我从不会低估自己的敌人,可是现在确实是最适合的时机。他一直在艾尔沃德公开征兵,现在为止大概只有两万名的士兵,可是靠着如今荒原充足的食物和他越来越高的威望,这个数字只会渐渐上涨。”

    而拉普沃侯爵的治下有足足七八万的私军,这也是他对攻入艾尔沃德十分自信的原因。拥有绝对的兵力压制,哪怕传闻那位领主手下高手众多,拉普沃侯爵也不太担心,要知道真正的战场上从来不是讲个人勇武之力的时候。

    拉普沃很自信,那位诛杀王都使者刚好给了他现成的借口。

    政治手段从来是需要玩的时候才玩,赤.裸裸的战争其实更能催化改变。

    新历1149年,布里廷拉普沃侯爵向艾尔沃德荒原领主宣战,并命座下三大骑士亲自率军入侵艾尔沃德。

    “怎么办,要打仗了!”这是平民的忧心。

    但是,艾尔沃德与普通地方并不一样,这里曾经长期处于混乱状态,哪怕是听说要打仗了,也没乱到让人有机可趁的地步,甚至还维持着不错的秩序,唯一改变的就是向着领主军营蜂拥而去的青壮。

    和平时期,并不是人人都愿意当兵的,毕竟在新领主的治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谁没事想去当兵啊!但是到了这种时候,他们渴望的是抱住现有的生活,再不想回到过去。

    哪怕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在艾尔沃德到处宣传拉普沃侯爵是怎样英明的领主,真正艾尔沃德的人都嗤之以鼻。

    再英明能干,有我们的领主这样仁慈宽厚吗?

    简直没有丝毫说服力。

    “为了保卫我们的家园而战!”

    “为了领主而战!”

    “为了艾尔沃德!”

    军营上空,回荡的是斩钉截铁几乎要刺破苍穹的齐声呼和,他们穿上领主给他们准备的特制衣服,这种衣服比铠甲要轻得多,却同样柔韧坚固能够抵挡刀枪剑戟,甚至一定程度上能挡住魔法的攻击,拿上武器,背上他们早已经训练过多次的魔法枪——只是和他们见过的魔法枪有些微妙地不同。真正同这片大陆,甚至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军营即将彻底解封。

    “一开始可不要将他们吓得太狠了。”叶无莺柔声说,“好的东西总要慢慢送出去的,哪怕是打开惊喜礼物的包装,也要一层层剥开包装纸才会有些意思。”

    顾轻锋点点头,“我知道,本来就打着练兵的主意,没见过血的士兵怎么能叫士兵?若是将战争打得太过简单,那他们以后对敌的时候难免会生出轻敌矜骄之心。”

    谢玉皱着眉,“但要注意减少伤亡。”

    “那还不简单,”司卿指了指不远处,“将那几个教会的苦修士都带上,对了,最近不还抓了不少教会的人吗?我把他们都做成命侍不就行了,就跟那些魔法师一样。”

    被宣战之后,光明教会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认为机会又来了,本来战争和饥荒就是教会发展的乐土,于是,又派人来到艾尔沃德荒原也不是什么叫人奇怪的事。

    艾尔沃德荒原很大,又是平原,其实对于叶无莺他们这一方来说,地势并没有多少有利的地方,但是荒原深处有不少丘陵和沼泽,那些小股的强盗就是靠着这些才和顾轻锋周旋了不少时间。

    但是对于拉普沃来说根本没那么麻烦,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两座艾尔沃德已经建设起来的城市,撒蒙奇和阿伯特,他垂涎的也是这两座城市,再加上叶无莺居住的古堡,听说那里到处摆放着珍奇,里面更是富丽堂皇十分华贵。

    然而,一开始就遭受到了不小的困难。

    艾尔沃德进入了雨季。

    整体来说,艾尔沃德的气候相当不错,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但在夏末秋初的时候,会有一段连绵的雨季,在那带着寒意的秋雨里,昭示着秋季的到来,天气也会冷下去。

    在拉普沃手下的那三位能征善战的骑士领兵出发的时候,就恰好一头扎进了这漫天的秋雨之中。

    雨并不能够构成阻拦他们进攻脚步的借口,但对于士气饱满的拉普沃军而言,却实在也算是个打击。

    之后,他们就遭到了伏击。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魔法弹密密麻麻地向着他们倾泻,那些士兵惨叫着在根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打倒在地,披着蓑衣的艾尔沃德军这才冒出来,直接将拉普沃派出的先遣部队全部俘虏。

    整场战争持续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消息传到迪莱的时候,拉普沃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却失手砸了一个价值连城的水晶杯。

    先遣部队人不算太多,却也有三千多人,这么轻而易举地被瓦解俘虏,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要知道这三千人全部是骑兵,机动性很强,训练有素在哪里都能从容地来去自如,他原本设想中哪怕遭遇了艾尔沃德的回击,至少能够试探出对方的实力,再要撤回来也不算困难。那三位骑士是深得他信任的高阶剑士,还是很擅长领兵的那一种,谁知道第一仗败得这样悄无声息莫名其妙。

    “派出去的探子有回音吗?”

    管家沉默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派出去的所有风探一进入艾尔沃德就失去了消息。

    他们不知道的是,艾尔沃德的古堡里,司卿在阁楼里坐着,地上画的巫阵正散发着微光,隐隐有深黑色的地貌图像若隐若现,如果是对艾尔沃德熟悉的人,会发现这一会儿闪现一会儿消失的地貌正是整个艾尔沃德荒原。阁楼的穹顶明明是有木石结构的屋顶的,却好似透明了一样,雨水哗哗落下,就像是拍打在一层透明的薄膜上,明明是白天,却似乎能看到满天星光闪烁。

    司卿从容的抬起一只手,就跟捏死一只小蚂蚁一样,朝着某处微微亮起的一点一指,那一点萤火之光就这样熄灭。

    风探们自以为潜入荒原无人知晓悄无声息,事实上任何事都瞒不过天巫的眼睛,他们能通鬼神,知卜擅咒,这种玄之又玄的巫术是他们骄傲的资本,也是他们在大殷能够独立于那些世家政权之外的底气。

    作为一名擅偶的巫,在司卿成为天巫,并一天天稳定这种境界之后,他变得越来越强,整个艾尔沃德都可以笼罩在他的巫阵之下,他的那些巫偶在其中来去自如如风所化,别说是那些风探,如果拉普沃有一天敢亲自踏上艾尔沃德的土地,司卿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上辈子的巅峰水平,”司卿眯着眼看向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那些老家伙们还天天守在巫殿里,当然不是他们自己愿意,而是天巫从来不是终结。”

    巫是讲究悟性和天分的,这种天分甚至无关你聪不聪明,玄妙至极。能成为天巫的巫,大多都是很有悟性很有天分的人,在没有成为天巫之前,觉得天巫就是最高等的巫了,难道还指望着超越巫殿深处的祖巫吗?

    真正成为了天巫才会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

    司卿叹了口气,其实,天巫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巫吧?能够沟通天地鬼神,能够掌握天地之力,卜咒术偶不管哪一道都殊途同归,而且,司卿早就发现,距离真正巫的顶峰,成为天巫之后,不过仍然是站在山脚仰望那座高峰而已。

    同样是天巫,能力也有所不同,他的眼神宁静,正因为清楚,也因为他早就看清了里面的门道,在回到大殷的时候面对那些天巫时,他才有十足的底气。因为,哪怕是初入天巫,他对于巫的领悟甚至比那几个成为天巫已经数十年的巫还要强一些,现在巫殿之中真正能压制他的不超过五人,最终,他要走,没人能拦得住他。

    司卿的手指在虚空中带出一片银色的星光,他的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他们以为坐在巫殿那几个能感悟天地的星殿里会有助于修行,其实根本就是错的。既然是要感悟天地,风霜雨雪,苍茫大陆,总要亲自看一看,才会知道天地究竟是什么模样。”

    他轻轻的吐出四个字来:“愚不可及。”

    可是,他才不会那么善良好心去告诉他们呢!

    秋雨绵绵,洗刷着仍旧热闹的撒蒙奇和逐渐开始填充人口的阿伯特,明明应该开始打仗了啊,可是住在艾尔沃德的人却有些茫然,似乎今天的生活和昨天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该种地的仍然在种地,该行商的仍然在行商,甚至连往来于城市的商队都没有赶到任何危险。

    仍然瞧着一片和平安宁。

    拉普沃却不会这样甘心,布里廷的王室也已经勃然震怒,在拉普沃决定派大军压境的时候,王都的联军也开始集结。

    “他们打起仗来还真是不讲究什么战略。”叶无莺将新收到的消息扔在一旁,“根本就是简单粗暴。”

    顾轻锋难得地笑了笑,“他们认为在绝对的兵力优势之下,真的不需要讲究什么战略。”

    谢玉正在做新的预算表,她的计算速度很快,皱着眉说,“之前派出去的一批探子损失了几个,我准备找一些地下势力。”她摊了摊手掌,“当然,预算会增加,但是好处是我们自己的人不会再受损。”

    叶无莺很快答应下来,“阿泽,那些车改装得怎么样了?”

    “第一批都已经完成了,就算是将它们都再带回大殷,都不会有人认为它们还是灵力车了。”

    谢玉抿唇笑了起来,狡猾地说,“这明明是魔法车,哪里是灵力车。”

    根据这片大陆上那些半蒸汽半魔法动力的火车结构,他们成功让大殷来的工匠改装了那些丑陋的灵力车,这种车本来也是同灵力车一样是悬浮的,至少看上去还是灵力车的模样,但是现在拆掉了浮空的灵阵,又增加了两个防御灵阵,将下盘改成了仿坦克模样的宽滚轮,整个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钢铁堡垒,速度虽然又下降了不少,坚固性却又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而且大大节省了消耗,一颗灵石或者魔晶,不需要品质太好,就足以支撑一辆车用很久,在改造成了可以以魔晶为能源的车辆后,他们几乎将所有的灵石都换下了,改用魔晶,彻底融入了这片大陆。

    这也是为了将来回到大殷的时候,没有人再能将这件事作为叶无莺的把柄,而且他们也开始培训普通的士兵操纵这些车辆,不再一定需要世家子。

    另外还改进了魔法枪,根据大殷那些精巧的灵力□□型,再有这片大陆上谁都可以使用的并不限定魔法师的魔法枪为参考,绘制魔法阵作为魔法枪瞬发魔法为基础,新生产出的一批魔法枪威力大得惊人,普通士兵拿上之后,都堪比一个个精通瞬发魔法的魔法师。

    “既然准备好了一切,那就出发吧。”叶无莺站起身来,看向面前已经彻底褪去了青涩,显得成熟稳重的姜心雨和刘颂秋,这两个军事素质相当高的世家子叶无莺一直就打算将他们用起来,这几年里跟着顾轻锋到处跑,又在军营里锻炼了这么几年,他们只往出一站,就是一股子独属于军人的肃杀气质。“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姜心雨是个英武秀丽的女子,她展颜一笑,“统领放心!”

    昔日在盛喙城的时候,姜家和刘家就是世代姻亲,姜心雨和刘颂秋也一样,他们既是知己好友,也是未婚夫妻。

    比起姜心雨的信心十足锐意进取,刘颂秋的性格更加稳重一些,他郑重说,“定不负统领所托。”

    叶无莺点点头,换好了衣衫,束起了头发,拿出许久不用的从大殷带来的长剑,轻轻擦了擦剑身,感觉这把剑也在同他一样激动战栗。至于那把华丽的贵族剑早就被他抛在一边,本来那种玩意儿也不是适合他的剑。

    最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沿着楼梯走上了阁楼。

    司卿穿着深红色长衣,衣摆铺在地上,像是一朵绽开的花。

    他的黑发披散着,映衬得那白玉般的面容愈加白皙得好似透明,这时候,他闭着眼睛,好似在闭目养神。

    事实上,画完这巫阵之后,他走进去,就这样坐着,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需要进食甚至没有喝过一口水,看着他的表情,和他周身的气势,会有一种感觉,这完全不像是一个人,那样虚无缥缈冷漠高贵,就好比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俯视着人间,彻底失去了身为人应该有的烟火气。

    这样的司卿,美得惊心动魄,却也显得遥不可及。

    叶无莺只是站在门口,安静地看了一会儿。

    “我要走了。”

    司卿忽然就睁开了眼睛,这时候他的眼睛无比深邃,好像倒映着满天星光,叶无莺与这样一双眼睛对视,忍不住愣了一下。

    “来。”他的声音就如同表情一样清冷如霜雪。

    叶无莺想了想,才慢慢走到了巫阵里。

    他已经不害怕了,曾经,他害怕这样的巫阵,如果不是这种东西,司卿上辈子怎么可能困得住他,那时候,他也是有空间的,而且司卿的身体羸弱,叶无莺可已经是高阶武者。

    但是,巫阵这种玄妙的东西完全不讲道理,叶无莺那时候着了道,才被困许久。

    可是这时候,他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司卿终于露出了些许微笑,似乎找回了一些属于人的温情脉脉。

    然后,是一个微凉的吻,亲密而温柔。

    缱绻悱恻,恋恋不舍。

    “快点回来。”

    叶无莺微笑,“嗯。”

    防守?这从来不是叶无莺的行事方式,将艾尔沃德的防御全然交给姜心雨和刘颂秋是因为在他看来——最好的防御从来都是进攻!

    他要让这片大陆的人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战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