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88章

第8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是谁?”

    “徐家的。”青素缓缓说,“徐翊巍,记得那会儿我们刚上京的时候,恰巧同路的那个。”

    叶无莺一下子想了起来,他这会儿来找自己做什么?看了司卿一眼,却见他带着淡淡的冷笑。

    “去叫他进来吧。”

    青素转身离开,室内只剩下叶无莺和司卿。

    “你知道?”

    司卿讥讽地说,“大概猜到了。”

    “上辈子也是一样的?”

    “不大一样,却差不了多少,当时惠妃、哦不,该叫惠贵妃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才六个月。”司卿缓缓说,“这辈子倒是好了点,赵弘启还没死。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件事他到底有没有参与,上辈子,倒是纯粹是被拖下水的。不过这次赵弘启已经长到那么大,若说他全然不知,我也是不信的。”

    叶无莺皱起眉,“这和徐家有什么关系?”

    “那会儿你不是看到了么,徐翊巍与那丁家的小子那么亲密。”司卿的口吻不无讥诮,“亲密是亲密了,但是徐翊巍可没打算当真和他守一辈子,时间久了只当丁家那个陪在他身边是理所当然,听闻他母亲已经开始给他物色妻子了,毕竟他年纪也老大不小。”

    叶无莺想起那会儿他才刚上京的时候,徐翊巍和丁佩雁就已经不小了,拖到这会儿年纪自然不轻,“你还是没说,徐翊巍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那几个围杀你的圣者中有丁家的人,这次恐怕丁家难以那么容易脱身。”司卿缓缓说。

    叶无莺挑起眉,“他是来为丁家求情?不会吧!”

    “当然没那么简单。”司卿的口吻很有些厌恶,“说来很叫人恶心,徐惠商因那大皇女的缘故被迷了心窍,大皇女都已经有了丈夫,他还死心不改。已经为她利用完抛弃了,这会儿又想起他来。利用徐翊巍的同情心,徐惠商同徐翊巍的感情还算不错,竟然说服了他站到几个皇子皇女那边,在徐翊巍的默许下威逼利诱丁佩雁,丁佩雁素来很得丁家人的欢心,可以说是备受宠爱的幼子,他以为自己是为了救情人的性命,事实上徐翊巍只想测试他的真心。丁佩雁为了他搭上了整个家族,他这会儿又反悔想要救人,实在可笑。”司卿对徐惠商和徐翊巍都没有丝毫好感,“徐家人多半就是这么自以为是,自私自利。”

    “所以,徐翊巍这会儿来求我。”叶无莺感到有些好笑。

    说了一会儿话,青素已经将徐翊巍带了进来。

    昔日那个倨傲俊俏的少年郎这会儿已经长成高大英俊的青年,只是这会儿失魂落魄,显得很狼狈。

    他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叶无莺的面前,再没了昔日的清高傲慢。

    司卿见他这副模样,直接嗤笑一声,显然对他这副做派感到很看不上眼。

    “……还请、还请叶统领饶了丁家,他们当真是被逼无奈。”徐翊巍低着头,想起不久前丁佩雁看自己的眼神,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要凉透了。

    他与丁佩雁一同长大,青梅竹马之情不比他人,情不知所起,竟是互相有了那等念头,也有亲密无间甜蜜快乐的时光,年少时恨不得将对方视作眼珠子,时间久了很多事成了习惯,便有些懒散起来,徐翊巍觉得自己不那么爱丁佩雁了。

    顶着家中压力那么多年都不曾娶妻,这次母亲提起,他沉默应对,竟是没有拒绝。本来么,他就不像丁佩雁那样,他也是可以喜欢女子的,去过那么一两次风月场所,见到那些妩媚娇俏的女子,也不是全无反应。

    只是,他没想过就此和丁佩雁断了往来。

    徐翊巍早习惯了丁佩雁在自己的身旁,他忍受不了与他一刀两断。可是,又没那么爱他了,便装作为家族所迫,不得不娶妻的模样,他以为丁佩雁会理解的,毕竟他是那么爱他。

    偏偏丁佩雁不,他果断地提出了分手,竟是丝毫不留恋的模样。

    徐翊巍一颗心就好像浸到了冰水里,冷透了,那段日子简直食不知味又酸又苦。他觉得丁佩雁早就不爱自己了,这会儿刚好借着自己娶妻了断这段感情,他甚至怀疑丁佩雁另有了爱人。

    明明徐翊巍自己才是那个要分开的人,到头来疑神疑鬼心痛难忍的也是他。

    本来么,他的文才武功都很不凡,在京中都是有名气的青年才俊,当然不至于为此昏了脑袋,可是,因为这件事生生折磨了一月有余,甚至想着不成亲了去与丁佩雁重修旧好。

    他拒绝了。

    徐翊巍暴跳如雷,恰好碰上徐惠商前来游说于他,徐翊巍心中一动,竟想出了那等主意来测试丁佩雁的真心。

    当徐惠商派人将徐翊巍的“血书”和信物交到丁佩雁的手中时,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事到如今,家族都被丁佩雁牵累,他的恨让徐翊巍承受不起,这种犹如实质的恨意压得他的腰都直不起来,更是心痛如绞。

    叶无莺只是微笑,这徐家人其实情种还挺多,譬如为了赵弘霜往死里作的徐惠商,再比如眼前这个为了情字智商下降到负值的徐翊巍,再比如——咳咳,他身边这个应该不算吧?

    反正司卿从不自认自己是徐家人。

    但是这会儿,徐翊巍却将脑袋往地上重重一磕,“天巫大人,看在同是徐家人的份上,还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叶无莺简直要叹气了,司卿最讨厌有人提他徐家人的身份。

    果不其然,只听司卿冷冷说,“别跟我提徐家!徐家那个老头子怎么还没要了徐惠商的命?有这样的败家子,还一次次地纵容他,总有一天毁了徐家。嗯,似乎留着他也不错,我等着那一天。“

    徐翊巍打了个哆嗦,他能跑到这里来,还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一旦回去,恐怕面临的是更严酷的家法,可是他顾不上了。

    “我有证据的,这件事是我和徐惠商合谋逼迫丁家,丁家并没有刺杀叶统领的心思。”

    叶无莺却微微一笑,“徐家人智商都这么低吗?”

    “他们素来相当蠢,”司卿很快回答,“真想不到蠢货集中的家族还能好好存活到现在。”

    徐翊巍忍气吞声,哀求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初那封假血书我这里有留存,送信道丁家去的人也还在……”

    “我想说,你真的没有脑子吗?”叶无莺叹了口气,“仅仅凭借丁佩雁,其实并不能完全做的了丁家的主。就凭丁尚书对丁佩雁的宠爱就能派出一个圣者来刺杀我?你想得未免太天真了。”

    徐翊巍打了个哆嗦,“你是说——”

    “这只是一个引子,”叶无莺平静地说,“更大的可能,那个丁家圣者之所以出手,是宫里的意思。”不管是惠妃还是赵弘启,总之脱不开关系,如果说上辈子赵弘启已死的情况下发展也是一样,多半是惠妃的主意。

    在京中的时候,叶慎恬曾经和他说,宫中惠妃是个最温柔的性子,所以她的两个儿子脾气也最好,这一点他持保留意见。上辈子,她的两个儿子都没能活到成年,可是她在宫里的地位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因为两个儿子的死,在叶无莺被围杀之前已经被升为惠贵妃,在叶无莺死的时候,她已经怀有六个月的身孕。

    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用“温柔”来形容?

    大殷的皇宫可比真正的古代还要恐怖,别说是皇子皇女了,那些皇妃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下起手来毫不容情。赵弘显平庸,赵弘启软弱,这两个皇子即便是活下去了,争夺那个位置的可能性也不大。

    徐翊巍闭了闭眼睛,又磕了个头,才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他是一时间昏了头脑,糊涂了,却并不表示他是真蠢,显然,他从叶无莺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这会儿回去,想保住的只有丁佩雁。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愿意为了丁佩雁跪叶无莺,自然能够为了保住丁佩雁做任何事。

    叶无莺只想说,早干嘛去了?

    青素叹了口气,“不知道圣上会如何处理此事。”

    “上好的借口,刚好可以让他再杀一批人。”叶无莺嘲讽地说。

    祈南平静下来,每日来吊唁叶慎之的依然络绎不绝,司卿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坏。

    叶无莺以一敌八把围攻的圣者杀了个一干二净的消息传了出去,于是,二十岁还未行冠礼就已经是圣者的叶无莺顿时成为大殷多少女孩儿的梦中情人!尤其跟着家中长辈来吊唁的那些世家士族的少女们看到高大俊美容貌无双,又身着素服有些忧郁模样的叶无莺时,一颗心落在叶无莺的身上就不足为奇了。

    按礼,叶无莺要为祖父守孝三月,比起古制,已经宽松许多,古制上动辄守孝一年半载三年五载的,现如今子女守孝一年,到了孙辈,三个月便可以算是出孝了。

    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叶无莺不会在祈南留三个月的。

    赵博瑞调查的案子已经牵连不少人,很快就会进京去了,叶无莺作为当事人,定然也是要进京的,而且,十月二十八是他的生日,怕是要在京城行盛大的冠礼。

    一时间,博望那些怀春少女的心都要碎了。

    守孝期间她们不敢妄动,可若是等等,那就没机会了呀!

    眼瞧着那容貌昳丽的青年英武不凡当世无双,却没有接近的机会,让她们心焦不已。

    虽然她们基本都知道,以她们的家世根本没法配得上这天家的麒麟儿。若他真是叶家子那倒还好,即便资质再出众,以她们大世家大士族女子的身份,指不定还能奢望一下妻子的位置,但他本该姓赵,这真是个叫人痛苦的真相。

    司卿的暴躁也源自于此。

    他的无莺和上辈子不同了,即便是一样出众的相貌,但气质比曾经更加出挑,只看一眼就足以勾起人的情思,再加上附着在他身上的那些故事,不管是当今圣上的私生子,母为大巫父为帝王,还是他资质出众能力卓绝,甚至是西走荒漠远行异国,都可以写成传奇故事,供那些好奇的世家士族子弟羡慕谈及。

    这对于司卿来说,并不是太好的体验。

    他的占有欲本就强,还是为了能够彻底夺回叶无莺才强自忍耐,可仍然还有人一再想要挑衅他的容忍度。

    “无莺哥哥。”白裙的纤弱女子容貌秀丽,长睫弯弯,她微微笑了笑,“真是好久不见。”

    哪怕多年未见,叶无莺仍然是一眼认出了她,“是你。”

    司卿站在一旁,浑身冒着酸水恨不得直接出手干掉这少女,他眼神不善,“你是谁?”

    “我?”她似乎有些怅然,“当年只差一点,我就与无莺哥哥定亲了呢。”

    叶无莺:“……”骗鬼!

    面前这位貌若少女的女子就是当年爬过叶无莺窗户的王临初,哪怕王家已经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博望还没死透,明明王家和叶无莺已经结下了深仇,这次叶慎之的丧事,他们仍然厚脸皮地派人来吊唁,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王临初,也是她主动担起这项任务。

    司卿听到这话却差点炸了,“定亲?”

    “听她胡说!”叶无莺没好气地说,“我只是在想,你们王家为什么还有脸出现在我爷爷的葬礼上。”

    王临禅已经被带走了,他和叶无若一样,与叶慎之的死有牵扯。

    王临初眨了眨眼睛,“为什么没有?我又没做错什么,做错的是其他姓王的,与我何干?”

    叶无莺:“……”他差点忘了,这也是个脑回路异于常人的。

    “你是王家的人?”司卿眯了眯眼睛,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一把长刀,直直朝着王临初劈了下来!

    他这一手十分狠辣而且出乎人的意料,夜的身形只探出些许,这把刀却悄无声息,朝着王临初的脖颈而去,一看便知是要将她的脑袋割下。

    “叮!”王临初手中小巧沉重的金燕剪险之又险地挡住了这一刀。

    她的脸色苍白,想不到这位天巫直接就这么下了手,她自问从未得罪过他,为何——

    看着叶无莺冷漠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不会救自己。王临初赶紧说,“我手中有证据,我知道是谁杀了你的祖父!”

    司卿不甘不愿地让夜停了手,他知道,既然她说了这句话,叶无莺不会让自己再杀她。

    “你知道?”

    “我知道!”王临初喘息了一声,“不是王临禅也不是叶无若,他们顶多只能算是帮凶。”

    “那是谁?”

    王临初眨了眨眼睛,“是叶其允。”

    叶无莺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你说谁?”

    “叶其允。”王临初清晰地吐出这个名字来。

    叶无莺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已经死了快二十年了。

    叶其允是叶无莺名义上的父亲,也是他母亲叶其裳的亲生哥哥,传闻这位是个实实在在的纨绔子弟,早年在青楼与人争风吃醋死的不明不白。

    王临初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觉得司卿的眼神如利剑般刺在她身上才收敛了一些,“他没死,一直没死。你的外祖父叶慎之当真是个人才,虽说自己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最为平庸,却生了两个最优秀的儿女。你的母亲被巫殿带走还好一些,叶其允早年,其实是叶家资质最好的一个,可是没两年,大家就忘了这回事,因为他还比不上那几个资质不如他的堂兄弟。在叶家那个环境里,”她的笑容变得有些讥嘲,“他只能成为一个纨绔子弟,醉生梦死,斗鸡走马,不学无术。”

    那是一层保护色,为了保护他自己,可惜,却并没有起到他想要的效果。

    “他在哪里。”叶无莺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王临初平静地看着他,“叶其允吗?”

    “是。”

    “你见过他的,也知道他的名字。”

    “什么?”

    “当年他诈死,为了帮他转换身份,我那钟情于他的姑姑可是费了大力气的,替他转换容貌,假造身份,甚至入了仕途。”

    叶无莺听得有些心惊,“是谁?”

    司卿忽然在一旁说,“是贺统领吧。”

    叶无莺:“……”他的三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也就是说,王贵妃在嫁入皇宫之前,就已经喜欢那个假的‘贺统领’了是吗?”

    王临初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不错,她早早就定下了帮他诈死的计划,若非我们王家这样在博望城手眼通天的世家,他的诈死计划怎可能做得这样天衣无缝!”

    “不对,王贵妃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入宫了,而叶其允诈死是在之后。”

    王临初眯了眯眼睛,“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家中送她进了宫,但交换条件就是要帮着叶其允脱身,”她轻轻一笑,“我那位姑姑还真是情深。隆湖贺氏与我王家本就是姻亲之家,又远离博望,就成了上好的选择。更何况那位私生子因为长得丑,哪怕资质好,却也在家中不得欢心,贺家主从来不喜欢他,他也多半时间住在外面,后来出了意外,横死在外边儿,贺家主便假称他外出游历,几个月后,叶其允便成了那个丑大哥。他也真舍得,为了转变身份,毁了他那人见人爱的俊美容貌,甘做丑得人厌狗嫌的贺家子。”

    叶无莺还真的没想到,上辈子他见过“贺统领”好多次,丝毫没有在他身上看出破绽。

    “那个乡下接来的丑妻,就是他之前的妻子张氏吧。”司卿忽然想了起来,“假作合离再嫁,没多久就蹊跷地病死了。”

    同样是诈死而已。

    王临初笑得十分嘲讽,“是啊,可怜我那姑姑一片深情,又贵为贵妃,偏偏对这样一个薄情的人念念不忘。他根本就不爱她,心中还是想着他那个乡下老婆,甚至成功成为统领之后,仍然认那个张氏当妻子。”

    叶无莺皱着眉,“他为什么要杀祖父,这是他的亲生父亲!”

    “因为他恨他。”王临初平静地说。

    “你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我?”

    王临初露出一个奇异的微笑,“因为我也恨。我恨王家,我恨它明明没落了怎么还死而不僵,竟然这么难以摧毁。”

    叶无莺忽然不想再问下去了,他决定直接将王临初交给赵博瑞。

    “要回京了吗?”

    “嗯,回去吧。”叶无莺疲惫地闭了闭眼睛,“有些真相,还不如不知道。”

    怪不得叶慎之完全没有挣扎的痕迹,表情甚至带着些许解脱,根本看不出痛苦。他一定知道,对他下手的人是谁,那是他唯一还活着的儿子啊!

    听闻贺统领夫妻育有三子一女,祖父恐怕是乐于见到叶其允儿孙满堂的,哪怕他亲手杀了自己。

    又在庄园里留了三天,叶无莺和带着人从祈南回了京城,他倒是想直接回艾尔沃德去,但是这显然不可能,他是想远远躲开,却也没想和大殷彻底割裂。

    这一回,内侍再请他进宫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一路畅通无阻,却迎面遇上不少好奇的目光,显然,现在这位皇家私生子已经彻底成了传奇人物。

    他被直接带到了赵申屠的书房。

    “啪”地一声,一个翡翠笔洗在他的身旁被砸得粉碎。

    赵申屠脸如寒霜,“你个孽子还知道回来!”

    一群内侍眼观鼻鼻观心,一个都不敢说话,圣上那可是圣者,一个笔洗扔过去竟然没扔准谁信啊,明显就是不想真的伤到那位呢,一时间头低得很深了,就怕触怒了这对天家父子。

    叶无莺抬起头来,丝毫不惧地与赵申屠对视,“既然你不欢迎我回来,我明天就回艾尔沃德。”

    赵申屠差点被他气得仰倒。

    可是,叶无莺是真的不怕他。

    一点都不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