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92章

第92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一天有人送了信给我,我才知道贺统领被人救了,”赵弘冲忍着肩膀处传来的剧痛,“这次的事情也是他帮着我出谋划策,只是他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赵弘冲喘了口气,“他和我说不如先主动谋划着杀死叶慎之逼你回来,谋取赵弘语他们的信任,之后再向父皇告发其他人要围杀你的计划,这样自然可以将其他人陷于不利的局面,自己脱颖而出。”

    说着他又苦笑了一下,“可是哪有这么容易!赵弘语的母亲是皇后,她是父皇的原配妻子,家中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士族,从曾祖父那代开始就世代为相,赵弘旻的母亲珍妃姓上官,是上官家的嫡女,上官家不会置他们母子于不顾。我若偷偷高密,虽会取悦于父皇,却会彻底恶了他们,父皇那个性子……哪会保护我,到时候怕是结局更惨一些。“

    叶无莺挑起眉,知道赵弘冲说的多半是实话,叶其允应该没那么天真才对,他恐怕是真的不想自己死在那场围杀之中。

    “后来贺统领又给我出主意,只说我这边那个圣者还是派去,只需事前悄悄和父皇说一声,自然可以瞒过赵弘语他们,又能在父皇面前露脸。”赵弘冲看到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到底不敢。”

    叶无莺冷冷说,“或者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想让我死吧。”

    坐在地上的赵弘冲就像噎到了一样,他明明想解释的,手死死抓着这单薄囚服的下摆,抓得手指发白微微颤抖。

    他没法反驳,反驳了叶无莺也不会信。

    是的,那时候他恨他,就是想让叶无莺死。

    谁能想到这会儿他彻底落到了此人手中。

    而且赵弘冲很清楚,这会儿谁也救不了他。

    “再之后,我就假意答应了他,让他替我杀了叶、你的祖父……”赵弘冲的声音低下去,他说到这里已经极其小心翼翼,就怕真正触怒了叶无莺。

    叶无莺弯了弯唇角,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你假意答应了他,他就信了吗?”

    “我不知道,”赵弘冲显得有些迷茫,“也许是信了吧。”

    叶无莺的心下一片清明,因为他想起了赵申屠的话,赵申屠告诉过他,叶其允不想他死,说得无比肯定。他那时候就觉得有些微妙,现在想来,那种肯定本就不正常,他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呢?

    叶其允扮演的贺统领,是一个很出色的人,不论是谋略武功,都是上上等,别说是赵弘冲了,他能从赵申屠对他的必杀之局中逃走,本就是十分的能人才能办到,赵弘冲能瞒过他的可能性根本没有。

    归根结底,赵申屠觉得这人给他戴了绿帽子,十分恼怒之下要将他杀死,可是听赵申屠提起叶其允的口吻,却不见有多愤怒,甚至透着点儿叶无莺那会儿不太明白的复杂平静。

    这会儿叶无莺已经确定,赵申屠是知道那天的围杀之局的,甚至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报信人不是赵弘冲,而是叶其允,正因如此,赵申屠才肯定叶其允对叶无莺没有杀心。

    但同时,这件事并没有消除赵申屠对他的杀心,赵申屠仍然要杀他,自然不会将这事告诉叶无莺,他也担心叶无莺知道之后,会对叶其允心软。

    心软?怎么可能!

    “那现在他去了哪里?”

    赵弘冲摇摇头,“我不知道。”

    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肩胛骨也传来剧痛,他凄厉地尖叫起来。

    “我说过,我的耐心不好。”

    叶无莺想起来上辈子,赵弘冲曾当着他的面捏碎过阿泽的左肩,虽然后来经过治疗,阿泽本身体质特殊,恢复起来也快,没有留下什么后患,但是当时的记忆一直留在他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因此,他面对着眼前可怜巴巴冷汗津津的赵弘冲,怎么都生不出半分怜悯。

    “我说、我说,”赵弘冲喘着气,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我、我确实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出现!”

    “什么意思?”

    “为了谋取我的信任,表示他愿意参与到这件事里来,他当然也要表达诚意,”赵弘冲迅速说,“他留下了一个孩子,他的幼子,我以前在他的家中见过那个孩子,他那时还小,但是手臂上有一个特殊的胎记,我确认过,他确实是贺统领最小的那个儿子,我把他放在西郊一个小庄子里,只、只要拿上我的信物,就可以接到那个孩子——”他再不敢有丝毫隐瞒,但因为两边肩胛骨都被捏得粉碎,疼痛之下两只手根本动不了,“在、在京城珍宝阁的掌柜那里,我寄存着一枚扳指。”

    他害怕路上这个值钱的东西被人夺了去,那不仅仅是可以去那座庄园的信物,也是他留在京中最后一份产业的信物,如果不是现在被逼无奈,他是怎么都不会说出来的。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帮你。”叶无莺冷冷说。

    赵弘冲疼得冷汗浸透了衣服,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只说让我帮他去偷一份卷宗,将那份卷宗交给他之后,他很快就把孩子送了来,然后去了祈南!”

    “什么卷宗?”

    “一份十五年前的卷宗!”

    “十五年前?”

    赵弘冲说了一个日期,叶无莺呆了一下,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好熟悉……

    啊!那是他被送到祈南的日子!

    等一下,这应该也是——叶其裳死的时间。

    叶其允要这个卷宗做什么?

    “我知道的都说了!”赵弘冲央求着,“放过我吧,我、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回京城——”

    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正因为都说了,我给你一个痛快。”叶无莺轻轻说。

    就当是两辈子的仇恨,就此了结。上辈子的赵弘冲给他留下了很多不怎么美妙的回忆和伤痛,他要叶无莺死的心倒是两辈子都没什么变化。而且,叶无莺很了解他,别看现在这人瘫软在他的脚下,一滩烂泥一样丝毫没有骨气。

    事实上,只需给他些许机会,他就能够立刻抓住翻身。赵弘冲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偏偏还手段毒辣心机深沉。叶无莺绝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

    死了清静。

    叶无莺没有急着回到京城去,反而在这个小镇里难得躲了两天享了两天清闲,直到司卿直接来找他。

    “你倒是舒坦。”司卿在他的对面坐下,有些在意这不怎么干净的桌椅。

    这是一家小酒馆,深秋时节,外面又下着雨,生意并不如何好,不远处的厨房里,飘来卤牛肉的香气。

    “这家的酒还算不错。”叶无莺瞧着司卿那挑剔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司卿这样天生享受惯了的人,能跟着他走南往北本来就是件不容易的事儿,他这人处处挑剔又有轻微洁癖,自小养尊处优惯了的,到了巫殿也是重点培养对象,哪怕巫殿的教育方式变态了点儿,但是物质上面从未缺乏过。

    于是,养出这么个细致人儿,比养在深闺的女子还要精较。

    但是这么些年,他幼时为了叶无莺离家出走,从京城到祈南,一个孩子直瘦到一把骨头,再之后,去西荒往异土,从未抱怨过什么。若是换成上辈子的司卿,恐怕早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温过的黄酒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司卿不喜欢生姜味儿,幸好今天叶无莺也没让温酒的撒一把姜末下去。

    “这家自酿的?”

    “是,难得很醇厚。”叶无莺的口吻平淡,就好似真的在这个雨天碰上个老友一般。

    他们两人对对方的口味习惯,都了如指掌。

    秋雨淅沥,落在陈旧的木头窗台上,司卿叹了口气,在满室酒香和肉香交缠的红尘气息里,透过氤氲的热气看叶无莺的面容,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这次难道又有叫你意外的事?”正因为了解,司卿发现叶无莺似乎有心事。

    叶无莺托着下巴,“我在想,为什么我这么笨,活了两辈子才发现有些事不对劲。”

    “什么?”

    “我生身母亲的死。”

    司卿愕然,“你是说——”

    “如果我想查,巫殿那边会有记录吗?”

    司卿郑重地说,“只要你想查,不管有没有记录,我都会帮你查清。”

    “宫里的那份卷宗被赵弘冲偷出来交给了叶其允,”叶无莺的声音淡淡的,“既然他还想查这件事,我估计他并没有离京城太远,甚至很可能还藏在京城里。”

    “在你那一心想置他于死地的父亲的眼皮子底下?”司卿沉吟,“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叶无莺举起那粗陋的白底蓝花粗瓷酒杯,同司卿碰了一下,微微一笑,“我忽然觉得这大殷也有些意思了?”

    “什么?”

    “我两天前刚杀死赵弘冲,忽然觉得他们这些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司卿安静地看着他。

    “不过也就是这么脆弱的,一捏就死了。”叶无莺轻轻说,“我不那么想回到艾尔沃德去了,因为我发现我已经变得这么强大,而他们却那么弱小。”

    “我不想走了,至少不是现在走。”

    司卿终于也笑了,“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放心吧无莺,我会一直陪着你。”

    一直。

    千山万水,天涯海角,总归随你去。

    叶无莺很信守承诺,在冠礼之前回到了京城,青素迎了出来,明显松了口气。

    在他身边的这些人里,唯有青素对他最为忠心,只因为她和绿歌、谈凯江傅斌他们不一样,并没有什么握在赵申屠手中。只是她是赵家世仆,自然不愿意叶无莺和赵家的关系变得太僵。

    青素隐隐约约觉得叶无莺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具体什么地方不同又说不上来,就觉得似乎某种情绪沉淀下来了一样,再不像之前那样叫人忧心。

    赵申屠说了要帮叶无莺办冠礼,叶家当然不敢说什么,哪怕叶无莺这会儿还姓叶。

    本来像冠礼这种事,都要家中氏族的长辈来主持,叶无莺刚走进院子,叶慎恬就走过来,轻轻说:“叶家来了不少人,这会儿正住在后面的院子里。”

    叶家在京城的宅子不算大,但塞进几十上百个人住还是不成问题的。平日里后面的两个院子都锁着,这下来的人多了,叶慎恬只得派人开了锁,好好打扫干净。

    他们自然也是来参加叶无莺的冠礼的,不仅叶慎一来了,叶慎敏、叶慎萍这些也来了,叶宝山闭关还没出来,倒是缺席,对于叶家人来说,这可是一件大事,若不是借着这个机会,他们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在京城这等地方露脸。

    不多时,叶无莺就在后面的院子里见到了叶慎一。因为这次来的人太多,这些长辈也有私心的,只怕家里人蜂拥而至让赵家人生了反感,并没有将所有子孙都带来,只带了平日最受宠的或者最有前途的那个,要走仕途的话,没有比在君王那里留下印象更好的事了。

    所以叶慎萍带了叶无嫣,叶慎言带了最小的孙子叶无晦,他虽然才刚十一岁,但天六品的资质使得他成为这一代中的佼佼者,当年叶无莺离开博望的时候,叶无晦才刚满周岁,与他几乎从未见过。叶慎敏不好带叶无燮,不仅仅因为他与叶无莺有旧怨,而且当年叶无暇的事到底对他还是有些影响的,早就绝了前程,所以,带的也是另一个最有前途的孙女叶无琪。叶慎一毫不意外,带的是叶无嵘,本来他的长孙应当是叶无昀,可叶无昀与叶无暇交好,与叶无莺的关系也就不怎么和睦,于是这次就没他的份。

    叶慎一成为家主之后,几个儿子也是戏很多,譬如叶无昀的父亲明明是次子,可是叶无昀出生得早,成了叶慎一的长孙,自小很得叶慎一的宠爱。后来出生的叶无嵘父亲明明是嫡长子,偏出生晚了那么点儿,他们两房之间一直关系不大好,叶无昀亲近叶无暇,他就亲近叶无莺,于是在叶无莺离开博望城之前,叶无嵘和叶无莺的关系就算不上太糟糕。

    “无莺。”叶慎一带着慈和的微笑,同叶无莺说。

    其实以前叶慎一对叶无莺就说不上坏,毕竟那时候叶无莺也算得上是叶家最有希望的一个,只是在亲生妹妹和叶无莺之间所有摇摆而已。

    他不是坏人,只是还不够果决,作为家主来说,欠缺那么点儿东西。

    叶无莺也笑,“伯祖父。”

    赵家一天没让他认祖归宗,他就还要认这些叶家的长辈。

    “圣上亲自为你办冠礼这是个无上荣耀,”叶慎一感慨说,“现在大宾和赞者定下来了吗?”

    这叶无莺还真不知道,上辈子的人选他倒是很清楚,这辈子有没有变化就不清楚了。

    跟在他身后的青素轻轻说,“听闻大宾圣上请的是赵家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定山王赵明钦。”

    叶慎一一听心中一惊,这定山王的名声他也听说过,这可是个凶人呐,当年他年轻的时候,不仅是四处征战的名将,也是饱读诗书的能臣,说一句德高望重绝不为过,只是他凶名赫赫,尤其是妖族畏他如虎。昔日妖族还不像这样低调,出过几个不世的妖王,也在北边掀起过血雨腥风,却到底被赵明钦强行压了下去。

    赵明致这个赵家前任家主赵明致因为和赵申屠作对,早已经湮没在历史中,当初赵明致曾想过拿叶无莺来牵制赵申屠,赵申屠才将叶无莺暂时送到绿歌所在的异国大陆去,这会儿赵明致已死,和赵申屠关系很好的定山王赵明钦就成了实际上的家主,只是还没过了明路而已。

    赵申屠为叶无莺请了赵明钦做大宾,是连叶无莺自己都没想到的。

    上辈子当然不是他,只是赵家一个寻常长辈而已,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被这样看重。想到这里,叶无莺并没有多少喜悦的心理,反倒有些复杂。

    “那赞者呢?”叶慎一赶紧问。

    叶无莺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叶慎一的意图。

    大宾这种位置,叶家想也不敢想,但是赞者不一样,这一般是由同辈人担任。叶慎一瞄准了这个位置,估计是想让叶家人来。

    叶无莺心中冷笑,以赵申屠的霸道性格,怎么可能让叶家人插手这种事。

    赞者……以他的心思,自然是想让谢玉或者顾轻锋来,哪怕是阿泽都行,叶家人还是算了吧。可是他知道,赵申屠不会同意的。上辈子他管理的赞者,是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赵家人。

    “叶家就不要想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司卿一身长衣缓缓走来,“我会做无莺的赞者。”

    叶无莺无语地看着他,“胡说什么呢,这就没有巫作为赞者的规矩。”

    “规矩上可曾说过巫不能做赞者?”司卿反问。

    仔细想了想,还真没有,但是巫这种人照理亲缘断绝,感觉上做赞者……也不是那么吉利?

    可是司卿已经在冷笑了,“我倒想看看,有谁敢和我争。”

    ……

    ……

    真没人敢,惹恼一位天巫的下场,肯定不大美妙。

    叶慎一的脸色不大好看,但却不敢说什么。本来若是让叶家人做了赞者,京中的世家士族必然要多看重叶家一些,对于叶家而言是大好事。

    不管怎么说,叶家也是叶无莺的母族,本来叶慎一觉得是有些希望的,只需要先说服了叶无莺。

    哪知道被司卿横插一杠。

    不远处的月亮门处,叶无嫣静静看着不远处正与叶慎一说话的叶无莺,一时间有些恍惚。她想起了幼时天天与她一道爬上阶梯走进家学的小男孩儿,那时候,她也次次生出同他竞争的心思。直到后来测了资质,再后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竟是连比较也是不能了。

    叶无莺已经走得太远,她却还是井底之蛙。

    那边说完了话,叶无莺朝这边走来,向她淡淡点了个头,就要擦肩而过。

    “叶无莺。”她忽然开口。

    那俊丽无双的青年转头朝她看来,倒是那位天巫连头都没回,就拉着他要离开。

    “你什么时候再去那个异国大陆?”

    青年有些诧异,然后才回答,“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到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去。”这么长的时间,叶无嫣也已经长成了容貌秀美的成年女子,她气质清冷独特,不比某些兄弟姐妹心思那样多,叶慎萍将她保护得十分好,不过,她本身就是那种固执而单纯的女子,哪怕表面上看着不大好相处。

    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本来就说明她还是有进取之心的。

    对面叶无莺微微一笑,“好啊,不过,你可不要指望我会对你另眼相看,我手下有不少投靠而来的世家子,你要和他们一样,从普通士兵做起。”

    叶无嫣松了口气,认认真真地回答,“你放心吧。”

    月亮门边种着一棵百年树龄的月桂,时值深秋,地上落了一地鲜黄的细小花瓣,却还残留着淡淡的桂子馨香。

    叶家,并非全无希望,到底还有些像样的人。

    十月二十八,万里无云,秋高气爽。

    赵申屠赐予叶无莺一座新宅,在京城东处处权贵之所。

    入门一道影壁,绘制银色雄鹰,展翅欲飞,眼神锐利。宅院深深,处处亭台,楼阁精致。

    “你瞧,这京城的勋贵,怕是有大半都在此间。”

    “不过一小儿冠礼罢了。”

    “嘘,这话可不能叫上头人听见。”

    “圣上当真……怎可这么盛宠一私生子——”

    “难道你还不知?其余那些皇子皇女,私下勾结朝臣,积蓄力量,怕是都恶了圣上……”

    “这一片富贵繁华,定山王亲自作为大宾,圣上可是要认他入宗庙?”

    “即便这会儿不是,怕也不远。”

    那些窃窃私语自然入不了叶无莺的耳朵。

    只是从窗口往外看去,那些身着华服的宾客来来往往,却明晰可见。

    京城上下,谁人不知今日盛事?连京中百姓都对此津津乐道。

    一时间,叶无莺竟是风头无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