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95章

第95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秘密将赵弘毓送往艾尔沃德的事赵申屠也很清楚,叶无莺没要了这个傻儿子的命,只是让他失踪将他送走,哪怕被做成了命侍,赵申屠也根本漠不关心,只以为叶无莺在出气而已。

    一个傻儿子而已,比已经被弄死的赵弘冲还要不得他的看重。

    赵弘毓自然也知道这件事,心中气苦不已,这里远离京城,再想翻盘那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且如今自己的命牌握在叶无莺手里,一切已成定局,让他摆脱不得。

    不说赵弘毓气得快发疯,司卿也很不高兴。

    “弄死他也就算了,何必还要留他一条命。”他以为自己做的事万无一失,哪知道还是出了疏漏,自然有些恼羞成怒。

    叶无莺摇摇头,“说来赵弘毓除了挑拨离间让我们两人反目成仇之外,针对我的那场围杀,他本就几乎没有参与。”上辈子赵弘语、赵弘旻甚至插手不到赵弘毓身边,他防这些兄弟姐妹防得滴水不漏,还是赵弘旻假借赵弘毓的名义,利用赵弘毓不成器的某个母族娘舅去买的凶。

    这辈子赵弘毓清醒的时间毕竟太短,宫中没能经营多少人手,才被对方钻了空子。

    司卿怒目而视,“这还不够?仅仅是这个就足以让他死一万次!若非想让他生不如死受尽侮辱,我又何必让她变成一个傻子,早在他幼时就杀死他了!”哪知道就算变成傻子,他也没有过得很糟。

    叶无莺看着他,“你理智一些。”

    “我够理智了!”司卿看着平静地说,“你觉得那些不重要,觉得他毁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不重要?”

    叶无莺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爱情确实没有生命来得重要。其实重生之后,我并不恨赵弘毓,虽然他曾看不起我,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确实缺点太多,根本与整个京城乃至整个大殷都格格不入。尽管厌恶他,也与他是敌非友,但是我确实不恨他。”比起其他赵弘语、赵弘旻、赵弘冲以及赵弘霜他们,重生之后的叶无莺,对赵弘毓的心情是复杂的,但却绝对谈不上恨。

    一时间,室内一阵沉闷的压抑。

    叶无莺想,他和司卿果然还是有不同。从上辈子开始,司卿就一直身有痼疾,照理这种人应当更加珍惜生命才是,可是他并不是如此。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出身仍带着厌恶,他不怕死,这人性格偏执,却是真的从未看重过自己的生命。

    可是叶无莺不一样,不管重来几次,他都不想死。

    就在他以为司卿要拂袖而去的时候,司卿反而上前一步,朝他的唇上咬来!

    这是一个激烈的吻,让叶无莺恍惚想起上辈子那些他们几乎可以说反目成仇的岁月。

    司卿有些恨恨的,吻过他之后转身就走。

    他与其说是气叶无莺,不如说是气自己。感情这种事,总是很难找到真正的公平,爱得多与少,根本不受个人控制,在他与叶无莺的这场感情之中,重来一次他的感情变得愈加浓烈,叶无莺却恰恰相反,他用尽办法方能有现在的局面。

    虽这多半是自己的错。

    司卿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好,性格更是谈不上温柔,他骨子里的执着偏激很难改变,若非如此,单单只凭赵弘毓那些轻描淡写的小动作,哪里能轻而易举就离间了他们。

    那会儿叶无莺不信任他,他实则比叶无莺更难付出信任。

    他恨赵弘毓,一直恨他,因为这样,他就能对自己说,我错得没那么多,都是赵弘毓的错。

    谢玉来的时候,恰好与司卿擦肩而过,看到他的脸色,她略微有些诧异,因为从未见过司卿对叶无莺发脾气。

    “他没事吧?”

    叶无莺摇摇头,“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谢玉将手中的字条递给叶无莺,“我从赵博瑞那里打听来的消息。”

    “赵弘霜还真是贪心不足。”一看字条,叶无莺冷笑一声,“作为赵申屠的长女,其实她原本的牌还不错的,只是太蠢。”

    赵申屠这人性情凉薄冷酷无情,但对于第一个孩子,原还是有些温情的,时至今日,赵弘霜将那点儿温情折腾得半丝不剩,也是一种本事。在诸位皇子皇女中,她只最贪婪最爱装模作样的一个,也难得徐惠商居然吃这一套。

    她继承了赵申屠十分的凉薄,却没有他的手段和头脑,真是可笑。

    作为皇子皇女,其实他们绝大部分智商还是在线的,只是像赵弘霜和赵弘申这种,就是有些小聪明的普通人,能平安活到成年,本身就说明他们还是有些本事的,否则早就死在宫墙内了。赵弘旻的段位要稍高一些,他手段残忍,却托庇于家族和母亲,扫尾工作做得极好,在外的形象不错。再之后就是赵弘冲和赵弘语,他们是真正的聪明人,然而,他们加起来都比不上赵弘毓。

    “不用管她了,大概也就是这几天,她也就要玩完。”叶无莺说着,“赵弘毓那边怎么样?”

    “青素已将将他送到艾尔沃德了,先将基础打起来。”其实谢玉也有疑惑,“为什么你要将他送到那里去?他一个……虽然不傻但也看不出多少能力的皇子,你为什么这么看重?”

    叶无莺只能含蓄地回答,“以后你就知道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年末。

    又是一年巫祭,身为天巫,今年的巫祭由司卿来主持,这也是他第一次主持巫祭。

    哪怕吵了架,司卿仍然是雷打不动邀请叶无莺作为客人。

    到这会儿,已经再没有人觉得叶无莺不配了。

    “这里请。”容貌秀丽的婢女恭敬地引着他前往上座。

    几乎所有能成为巫的客人的,都是老头子,叶无莺还记得第一次自己走到这里来的时候,他们眼里的那种轻蔑不屑,哪怕知道他是赵申屠的儿子,对于这些世家大佬来说,那又算得上什么,不过是私生子罢了。而如今,他们却一个个带着亲切温和的微笑,看着叶无莺的目光十分亲善。

    心中带着嘲讽的笑,叶无莺的表情平静,一步步走上了视野最好也最尊贵的位置。赵申屠就坐在他的左边,毕竟司卿这会儿是天巫了,与当年的大巫也不一样,才能给叶无莺这样的尊荣。

    赵申屠坐姿慵懒,半撑着脑袋,看到叶无莺来了,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来了?”

    “嗯。”

    这一年,司卿是主祭。

    等到巫乐响起,那带着某种奇诡感觉的缥缈乐声远远传来,一人身着红衣迤逦而来,他戴着凶如恶鬼的面具,与身上纹绣大朵血色鲜花的艳丽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头黑发披散在肩头,藏在面具后的容貌瞧不见,但那双漂亮的眼睛却透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清冷深邃。

    他的手上持着一根花杖,穿着厚底的木屐,一路走来的时候,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叶无莺不是第一次参加巫祭,他知道等会儿要发生什么,简而言之,就是……跳大神。

    没错,就好比民间传说中那些招摇撞骗的巫术一样,跳个大神权当祭祀了。只是大殷的巫跳起大神来格外好看而已,哪怕是往年那些老头子老太太来跳,都能跳得十分好看,带着一股子神秘莫测的味道。

    司卿是最年轻的天巫,今年过年恰好又在京城没到处乱跑,那些老头子老太太顺理成章地让他来跳。

    叶无莺还真是两辈子第一次看到叶无莺跳大神。

    他抬起花杖,只见那根长枝上瞬间花开瞬间花灭,引得场中众人一声轻呼。

    司卿这个天巫,自然是实打实的天巫,方能撑得起一整场巫祭。因为在巫祭当时,明明黑云压城天将欲雨,却瞬间万里无云晴空碧蓝,阳光洒落在那红衣鬼面之上,神圣高贵,犹如一个真正的神灵。

    他开始跳舞,这是一场难以形容的舞蹈,绝不是简单“跳大神”三个字可以形容的。

    叶无莺正看得入神,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你信任他?”

    说话的是赵申屠。

    赵申屠仍然面向场中跳舞的司卿,并没有朝他看来。

    叶无莺几乎没有犹豫,“嗯。”他回答。

    赵申屠嗤笑一声,“巫本该纯洁,一生侍奉神灵,然而根本没有人能做到。”

    一听就知道,他根本不信什么神灵不神灵。

    昔日叶其裳也是大巫,不还和他生下了叶无莺吗?至今巫殿也睁只眼闭只眼,并没有人来指责他亵渎神灵。

    他这话,未尝不是在贬低叶其裳,叶无莺抿了抿唇,没有回答他。

    “听我一句,不要对任何一个人付出百分百的信任,”赵申屠声音冷酷,“这世上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自己,感情这种无谓的东西,要来做什么?”

    叶无莺心中一动,觉得他大概是知道了自己和司卿的关系。

    “迟早有一天,你是要成亲生子的,想要成为赢家,就不要讲感情。”赵申屠说的话在那渐渐隆重起来的乐声里显得有些模糊,“这种牵累毫无用处,只会成为你前进路上的牵绊和——弱点。”

    叶无莺冷笑,“只有弱者才会害怕连感情都成为弱点。”

    “哦?你倒是挺有自信。”赵申屠似笑非笑,“年轻时候情重爱浓,但这又能持续多久?若是喜欢,浓情蜜意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不付出真心便无妨,他也确实长得好,难怪你难以自持。但人心恐怕是这世上最善变的东西,也是最不可信的。”

    这回,叶无莺确定——

    赵申屠确实是知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