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97章

第9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叶无莺就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信。”

    赵弘语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微微一怔,随即笑起来,“我真的有些理解为何父皇会看重你了。”

    “什么意思?”

    “因为父皇也不信。”赵弘语慢条斯理地说,“不论是巫殿也好,祖巫也好,父皇都是不信的。我觉得他这个人,真正相信的恐怕只有他自己。”

    司卿在旁边一直紧紧皱着眉没有说话,他知道叶无莺不信的理由,上辈子他就那样被杀死了,怎么都不像是有这等命格的。

    “可是父皇不信,自然有人信,譬如王贵妃就深信不疑,你以为她仅仅因为你是金雷真武体就那么想杀你?”赵弘语摇摇头,“她眼皮子还没那么浅,以她的家世能坐到贵妃这位置怎么可能会简单,你看珍妃是上官家的人,到现在也只是珍妃,惠妃也出身名门,且手段很是不错,深得父皇喜爱,却也只是惠妃。王贵妃却已经是贵妃,别看只有一级,这一级之难,恐怕你都难以想象。”

    叶无莺冷哼一声,“若当真如此,我母亲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五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赵弘语摇了摇头,“关于那一年的事我想起来去查卷宗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偷了。”

    叶无莺蹙眉,这件事他倒是知道,那是赵弘冲偷的,他把卷宗交给了叶其允。

    “好吧,你告诉我这个,是想交换什么?”叶无莺冷冷说,“说句实话,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赵弘语柔声说,“我当然知道没什么用处,但是宫中寥寥几个人知道这件事,却除了父皇之外个个信以为真,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一直没死。”

    叶无莺听到这话不禁悚然而惊。

    赵弘语看着他的目光也带着点儿奇异的色彩,“不要以为身为大巫生下一个孩子会没事,巫殿确实不大真的去管那些巫,但前提是不拿到明面上来,怀孕生子这种事决不允许的。结果当初你母亲生下你,巫殿居然毫无反应。哦对了,在你母亲去世之前,你应该是一直住在巫殿的。”

    “后来她死了,我才被送去祈南。”

    “没错,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你经历的刺杀足以让你死上数十上百次,可是你没死。”赵弘语轻轻说。

    叶无莺忽然很想要找回失去的记忆,他没有了五岁之前的记忆,这会儿却真的很想想起来。

    赵弘语抬起头来,“我愿意为你偷出当初祖巫给你卜的那支卦,用来交换我的平安,你看如何?”

    她终于切入正题。

    叶无莺哼了一声,“我要那支卦有什么用!”

    赵弘语看向旁边的司卿,“你问一问你身边这位天巫大人,就知道有什么用。”

    “根据一支卦,我可以知道给你卜卦的是谁,也可以根据这支卦知道你的命格。”司卿轻轻说,“卜出的卦象未必不能作假,但如果作假,肯定瞒不过我。”

    “即便如此,我也对此毫无兴趣。”叶无莺转身就要离开。

    赵弘语着急了,赶紧上前一步,“再加上赵弘旻呢?我可以帮你杀死赵弘旻。”

    叶无莺看向她的表情讥讽中甚至带着两分怜悯,“真抱歉,你开出的条件一个都不能打动我。”

    说完之后,他和司卿就迅速出了宫,赶在赵申屠回宫之前,免得麻烦。

    “无莺。”

    “嗯?”

    “你真的不信吗?”

    叶无莺脚步一顿,“经历过上辈子,你觉得我会信吗?”

    司卿却忽然说,“其实未必就是假的。”

    “你是说——”

    “若真是祖巫出手,再虚无缥缈的命格说不定也能窥出一二,譬如你为何会死后重生。”

    叶无莺一下子站住了,“你该不会是说那支卦能连我重生都算上去吧?”

    “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

    叶无莺思考了一下,然后笑了,“那又如何,我从来就不怎么相信命运这种东西,”哪怕这个世界不科学,他好歹最早就是学着科学长大的,“一支卦就想换她自己的命?太便宜了。”

    两人肩并肩走在街头,惹得路人频频朝他们侧目,幸好是夜晚,惹来的麻烦还小一些。

    比起那支卦象,他更好奇自己五岁那年发生了什么。

    “之前你去巫殿查有没有查到什么?”

    司卿叹了口气,“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宫中好歹还有这么个卷宗,巫殿之中好奇怪,关于你的母亲竟然没有留下丝毫记录。照理来说身为大巫,她应该不论生死都留有一份资料在巫殿才对,但是我查过了,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对,什么都没有本就说明了一件事,这肯定有问题。”

    叶无莺皱着眉,叶其裳五岁就离开了叶家,叶家对她更是一无所知。忽然他心中一动,想起一个人来,叶慎恬,她待自己的态度十分亲热,而且那时候,她应当是在京城的。

    “现在暂时没有这个时间想这些,马上要去东海了。”

    事有轻重缓急,叶无莺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准备去东海,这才是一刻耽误不得。

    司卿点点头,心中却暗自想着怎么拿到这支卦。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明面上以三皇女赵弘语为首的大殷使节团朝着东海而去。

    从京城的传送灵阵,直接前往东海边的琉容城,再从琉容城前往东海还需六七日的功夫。一从传送灵阵出来,那种湿润温暖的感觉扑面而来,顾轻锋有些不舒服地松了松领口。

    他们之前待的地方不论是祈南博望京城西荒艾尔沃德,都是湿度适宜甚至是偏向干燥的地方,一时间湿气这么大,自然有些不适应。

    “同样是三月,京城那里还有些寒意,这里就完全是春天了呢。”谢玉指着不远处开得绚烂的山花,笑着说。

    她倒是很适应这种天气的,因为她曾在东南沿海住过,哪怕不是一个世界地图也全然不同,气候倒是很相似。

    叶无莺透过车窗,远远眺望已经花红柳绿的小镇,“这里的风光倒是很不错。”

    旁边坐着的司卿懒洋洋地说,“比那西荒要舒适多了。”

    东海不会欢迎一名巫的,司卿这回跟来为了隐藏巫的身份花了大功夫,幸好他已经是天巫,又跑去巫殿弄了两件巫器,可以完美掩盖他身上的巫力,连龙王面对他的时候,也无法看出端倪。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带了两把特制的魔法枪伪装成灵力枪,现在大殷的灵力枪还是炼气士才能使用,寻常人不能,他带的魔法枪是以魔晶为能源的,他本身装做是炼气士,甚至招了夜、玄和祈出来作为随从,毕竟一旦在别人面前招出巫偶他的身份就暴露了,可一开始就跟着他,旁人只会将这几具和真人无异的巫偶当做有生命的人。

    谢玉往后面看了一眼,一路上赵弘语都很安静,安静到安分的地步,她压低了声音,“万一赵弘语刻意泄露你的身份呢?”

    不是不可能的。

    叶无莺往赵弘语那里看了一眼,她的身后跟着两个女官,一个是青素的妹子蓝荫,另一个看着却很眼生,他知道,这个叫凝珠的女官应当是赵申屠的人,所以他摇摇头,“放心吧,她肯定没法泄露这一点,赵申屠不会允许的,那个凝珠会片刻不离地跟着她,想必你们看出来了,她是个九级炼气士,还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那一种。”

    赵弘语一身盛装,毕竟此行表面上是以她为首,她长得本也是清秀美丽,在赵家那几个皇子皇女中或许不算太出众,但放在外面却也是难得的美人,当然更难得的是,她气质出众,这会儿往那一坐,自有一种自小培养出来的雍容优雅,尤其一双眼睛沉静明亮,一看就让人觉得这是个聪慧坚强的女子。

    当然外表不能说明一切,可是赵弘语的卖相还是挺好的。

    “放心吧,我会盯着蓝荫。”青素也说,“她对三皇女相当忠心,就怕皇女有什么事自己不方便交给她去做。”

    他们这辆灵力车很大,将他们整个使节团都装进来了,却是琉容城准备的,他们在的这一间普通士兵没能进来,除了正常的几个使节之外,带来的士兵都是叶无莺自己从艾尔沃德带来的人,他没法信任赵申屠另外给他派人。因此,一行人中,真正不是自己人的只有赵弘语和她身旁的两个女官,还有六名大殷使节,他们都是正规的大殷官员,但官职都不高,最高的一个不过七品,这些芝麻小官并不知道东海之行的弯弯绕绕,兀自兴奋着,聚成一团大谈特谈东海的奇闻异事。

    因为绝大部分都是叶无莺的自己人,他感到相对比较安心。

    “我曾在东海附近见过龙族,他们大多生得威武雄壮,只是态度倨傲,很是不客气。”一名官员说着。

    另一名官员点点头,“不错,我家祖籍在更南边一点儿的地方,镇上有一户做海商的人家,听闻有一次被龙族害得在海上失了方向,再没能回来。”

    “这么一听这龙族可是不善。”

    “总不比鲛人温柔好相处。”

    “无妨,我们作为大殷使节,他们总不好太苛待我们,待参加完了水龙吟大典就会回京,拢共不过一月余的功夫。”

    “听闻东海珍宝无数,却不知龙族以何等规格款待我们……”

    “……”

    他们的兴致倒是挺高,全无忧愁的模样。叶无莺冷眼看着,其中只有两人相对沉默,这两人都是世家出身,也许听到了些许风声,其他都是通过科举进入官途的士子,即便是世家子也是地方上的小世家,根本不知道此行的凶险。

    又平淡地行了两日,便已经能够看到海了,碧蓝的大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众人趴在床边,凝神瞧着平静拍打着海岸的海水,心中却想着这海瞧着并不似是传说中那般汹涌可怕,也不见有海兽出没的痕迹。

    “听闻水龙吟大典前后,东海会变得十分平静,连那些平日凶猛的海兽也不见踪迹。”赵弘语终于并没有枯坐着,而是走到了他们身旁,淡淡说。

    叶无莺不欲与她多做交流,只是平淡地回答,“海兽一向惧怕龙族。”

    “海兽不仅仅是惧怕龙族,”赵弘语却继续说,“它们为他们所用。”

    “什么?”谢玉有些惊讶,“可是每年夏季都会有的兽潮……”东海边的城镇深受海兽兽潮困扰,这也是近几年大殷在东部一直增兵的理由。

    赵弘语的唇角带着一丝冷笑,讥讽地说,“所以你们明白了吧,这一次的水龙吟,可是比往年都要危险。”

    龙族已经开始变得不那么安分了。

    沿着海岸线往东又行了百里地,便看到一座高大巍峨的门楼。

    那门楼的样子有些古怪,不像是寻常门楼的样式,通体红黑两色,撒着一层亮莹莹的金粉,十分富丽堂皇,以浮雕的形式雕刻着各种狰狞可怖的海兽,透过门楼,可以看到一座白玉堆砌而成的堤岸。

    “那是龙族的跃龙门。”谢玉根据查到的资料,眯着眼睛说,“想不到是这样子,可比描写的要壮观多了。”

    走近了才会发现,这门楼要远比正常门楼要大,他们的灵力车停在门楼前,他们走下来的时候,发现门楼的一根柱子就有数十人合抱那么粗,抬头望那门口顶端看去,只会觉得自身实在太过渺小。因为大,上面的那些浮雕看着就愈加叫人心惊。

    他们刚下车,就闻到一股异香扑鼻,前方的白玉堤岸往两旁滑开,海中碧水两分,走出两行婷婷袅袅的宫装女子来。这些女子清一色的碧水天青色衣裙,外披鹅黄鲜嫩的薄纱披帛,高髻雪肤,容颜姣好,更难得的是长相都颇为相似,一行十二人两行二十四人,竟是眉眼都没有太大差别,仿若一母同胞。她们手中都提着一只白玉篮,篮中装着色泽艳丽的珊瑚和宛若龙眼大小的珍珠。

    两行少女都走上岸来,之后才是一名高大英武的青年,他身着朱色长袍,眉清目秀最小含笑,如果不是额前那两根莹白的龙角,甚至根本无法辨别出他是龙族还是人类。

    “贵客到来,有失远迎。”这名龙族青年的大殷官话都说得极好,“各位远道而来,这些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各位随意拿去把玩。”

    那些白玉篮竟是给他们的见面礼。

    叶无莺没有和他客气,命人上前接下。他敏感地发现这龙族青年的目光只在他身上绕过一圈,便知看着赵弘语,目光晦暗,却隐隐带着灼热,让赵弘语的手藏在裙后紧紧握了一下,因为太用力,指甲都褪去粉色变得一片苍白。

    然而表面上,她淡定而有礼地同这青年寒暄了几句,疏离却并不傲慢。

    她在宫中长大,有皇后作为母亲,不仅仅是宫廷礼仪,为人处世社交礼节她都可以做得完美无瑕,深深掩盖眼中不易察觉的厌恶。

    龙性本淫,她对所谓的龙族没有丝毫好感。

    于是,他们一行人在这些美貌少女和龙族青年的引领之下,朝着东海走去。

    “此为避水珠,不是什么珍奇东西,可在水下呼吸来往,以便各位贵客参加我龙族的水龙吟大典。”龙族青年给每人奉上一枚深蓝色的圆珠。事实上叶无莺的口袋里还有一颗,不仅仅是他,他带来的这些人每人都备了一颗,避水珠其实不算便宜,只有叶无莺这样的大土豪,才能给每个人都配备上,当然,赵弘语他们他是不管的。

    然而,在龙族青年的嘴里,这一颗价值不菲的避水珠,成了并不重要的小玩意儿。

    将避水珠含在口中,再走进海中之时,那颗蓝珠就好像瞬间融化了一般,再感觉不到了,一旦出水,才会感觉到口中异物,自然方便取出。方便而神奇的避水珠让众人惊叹了一阵,再仔细看去,便可以瞧见这广阔的海下世界。

    “我先带你们到宫里去,距离水龙吟大典还有半个月的功夫,大家自可在海中随意游玩观赏,但请注意不要距离我龙族护卫之地太远,海中有不少凶险的海兽和未知的危险。”龙族青年说着。

    脚下踩着柔软的海底沙,到处是五彩绚烂的贝壳,阳光透过碧蓝的海水丝丝缕缕的照下来,能见度却不高,不多时,一辆堪称华丽的水下“马车”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说是“马车”,其实和马没有丝毫关系,拉车是两只样貌奇特的海兽,通体雪白,有些像叶无莺曾在水族馆看到的鳐,只是要大得多,十六只拉车的海兽排得整整齐齐,每一只都足有十几米长,看上去美丽飘逸。后面的车也很巨形,比他们乘来的灵力车还要大,装饰着繁复的珍珠宝石和贝壳,色泽艳丽华美非常。

    “请上车。”龙族青年彬彬有礼地说。

    待走到里面,就发现车中布置更是精心富贵,只是一样颜色多得几乎要叫人眼花缭乱。

    叶无莺只有一个感觉,龙族真他妈有钱!

    车轻飘飘地被拉动了,他们坐在车中,看着外面的海景飞快往后跑去,速度之快令人惊异。那些个扁平飘逸的海兽好似滑翔一样穿过海水,姿态优美很是漂亮。

    谢玉看得有些目眩神迷,感叹说,“单单为了这些美景,这一趟来得也不算亏了。”

    到这个世界之后受到的教育和得到的消息都告诉他们,海底是十分危险的,龙族又一向神秘,如果不是亲自来一趟,恐怕永远不会体会到这些,在真正面对这片海洋的时候,就好比大殷的领土是他们曾经生活世界的不知道多少倍一样,这里的海洋面积也是一般,再加上各种神奇的海兽,只会更加叫人心驰神往。

    众人趴在车窗边,看到一个恰好经过车窗的鱼群,五颜六色美得惊人,一时间都失了语言。

    那龙族青年看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诸位觉得我们东海如何?”

    一位大殷官员真情实感地夸赞说:“当真美不胜收,任何文字都无法描述这等奇特美景。”

    龙族青年一笑,开始介绍路上的一些有趣之地,逗得车上人不时发出笑声,只叶无莺带来的那些士兵始终沉默而警惕,让青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士兵笑不出来,纯粹是因为他们只会一点点大殷的官话,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以这样风驰电掣的速度,大概行了小半日的功夫,一座难以形容的巨大宫殿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谢玉喃喃说:“居然真的有水晶宫……”

    没错,这座宫殿从外表看去,真的像是他们读过的传说中那种水晶宫,晶莹剔透,巍峨雄壮,也有雕栏飞檐,亭台楼阁,都是古意建筑,只是用的不知是何种材料,竟都是半透明的模样,在大片夜明珠的照耀之下,美得不似人间之物。

    “到了。”龙族青年率先跳下车去,然后邀请他们下车。

    刚下得车来,就看到另一辆大车远远而来,一样是海兽拉车,速度极快,眨眼就到了近前。

    “想不到三哥比我快了一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从那车上下来一位美貌少女,她长得秀丽可爱,笑得眉眼弯弯,一看就是活泼开朗的性子,额上一样有两根细小的龙角,彰显着她龙族的身份。

    车上下来一行人,个个衣着华丽容貌妖异。

    竟都是妖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